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生命里的枯叶与落花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4-05-22 09:53:17 点击:416 回复:2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生命里的枯叶与落花

作者:薛依云



  生命里的枯叶与落花
  面对这段既熟悉又陌生的街道,我开始四处张望,以确定来对了约定的地方,由于来的时间尚早,我就信步走到对街等候。无意间,我看到大楼建筑物廊道上,有位年长的清洁工在打扫卫生清扫落叶,他优雅的动作引起了我的注意,他似乎是逗着地上仅有的几片孤独的落叶玩着,看他轻挪一下清扫一下,再轻挪一下清扫一下,这些干枯萎曲的褐色落叶,就好像老去流逝的岁月,在摇晃的光影里被扫到收集垃圾的桶具上;清洁工间歇了一会儿,抬头凝望着建筑大楼另一旁廊道上飘洒着的满地散乱碎小黄花,任由微风回旋吹起,几个弹跳后又落下,一直翻滚到路的另外一头,我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但显然没有打扫的意思,之后他走开了。这城市宁静的一角,乍然只留下一个遗世孤立与周遭环境不协调不搭擀海外归来短暂停留的我,我开始怀疑自己就是那片没扫走的落叶,但更愿是留下的碎小黄花,幸好有那久违的热带柔和的阳光,透过浓郁茂密叶隙和大厦建筑物的斜角,向我问好示意。其间,飞来三几只小鸟,在阳光如河的路上欢快地啁啾追逐着,满地碎小黄花熟练地小步伴奏。我屯然感觉时间似乎静止停留在那一刻,我看看表,离约会的时间还有半小时。

  这位多年未见的老朋友,是趁我这次五一劳动节回新加坡度假之际,约我到他业余担任义务导游的《新加坡土生华人博物馆》附近见面,电话中说若有兴趣也可以到馆里面参观一下。由于我离开新加坡多年,《新加坡土生华人博物馆》可能是后来建的我还没去过,至于具体位置更不清楚,朋友说就是福建会馆创办的建于1912年道南小学的旧址,越说越显示我对新加坡久别后的陌生和心虚。

  由于担心道路不熟悉市区停车不便,所以我提早来到约会地点,在俗称“皇家山“的福康宁公园Fort Canning 侧边的停车场下车,这个60米高的小山丘,曾是保护新加坡港口的要塞,当1819年英国的斯坦福德莱佛士(Stamford Raffles)在新加坡河口登陆后,便看上这座可以俯视新加坡河口的小山丘而选择在山顶建总督府。这个福康宁公园紧邻繁华的乌节路购物区,既是历史文化纪念中心,也是表演与音乐活动盛行的地方,夜晚公园幽静浪漫的环境更为情侣们提供约会的好场所。

  我下车走了一段路,便看到了这个《土生华人博物馆》,它位于一座三层楼高具有东南亚多廊道长扇窗特色的白色建筑,在2008年借用了前道南小学改造而成,这里位于闹市边上的街道,虽然已是上班时间,但还是显得有点宁静,好像是在历史现实篇章之外,路上没有什么车辆,几个穿着打扮蛮有艺术味道手执相机步伐悠闲到处取景的年轻路人,一看就知道是自助型的旅客。博物馆侧边有一条小径,墙上爬满刚劲线条色彩深沉的现代画,在早晨的阳光照耀下渐渐醒来。十点开门我进去了博物馆,这是一个以新加坡、马六甲、槟城土生华人生活为主题的文化性质博物馆,在这里可以欣赏到他们结婚时特有的习俗,婚房布置以及婚礼场景;还有手工艺品和厨用瓷器,宗教信仰等等;其实略读历史的我知道所谓Peranakan Chinese 即新加坡土生华人,特指中国明朝后裔与当地马来族通婚后形成的特殊社群,男性叫峇峇Baba,女性叫娘惹Nonya,这些早期来自马六甲和槟城的华人之后移居新加坡,他们具有华人和马来人的血统,同时融合了华人和马来文化习俗,形成自己特殊的文化认同,在新加坡华人当中被归类为另外一个族群,但占的比例非常小,这些土生华人能够讲英语、马来话、和福建话,但不会讲华语。

  从窗口望去,我发现隔着不远的另一条街,就是坐落着11层高的中国传统飞檐翘壁绿瓦雕龙建成于1964年的新加坡中华总商会建筑物,它成立于1906年,由华人社会各帮代表组成,其作用在于团结全体华人,除了维护华商利益,促进经贸发展外,还扮演调解各帮派间的矛盾与纠纷,并代表华人社会向政府交涉不利华人的法令或政策,比如1957年为23万华人移民争取到公民权。作为与时俱进的现代化商会,它把政府的经济政策和措施下达给商会成员,促进贯彻执行;另一方面也把商家企业界的情况和经济动态反映给政府,作为政府调整和制定政策的参考。总商会不但是本地华商华社的最高领导机构,还在国际商业舞台上享有盛誉,它在维护新加坡商家利益、推动国内外商贸、教育、文化与社区发展各个方面,都扮演着积极和重要的角色。

  就在这个无意识等候短短半小时的上午,我在城市宁静的一角,仿佛走进了时光和历史隧道,从明朝后裔到1819年英国殖民地势力东渐再到1906年成立的中华总商会,福建会馆创办并在1912年竣工的道南小学而今是新加坡土生华人博物馆,几组映像迅速穿插翻卷着,而我的思绪却停留在清洁工挪扫落叶时不经意流露出对流逝岁月的依依不舍,我相信,那满街碎散的小黄花,明天依然会在微风里潇洒地翻飞,还有阳光小鸟陪着歌唱,我开始觉得那位清洁工对生命比我有更深刻的体会,特为记。

  写于2014年5月2日-新加坡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4-05-22 22:27:00

  文章中描写在等候的半小时中,我所站的位置,面对着新加坡土生华人博物馆(明朝后裔中国人与当地马来人通婚的一个族群)就设在2008年改建自1912年福建会馆创办的道南小学,背后是1819年英国殖民主义登陆定居的福康宁山,这头不远处是1906年成立而在1964年竣工的中华总商会大厦,历史的巨大映像滚动扑面而来。很多新加坡的朋友读到这里,立刻联想起他们读书时代常经过这里的美好回忆,而我在这时光隧道恍惚之间,却看到一位清洁工在打扫路边廊道上的落叶,我关注他慢节奏地一挪一扫推动着三几片枯黄的落叶,却对周遭满地碎乱小黄花或生怜悯之心不舍扫掉,这反映了清洁工的人生态度和审美哲理,那就是落叶奄奄一息一动不动等同垃圾可以扫掉,而落花在风中飘舞是有生命的,树上还在不断飘落,象征故事在延续,值得看下去。让我有了深层思考,历史里那些是落叶那些是小黄花,人生岁月里,颜容老去,一动不动像枯叶迟早要被扫掉,而满地落花没有人会刻意去扫掉,仍由它在天地间随风飘舞,那是一种怎样的境界啊,故而我题文为:生命里的枯叶与落花。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4-05-25 14:00:00
  尘封的历史里,那些是落叶那些是小黄花?人生的岁月里颜容老去,那些一动都不动像枯叶迟早要被扫掉,而满地落花没有人会刻意去扫掉,仍由它在天地间随风飘舞,那是一种怎样的境界啊。

  
作者 :墨邑居士 时间:2014-06-06 07:30:00
  @薛依云
  好久没上网了,今日登录,能拜读到先生的佳作十分荣幸。问好祝福!
  因懒于打理本微论,该版近乎关闭,先生能莅临添彩,甚感欣慰,感谢支持!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4-06-06 08:16:00
  拜会墨邑居士,记得刚来天涯宝地,就久仰大名,如今得以临驾赐言,不胜铭感,一定常来叩门学习。
  
作者 :墨邑居士 时间:2014-06-06 09:06:00
  先生客气了。图框编辑数次失败,只好先加上音乐,待日后抽空再编辑。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4-08-08 08:46:00
  走笔人生,回来看看我牵挂的那街枯叶落花还在不在或已随风而逝?谢谢@墨邑居士 优雅动听的配乐。
作者 :墨邑居士 时间:2014-08-09 13:13:00
  @薛依云
  问好先生!
作者 :墨邑居士 时间:2014-08-09 13:14:00
  消极的人看枯叶落花是衰变,积极的人却视为裂变,领悟不同则景象迥异。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4-08-09 14:59:00
  谢谢@墨邑居士V 的美编和精辟点评,希望《走笔人生》能我们提供一个高雅学习切磋分享人生体会的雅座。
  
作者 :墨邑居士 时间:2014-08-09 16:35:00
  @薛依云
  先生客气了。我之留言,仅是拜读本文之后的感悟,点评一说实不敢当。您若认为“精辟”,要么言不由衷,要么理解了我的理解。
  天涯好比是文物市场,尽管大多是假货赝品,但·走笔人生·收藏的绝对是值得收藏的真品,期待先生再赐珠宝!
作者 :墨邑居士 时间:2015-03-12 10:05:00
  在春日里重读生命里的枯叶与落花,则有不同的感悟,不同的心境。

  • 墨邑居士

    举报  2015-03-12 11:36:07  评论

    @薛依云 问好先生。图片代码依然存在,但未显示,您是否删除了相册里的图片?可否再上传一张?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玉谷清溪 时间:2015-03-12 10:39:00
  问好薛兄!
  • 薛依云

    举报  2015-03-12 12:21:44  评论

    问好@玉谷清溪 ,请多来走笔人生坐坐喝喝茶聊聊天。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5-03-12 12:20:00
  问好@墨邑居士 我没删除文章题头的图片,但不知何故显示不出来。图片应该是新加坡土生华人博物馆建筑外貌,谨再传上备用,谢谢。

  
  • 墨邑居士

    举报  2015-03-12 12:47:24  评论

    @薛依云 已更换。可能是代码混乱了,修改后显示了。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再问好。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墨邑居士 时间:2015-03-13 11:54:00
  @薛依云 问好先生。能否写个百字内的简介,我准备给您编辑一个专栏网刊。如果可以的话,就将简介贴在此贴,以备我复制使用。
  • 墨邑居士

    举报  2015-03-13 12:18:38  评论

    另外,请您自选一篇最满意的代表作(如未发表,请发表出来)。作为刊头。谢谢!
  • 薛依云

    举报  2015-03-13 14:36:08  评论

    问好@墨邑居士 谢谢好意,谨遵从指示,拟文百字简介如下,请斟酌采用。 薛依云,海外新加坡,来华工作二十年辗转江南多个城市,一圆其江南文学梦和中国之路,2010年8月涉足天涯,2014年5月落户走笔人生。为文或临窗揽翠作历史文化思考,或松月听涛留下读诗词笔记,或坐看云起畅谈生活随想。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5-03-13 12:48:00
  谢谢@墨邑居士 自己的文章谈不上那篇是最满意的,虽然每篇都很用心写,或许还真的未曾创作出来。附载的【其实我们都可以很快乐】,就是表达能读能写就是一种快乐。

  风来的时候
  每片树叶啊每片树叶
  便开始努力学习如何飞翔
  直到力歇 枯黄落地
  仍痴迷地
  望着留给翅膀和云彩的蓝天

  其实无需如此
  只要每一阵风来时
  向着所有的大地
  传送盎然的绿意就可以了

  不会飞翔的树叶
  其实也可以很快乐
  它们无限的生命是深入大地的根须
  这点连阳光和月色都知道

  潮来的时候
  每朵浪花啊每朵浪花
  便开始努力学习如何航行
  直到力歇 碎成泡沫
  仍痴迷地
  望着留给大帆和鱼儿的海洋

  其实无需如此
  只要每一阵潮来时
  向着所有的河流
  发出豪迈的前进号令
  便是一片浩瀚的欢舞场面

  不会航行的浪花
  其实也可以很快乐
  虽然只不过是小小的不起眼的水滴
  无意间
  扬起大海浪头
  的一朵小花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