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失忆

楼主:贝儿0316 时间:2012-07-27 13:22:41 点击:431 回复:1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西藏八宿,中国地图上找不到的小村庄,我是这里一对安分农民的孩儿,这里的孩子们喜欢围着我,亲亲地喊我槿老师。我们一家也是这座小村庄里唯一的汉人。
  
  冬天的时候,雪一直下,一直下。狄拉被抬回家的那天下午,莫拉把家里所有的羊都卖了。狄拉病了,很严重的病,莫拉要陪狄拉去看医生。莫拉抱着我,说,等我们回来。于是,狄拉和莫拉就离开了村庄。
  
  八宿的冬天很冷,我在家里不知道等了多久,外面的雪不休不止,火炉里的火苗呢喃着莫拉常挂在嘴边的歌谣。孩子们都跑来了,他们陪着我一起等。终于,我再也等不住,背了行囊同我的学生们告别。我要去找他们,找我的狄拉和莫拉。
  
  广东的天气很温暖。诺大的医院里,莫拉的背影凄悲。狄拉死了。死在了手术台上。莫拉安静极了。莫拉的安静,仿若全世界就只有她一个人。莫拉静静的看着医生把白床单盖过狄拉的脸。我静静的看着莫拉修长的指甲陷进干枯的掌心。莫拉静静的看着一群人摇头叹息,我静静的看着莫拉咬紧了唇。莫拉静静的看着他们把狄拉推走,我静静的看着莫拉闭上眼睛。。。莫拉一个人把狄拉守护着,她不让任何人靠近,我也不可以。。。
  
  我是看着莫拉跳下站台的,我没有阻拦她,我知道,我的阻拦丝毫不起作用。我能做得就只是静静的看着。看着莫拉把狄拉的骨灰轻轻放在站台上,看着莫拉重重跌下站台,看着莫拉抱起站台上的狄拉,看着莫拉静静的,静静的躺在轨道上。。。我是亲眼看着列车的铁轮子扎过莫拉的身体的,然后在列车的轰鸣里听见骨骼破碎的声音。一连串的铁轮子,把莫拉碾得粉碎,有血和肉末被铁轮子甩出来,溅在了我的脚边还有我的鞋子上。血沾在我的鞋子上,凝固,变黑。莫拉,也死了。。。我蹲在站台上,有越来越多的人将我围起来,然后,大家顺着我的目光发出刺耳的惊呼。再然后,警车来了。。。
  
  他们把莫拉抬走了,还有那个破碎了的骨灰盒子。
  
  相遇
  
  没有人理睬我,没有人理睬这个没有亲人了的孩儿,我应该救助的不是么,可是,我却忘了该怎么哭泣。我只能蹲坐在墙角,看脚边的蚂蚁一只只经过,它们在那滴血迹前稍作停留,然后,离开了。
  
  没有黑夜没有白天,时间对我来说失去了意义。忘了是第几只蚂蚁经过的时候,一双黑亮的皮鞋停在我的鞋子对面。抬起僵硬了的脖子,撞上他的目光。然后,我听见他呼出一个陌生的名字。我猜不透他的言词里到底包含了些什么,惊讶,欣喜,难以置信?好像都有,又好像都不是。我太累了,以至于他扶起我的瞬间,我就跌进了暗谷里。。。我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对这个仅仅只看了一眼的男人如此信任。或许真的是我太累了,所以,在他扶起我的时候,我就踏踏实实的睡着了,在他的怀里。
  
  醒来的时候,躺在柔软的大床上。阳光透过大大的落地窗,闯进房间来。一切,都是那么安详。是的,他收留了我。我得感谢那个陌生名字的拥有者,因为我和她近乎相同的容貌,而使我在这个诺大的城市里,有了一个容身之地。
  
  床头柜上是他留下的字条:早餐在桌上,记得吃药。杯子里的水温度刚刚好,大口吞掉杯子里的水,暖暖的幸福感,然后,有一盆冰水从头浇到脚。压住字条的是一枚戒子。他的无名指上的那枚,和这枚,应该是一对的。拾起戒子,上面刻着她的名字。抚摸着戒子上的花纹,我的无名指上,那枚摘不掉的戒子,究竟是谁把它戴上的,我终究是想不起。戒子,套在我的无名指上,刚好覆盖住我无名指根处的记忆。不大不小,刚刚好。我苦笑。我和他的她,竟然连戒子的尺寸也这样一致。然,我终究只是她的替代品。
  
  他的房子很大。于是,我唯一用来打发时间的事情就是打扫他的房子。他的应酬很多,所以,我有足够多的时间和空间。我可以在他回家前给他放好洗澡水,给他准备好宵夜,然后给他一个拥抱。每天他都枕在我的腿上入睡,有时,他会呢喃着梦呓,他叫她的名字,有时,他会流下泪来,说,不要离开我,大多时候,他安静的像个孩子。但是,第二天醒来时,我总是不小心躲进了他的怀里。我知道,他是把我当成他的她了。可我不是她,所以,我属于他,更不能爱上他。
  
  大片的空白时间,有时候会让我无所适从。于是,就看好多好多的书,也试着写几个文字,忽然发现,原来我还是颇有一些写作天分的,于是,就游走在各大文学网站,用不同的名字写好多奇怪的故事。我想我是爱上这种文字生活了,我喜欢在故事里把自己描述成美丽的样子,有娇好的容颜,有美好的灵魂。就好像,他一样。俊朗的脸庞,如水的性格。忽然,就好羡慕她,又觉得她好可怜,她拥有了他所有的爱,却依然没能和他在一起。她,真是个可怜的女人。。。只是,我,又何尝不是呢?我,不过是个替代品。一个,永远活在另一个女人影子里的可怜虫。而且,我也知道,我并不是个精神正常的人。我精神有问题,他是知道的,而且,不仅仅他知道,公司上上下下的人都知道。我也知道,当然,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每每我去公司给他送午餐时,远远的,就听见大家的议论声。他们说,我以前不是这样的。那么,谁能告诉我,我以前是什么样子的呢?只是,还未等我走到近处,他们就噤了声。然后,很有礼貌地向我问好。
  
  我的精神时好时坏。清醒的时候,是安安静静的猫,不清醒的时候,就在他身上留下大大小小的疤痕。当然,他并不知道我知道这一切。他很忙,而且,他对我也很好,即便,他对我的好,是因为她。所以,我便安安静静的,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我的身体不很好,时常会生病。每每生病,他都会把所有事情推开,留在我身边照顾我,或者说,照顾她。我想,我是嫉妒她的吧。他对我有多好,我就有多嫉妒她。即便,我是因着她才遇见他。我们之间应该是很有默契的。
  
  宁静的生活,我们从不用过多的言语来交流。可是,对方的一个眼神,一个表情,就足以让我们明了。七年。我们就这样在一起生活了七年。如水一般的,波澜不惊。我就在这样一所房子里,度过了七年。给他洗衣,煮饭,打扫房子。然后,就是看书写字,写字看书。习惯了他对我的好,习惯了他宠溺的眼神,习惯了他搂着我入睡,习惯了清晨他给的吻。。。可是,还是会在梦里哭泣。那是个少年,他说他会来找我的。他的无名指上也有和我一样的刺青。只是,我看不清他的脸,只有一个模糊的轮廓。我奔向他,想要从他知道我究竟是谁,可是,他却笑着,离我越来越远,无论我怎么追也追不上他。。。于是,哭着醒来。被吵醒了的他什么也不说,只是把我抱得更紧一些。
  
  那个少年,到底是谁呢,他可是我生命的知情者??终究,那个少年没有像他所说来找我。或许,他有找过的吧,只是没有找到而已。。。
  
  躺在他的怀里,却夜夜重复追逐着少年的背影。负罪感一点点积聚。他对我那么好,我怎么可以这样。我质询着自己,也惩罚着自己。于是,生病了。医生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然后他们起了争执。但最终,他还是向医生妥协了。医生朝我这边看了一眼,我礼貌性的笑笑。然后,医生拍拍他的肩,走了。医生是他的朋友,他信他。于是,他握住我的手,说,我们,去山东吧。错愕。出差是经常的事,每次出差,他都会给我带回好多东西。但他从不要求我陪他一同前往。他知道,我不喜欢漂泊。他的眼里有无奈,无尽沧凉。我知道,他说出这话,是需要很大勇气的。于是,我点头,好。
  
  回家
  
  第二天,机票就被送来了,我望一眼茶几上的机票,说,我们,坐火车好不好。不是在寻求意见,是不能更改的决定。他愣在那里,透过镜子的反光探寻我眼神的秘密。我的目光坚定,不给他任何的可乘之机。
  
  许久,他转过身来。扳着我的肩,我从他的眼睛里看到面容憔悴的自己。他定也从我的眼睛里看到眉头紧缩的他。终于,一声叹息,他,同意了。火车在田野里奔跑。正是盛夏,窗外的风景很好。我躺在他的怀里,看着他心事重重。心里竟也生出难以言表的烦躁。不是不安,却也说不出是怎样心情。
  
  两个黑夜一个白天,我们在某个小城下了车。完全陌生的城市,完全找不清方向。他牵着我拦下一辆车子,然后对司机说了个名字。我们就行驶在路上了。傍晚的时候,车子在一座小村落停下。干净的街道,整齐的房子,隐隐的,有些不安。果然,才下车,就被一群人包围。这不是贝儿又会是谁呢。村民们纷纷得出这样的结论。于是,在村民的簇拥中,我们别无选择的来到他们口中女子的家里。
  
  贝儿!一个老妇人从屋子里冲出来,后面跟着走出来的是一个中年人,一个少年,还有一个很老的老人。我瑟瑟的躲在他的身后,这样的阵式着实把我吓坏了。
  
  他微笑着看着着我,把我搂进怀里。不怕,他们都是你的家人。家人?不不,我不是你们所说的那个人,我不是你们口中的贝儿,我只是和她长得很像而已。我是槿儿,我是狄拉和莫拉的槿儿,不是你们的贝儿。我有些激动,所以语无论次了。他知道的,他知道我不是贝儿。我抱住他的胳膊央求他,你快告诉他们,我不是他们的贝儿,我是槿儿,我是槿儿啊……
  
  不,贝儿,你是贝儿。你就是我的贝儿。你是我们大家的贝儿。我是真的被吓到了,怎么连他也这样说?我只不过是他拣回来的,和他的她长得很像而已,可我并不是他的她啊。不,我不是。你不能欺骗大家的。他的眉目是疼痛的,我的心也疼痛。
  
  他把手伸在我眼前,缓缓取下那枚戒子。这次,我是真的不能自己了,那枚戒子下面,他的无名指根处,赫赫然的,纹着一枚戒子,一枚永远也取不下的戒子。一枚和我无名指上花纹一样的戒子。轻抚着他指上的刺青,我也摘掉那枚刻有贝儿名字的戒子,和他十指相扣。两枚刺青戒子,吻合的天衣无缝。原来,他就是梦里的少年,原来,我就是他的贝儿。可笑的是,我竟然妒嫉了自己七年。
  
  十年之前
  
  “老婆子,快,搭把手!”老汉刚迈进院子,就冲着屋里喊。老婆婆听到喊声急忙扔下手里的活跑到院子里。只见老汉踉跄着进了院子,背上背了个“血人”。老婆婆赶忙帮老汉把那“血人”扶进了屋。
  
  老婆婆打来热水,给“血人”擦拭了身体,顺带稍稍清理了伤口。是个姑娘,年纪不大,二十岁左右的样子。等一切都打理好了,老婆婆才坐下来问老汉这姑娘的来历。“山坳里发现的,发现时就昏死过去了,我看这娃娃还有口气就背回来了。好像是火车上掉下来的······”“可怜呐,听说好多人都死掉了。”“那么很高的山架摔下来,能活下来真算奇迹了。”听了这话,老婆婆看了看榻上的孩子,“那她······”“这孩子能不能活,也只能看她的造化了。。。”
  
  年轻姑娘的造化应该是极好的吧。受了那么重的伤,竟在躺了七天后就醒过来了。能说能笑,看样子是很清醒的。只是······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啊?家是哪儿的?等你的伤好全了就让你狄拉送你回家。”
  
  “我······我叫,呃······我记不得了······”
  
  是的,那个姑娘就是我。十年前,在那次震惊全世界的火车坠崖事件中,幸存了下来。狄拉和莫拉救了我。我醒过来了,也痊愈了。只是,以前的事情统统不记得了。我,失忆了。。。
  
  于是,狄拉和莫拉收养了我。他们给了我新的名字,给了我新的家,还有,新的记忆。关于狄拉,莫拉,和我的学生们的记忆。。。从此,我是洛槿,是狄拉和莫拉的孙女。
  
  
  
  后记:这是我预见的未来。我未来十年的故事。我知道故事不是真的,因为这故事不过是我想象出来的。或者说,这故事是我编的。因为,我现在一切安好,我没有在火车事故中被摔得血肉模糊,我的无名指上也没有一枚永远都摘不掉的戒子。只是,很多时候,很想让自己失忆倒是真的。忘记一段,或者,所有记忆。。。
  

作者 :宽兮绰兮 时间:2012-07-27 13:33:00
  看完,很好的想象力!或者贝儿这是真实?
作者 :宽兮绰兮 时间:2012-07-27 13:45:00
  很好的逻辑,动人的故事,赞一个!
作者 :樱桃爱爱 时间:2012-07-27 15:06:00
  先欢迎贝儿,在乌托邦玩得开心!
  在好好认真的看帖去
作者 :樱桃爱爱 时间:2012-07-27 15:29:00
  真真假假,恍若隔世
  一对儿永远也摘不掉的刺青戒指,注定分不开。结局真好,她依然还是那个被宠爱的槿儿或贝儿。。
  看到最后,豁然开朗
作者 :樱桃爱爱 时间:2012-07-27 15:50:00
  作者:樱桃爱爱 提交日期:2012-07-27 15:45:51    7#
  
    帖子标题: 『音乐的乌托邦 』 失忆
      帖子地址: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articleId=905ecb7bca1d9a09d8af768c181c5849&groupId=441492&l=l&curPageNo=1
      所属分类:情感两性--永远的爱情
      申请理由:好贴共享! 真真假假,恍然隔世,一切都是天注定。
  
  
  推荐了,好文字!好编辑!好音乐!祈祷管理能看得到。
作者 :爱学习的李老师 时间:2012-07-27 16:20:00
  
  广告删除!花花操作
  
作者 :纸墨上的狐仙 时间:2012-07-27 18:59:00
  一口气看完了
这故事真好
无论是贝儿还是槿儿
你还是你
那个有着一个他深爱着的女人
作者 :归来九九 时间:2012-07-29 13:27:00
  换了一口气看完的
爱的故事......在延伸
作者 :桃花追忆 时间:2012-07-30 18:25:00
  是啊,有的时候想让自己失忆,忘掉一切的一切,这样多好。
作者 :樱桃爱爱 时间:2012-07-30 21:15:00
  失忆的话也不好,会丢失掉很多美好的画面和记忆。
作者 :喝酒的鱼ABC 时间:2012-08-17 13:08:00
  一枚永远都摘不掉的戒子,是心底最美的等候!
  故事很好!
作者 :582237507 时间:2012-08-17 13:30:00
  失忆,好难!
作者 :olong3426 时间:2012-08-30 20:48:00
  谢了!!!辛苦了!!!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