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文学]送花-楼会

楼主:58居士 时间:2013-05-08 23:35:22 点击:841 回复:1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送花-楼会


文/58居士




  家里忽然多了一枝花。
  
  一支蓝色妖姬斜插在桌上的玻璃瓶里,那玻璃瓶原是盛放蜂蜜的,蜂蜜被吃完,没舍得扔。
  
  “哪来的花?”我提着一篮菜进门。
  
  “买的,送你。”相公将自来水灌入瓶中。
  
  我从来没有收到过花,一次都没有。记忆中,我倒是给人送过花,这人不是别人,是我家相公。
  
  那是在学校的一次演出中,一个戏曲折子戏——《送花楼会》,我反串风流倜傥的才子文必正,我家相公饰演娇柔美丽的千金小姐霍金定,当然,那时他还不是我家相公。
  
  在戏里,我“兴冲冲奉命把花送,哪顾得酷暑炎热日当中”,还得“避过了门房看守人”,才“进得府来乐无穷”。
  
  我足蹬厚底戏靴,一手捧着一只盛满了鲜花的花篮,另一手甩着水袖,风摆杨柳地走着上楼的步子,来到水晶帘前,做了一个抹汗的动作,偷偷往里一窥,啊呀,正好看见我家“小姐”正娇滴滴地端坐闺中。
  
  说实话,我早就注意到这位“小姐”,心中暗生爱慕之情。他是大我两届的学长,既是学院文学社的社长,又是学院戏曲社的社长,身兼两职。在我心目中,他才华横溢,对我而言是属于高山仰止的人物。我看过他发表在校刊上的所有文章,也几乎有演必看他在学校舞台上的靓丽身姿。他工青衣,尤擅长京剧的梅派,那一招一式深深地打动了我,让我这个以前看不懂京剧的外行也迷上了国粹。
  
  我在台下当着他的忠实粉丝,热烈地为他鼓掌,甚至为他摇旗呐喊,而每回他的眼神从来没有看过我,他的生活离我是那么的遥远,远得我只能仰视,高不可攀。
  
  我曾在校图书馆里碰到过他,可当时的我,文静腼腆,经过他的身边,轻得像一只小老鼠,悄没生息地哧溜而过,不敢弄出一点响声惊动他。我总算体会到张爱玲当时的心情,为什么她说遇见了胡兰成,就变得很低很低,低到了尘埃里。
  
  我费尽心思地想参加学院的文学社,将一篇自鸣得意的作品交到文学社,等他邀请我加入。可是,我等啊等,却似泥牛入海,再无消息。
  
  不甘心啊不甘心!
  
  学院的文学社坐落在校园的西部,那是一处古色古香的院落,清末建筑,粉墙黛瓦,院子里种着两棵芭蕉,还有一棵银丝海棠正恣肆地开着花,我顺着花格子窗向里望去,奇怪,里面竟没有一个人在。
  
  正踌躇间,身后传来了说话声,我回头一看,呀,是他!
  
  这个让我魂牵梦萦的男人并没有注意我,他的身旁走着另一个男生,两人正说着什么,倒是那个男生注视着我,眼里似乎有询问的目光。
  
  此刻,我的心思全在他身上,一袭高领的白色毛衣,一头乌黑的头发,长身玉立,可我并不敢直视他,头微微地低着,目光也低了下去。
  
  “找谁?”他身边的男生问我。
  
  一时间,我莫名地慌乱起来,手足无措,结结巴巴,只觉得他俩相视而笑,一前一后地跨入院落,丢给我一束清冷的晨光。
  
  我不否认,学理科的我没有什么文学细胞。其实,我加入文学社的理想并不远大,只不过想心甘情愿地被他领导,增值空间就是想成为一名业余的写手,码码字玩。
  
  为此,我消沉了很久。
  
  当铿锵锣鼓敲响的时候,鬼使神差地我再次被吸引。我从床上一跃而起,直奔学校的小剧场,一阵悠扬的笛声被清风款款送来,接着入耳的就是字正腔圆的一句:“原来姹紫嫣红开遍……”
  
  呀,原来他还会昆曲,听着这来自故乡的声音,我一时心潮澎湃。
  
  好巧,当我一脚踏进剧场时,还没来得及找座,正好观见杜丽娘一个亮相,惊鸿一瞥的一个身姿。那是曾经在电影《游园惊梦》中看到的,梅兰芳出场,一个亮相,那素朴的服饰竟难掩天人之姿,就是华贵的牡丹也难比其容,怪不得有一句唱:那牡丹虽好,他春归怎占的先?
  
  梅兰芳在花园门口出现时,神态似乎有些慵懒,像贵妃春困初醒,双眼迷蒙,待踏上石阶,放眼一观,见满园春色,陡然眼神明亮,春波横翠,一副女儿娇态尽显眉梢。但六十七岁的梅先生在演这一段时,身步迤逦,满身的贵气,乃是一派大青衣的风范。
  
  我不觉在心里暗暗赞叹,他这眼神身段如何得了梅先生的精髓。略一走神,不料,他手腕翻转,水袖轻舒,手中的扇儿被舞得如蝴蝶般上下蹁跹,这竟是张继青的做派,将一个一十六岁的怀春少女展现得无尽地妩媚。
  
  更让人没有想到的是,梅先生的唱腔略显京口,可他似得了张继青的真传,唱腔异常婉转,真就像那“生生燕语明如剪,呖呖莺声溜的圆”,而且是一丝不扣的苏白,尤其是那句“良辰美景奈何天”中的“景”字,承上启下,袅袅婷婷,犹似落入西湖的江南春雨,荡出层层烟波,竟惹得那听的人心里生出春潮无限……
  
  此时舞台上的他和我在图书馆里见到的他,完全判若两人,一个如花美眷般的娇媚,一个却英气逼人的俊朗,我无法将他的这两个形象在脑海里互相重叠起来,也不明白,在他身上,何以有如此的犹如魔术般的变化,而这截然相反的两种气质竟是如此的吸引我,让我生出无限的想象和想依恋的情感。
  
  不知不觉中,台下热烈的掌声惊醒了我,一折《游园》演得精彩极了。本来接下来要演《惊梦》,可事后才知道,配戏的柳梦梅是一名专业演员,不知何故临时退场,而学院里没人能够配这出戏。
  
  失望之余,我却又喜得心花怒放,哈哈,天助我也!
  
  “官人啊,你好比是天上月,为妻就是月边星。”我会唱越剧,也票过戏,而且票的就是小生。人说,昆曲是中国的百剧之祖,为了表演身段,我曾经跟一位专业的昆曲老师学过,当时学的就是《牡丹亭》的《惊梦》一折。我在心中暗暗发誓,如果他是梅兰芳,那我就要成为他的孟冬皇。
  
  就这样,我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大大方方肆无忌惮地在戏里和他对视,而他却和我当初对调了个儿,不敢在戏里直不愣瞪地逼视我,目光微微地低我半寸。当我轻扶“她”的杨柳小腰时,“她”的脸竟微微地红了,哈哈,这一刻,对于我而言,真是爽极了!
  
  我承认,我很好色。作为一个女人,我好色应该觉得恬不知耻,而如果我是一个男人,那么我好色就是正大光明。因为人们普遍认为,不好女色的男人不是身体有毛病就是心理有毛病。可是,我不信这个茬,我认为,不好男色的女人同样不是身体有毛病就是心理有毛病。无论男人和女人,秀色均可餐,好色并不仅仅只是男性的权利,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么大自然中的那些孔雀开屏是开给谁看的?不就是男孔雀开给女孔雀看的么?
  
  我将全部的热情投入到《送花楼会》当中,忘却了这是戏,向他深情地表白我的心曲:
  
  “小姐呀,问心庵中初见面,曾蒙你多情遗留珍珠凤,从此是,千丝万缕将人系,恨侯门似海难相逢,痴情一片难自制,卖身投靠进府中。”
  
  我不知道他可否领会了这段戏词所表达的真正含意,我甚至想将那句“曾蒙你多情遗留珍珠凤”去掉,因为,他不曾遗留珍珠凤给我,但就算如此,我还是愿意卖身投靠进他的蜗居。
  
  如果说这就是爱情的浪漫,我相信,此刻的我和他已经将这场戏的浪漫推向了高潮,我们都沉醉在这曲浪漫中,沉醉不知归路。从此,我关闭了其他爱的大门,本该是一朵鲜花的我,终于成了他的专职护花使者。
  
  在我的精心呵护下,十年以后,我的“千金小姐”成了“千斤小姐”,而我们俩却再也没有了登台合作的机会。
  
  此刻,那花瓣上有几颗晶莹的水珠。
  
  我忽然狠狠地给了他一巴掌,“有病啊?这花好贵的,好好的想起来买花做什么?我刚才想买一条鲑鱼,三十五块一斤都没舍得,买了一条鲈鱼还跟人讨价还价半天,早知道还不如送我一条鲑鱼呢。”
  
  见我真动了气,相公呵呵笑起来,“你看看,开个玩笑都当真,骗你的,我们单位的那条路上新开一家花店,很气派的一家,人家不要钱送的。”
  
  “真的?”
  
  “是的是的。鲈鱼呢?”
  
  我从编织篮里拎出鲈鱼,他一手接了过去,说:“娘子辛苦,今天我来做饭。”又对着一旁喊饿的小妞说:“先做作业,一会儿饭做好了,爸爸叫你。”
  
  “围裙呢?”
  
  我将本来准备围在自己身上的围裙围到他的腰间,这才发觉围裙上的带子变短了,“嗨,该减减肥了。”我拍着他厚实的背,一起进了厨房……
  
  
  
  
  

作者 :曲无声_33 时间:2013-05-09 07:52:00
  沙个发.对戏曲蛮有兴趣,特别是越剧,是小时候我耳中的“流行歌曲”,只是说到唱腔,我只能熄火了 :)
作者 :小左耳 时间:2013-05-09 08:16:00
  居士和相公真是多才多艺的一对啊。
作者 :1277319 时间:2013-05-09 08:39:00
  追到手就不和人家配戏了
作者 :踏雪焚梅 时间:2013-05-09 09:02:00
  哈哈 现在好奇那个千金小姐了
作者 :阿克苏的蓝眼睛 时间:2013-05-09 09:23:00
  无论男人和女人,秀色均可餐,好色并不仅仅只是男性的权利,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么大自然中的那些孔雀开屏是开给谁看的?不就是男孔雀开给女孔雀看的么?
  -----------------
  很喜欢这句啊,太实在了,鼓掌
作者 :418061622 时间:2013-05-09 10:34:00
  
  用淡定的文风写小清新,小温馨,有点诧异。
  蛮和美的生活风。
作者 :曲无声_33 时间:2013-05-09 13:37:00
  
  一口气读完,感觉情真意切,很多情境仿佛历历在目,到底是自己的婚恋史(可不要说:我其实是编的)。
  
  “作为一个女人,我好色应该觉得恬不知耻”这句我不太同意,因为多数人其实认为 为爱(色)嫁人是真爱,为钱才是俗不可耐,所以好色(如果好色的对象还清贫)那基本上可算真爱,又何来的恬不知耻之说。我的观点却是与这“多数人”有所不同,因这事儿,我还和我同事争论过。我的观点是为钱(当然对象是普通的,甚至是丑的)而爱其实也没什么可指责的,这符合婚姻的要求。何况相貌乃天成,而这财,只要取之有道,是用才或能换来的,其实值得肯定。为什么有才的反到比有色的得不到真爱?只怪人类的原始本能在作祟。这本能是自然的事儿,可有些文人喜欢大书特书,美容界、演艺界的人也以此为生计,大宣特宣,直至把人心底的那种美给掩没。
  
  当然我这么说,基本是因为自己很路人(以前喜欢称自己太丑,后来好友指出:某,我们也不是太丑,就是普通点。的确,在之后我觉得还是称普通要实在点)所以才有这么深的体验,一度也爱色不己,为无色而白白生出诸多的百结愁肠。不过到后来,随着阅历和人生体悟的加深,对色的追求基本淡化。
楼主58居士 时间:2013-05-09 15:17:00
  不好意思,还真就是小说,以第一人称来写滴。俺家相公左嗓,连个流行歌曲都找不着调,就更别说票戏了:)
作者 :曲无声_33 时间:2013-05-09 15:39:00
  上当的表情……
作者 :踏雪焚梅 时间:2013-05-09 16:58:00
  这个假居士伤害了一片纯真的心灵啊 同上当。
作者 :麻将推到胡 时间:2013-05-09 17:12:00
  意淫的梦中故事?
作者 :夏应时 时间:2013-05-09 22:10:00
  其他不知,好色那段绝对是居士的真实写照。俺要爆料。当年居士的一双桃花眼可是把大姑娘们都电得神魂颠倒,欲罢不能呢。
楼主58居士 时间:2013-05-10 11:51:00
  为了抚慰无声、踏雪、麻将纯真的心灵,俺说实话,票过戏是真的,喜欢看帅哥是真的,做梦也是真的。可惜,一觉醒来,做的啥梦不记得了,不然写下来,肯定很精彩:)
  
  也就无声的话继续探讨,我觉得所谓“色”和魅力还不完全是一码事,这当然也包括“才”和“财”,能力和魅力也不完全是一码事,但绝对是非常重要的因素,作为择偶、夫妻相处,考虑的肯定是多方面条件,最后综合性评分最高的,对自己最合适的就是。但对于作品而言,作者多半是一种价值观和审美的表达,肯定会与真实有距离,这个距离是必须的,至于远近,只能靠读者去感受了,作品只是提供了一座桥梁,提供给作者与读者之间的心灵交流。再说一个题外话,今早开政务信息会议,谈到了统一思想,但就文艺作品而言,我是不赞同统一思想的,我认为应该表达每一个作者内心最真实、最独特的声音。前几天看了一篇弗里德里希.哈耶克的《自由企业的精神和道德因素》很有感慨,但在大多数时候,我们其实是必须统一思想而没有什么自由可言。
作者 :秋刀刀syusei 时间:2013-05-13 10:53:00
  “她”的脸竟微微地红了,哈哈,这一刻,对于我而言,真是爽极了!
  
  ----- 婉约的女流氓 哈哈哈
  
作者 :一圈圈涟漪 时间:2013-05-21 11:53:00
  居士的致青春~~~~
作者 :王永海 时间:2013-06-01 13:47:00
  青春如此美丽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