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父亲节祭

楼主:陕西愣娃2014 时间:2015-06-20 07:57:57 点击:97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父亲节祭

  无聊的子孙,一群酱缸里的肉蛆!
  -----------------------陕西·王翦

  柳絮般的诗歌
  不如齐白石笔下的一尾虾米
  精神肯定是有的
  可离不开尼古丁的毒害
  也许提及背影
  我们总要以朱自清的《背影》为范例了
  他呀已不知误导了几代人的思想与灵魂
  真正实现了此一时又彼一时的没落情感
  唐诗并不是十全十美的风华雪月
  而宋词却是人心苦难的风雨兼程
  中华里的脊梁----
  在某种层面上带着强烈的扭曲浓重的伤痛
  能在诗人笔下万古長青者
  也超不过样板戏的花样样儿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从古叫不绝
  谁见过给阿房宫运木料的苦役呢
  谁见过给古長城运石块的囚徒呢
  谁见过给紫禁城运砖瓦的奴隶呢
  谁见过丝绸之路上的黑暗骑士呢
  谁见过走西口的刀客烽火连天呢
  还有官仓里的硕鼠
  还有官道上的大盗
  还有村庄里的土匪
  还有長安街的乞丐
  一会会儿的事情
  天神就变得如此这般的娇生惯养
  我笑着对天地说:
  太阳地里下雨呢,窑婆子在屋里偷米嘞!
  呵呵,我们所见的晴与表
  也只能是太阳不黑月亮不暗罢了
  忽尔又记起一首梁小斌的朦胧诗《雪白的墙》
  他说“妈妈,我看见了雪白的墙”
  呵呵,你看见了又能怎么样呢
  这首写于1980年8月的诗歌
  我只记住了一句最痛楚的话叫----
  “爸爸不在了,永远地不在了!”
  啊呵呵,真的是天赐我耶
  父亲没有遗愿却有十本日记
  父亲没有财产却有一堆网兜
  父亲没有情人却有一条辫子
  父亲没有敌人却有一口假牙
  父亲真的没有了,有的只是陌生的猿啼
  我的隐隐作痛的悵想----
  也会在某个特定的时间段内超度而去的
  不过我不会有坐化的奇功异趣
  更不会有乘坐飞船遨游太空的机缘
  在结束这篇拙作的同时----
  我想我还是告诉诗人梁小斌为妙
  外面的墙体是白了一些----
  可墙上帖满了一墙又一墙的野广告嘞

  2015、6、17、写
作者 :薛依云 时间:2015-06-27 16:10:00
  这篇【父亲节祭】写得深刻,但开头一句‘无聊的子孙,一群酱缸里的肉蛆’如同棒喝,吓跑一大批牛皮癣墙帖者,还有一些认为”唐诗并不是十全十美的风华雪月,而宋词却是人心苦难的风雨兼程“之辈选择隔墙观望,深怕有什么东西从天而降。

  其实生活在现代关系网复杂而浮躁的社会,既是凡夫俗子只要不抵触个人底线,有时入乡随俗也是难免的。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