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一房心事

楼主:路鸣一 时间:2015-12-11 15:07:01 点击:272 回复:1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一房心事

 
文/路鸣一


  一

  杨家堡镇位于W市北郊区,育洋河自西向东横穿杨家堡镇,镇子北面河岸上立着一排明清建筑,间或几座石桥横越,架在河的两岸,码头凋败,厚苔于水,梧桐叶落满河道,人烟零落。黑白相驳的墙壁,滴水檐没了身影,部分屋内杂草丛生,屋顶空挂几根朽木,风轻轻送来,多少沧桑淹没其中,幸而还存有些许建筑可以住人。
  尽管当地政府费尽心思,终于让这片仍存留古建筑的村落,得以记载在中国W市七大古村落中,成为它们的之一;然而,于古村落而言并无馈赠,这一名头只获得一块石碑,记载着它们形成村落的渊源,建筑的风格。
  马头墙孤单耸立,迎着风霜,映在河上的身影,被树叶遮盖,只有抬头,才能在天空中寻到它的模样。
  桑佩杨活到现在,算来已有六十七个年头,子女都长了出息,不是在上海便是在北京工作,而他有一半的岁月,和这马头墙一样,老伴去世已是三十年前的旧事。
  “桑老伯,这几年来,多谢您的照顾!”一名粗黑的男子说道。
  桑佩杨叹一口气,说道:“你这一走啊,我这屋子更显冷清了。”
  男子道:“其实,我挺喜欢这里的,只是我的根不在这里。桑老伯,您应该考虑到您子女那里去住住,平时有个什么事,也好照应,你说是不是?”
  桑佩杨不言语,眼神空荡荡。
  男子道:“咳,瞧我说的。是这,家里给瞧了一个姑娘,叫我回去看看。这是房间钥匙,给你。”
  桑佩杨回过神来,说道:“什么?”
  男子说:“我要回去成家了。”
  “成家?”桑佩杨喃喃道。
  “是啊,几年来在这边打工,说挣钱也不见得比村里人挣得多,这边消费高,每个月吃穿用度算下来,挣的钱去了大半。唉……总不能到老都打工吧。总算家里还有几亩地,回家也不至于饿死!何况现在有人相伴,心里踏实活着才有意义,钱挣得再多,也有花完的时候,但是家人却不一样。给你,钥匙!”男子说着将手中的钥匙塞到桑佩杨手中,说道:“那我走了,再见。”背起帆布制成的背包,双手各提一个塞得鼓鼓的编织袋,沿着河岸向镇中心走去。
  桑佩杨望着渐渐远去的租客背影,看到地下的嵌着青苔的青石板,旁边荒凉的河道,心里顿感十分陌生,他转过头,眼前三进的老屋,仿佛有一个少妇正在天井淘米,看到他回来,冲着他微微一笑。
  阳光打在他身上,衬着满地落叶,更显形单影只。
  这些年来,他一直住在这里,尽管子女叫他搬到他们城市里,住高档别墅区,享受老来的福气。然而,他都一一回绝,在他看来,就算住在皇宫里,也不如这间老屋来得舒心,只是偌大的老屋一个人住未免空荡,缺了人气,于是他便贴了招租的广告,有了三两个租客,闲时也有聊天的伴,自也不显得孤单寂寞。
  但是,如今又只剩他一人。
  这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桑佩杨掏出手机,摁了接听电话的绿键,一个女性的声音便传出来:“爸,小江是不是今天走了?”
  桑佩杨道:“是啊,他回去成家。”
  “那……那你今晚岂不是一个人?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们!”
  桑佩杨道:“我一个人惯了。”
  “爸,你到我这边来吧,我已经给你买好机票。”
  桑佩杨道:“瞎操心!我要想去你那儿,还用得着你替我省那点机票钱?傻姑娘,我很好着呢!”
  “可是……”
  桑佩杨打断女儿的话,说道:“好了,我这里很忙,挂了。”
  “老伯,请问您是住这里的么?”桑佩杨背后响起一个声音 。
  
  

楼主路鸣一 时间:2015-12-11 15:18:02
  

  
一房心事

 
文/路鸣一


  二

  昊南坐在T台下方,整个房间的灯光都投射到T台上,上面一个个姣好身材的美女,只穿着内衣裤来回走在T台上,不断从后台走出变换各种样式内衣的美女。
  “小南,这次的设计很适合在秋季展销,不论造型,颜色的搭配,还是产品的舒适和通透性,都是其他同行比不上的,特别是你选用枫叶的造型,既显文艺内秀,朴素又不失诱惑,实在难得。”旁边一位肌肤雪白,颜貌娇艳的女人观看台上的走秀,笑容可掬地说道。
  昊南点点头,说道:“肖总,您过誉了。”
  肖总回头望了他一眼,说道:“听说你最近常常失眠?工作虽然重要,但是健康的身体更重要。”
  恰好昊南这时伸出右手捂在嘴上打哈欠,他抱歉地说道:“谢谢肖总,我会注意的。”
  肖总微笑,说道:“这次的产品设计不错,内测反应效果极好,相信大量投入市场会取得很好的效应,这段期间幸苦你了,回去休息一段时间吧。”
  昊南说道:“谢谢肖总,其实……”手机忽然响起。
  肖总道:“去吧。”
  昊南躬身抱歉,转身走出房间,来到走廊,接听手机,说道:“有事?”
  电话里响起一个甜甜的女声,说道:“难道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吗?”
  昊南脸色有些厌烦地说道:“我还有工作。挂了。”
  “喂!喂!先别挂,我有事找你。”电话里,女声急切地说道。
  “什么事?”昊南道。
  “电话里说不清,你现在方便吗?”女声说道。
  昊南说道:“你在哪?我去找你。”
  他刚说完,便听到身后一个声音道:“不用啦!”
  昊南转过身,眼前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脸上架着一副黑边方形眼镜,嘴角微闭,一对酒窝便显出来。
  女人笑道:“惊讶吧?”
  昊南道:“你搞什么鬼?”
  女人走过去,挽住昊南左臂,说道:“走吧,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昊南道:“这次回来,准备待多久?”
  女人道:“你不希望我回来?”
  昊南道:“你每次回来,一两天便走,最长还是前年的那一个星期。算来我们从认识到现在也有七年了,可在一起的时间连半年都不到。”
  女人笑道:“所以,我特地从新疆赶回来。怎么样?感动吧?”
  眼前这女人叫曾可依,是昊南相恋七年的女友,是某旅游杂志特约撰稿人,喜欢到处旅游,特别钟情于红茶,为此还曾到过武夷山地区学习栽种小种红茶和红茶的炒制。昊南比她大四岁,他们是在大学时认识的,那时候曾可依还只是刚入学的大一新生,而昊南则是临近毕业大四学长。
  

作者 :去笑飞花2015 时间:2015-12-11 16:01:57
  笔耕不缀。感叹鸣一的勤奋!沙发慢读~
  • 路鸣一

    举报  2015-12-12 15:50:56  评论

    @去笑飞花2015 让飞花见笑了,其实不是很擅长写,当做习作练习罢。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一缕紫岚 时间:2015-12-11 16:45:41
  鸣一的字,不刻意,不矫情,站在那里,独成风景,欣赏
  • 路鸣一

    举报  2015-12-12 15:49:40  评论

    @一缕紫岚 偶尔冒出的一段情节,所以就将它拉出来填充填充。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月焰似火 时间:2015-12-11 21:35:32
  看样子又是一个连载哦……眼前一个二十七岁的女子应该是二十几岁的女子吧?按照逻辑,不可能一眼就能看出一个女子的准确年龄吧?要是具体想交代清楚女子的年龄,小说细节这样安排,感觉有些突兀和生硬了……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思思云儿A 时间:2015-12-11 23:56:11
  加油,路鸣一。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路鸣一 时间:2015-12-12 15:47:44
  

  
一房心事

 
文/路鸣一


  三

  “可依?什么时候回来的?”黑六儿手上调制茶水,惊讶地看着和昊南走进来的曾可依。
  “刚下飞机。”曾可依说道:“对了,我特地从新疆给你带了一罐红茶,你试试。有一股花香的味道。”
  黑六儿笑着冲昊南眨眨眼,说道:“哟,下飞机就往这边赶啦!是么?我试试看。”接过曾可依递来的红茶,又道:“你上次给我的乌茶已经卖完了,什么时候再给我捎一些?”
  黑六儿本名叫陈元生,是昊南小学同学,因为人长得比较黑,认识的人都叫他“黑溜儿”,又因为他在家中排行第六,所以大家都管他叫黑六儿,至于他的本名,大家从不去叫。这几年他和昊南合伙在梧桐巷开了一家以红茶为主题的休闲吧,附配一些甜点和书籍等,极受现代年轻人的欢迎,常常在中午和周末集聚许多客人。
  “这么好卖?”曾可依问道。
  “可不,喝过的人都说这茶叶虽然浓腥,但却是最接近叶香的本源,可惜市面上没有售卖的。”黑六儿将调制好的红茶端给客人,然后坐在昊南与曾可依对面。
  “哈哈哈……”曾可依一边捶打昊南的肩膀,一边乐不可支。
  黑六儿道:“说正经呢!”
  曾可依止住笑,抬眼去看黑六儿,又忍不住扑哧笑出来。
  黑六儿好一阵莫名其妙,摸摸自己的脸,问昊南:“我脸上粘了东西?”
  昊南摇摇头,说:“那种茶叶只是初制品,她只是拿来练练手的。”
  “啊?那你为什么不早说!我还跟别人吹嘘说是武夷山有名的另一种红茶呢!”黑六儿对昊南的知而不告很是忿忿,但是转念一想:反正客人喜欢,我这也是急他人所需。对曾可依说道:“我不懂初制不初制的,反正你得帮我弄来。”
  曾可依笑道:“黑六儿要的东西,不论寻到天边,也得给弄回来。”
  黑六儿站起来,说道:“就你嘴甜。我给你们弄杯红茶。”
  “黑六儿,用我刚给你的那罐。”曾可依说道。
  昊南取过摆在一旁的摄影书籍,随意翻看,说道:“说吧。”
  曾可依从包里取出一个黑木制成的盒子,递到昊南面前,说道:“送给你。”
  “什么?”昊南问道。
  曾可依道:“你自己打开看看。”
  昊南道:“神神秘秘的。”打开黑木盒,看到一块有着五彩的石头,伴着一股淡淡的香味,说道:“这是?”
  曾可依笑道:“我在去魔鬼城的路上无意间捡到的,你看石头上的纹路,像不像雅丹地貌?”
  昊南盯着五彩石头看了半天,说道:“嗯,真的很像。”
  曾可依道:“我问过当地许多人,他们都不清楚这是什么,后来遇到一位比较了解原石的专家,他说这是女娲彩石。”
  昊南道:“女娲彩石?”
  “什么彩石?昊南,给我看看。”黑六儿放下茶杯,从昊南手中抢过来,又是对着阳光,又是放到阴暗处瞧了半天,忽然说道:“这东西闻着挺香的,能吃吗?”说着便要张口去咬,曾可依赶忙从他手中将彩石夺了回来。
  “我也想过了,这次回来就找一份稳当的工作。可是,你不能再做现在这份工作,你整天对着那些……那些……看,我……我心里总是不舒服。”等黑六儿离开后,曾可依双手捧着红茶杯,对昊南说道。
  “那只是一份工作,我当她们只是载体,摆设而已。”昊南说道。
  “你是这样想,可……可别人不这么想。你可以找一份其他的工作,比如摄影或者策划,要不然画画也行。只要你答应我,咱们现在就去领证。”曾可依说道。
  “说到底,你还是不信任我。”昊南冷笑道。
  

作者 :农夫山泉有点甜88 时间:2015-12-14 14:35:19
  种种迹象为心事埋下伏笔,鸣一辛苦了,谢谢分享
作者 :_忘记_ 时间:2015-12-23 11:29:17
  差点把题目看成 一心房事 了。哈哈哈。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