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原创文字]第一章 夜路

楼主:本无三七二十一 时间:2013-10-20 16:22:13 点击:187 回复:1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第一章 夜路

文:本无三七二十一


  30多年前,张家的祖宅还在长沙,张家是地方大族,不过发家史却很短,没人清楚知道底细。张家老爷子年少多金黑白两道通吃。逢年过节道上兄弟免不了来拜年贺喜,热闹非凡。
  张老爷子干的什么营生?经营买卖?不是,杀人越货?更不是了。老爷子做的是摸金倒斗的行当,张老爷子技高人胆大,没他不敢倒的斗,本来老爷子不爱热闹,但自己的活路要道上兄弟照样,也只好这样。
  老爷子天生一双阴阳眼,倒斗技术不消说,在怎么也是倒斗界的翘楚。人送外号‘马王爷’马王爷几只眼?不言而喻。老爷子膝下二男三女,老爷子格外看好二儿子,也是我老爸。听说生我老爸时风云变色,长大后也与其他长大不一样。儿女转眼长出小伙、姑娘,提亲的络绎不绝。就冲老爷子的名声、地位和钱财。老爷子从不更儿女提起倒斗之事更不会教传儿女,不希望儿女在过和自己一样的生活把脑袋别在腰带上,倒斗利润高,风险自然小不了一个大意,小命便交代在古墓里永世不得超生。
  大哥张宏文,一辈子窝窝囊囊,一天仗着老爷子得过且过。媳妇儿也是冲着张家的钱财才嫁过来的,一天到头不是和一帮朋友喝的大醉就是和一帮狐朋狗友赌球,吃喝嫖赌五毒俱全。三个女儿也嫁出去了,只剩下一个小儿子打光棍。小儿子张宏武是个性情中人,一走在街上认识的人都是一口一声武爷,武爷的叫喊,张宏武与大哥性情各异。老爷子生子女生的早,年纪不是很多加上身体硬朗还在干着摸金倒斗的活路,否则一家上上下下十几口人拿什么养活,说是倒斗其实更多的是贩卖古董,那有这么多斗让你盗?老爷子收有两个徒弟,都是血气方刚的汉子,三人又沾亲带故关系亦师亦友,情谊胜过父子。不用担心反水的问题。
  那几年,革命闹鬼子。张宏武趁着老爷子外出,集结一大批兄弟掀杆为旗闹起革命来。四处奔走,没出三年已经有自己的地盘和政权了。待老爷子回家知道后张宏武早已经人去楼空气的大病一场。张宏武的日子其实也不好过,偶尔回家几次都被老爷子骂着滚出门。战局也不稳定今天被日本鬼子追,明天就和孙大帅打内战。
  一次和日本鬼子交战中,出了汉奸。腹背受敌兄弟不是投降就是被杀。要不是张宏武有点本事一个人杀出重围逃出生天,急着赶回老家招兵买马给兄弟报仇。连夜赶路,张宏武年轻气盛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天空一轮玄月被云层遮住,原本漆黑的月夜更是显得诡异,张宏武的速度却不受影响。在连赶几天夜路后慢慢临近老家。夜里在路过十八里坡时听见女子的哭声,十八里坡在自己的影响中就是一座坟山老爷子还说过此处算是一个风水佳位。藏风但不聚水要是在多到‘守宫砂’就是上好宝位。这里就只有零星几户人家,时局动荡社会不稳,哪家女子会在深更半夜在这荒郊野外哭泣,张宏武很自然的想到了女鬼。要是一般人早就吓跑了,他却借着月光,壮着胆子循着哭声寻去。
  哭声越发清晰,“其声呜呜然,如怨如慕。”张宏武听得真切,这分明就是一个女子的哭声,这种感情鬼怎么可能哭的出来。张宏武止住脚步一个女子坐在地上哭泣,望着眼前的女子呆住,女子如有察觉停止哭泣回过头来。张宏武一时不知道如何开口,对于身前的女子他怕他一开口就惊吓到她。两人无语对视,张宏武浑身破破烂烂显得狼狈不堪像是逃难的叫花,女子光彩耀人不肖说定是大家闺女。
  “我.......只是路过,”张宏武有些结巴,他和女子从来没单独讲过话,有些紧张。女子不语,低头呵呵一笑。如轻铃一般,张宏武不由涨红了脸。女子走到张宏武身旁但隔的有一段距离显然对着个陌生男子还保持着警惕心理。
  张宏武挠挠头。
  ——“姑娘为何深夜再次啼哭?不怕遇见贼人吗?”
  女子不由一笑瞧你那呆样,张宏武不知道如何回答干脆笑两声算是回答。蒋思雨抹抹脸上的泪痕自报身世说自己是大家闺女叫做蒋思雨,不久前父母双双离去,一人思亲所以才会深夜在此啼哭。张宏武隐藏了自己的身份说是避难的。蒋思雨再三邀请张宏武去她家过夜,张宏武不好拒绝只好跟去,其实心里还是很开心的,毕竟人家没嫌弃自己。
  张宏武跟在将思雨身后,向着回家的反方向走,张宏武一时想起老爷子讲过女鬼勾引男子的故事,这一代哪有什么大户人家不由吓出一身冷汗,瞧了瞧蒋思雨,看见地上的影子送了一口气,老爷子说过鬼是没有影子的,有影子就是人。自己多虑了,这姓蒋的人家定是自己外出的几年搬进来的,所以自己没有影响。


作者 :宽兮绰兮 时间:2013-10-21 10:28:00
  先沙发
作者 :宽兮绰兮 时间:2013-10-21 10:47:00
  看完,等下文
作者 :樱桃爱爱 时间:2013-10-21 21:22:00
  问好楼主!希望这回能看到顺序完整的一篇文
楼主本无三七二十一 时间:2013-11-03 19:56:00
  恩恩
  
楼主本无三七二十一 时间:2013-11-03 19:57:00

  

第二章

文:本无三七二十一



  蒋思雨走在前面,不是回头和张宏武说笑,对于路边的荒坟野墓眉头都不邹一下。张宏武开了一个玩笑:“你怕鬼吗?”蒋思雨回过头看着彭星眨眨眼睛。
    “这世道人心比鬼可怕的多,人都不怕还怕死了的东西?
    张宏武听了蒋思雨的话不知道是和蒋思雨一起厌恨这个世道还是佩服蒋思雨的胆量。她到底经历过什么?道路两旁的荒坟越来越少,他们已经偏离了主干道,一户人家现在二人眼前。
    “这是你家?”张宏武有些吃惊,这户人家的房子虽隐藏在黑暗中但格局绝不是平常人家那样。自己家的祖宅也要稍逊三分,特别是那对石狮子看着就威武。蒋思雨点点头推开大门将张宏武引了进去关上门。
    院子里有些冷清看来下人们都睡了,这么一个大院子没人会以为没下人。你家就你一人,张宏武还是习惯性的问了一下,蒋思雨点点头,我喜欢冷清。张宏武自然知道女子的名声有多重要。孤男寡女什么的,张宏武转身欲走却被蒋思雨拉住。
    这么晚了你还要去哪里?说罢拉他进屋,有给他安排睡处。最后问了句:“你饿吗?”张宏武肚子虽咕咕直叫但却怕影响蒋思雨休息,说了句快去睡吧!蒋思雨才不舍的离开顺手带上房门,生怕张宏武跑了。
    张宏武躺在床上,肚子咕咕直响他一直在赶路还没有好好吃过一顿饭,拍拍肚子勒紧腰带。左摇右摆繁复睡不着,屋子里有些潮湿让张宏武颇为不适。不禁可怜起刚认识的蒋思雨她一人在这么一个房子里生活了这么久,她是怎么坚持下来的?隔壁有响动看来蒋思雨就住在对面。张宏武有些兴奋一时欲火中烧但他不是精虫上脑的人。
    好香,一阵暗香袭来。香气在房内迅速扩散,张宏武谨慎起来‘迷幻药’遇见歹人了,没想到蒋思雨竟是.......自己成为别人嘴边的肥肉心里自然不好过。张宏武躺在床上等死,大脑非但没有变的迟缓反而变的异常兴奋,这下张宏武无论无何也睡不着了。
    弹下床在房内渡步他不是君子但更不是小人,张宏武努力的克制自己,打开房门一阵冷风扶在脸上张宏武却觉得更加闷热难受,站在蒋思雨门外房内的声响听到清清楚楚。
    不自觉的就转身向蒋思雨房间走去轻叩房门,门却自己开了。门是虚掩这的。蒋思雨躺在床上脸上是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并不觉的吃亏。这一切都蒋思雨策划好的,张宏武在心中想到。张宏武在蒋思雨的招手下走进房内关上门。
    想要开口说话却说不出或是不知道说什么,他尽量和蒋思雨保持距离,这个女人心计不一般。想要转身离去双脚却像是扎了根根本不受自己控制,不知道什么原因蒋思雨一招手他便到了床边,剩下的事他便记不起来了。第二天他就成为了蒋家的新男主人。
    张宏武感觉被骗了却不后悔,但身上多了一丝责任与家庭的束缚让他不得不安心做个普通男人。张宏武甚至觉得没脸面回张家,老爷子说不定还在气头上了。他就和蒋思雨过日子还安稳一些,日久天长张宏武身体每况愈下,精神却很好。
    日子久了,张宏武发现自己妻子的行为很是反常,很少出门最多在阴雨天气活傍晚出门走走而且都要带上阳伞,张宏武也不干预自己吃吃喝喝全靠她家的祖业。偌大的院子只有两个人。起先张宏武很不习惯想要找些下人但被蒋思雨拒绝,也只好作罢。偶尔张宏武在路上碰见熟人也要好友回家聚聚,每次生人回家蒋思雨都不太热情甚至是厌恶让张宏武下不了台。但是每次都会亲自下厨好好招待事后也不找张宏武麻烦。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的过,一天张宏武回家见妻子正在偷偷喝酒,悄悄走进屋内在蒋思雨身旁说道;“好香的女儿红!”蒋思雨有些脸红被人发现偷酒喝有些尴尬,让人看见一个妇道人家喝酒自是不太好,张宏武拿出杯子蒋思雨却把酒收好。妻子坐在张宏武身边轻声道:“我有你的孩子了,”张宏武不由激动,自己要当爸爸了。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蒋思雨生下了一男一女龙凤胎,看着肉铺铺的儿子、女儿,张宏武不由欢喜,想要回张家报喜,在怎么老爷子也不会和孙子过不起吧!寻思着找什么理由向蒋思雨说回家,但一边却放不下蒋思雨。蒋家也正是有钱,两个婴儿才满月蒋思雨便给两个孩子一人一条纯金长命锁,张宏武自小和古董打交道自然知道价格不菲,不由暗叹蒋家的家实。
    张宏武找了一个理由赶路回家,一切依旧只是人老了许多。老爷子见了张宏武不禁皱着眉头。吃晚饭时老爷子有些火大,众人也不敢多言闷闷的吃饭。
    “以为这些年你在外面混出了名堂,结果是被鬼迷了心窍。”
    张宏武知道老爷子的脾气不敢多言闷不做声,一家人的晚饭就这样草草结束。
    老爷子把张宏武叫道里屋就是劈头盖脸一顿烂骂,这这些年你到底哪里去了,浑身的尸气阳火虚弱。“老爷子到了多年的斗尸气一闻便知,早就察觉不对。张宏武只好如实相告。
    哪里是蒋思雨明明就是僵尸女。


楼主本无三七二十一 时间:2013-11-03 19:58:00
  谢谢
楼主本无三七二十一 时间:2013-11-03 19:58:00

  

第三章

文:本无三七二十一



   第三章 怕伤阳气
    老爷子有些生气,自己的儿媳妇竟然是一只僵尸不过幸好自己的儿子没事否则自己灭了那只僵尸。
    彭星看出老爷子火大不敢多言,闷在角落里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老爷子吸了几口大气把怒火压了回去给张宏武讲了一夜的利害关系和如何对付僵尸。
    张宏武想起和蒋思雨一起生活的日子不由心软,可面对老爷子他却办法,老爷子决定的事情十头牛都拉不回来。老爷子看出张宏武对蒋思雨的情意答应张宏武只取回孙子孙女不伤害蒋思雨,张宏武这才答应带老爷子去他家。
    其实张子茔对蒋思雨没多少把我 ,按照张宏武的介绍蒋思雨至少是个活僵尸,活僵尸已经有了自己的思维和自己平时对付的黑凶、白凶有很大区别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老爷子不知道蒋思雨的底细不敢大意,特意备了黑驴蹄子。一来以防蒋思雨发起狂来有个防身武器、二来掩盖住自己的阳气怕蒋思雨察觉打草惊蛇。
    老爷子实在搞不清楚为什么一只活僵尸会看上自己的儿子,张老爷子似乎不放心儿子最后不忘交代几句:“把儿子、女儿抱走就行不要打草惊蛇。”其实老爷子对活僵尸还是有所忌讳的黑驴蹄子还不一定有用。
    夜晚月亮细的如镰钩一般,老爷子潜在蒋思雨家门外,背后背着几只有些年头的黑驴蹄子,这次老爷子为自己的儿子下了血本。
    此时的张宏武进到屋里,蒋思雨和儿女们已经睡了。张宏武小心翼翼的生怕 一个大意吵醒了蒋思雨。
    蒋思雨睡得很香,两个孩子被蒋思雨抱着。
    张老爷子听见屋子里静悄悄的,估计蒋思雨已经睡了便从草丛中走出,做好接应张宏武的工作准备。
    张宏武看见熟睡的蒋思雨和两个可爱的儿女沉思几分钟,然后抱起在床边的儿子。他尽量不弄出声音,为了不惊醒孩子手脚极为轻柔像是抱着一个易碎的瓷器。
    他抱起男孩又想抱女孩,这是蒋思雨身体挪动了一下。张宏武马上停止动作装出刚回家的样子,等到蒋思雨不再动弹时又要去抱女孩。可是蒋思雨一只手抱着女孩,哪怕张宏武稍微挪动一下女孩蒋思雨都会惊醒。等了半天,蒋思雨任然不拿开她的手。
    门外响起老爷子的暗号——喵、喵、喵,老爷子在催促他了。
    张宏武只好放弃女儿,蹑手蹑脚的走出蒋思雨的卧室。他就不相信蒋思雨会对自己的女儿下手,虎毒不食子。
    张宏武一出门整个大宅子在瞬间变成毫无生气的坟墓,量张宏武是个汉子也吓的抖索,自己在坟墓里面住了这么几年为什么一直没发现。
    老爷子连忙把另一只黑驴蹄子塞给张宏武,拉起儿子慌忙的离开......
    张宏武离开蒋思雨后,起先住在张家后来一个晚上便失踪、人间蒸发。
    时间飞逝张家早因为一件大事而搬到了武汉,孙子也长大到十二、三岁的样子正是狗都嫌的年龄段淘气的很而老爷子却喜爱有加,这也与张家只有那么一个孙子有关,也不知道是不是老爷子上辈子倒斗太多的惩罚。
    想必大家也猜出来那个孩子是我了,我最大的乐趣就是满世界疯让爷爷们到处找。
    那年梅雨时节又到清明,老爷子因为做梦梦到了祖宅,决定无论无何也要回去看一下,老爷子不放心把我托付给大伯便也把我也给带上。老爷子毕竟是老家地区有些声望的人,这么多年他回到老家仍有人认出他,一口一个张老爷子。老爷子了解我一到老家便给了我绝对的自由,能让我有机会到处游玩。
    出门时老爷子在三交代要把胸前的长命锁藏好,我回头朝老爷子做了一个鬼脸顺便把长命锁收进衣服里面,我虽下却也懂的怀璧其罪的道理特别是在这个混乱的时代。
    缓步走在街上想把老家一次边记在心里,这里也是我的根。也许太过投入迎面撞到了一个身材臃肿的老头儿,肥肥胖胖一看就知道是个有钱人家的主。
    在碰撞间无意把长命锁露了出来,那个老头很快就注意到我胸前的纯金长命锁,眼神只从盯上它就从未离开过,他那眼神让我慎得慌感觉像是居心不轨,我有意的避开那人的目光。倒不是怕他,这里谁不知道我是张老爷子的孙子,要抢我东西先问问我爷爷的街坊邻居、朋友们答应不。
    我正准备扭头离开,那个老头却一把抓住我生怕我跑了似的。
    “看你这块长命锁可是纯金的,大人怎么放心你带出来。”说完还指了一下长命锁严格的说是摸了一下。
    “有什么不放心的?”我有些讨厌他便不给他好语气。
    “能给我看看嘛?”
    “行啊,有什么不可以,还怕你抢小孩东西不成。”我以为他最多只是看看。
    老头手哆哆嗦嗦的接过长命锁,仔细观看,两只手在长命锁上不停的摩挲。
    “好啊!你这长命锁那里来的?”老头子骂了起来。你家竟是倒斗的老头指着我的鼻子骂我。
    “什么?倒斗?我没有啊。”
    “没有?这长命锁那里来的?你这个穷小子那里得这金疙瘩?”老头越说越气,举起拳头就要打我,周围的街坊见情况不对,忙拉开那个老头。
    “有什么事好好讲何必和半大的小孩闹事。”街坊们劝道。
    “有什么好讲的,他的家人是倒斗的!这是我女儿死后,我给她的陪葬品。我这双老眼还认得出了这长命锁应该是一对的,还有一枚了?”老头怒吼一双眼睛冒出怒火。
    “这东西还正不是我们盗的,这是我儿媳给我孙子留下的纪念。”不知何时老爷子出现在我眼前把我护在身后。
    老头唾沫横飞道:“你骗谁啊?难道我女儿死了还能生孩子不成?”
    “在十八里坡。”老爷子冷冷说道。
    老头先是一愣,接着更加变本加厉的骂道:“你他妈骗谁了?你就是倒斗的!我女儿坟墓就在十八里坡。你等着吃枪子吧!”
    双方实在闹得没有办法,街坊出了一个主意,只有开棺打搅死者了。但这事白天做不好,而且四人气味面向不好爬吓到其他人。经过双方协议在次日开棺验尸。
    这么多年不知道蒋思雨还活着没?这也是老爷子的一块心病。
    第二天晚上,那个老头,老爷子和我,以及一些好奇和挖坟的劳力。一路上老爷子显得很轻松,到是那个老头子一脸愁眉苦脸的样子。
    我们虽出发的早,但到了十八里坡太阳已经落山了。主要是天黑的很看不清路,风有些大吹得树叶发出呜呜类似哭泣的声音。找到蒋思雨的墓,已经荒草连天,我们也不讲究别的直接开挖。
    墓前青色的石碑上的字迹看不清楚,墓前是两平方米的平地,如台阶一般。
    几个劳工踩踩坟上的泥土,试试从哪里挖省力一些。老头和老爷子都死死的盯着每一下落地的锄头,似乎每一锄头下去都可能挖在棺材上。
    不一会儿,劳工把棺材挖了出来。
    “开?”劳工拿眼看看那个老头又看看老爷子,见他们没有异议便挥手命令开棺。
    几个汉子用钳子撬起钉在棺材上的长钉。
    几人一起用力,将棺盖掀开。立即大家闻到一股恶臭,纷纷用手扇鼻子。大家一起靠上前去,看棺材里的情况。

作者 :漂浮JU 时间:2013-11-04 19:43:00
  楼主辛苦了,等下文
楼主本无三七二十一 时间:2013-11-10 12:37:00
  haodi
楼主本无三七二十一 时间:2013-11-10 15:29:00
  的命 第四章  起尸
  棺材一打开众人都围了上去,看棺材里的情形。尸体面目保存完好,衣服的颜色还比较新,仿佛衣服才换洗过。她的怀里居然还抱着一个十一二三岁的小女孩!
  女孩躺在怀中犹如躺在母亲的怀中熟睡,仔细一看女孩还真的在喘息,甚是恐怖。
  有个人看见女孩在喘息,不禁尖叫的一声。叫声差点震破我的耳膜。
  “有什么好怕的?要怕就不要来凑热闹。”另一个劳工责骂道,“搞得我们心里也毛毛的。”
  果然如老爷子说那样。
  尸体的脚旁边还放着一个陶罐。“那就是让她不腐烂的东西,”老爷子指了指陶罐说。
  那个老头子点头:“那是我给女儿的陪葬品,她生前喜欢喝一点,所以我就把家里的女儿红放在棺材里面一起埋了。”
  老爷子戴上一双手套揭开套在陶罐上满是灰尘的纸封,一阵酒香扑面而来。但是酒香混合着尸臭也不是很好闻的味道。
  摇摇陶罐,里面响起水声。“果然只有半罐了,张宏武那小子没说错。”老爷子在心中说。
  老头子惊恐道:“她怀里的孩子哪里得的?”老爷子抬起头,我不知道什么回事我突然就哭了起来。我瞟了一眼那女孩脖子上的长命锁和我脖子上的长命锁一模一样。
  “我!!!......”那个老头子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
  “啊”不知道又是那个胆小鬼叫了一声。
  “怎么了?”另一个劳工有些不耐烦。怎么老是一些一惊一乍的人。
  “她,她,她......”一个胆小的劳工把拳头伸进口中咬住,一只手指着棺材里面的女尸。
  我们仔细看着棺材里的尸体,她的手已经放开怀中的女孩,居然挪动身子要爬起来!
  我们几个人被眼前的景象吓住了,几个像像被钉子定住一样,一时竟不知道逃跑。
  尸体伸出惨白的手,指着老爷子大骂:“都是你这个老头子抢走了我的丈夫和儿子,你纳命来。”声音如火炭般沙哑。
  “哇”的一声,几个劳工都吓得撒腿就跑。独留下老爷子、那个老头和我,老爷子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没有惊慌,老头子是跑不了。我是相信那女尸不会伤害我,完全是一种直觉。
  老爷子大喝:“都不要跑!都到我这里来!都在我这里来!”
  有两个人不相信老爷子,很快就平跑的没了影。其余胆子稍微大一点的都站在老爷子身边,大家都靠的很紧不敢动弹。
  尸体爬出棺材,双腿如同绑了石膏似的僵硬的走向我们。老爷子张开双手把我们护在身后。尸体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续续向我们靠近。
  “站住!”老爷子怒喝道。
  尸体迟疑了一下,然而又提起脚向前跨去。女尸并没有听老爷子的劝阻,继续向前势必要去了我们的命。老爷子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把石灰,“不要过来!”老爷子恐吓道,一把石灰洒向女尸,石灰落在女尸身上发出“吱吱”的声音,将女尸的皮肤烧的焦烂。(石灰有腐蚀作用)
  女尸一咧嘴,疼的哇哇叫,她一张嘴就掉落的几颗漆黑腐烂的牙齿。但她任努力走过来,伸出枯手向我们挥舞。看到她这个样子我竟然有些莫名的伤心。
  老爷子是他的仇人,她首先扑向老爷子,老爷子一弯腰,轻松躲开女尸的攻击,在下一秒老爷子已经一脚踢在女尸身上。要不是老爷子年纪大了,女尸怕是没有在起身扑人的机会了。
  女尸吃了老爷子的亏不敢再扑老爷子转而扑向其他人,女尸可能看我最小向我扑来。我连忙后退到老爷子背后,老爷子却把我拉了出来,放在女尸面前。女尸眼见就要扑到我身上来了,我一时惊慌一脚竟然将女尸提出半米远,当时我也不知道拿来的力气就是一时紧张。
  “孩子........,是你?”女尸盯着我说。话说完一颗眼睛从女尸身上掉落出来,落在荒野上悄无声息。
  “孩子.......,是你吗?”女尸怒吼道,她已经开始腐烂了。
  我战抖着不说话,一时竟然觉的好伤心的样子。像是自己动手打了自己的母亲一般。有悔恨有难过。
  女尸再次起身把我搂住,老爷子竟然也不救我。我害怕哭了出来,嘹亮的声音撕破这死一般的寂静。女尸听到哭声,手立即就松开了我,用她那独眼注视着我,我看了一眼女尸的表情,分不清是惊慌还是好奇还是关爱。
  “看来她还记得孩子的气息,”老爷子悄声说道。
  此时老爷子悄悄从背后靠近女尸,接着就是一阵脆响,老爷子扭断了女尸的脖子。女尸直接倒在了地上在也不能起来扑人了。
  我们又静止站了半天,女尸在也没了动静。那个老头这时才哭出来:“我可怜的女儿啊!”
  沉默已久的老爷子突然发话:“把那个女孩报出来吧!她还活着,”老爷子走到棺材边,女孩已久醒了。眼睛里满是惊恐,看来这十几年来她一直没见过生人。
  老爷子抱出女孩安慰道:“我是你爷爷,傍边那个老头子是你姥爷,那个小孩是你哥哥。那个女孩见了竟然是一种亲热的眼神。
  后来经过老爷子和那个老头子商议大家决定给那个女孩取名张思雨,一来她是张家的种二来纪念蒋思雨。后来老爷子和那个老头子结为亲家,女孩归那个老头子养。老爷子已经有我了。
  后面回到武汉,这件事一直是我炫耀的谈资。我见过僵尸还揣过僵尸,想想都很牛逼的样子。一天我又在炫耀,一个卷发打断我,你有什么好牛逼的。小爷我可是半夜在斗室里睡过觉的。那时我不知道斗是什么东西但觉得牛逼就和那个卷毛成为了朋友,后面我给他取了个外号卷毛。
  一起玩到了大,后来因为某些原因我两都被送去当兵了。开先都还有联系后来不知道怎么渐渐的断了。听说卷毛当了官。
  
楼主本无三七二十一 时间:2013-11-17 15:15:00
  第二十六章   鬼绊脚
  
  李麻子走在最前面心中却是忐忑不安,在漆黑的盗洞中给人一种压抑的的感觉。灯光似有似无,不出半米远微弱的灯光就被无尽的黑暗所吞噬,前方像是一只无形的怪兽等待着上钩的猎物。
  幽长的盗洞仿佛没有尽头,李麻子一行人已经爬了好半天却不见底,与无尽的盗洞比起来李麻子更希望这是一条死胡同。
  他踢到了什么,差点就是一个狗啃泥摔在地上。幸而是扑倒在安易身上要不可有他受得,安易回过头来刚要发作却又止住,谁让他是大掌柜呢?转而问道:“大掌柜,没事吧?”
  “没事”李麻子抬起头脸色有些难堪,“好像是有什么东西抓住了我的脚后跟。”
  大虎听闻连忙把马灯往后面传,却是什么也没有!安易头皮发麻脸色有些苍白但还是假装镇定“大掌柜太...太...太紧张了吧!”安易在平时说自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无神主义者,但当真正遇到这种诡异事件时还是吓得不轻。
  李麻子当然知道安易话中的意思,自己凭空被什么东西勾到不是鬼又是什么?
  一想到鬼李麻子啐了一口暗骂晦气,在漆黑的盗洞里想这些不是自己找自己不痛快吗?大虎在前面转过身来,“大掌柜不会是碰见鬼绊脚了吧!”大虎口直心快。安易根本制止不急。
  一时间众人沉默下来,安易不屑的冷哼一声:“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说不定是什么机关暗销,如果怕这怕那我们我不来倒斗了。”安易嘴上这么说脸色却不怎么好看。
  二牛连忙随声应和:“二掌柜说的对,世界上哪有什么鬼怪?要真有我们人多阳气旺它也不敢出来,跟多的怕是中了机关。”
  二牛的一句话缓和了紧张的气氛,众人轻笑几声说道:“说道也是”气氛缓和不少。李麻子笑不起来,心里总觉的不是机关那么简单,自己走在最后面,要是机关也应该是走在最前面的大虎中啊?
  退一万步真的是机关,总该来一点什么吧!比如暗箭、流沙、毒气,总不至于只为吓吓盗墓贼吧。不自觉回过头去多望了一眼,后面灯光根本照耀不到,李麻子隐约看见一个人蹲在黑暗角落,准备走过去看看。
  安易在前面叫着:“大掌柜,跟上可不要掉队。”那人影仿佛受到惊吓一下消失在黑暗中。
  李麻子只好跟上去,心中在想那到底是什么?心中有些不安,终于忍不住想让大家放弃这次倒斗。话还没出口盗洞陷入一片漆黑——马灯熄了。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一声凌厉的惨叫,李麻子的心脏在惨叫响起的瞬间仿佛停止跳动,全身的汗毛的竖立起来。
  “是安易!”
  众人大惊,大虎慌张的将手中的马灯重新点燃,因为紧张擦断了好几根洋火。他举着马灯转过身子大声道:“发生什么事了?”话音未落,所有的人已经呆住,安易躺在地上,口吐白沫,眼睛睁的大大的却没有了生气不知是死是活。昏黄的灯光也随之摇晃,将三人的影子拉的幽长诡异。
  盗洞里一片死寂,众人仿佛都能听彼此擂鼓一般的心跳声,“二掌柜......”二牛吞了一口口水,眼睛盯着安易接着随着大掌柜的眼光转向大虎,连连退后几步。
  大虎打了一个寒颤意识到自己背后有东西,吞了一口唾沫额头冒出阵阵细汗。
  气氛有些僵硬,大虎不敢回头验证背后是什么东西。他站在第一个,如果有什么意外第一个丧命的绝对不会是其他人。
  就这样僵持着,其他人面部有些扭曲,眼神有些虚无。一时间竟然没人敢打破这死寂。大虎大着胆子退后几步,众人如中邪一般根本没有反应,大虎的心悬在了嗓子眼儿,心一横一巴掌打在二牛脸上。
  二牛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骂道:“你他娘发哪门子颠?”向前望了一眼不由后退几步踩在安易身上,嘴巴张大巨大马上就要交出声来。
  一只手从背后捂住二牛的嘴,同时马灯再次熄灭。二牛力气不小想要挣脱却动弹不得,对方没有松手的意思。这只手绝对不是李麻子的,他力气没这么大。但不是他又是何人?自己一伙四人已经死了一人,大虎在自己前面不可能是他。这盗洞中又没其他人,不是人难道是.......
  二牛越想越怕,挣扎的也更厉害,“别动”那只手的主人在他耳边低语,语气很轻却带着不可抗拒的威压,大虎在黑暗中向他摇头示意他不要乱动,看来背后不是什么厉害要命的角色。
  二牛马上冷静下来点点头,向背后的人示意自己不会乱动。那双大手才松开他。盗洞恢复原有的寂静,这狭长的盗洞里还有其他东西,二牛分明听到有东西爬行的声音。二牛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生怕惊扰到它们。待声音走远,背后的人长舒了口气,才敢回头看对方是谁。
  大虎靠了过去,在灯熄灭之前他也只看到一个黑影,一切发生的太快根本来不及分不辩谁。李麻子已经晕了过去,也不知道是不是哪个人打的?“你们怎么在这里?”那人问道,听语气双方仿佛认识。
  大虎有些疑惑听声音还真有些熟悉的感觉,可就是一时想不起是谁?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