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王翦的小书之25《哦,路遥老师您好(6)》

楼主:陕西愣娃2014 时间:2015-04-28 08:09:19 点击:89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哦,路遥老师您好(6)

作者:陕西愣娃2014


  王翦的小书之25《哦,路遥老师您好(6)》

  靠自己生活,灵魂都是安宁的!
  ------------------路遥著·《平凡的世界》中的话

  文/王翦

  哦,路遥老师您可好呀!我肯定还会给您多写几篇文章的,因为每次点开电视剧《平凡的世界》,看着看着就会情不止尽的热泪盈眶的。至和古今中外的书籍脱衣上床之后,不是他们麻缠上了我,而是我麻缠上了他们呀!每夜上床之前,我都和老早的皇帝老儿一样,非要亲点一个妃子不可!不过我是要选择一本书籍,让它与我同眠共枕罢了!忽然又记起了您的朋友 王晓新老师的残卷《地火》扉页上的一句十分大胆的寄语----将此书献给我的情人!但愿情人是异性,就像每晚我要抱着托翁的巨著《安娜·卡列宁娜》上床一样,这个洋妞冷不盯还会用她的酥胸挤兑我一下子,惹得我真有些《孤独百年》了嘞!

  谁都知道,長篇小说是一个巨大的社会工程,是要被作家们送进艺术炼丹炉内,镀上一层又一层历史的彩绘的!千年而来,都害怕写书的先生,皇帝怕,走狗们跟皇帝一样怕,就连与他们有裙带的关系户们,也要狗急跳墙的胡咧咧嘞!当然在古时候,除了封建帝王达官贵富们读书识字之外,很少见广大的庶民百姓能把自己名字写全活了的。一代又一代睁眼瞎子们被少数人给岀卖了,还要喜乎乎的帮少数人扛钱箱子嘞!否则就不会再有解放区的天,是蓝格盈盈的天了!
天下皇帝一个样,既害怕书籍泛滥,又害怕人言如河,好像他们是豆腐的积木的瓦片坐的,在他们心里只有自己,从来对人民群众就没有正眼待遇过,所以才有了世世代代流传不古的“群众的眼睛是贼亮亮”的民情俚俗嘞!从来未见过大多数群众的人言复兴成功,只有少数的他们一旦有了野心一复辟就成功了耶!真真的可惜了啊我敬爱的路遥老师呀,如果您健在着,我猜不出您笔下的“成吉思汗”将是怎样的形象和风貌呢?!在此我想多余一句,我非常点赞吴思老师的两本书《血酬定律》和《潜规则》,读过之后都会明白啥叫“苛政猛于虎”了!

  我最不爱阅读文学评论之类的作品了,在有钱能使鬼推磨的最肮脏的今天,文学评论家是人并不是神,他们的官腔与做作比手纸还熏人,有时候简直就是八股文的形象大使而已!还是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的好!我十分羞愧我的积习难改,所以我害怕看到林语堂老师的话,其实就是在咒骂像我这种人似的不知道天高与地厚嘞!我这样的世世代代的凡夫走卒们,疲于奔命还嫌喘得慌,写下这些尿尿不拉屎的文章能顶个屁用嘞嘛!我们的社会就是在这种黏黏糊糊中一寸一寸的艰难的向前走着,谁都把蚂蚁挡车当成了唐吉·诃德了!可能要记住的是----祖国永远属于人民,而集团往往却凌驾于国家之上!

  有没有人在心里追问过,为什么在路遥老师笔下要多余出无足轻重的人物半脑壳田二父子呢?而且路遥老师还要把一个作家的思想强化给半脑壳田二呢?田二整天疯疯癫癫的穿行在石圪节与双水村的土公路上,嘴巴不闲的重复着一句话-----世事要变了!世事要变了!或许有人也会反过来说我也是个半脑壳嘞!谁说我们不是天天在变化着吃人的把戏儿呢----东西南北中剥壳机子凶,语录口号标语像章风卷旗展,破衫子精沟子烂胶鞋愚公要移山,粮票糖票油票肉票布证优待券富足的享受,发糕锅盔杠子头论级行赏,人诡事谲天地亏,卫星上天人胆如蝎喇叭遍地喜讯冲霄汉,十五年超英廿年赶美苏联真苏修,小苍蝇大老虎幕后黑手在遮掩,人屎狗屎鸡糞猫尿一河滩,揪斗栽赃造反有理平了反反了再平,一晃七十年白骨入泥腐朽把扎根,形象扫地重树家风再树标兵榜样的力量不能消灭干!

  有人评说,陕西作家乡土观念强,诗化理想化太严重,也许这就是八百里秦川丰富矿藏的韵味儿吧!我注定是要爱上路遥老师的,因为他语言的诗性;因为他人格的魅力;因为他生活的本色;因为他理想的味道;因为他华夏儿女的情谊;因为他宽阔无私的胸怀;在我的阅读生涯之中,想全盘西化比吃奶油蛋糕还要命!大师泰格尔太能抒情了吧,可我以为这株南亚的木棉花树的生根结果,多多少少非要带上一些大英殖民地的色彩元素不可的吧!我爱我的乡党路遥老师呵,您是我心中的山丹丹花,您是陕北的一棵文学巨树,您是西北人的光辉形象,更是中华民族不朽的诗魂啊!

  《平凡的世界》里的爱情只是一片浮云,转个眼就要飘飘而过的。哦,杜梨树下的身影,还有孙少平和田晓霞美好的誓愿,不知使多少青年男女从迈出人生关键的一步,从此就一条胡同跑到死了唉(包括我在内耶)!世人们呀,路遥老师是个非常不平凡的杰出的小说家,却非是政治幼稚病患者。歌舞声平,颜色革命,无产阶级专政本不属于路遥老师笔下的世俗。但他逃避不掉,还得潜在其中,这就叫----人生的苦难哲学吧!啊,变!变!变!就像不知道东也摸着西的李敖在戏说!至历史而来的小说著作,到底能有多大的改天换地的力量呢?不要哑巴也不要怀疑,世界正在走向米兰·昆德拉的小说境界----在魔房里还有痴人说梦的灯亮着,但我坚信总有一天会有一群乌鸦不管不顾的去扑灭这一小撮火焰的!

  让我说,半脑壳田二、干部田福军、农民孙少安和我嘴巴里的“变”字,含金量最纯粹,我更愿路遥老师的文学集是陕北的第二座油汽田!从表面文章上看,专员田福军只想兑现他最迫切的愿望是----能将农民从吃不饱的苦难中拯救岀来,再将黑面馍变成黄面馍,再将黄面馍变成白面馍就是他天大的知足了,这也是中国农民几千年以来的温饱之梦罢了!我路遥老师肯定也是读苏联小说長大的前辈之一,他们这一批作家几乎是清一丝的布尔什维克的粉丝耶,谁都不敢把红太阳从心口窝里取下来换成外国的月亮吧!我在高中时代,也读过俄国佬肖洛霍夫的《静静地顿河》,也是将书拿到学校门前河弯杂树林子里去阅读的,只是在我面前汨汨流淌着的小清河,并不是静静地顿河耶,娜塔莉娅比田润叶身板结实精神硬朗!我想在最后卖一回关子,我示路遥老师的《平凡的世界》是中国文学界的奇葩,他一定会有《静静地顿河》的声誊!哦,狗日的文学,断臂的女郎,你不知诱惑尽了多少人的青春年华和岁月也毫无情分的透支掉了生命的简单质朴和纯洁啊!

  2015、4、25、写

作者 :东方欲晓ab 时间:2015-04-28 09:48:00
  顶起!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