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村庄(五首)

楼主:陕西愣娃2014 时间:2015-05-29 14:33:02 点击:103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村 庄(五首)


  村庄(五首)

  文/王翦

  村庄(之一)

  文/王翦

  我的舌头
  已被烟草烧成了马蜂窝
  我藏阁的地方
  距我的村庄还有几百里路
  虽然身处现代化的包围中
  我却找不准表达思乡的汉字
  在外国语里---
  我又不想再见到摩登的情人

  这是个寂静的时辰
  太阳在窗外与西风搅惹着
  我听见楼上的妹伢
  在阳台上大呼小叫着---阿妈呀,阿妈
  这是多么原始而亲昵的称呼
  让我吸烟的思绪
  又有了奔扑的方向---
  哦,往北去有我的村庄和迈入黄昏的母亲

  村庄正在改变着模样
  从前的愁绪都被粉刷进红砖平房内
  回乡的感觉在赞许中还有些微寡意
  有次我站在我家的平门楼下
  却没有找见初恋时的印象
  从我顾盼的瞳孔里大伯向这边走来
  他像一根经霜了的芦苇
  再也少了数年前的精气神

  有位网友说我对村庄有了模糊的记忆
  为此我还在心眼里纠结了一阵阵
  我回味了数个黎明也未捋清困惑的惆怅
  也许人类是会被改变的动物
  尤其是在红尘舞袖的意识形态里
  于是我又找到了贾平凹的《静虚村记》
  总想在大师的字里行间攥住一把救世的稻草
  哎哟啊,时光是一杯最毒最毒的中药
  我想删除尽盘亘于心灵里的陈帖、烂帖和腐贴
  让一缕清风将我带进魂牵梦萦的村庄去……

  <2014、12、13、写>


  村庄(之二)

  文/王翦

  村庄应该胖胖的,像和绅老爷的腰杆杆
  在我出生的时候,已经绝唱了阶级斗争熄灭论
  我骑在四不清爷爷的脖梗儿上,反倒有了几分大少爷的风光
  爷爷是个老诚的榆木疙瘩,压根少了奶奶那么多的弯弯绕

  说老实话,我的村庄根本没有风景
  一条小清河早已变成了龙须沟
  几条土路连接的村庄,我也行走了数十年
  临河的几条古巷,旧人旧事旧书籍早就被无产阶级专政了

  县字里说:我们村庄是白菜的心心
  风调雨顺、五谷丰润、少病也少灾的天赐福地
  嗨嗨,难怪再穷的奶奶每年示祭灶为大事也
  哦,人啊人,是菠菜、是白萝卜、是土豆儿、千万不要是可怜的小白菜呀

  白菜心心的面积纵横几千顷
  村庄与村庄隔着的距离像海洋中的孤岛
  我站在孤岛危机的中心向四野瞭望着
  清晰的山峦、白云拥塞的远山和树林的邈影
  所以我的第一篇作文名字叫《山那边还有山吗》

  <陕西愣娃2014>2014、12、18、写

  村庄(之三)

  文/王翦

  一只秃鹰,在云霄端盘旋着
  它肯定望见我就站在它的下端
  我高昂着人的头,脑子里却有着动物的杂念
  刚刚那一碗包谷碜子,令我回味不绝酸楚的厉害

  在叶子落尽的冬天,村庄裸露出伤疤累累的皮肤
  探过宝的村民们,都紧闭着感叹似的铁门
  我用左手食指清点着一座又一座空落落的门楼
  一股风从山坡上吹下来,張扬起四季的恩恩怨怨

  太阳终于顶透了云层,阳光笑着洒了下来
  忽儿那只秃鹰尖叫了一声,闪电一般扑向一片枯草丛
  一阵鞭炮声从山弯里响起,村庄立刻抖擞起了精神
  哈哈,只见那只秃鹰啊,嘴上吊着一只惨叫着的雀雀儿向山岗上跃去

  我依然徜徉在耳机里的乐声中
  一人行走的孤独没有一个人思想里的孤独要命
  在今天晌午,我放弃了电脑、书籍和那一支英雄牌钢笔
  我要攀上太阳落脚的西山峻岭亲眼目睹血色黄昏里的村庄

  <陕西愣娃2014>2014、12、19、写

  村庄(之四)

  文/王翦

  冬夜空旷
  月亮系扣在扬树梢子上
  像旧情难却的恋人
  我坐在火炉旁
  隔窗凝视着她的羞色
  粮仓是我的先人
  火炉上烤着的红苕
  弥漫起扑鼻的香气

  村庄熟睡了
  和安徒生童话伙盖着一床棉被
  奶奶的村庄
  会铭记在我的诗歌里

  <陕西愣娃2014>2014、12、28写

  村庄(之五)

  文/王翦

  一月是阳历的新年,风与雪还在孕育着
  爷爷站在雾气中,已经成为时代的老叟
  迎春花怒着金色的玉唇,一院的气息与精神
  二月来临了,或许是在人们的期待中
  故乡的腊月,已没有了年的气场
  在腊月三十的门外,还有归心似箭的遊子
  正月初一,穿着新衣裳的孩子们像出窝的雏雁

  一场突如其来的寒冷,打压住三月的春意
  风吹响了风铃铛,雪花濡湿了门神
  该岀门捕食的亲人们都在村口话别
  这是千年的生活百年的秩序活人的历练
  不期而至的大雪覆盖了村庄、田野、树林和山川
  启动春天的大会于今日零辰正式开幕,桃花不开杏花开
  荔枝花儿蹦跶开,蝴蝶烘干了翅膀,蜜蜂作好了巢营

  四月的天空很蓝很净很澄澈
  信鸽子带着歌笛围着桐花盛艳的村庄唱起了风语
  爷爷牵着奶山羊喜气洋洋的走进五月的青山

  <陕西愣娃2014>2014、12、31、写
  村庄(之六)

  文/王翦

  这是我的村庄吗
  我提着一桶红色的染料
  像提着一笼要被卖掉的迎春花
  怎么不见我的老马识途了呢
  我是从何时扎根的苍生
  或许我爷爷的爷爷
  和我一样----
  都是粉饰生活的奴隶
  这是一块----
  被世人们颂扬不止的圣地
  或许时光太苍老了
  或许岁月太落寞了
  或许日子太残忍了
  牢记历史----
  就等于要记住永远不休的教父秦始皇大帝
  铭记史册----
  就等于要生生不息的效仿焚书坑儒的大业
  我还要再问一遍
  这是我的村庄吗
  太阳是从哪一片海面上升起来的
  月亮啊还要照耀在哪座山关上呢
  我已经不知道几异其姓了
  从奴隶
  到民众
  从民众
  到人民
  不知从何时起
  谁又拿走了我的农民的称呼
  稀里糊涂的又被冠名为新生代的美誉
  太阳又被高耸的白扬树梢顶住了
  一只麻雀咋也飞不过飘渺的云端
  故乡的庙宇还浑全着哩
  他呀闪烁着封建的釉彩
  我提着一桶红色的染料
  奔走在关中平原大街小巷内
  我已经是个时代的粉刷工了
  没有谁说我行
  行也不行又咋样
  村庄就是我的囚笼
  我还是那些花言巧舌者笔下的
  ——囚徒的苦恋

  2015、3、26、写
作者 :墨邑居士 时间:2015-05-31 11:24:00
  有几篇发过吧?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