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姐妹(西西篇)

楼主:西西里柠檬 时间:2014-08-21 18:38:11 点击:304 回复:5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清溪说,要写同题小说。说实话,写小说真不是我的长项,连项也不是。但是既然清溪热血贲张,我就硬着头皮上吧,最感动的是北国也要加入,呵呵,一部三姐妹就这样开场了。

  清溪这快手,我是赤了脚也赶不上啊~~~~~~
  边想边写,主贴没字数要求吧?

  本来想改《闺蜜》的,还没等我注意改定,之前的《姐妹》清溪已落笔,那好,就姐妹吧,
楼主西西里柠檬 时间:2014-08-21 18:55:00
  今天是发薪日,林琳数着这个月到手的工资1900元,有点犯难。这个数字比平常月份整整少了1000元,如果按照以往给老家父母汇800元,给上大学的妹妹林珍汇1000元,那么余下的连房租都付不起了。但是下了班,林琳还是径直上了去向农行方向的公交车。她知道,妹妹林珍要等着她的钱买书、买饭票……
楼主西西里柠檬 时间:2014-08-21 19:03:00
  最近的一家农行离林琳的公司要转两趟路车,所以选择农行,也是为了省下手续费。一路上,怕小偷盯上,林琳始终前挎着她的双肩包,像护住一个孩子一样护着包。可能是最近实在太累的原因,在公交车的颠簸中,林琳有点昏昏欲睡。
楼主西西里柠檬 时间:2014-08-21 19:36:00
  “林琳,是林琳吗?”
  林琳依稀听到有人叫她,寻找声音找去,林琳吃力一惊。“杨老师啊,你怎么在这里?”
  杨老师是林琳初中时候的班主任。没想到离开学校有5、6年,来深圳打工也有三年多了,竟然在这里遇到杨老师。杨老师说:“我来深圳看个亲戚,没想到早这里遇见你。我一直想问问你,当年你怎么考取了县高中却放弃而出来打工呢?”林琳笑笑,正要解释当年的不辞而别,突然听到公交车报站的声音,林琳猛然醒来,起身逃下车。
作者 :玉谷清溪 时间:2014-08-21 19:50:00
  先睹为快,哈哈,西西果然是我好姐姐,我这写的深圳没去成,你那帮我如愿了,好玩好玩。加油!
作者 :闲散山人LT 时间:2014-08-21 20:28:00
  寻踪问迹,原是在此。。。
楼主西西里柠檬 时间:2014-08-21 20:37:00
  应该是逃得急了点,林琳在慢车道上横穿的速度有点快,冷不丁让右手边直行中的一辆电动车车主反映不过来,猛按刹车还是与林琳撞在了一起。电动车应声倒下,车主被压在了车身下,林琳虽然也没站住跌倒在地,但是当时感觉好像没有大碍。电动车车主是个中年女人,躺在地上看样子疼得十分厉害。路边行人有见到这一幕的,有人怪电动车到公交车站没减速,有责任,有人则说车上下来的女孩子没看清路况走得太急。只有一个小伙子,走到电动车旁边帮扶起电动车,问了中年妇女能不能站起来。中年妇女此时已经坐在马路上,两只手抱住膝盖,喊着“哎呀哎呀”的痛。

  林琳站起,走了两步,感觉左脚脚踝有点疼,但还是熬得住。面对坐在地上了可以叫阿姨的女人,林琳一时不知如何如何是好。中年妇女看见她走近身边,马上拉长了脸:“你下车不会先看看后面有没有车啊?你不这么快,我怎么会撞倒?”正要扶中年妇女的小伙子开口了,说道:“阿姨,如果你也慢点,事故就不会发生了。大家都摔了,你还是看看脚能不能动,没事的话,就算了,如果感觉不行,不如先去医院检查下。”

  女人看着一边吓坏了的林琳,心有点软了,伸了伸脚,发现能动,没伤到骨头,但是皮外伤还是很明显的。就抬手示意让小伙子拉一把。站起来的女人走了两步,有点颠法颠法,准备去推电动车的时候,发现车子前罩壳严重“挫伤”。于是转过身对林琳说:“可不能就这样算来,怎么说你也赔我钱。我也不多要,800元。”林琳下意识地抱紧了一下包说:“能不能少点,我没这么多钱。”

  “那你身上有多少?”“300。”
  “300,不行,你以为我要饭啊,把我撞成这样。你把钱包拿出来给我看。”

  林琳没办法,最后拿出钱包,给了对方800元。
作者 :北国之春1102 时间:2014-08-21 21:12:00
  晕,今儿个我算是长见识了,这比曹植同学的七步成诗还厉害。我说“狗尾续貂”的意思是给柠檬回帖。我哪会写小说啊?一无阅读,二无阅历,只会写点流水账。所以,我还是专心给柠檬回帖比较合适。

  俺投降了哈。@西西里柠檬
  • 西西里柠檬

    举报  2014-08-21 21:17:28  评论

    开工没有回头箭,不兴这样啊。。。。。我也是被赶鸭子上架的。。。。。5555555
  • 北国之春1102

    举报  2014-08-21 22:52:42  评论

    一定要写成小说吗?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北国之春1102 时间:2014-08-21 21:12:00
  晕,今儿个我算是长见识了,这比曹植同学的七步成诗还厉害。我说“狗尾续貂”的意思是给柠檬回帖。我哪会写小说啊?一无阅读,二无阅历,只会写点流水账。所以,我还是专心给柠檬回帖比较合适。

  俺投降了哈。@西西里柠檬
作者 :418061622 时间:2014-08-21 22:38:00
  林琳懊恼往背包里放回钱包,抬头看到对面巨幅广告牌上播放着人群大口吃喝的欢快样子,长叹一口气,感觉有些饿。

  想起中午才吃了一包方便面,肚子竟然咕咕的狂响,四处一张望,百米开外的街角有家包子店,外卖的蒸笼正冒着热气。

  林琳来了精神,咽了一口口水,抬腿就往前走,只是受伤的腿让她像鸭子一样有些蹒跚。

  眼见的穿过马路就能到得包子店,右脚下一不留神,咯吱,高跟鞋跟卡进了下水道格栅里,林琳轻轻扯了两下,鞋跟卡的很牢,竟然纹丝不动。

  林琳又气又急,发狠的一收脚,“咔哧”,鞋子收回来了,扯下的鞋跟掉进了下水道。
  这是上个月才买的鞋子,花了200多。
  林琳心疼的赶紧弯腰察看下水道的集水坑,只看到一汪黑漆漆的臭水,还倒映了人影和灰霾的天空。

  林琳抬头望了望天空,突然悲从中来,一屁股坐到马路牙子上抹起了眼泪。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西西里柠檬 时间:2014-08-22 06:57:00
  林娟在学校的自动取款机上,看到卡上的余额数字,心里咯噔了一下,“怎么姐姐这个月少寄了200元?”她记得昨天晚上跟姐姐Q聊的时候,曾经告诉姐姐,下周六周日要跟舍友一起去月亮岛驴行,前几天在网上买的一双旅游鞋,钱还欠着呢……自己虽然没有直接开口让姐姐这个月多给点生活费,但是怎么也不至于反而少给200了。

  林娟从卡上出取出这个月的800元生活费,拨通了姐姐深圳的电话,等了半天手机没有人接。林娟回了宿舍。打开电脑,登上QQ,也不管林琳的头像是亮是灰,留下了一行字:

  “怎么才800啊?”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西西里柠檬 时间:2014-08-22 07:18:00
  宿舍熄灯后,林娟再次拨了姐姐的电话,这时候传来对方手机已关机的语音提示。

  林娟睡下。一夜无梦。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玉谷清溪 时间:2014-08-22 08:23:00
  哈哈,西西,你赶早么?昨晚没失眠吧。
作者 :玉谷清溪 时间:2014-08-22 09:44:00
  这个妹妹有点让人无语,不知道姐姐的艰辛啊!细细读完,加油啊西西!
作者 :麻将推到胡 时间:2014-08-22 13:22:00
  @西西里柠檬 有点意思,赞。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言浅浅 时间:2014-08-22 15:14:00
  认识这么多年了,还真没见过西西写小说,加油写完啊,^_^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西西里柠檬 时间:2014-08-22 16:25:00
  @言浅浅 15楼 2014-08-22 15:14:00
  认识这么多年了,还真没见过西西写小说,加油写完啊,^_^
  —————————————————
  80年代跟老魏一样写过小小说,上过无锡报,但实在觉得不是自己之长,所以就不献丑了
  
  • 北国之春1102

    举报  2014-08-22 16:39:10  评论

    那柠檬还真是资深女文青了。另,“姐妹”我不写了,我还是专心给柠檬回帖比较好。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玉谷清溪 时间:2014-08-22 16:28:00
  西西,你慢慢写,不急不急,没准还上微论精华啥滴,我是美美地当回绿叶,正得瑟呢,哈哈,周末愉快!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西西里柠檬 时间:2014-08-22 19:31:00
  话说林琳好不容易把“撞车”的事情了了,转身准备去银行汇款。走路的时候左脚有点一瘸一拐,但林琳还是忍着疼,使得原来只要5分钟就能走到的银行,足足走了走了十分钟。在林琳心里,疼痛已经显得其次,本来就因为上个月休了一周的病假,加上半个月没有加班,工资直降到1900元。此刻自己摔了一跤还不算,白白有牺牲800大洋,这简直比抽林琳的血还要肉疼。现在只剩下1100,连汇款都不够啊。思来想去,林琳狠狠心给妹妹林珍汇了800元,剩下300元,汇到了乡下父亲的账上。


  林琳知道,妹妹一定会问,这个月的生活费怎么不增反降,因为前一夜,林珍还在QQ上跟姐姐说,下个周末,她们几个室友要结伴去月亮岛露营,前几天问同学借了钱买的运动鞋,这钱还等着自己领了工资汇去后归还呢。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偏偏就这关头自己病了一周,而且祸不单行。回头夜里上了QQ再跟妹妹解释下,看看有没有其他办法可想。

  也许是想得出神,出银行门的时候,一脚踩空,原本摔崴了的左脚,这下好,林琳听到骨裂的声音,坐在地上,痛得一时回不上气。

  银行保安发现后,第一时间赶到了林琳身边,两人一对视,都吃力一惊。这个保安不是刚才在公交车站扶电动车的小伙子吗?小青年看到林琳,脱口而出:“怎么又是你!”

  林琳哭笑不得。一时不知说啥是好,于是拉住了青年伸出来的手,艰难地站起身。但是,这一次,她发现她的左脚再也着不了地——一点地就钻心的痛。

  小伙子姓陈,叫陈鸣华。小陈将林琳扶进银行大厅坐下。因为林琳摔在银行的门口,营业部沈主任到了现场,问清原由后,打了120。看到林琳为难的样子,小陈向沈主任请了假,自告奋勇陪林琳去了医院。

  到了医院,经过怕片诊断,医生说要动手术打钢钉。林琳虽然上了医保,但是住院、手术发生的自负部分需要马上交款,林琳问医生不打钢钉不动手术行不行。医生认为,保守治疗不是不可以,但是恢复情况肯定不如手术,且时间长。正在林琳犹豫的时候,陈鸣华劝林琳,还是先手术吧,钱自己可以先帮林琳垫上,以后还就可以。

  林琳推进手术室的时候,离银行出来已经是三个小时之后了。也正是这个时候。林珍给姐姐打电话,却无人接听……
楼主西西里柠檬 时间:2014-08-23 09:43:00
  林珍醒来,看看手机,看看QQ,既没有林琳的回信也没有林琳的未接来电,开始感到有些奇怪。

  林珍比林琳小四岁。由于父母生自己时已经高龄,所以虽然家境一般偏贫,但是用现在流行的说法,也属于“富养”过来的女儿,至少以她们家的条件而言是这样。而其姐姐林琳倒是另一番光景。在林珍的记忆里,自己不仅受父母宠,姐姐林琳也一直对自己有求必应。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从来只有姐姐和父母一起做,而自己从来不需要动手。家里有好吃的好穿的,都是林珍的特供。要说学习成绩,其实姐姐林琳一直是班里的班长,当年考上了县里最好的高中,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姐姐告别父母和自己,说是要去深圳打工,早点独立,供妹妹上学。林珍那时候小学还未毕业,所以客观上并不能了解出去打工有多辛苦,反而感觉姐姐林琳去大城市了,一定很风光,所以,对于姐姐寄钱回家这件事,已经成为最家常便饭的了。这样一晃就过去了6年,这6年间,从来没有姐姐不接电话或者说好汇的钱少汇的情况。林珍一时心里一时有点凶多吉少的预感。于是赶紧再拨电话,还是“对方已关机”的语言告示。

  这时候,林珍想起了父母,要不要向家里打听打听的。

  这真是一个不懂事的女孩子啊!你说姐姐人在深圳,远在郴州乡下的父母怎么可能知道林琳在深圳出了什么事情,如果真有什么事情,那还不是让两个老人牵肠挂肚。但是林珍根本没有想到这一点,电话马上给父亲打了过去。先是诉苦钱不够用,接着又说姐姐手机关机,找不到人。父亲林茂松让林珍不用急,一会儿自己去银行给她汇点钱过去。林茂松其实已经也习惯了女儿林琳的小姐做派,一切还不是自己宠出来的?林琳寄回家的钱,说是孝敬父母,其实多半都是转手货。林茂松知道林琳知恩图报,但是他不想让给林珍知道,这个姐姐其实跟她毫无血缘关系,而是父母结婚十年一直未育,从人贩子手里买来的孩子。都说领养了一个孩子会得灵气,还真的是,林琳3岁多的时候,林珍母亲怀终于上了,虽然是个女儿,但是毕竟亲生,父母视同珍宝。宠过头,实在是情理之中。但是,父母对两个女儿一直守口如瓶,从来不曾透露过姐姐林琳是买来的孩子。但是林茂松似乎从林琳当年坚决要去深圳打工的举动上,隐约感觉到一些什么,似乎林琳对自己的身世有所察觉,否则她为啥不是去长沙而是去深圳打工?因为当年人贩子多数都是从深圳买来的孩子,那些孩子通常都是非婚生子,一般卖出去后比较安全,没有人将来会来追认。恐怕林琳在乡里耳闻到一些什么。这是林茂松的推测。但是他害死不想跟女儿林珍袒露,他心里第一感觉是林琳在深圳好坏有5、6年了,是不是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母?早晚一天会失去这个女人的感觉从来没有在林茂松的心里消失过。

  林茂松让林珍不要急,自己一会儿就去银行给林珍汇钱。
  • 玉谷清溪

    举报  2014-08-24 01:45:19  评论

    倒数第二段最后一句好像应是早晚一天会失去这个女儿吧,不是女人哦。请路过的管理改下。@西西里柠檬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西西里柠檬 时间:2014-08-23 12:01:00
  林茂松到了银行,一查银行记录,发现这个月林琳也比平常少汇了200元,心想一定是大女儿手头紧,要不然不会少汇的。很多次,林茂松给这个大女儿叮嘱过,一个人在外面多保重,能吃好点吃好点,家里虽然收入无多,但是赖着几分地,温饱是没有问题的。林琳出去6年,遇到5个春节,只回家来过一次,那一次,林茂松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大女儿一下子出挑成了个大姑娘,但是又明显的单薄,心里是隐隐地痛的。但是问林琳在外过得如何,林琳总说很好,工作不是很累,收入倒是一年比一年好,就是吃不习惯,所以才瘦的。林茂松对此也没有进一步怀疑过。自从一年半前林琳给家里汇的钱由400增加到500之后,就再没少过,这次只有300元,倒是很少有的。林茂松自己另加了200元,给儿女林珍的账上汇去了500元。手续刚办好,手机响了,一看正是林琳的。

  貌似信号不是很清楚,但是林茂松很清楚滴听清了女儿的意思,就是这个月厂子里财物有点困难,资金一下子周转不过来,所以工资没有给发足,等钱到账了,不足的部分会给补上。

  林茂松听到女儿没事,就放心了。还是那句话:“一个人多保重,有困难就别给家里寄钱了。”林琳应着就挂了机。
楼主西西里柠檬 时间:2014-08-23 19:51:00
  从手术室出来,林琳尚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像醒又不像醒,像梦有不似梦。她再次见到了杨老师。

  这一次,杨老师再没有问及林琳为什么没有继续上学的问题,而是煲了一锅热气腾腾的骨头汤,要喂林琳喝。待林琳正要坐起喝汤时,感觉自己的身体怎么也不听使唤,明明有强烈的愿望要做起来,可怎么也做不起来。

  依然陪在林琳身边的陈鸣华发现林琳想要翻身的样子,就凑近林琳,问是不是想喝水,林琳没有反应,小陈用棉签蘸了水在林琳有点发干的嘴上来回擦了几次。

  小陈坐在林琳的病床边,对今天前后几个小时内发生的一切感到异常的离奇。他从眼前这个已经看不出半点乡土气、完全一个深圳姑娘的林琳身上感觉到一种无以名状的气息。大有一种走失了20年的兄妹的感觉。

  自从23年前,自己的亲妹妹在深圳火车站不小心丢失后,小陈和家人始终没有放弃对这个孩子的寻找。可是,当时资讯不发达,没有网络更没有微博微信,加之妹妹丢失那会儿太小,家里连张妹妹的照片都没有。家人只清楚记得妹妹陈鸣曦的右手内侧有一块不大的胎记,形状如一张迷你的中国地图。

  此刻,一个强烈的愿望在小陈的心头掠过,自己是不是应该撩起林琳穿着的病号服,看看。但是因为位置有点靠上,小陈未敢盲动。

  正纠结的时候,护士进来例行测体温量血压。小护士看到小陈在旁边,以为是林琳的家属,看着病人睡着的样子,就将体温表给了小陈,要其放在林琳的腋下三分钟后看刻度。

  事情来得有点突然,陈鸣华一点准备也没有,但是毕竟是做保安的,有的就是反应快,陈鸣华小心翼翼地一寸一寸将穿在林琳身上的病号衣的抽口往上推……

  一秒、二秒、三秒……时间和空间在这一刻完全凝固了!

  小陈镇静地把温度计紧紧地夹在林琳的手臂与身体之间不敢松开,似乎一松开,刚才看到的一切就会烟消云散一样。

  这个三分钟,让陈鸣华的心情就像坐过山车一样,慌乱、狂喜,怀疑、肯定,再怀疑、再肯定……直到护士来催,怎么还不到护士室报温度,小陈才如梦初醒。但是他强压住自己的情绪,没有表露。

  之后,小陈给家里打了电话,告诉父亲自己的猜想,并让父亲来医院一趟,再确认无误以后再告诉母亲不迟。
作者 :418061622 时间:2014-08-23 22:33:00

  按说应该做了夫妻再认出兄妹,比较狗血。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玉谷清溪 时间:2014-08-24 01:48:00
  果然好精彩,坐等更新,西西加油。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西西里柠檬 时间:2014-08-24 10:10:00
  林琳术后的恢复情况非常好。医生说如果没有意外,只需住院一周就可以出院。

  在这一周里,陈鸣华基本上每两天来医院探视一次,小陈对林琳讲,因为自己母亲已经退休,在家闲着,准备让陪护的工作交给母亲。林琳自是不肯,这样麻烦一个陌生家庭,实在无以回报。小陈说:“反正你还欠着我代付的医疗费了,咱们可不是这么容易说再见的。”


  陈妈妈50刚过,但是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大一点,但是给林琳的感觉十分亲切。陈妈妈做得一手好菜,尤其煲得一锅靓汤,林琳跟陈妈妈说:“自己做梦还在喝骨头汤呢,是我中学的杨老师给煲的。其实杨老师早已经过世了,就是最近不知怎么老做梦梦到杨老师。”


  陈妈妈听到“杨老师”三个字,就像触了电一样。“杨老师,是瘦瘦的、眼睛高度近视的杨老师吗?”

  “你怎么认识杨老师?她可是我老家的老师啊。”

  说到这里,陈妈妈的眼泪就止不住地花花流出来。陈妈妈如此突兀的情绪,让林琳一时非常无措。陈妈妈知道自己有点失控,转而抹掉眼泪,对林琳说:“没什么。我想到另一个杨老师了。怎么可能是跟你认识的杨老师呢。”

  之后几天,林琳和陈妈妈唠了很多家常。林琳告诉陈妈妈,说是就在自己准本去重点高中上学的前半个月,杨老师突然出事,在家访的路上,从自行车上摔下后就没有再新过来。医院的诊断是脑溢血。就在杨老师出殡前的隔夜里,林琳翻来覆去睡不着,因为在林琳的记忆中,除了父母之外,对自己最好的就是杨老师了。现在杨老师突然就走了,犹如“天底下那个最爱我的人走了”一样。林琳摸黑从床上出来,想出去透透风,经过父母房间的时候你,无意之间听到了父母俩谈话,知道了一个惊天的秘密。原来最是在未满周岁的时候,被杨老师从深圳抱回来的,因为林家无子女,就“卖给”了了林家。其实倒不应该说是卖,因为那时杨老师的丈夫瘫痪在床,生活条件极其艰苦,父母是以谢意的方式给了杨老师三千元钱。而在林琳出来打工之前,杨老师花在自己身上的钱远远不止3000元。

  知道自己身世的林琳,在最后送别杨老师之后,就下了人生17年以来一个最大的决定,去深圳打工,边打工边寻找自己的亲身父母。

  “亲生父母找到了吗?”陈妈妈试探着问了一句,感觉倒出真相的机会来了。
  “前两天有一个阿姨专门到我的厂里,要来认女儿,可是见过之后,发现年龄不对。自从我在网上发布了寻亲启事之后,热心的网友很多,但是见过几个好像有关系的,一聊之后天南地北。其实主要是我自己对自己小时候的信息几乎没有,我唯一的信息就是我的右手臂上有一个很明显的胎记……”

  “你不要说了,女儿,我就是你妈妈!”陈妈妈终于忍不住了。
楼主西西里柠檬 时间:2014-08-24 10:22:00
  这像狗血电视剧一样的情节让林琳半信半疑。“凭什么说我是你女儿呢?”

  陈妈妈说:“其实在你手术室出来之后,我就来验证过了,之后又经过医生的同意用你的血液去做了亲子鉴定,结果是99.99999,所以没有马上跟你说,是找不到合适的机会。本来想出院就接你到我们家,然后慢慢跟你说。你不是妈妈丢掉的孩子,这些年我们一直在找你,那个杨老师我知道叫杨老师,我们在火车站刚认识的,我报着你还带了你哥哥小华,正要检票的时候,你哥哥肚子疼得脸色刷白,我没办法,就让杨老师帮我抱一下你,可是等我和小华从卫生间出来,火车已经开走了。我都不知道杨老师叫什么名字,去哪里。之后的日子我没有一天不在眼泪里度过……”

  林琳摔伤的事早晚纸包不住火,因为连着两个月没有上班,林琳只领到每月380元的病假生活费。妹妹林珍那里一看姐姐的汇款只有500元,一气之下说是要奔深圳来看姐姐。
楼主西西里柠檬 时间:2014-08-24 13:52:00
  陈鸣华去车站接了林珍,直接带到了自己家。看到姐姐住在一个完全陌生的一家人中,还拄着双拐,林珍自然非常意外。如何告诉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林琳和亲生父母和哥哥陈鸣华已经提前商量好了,待一家人吃过晚饭,由陈爸爸一五一十向林珍说清楚。

  第二天林琳醒来发现妹妹已经起床,之后发现梳妆台上留了一张字条:姐姐,我走了。以后不要再给我和爸妈汇钱了!

  之后有三年,林琳一直没有这个妹妹的任何信息,但是老家父母能定期收到每月1000元的汇款,其中500是林琳的,500是应该是林珍。但是林珍从林琳家出去后,就再没有回学校,有人说在丽江见过她,有人说就在深圳往返香港的人流中遇到过,有人说她认识了一个富商,但是种种传说都没有印证,似乎是一夜之间她就被抽离了林琳的世界。但是林琳说:为什么命运还了我一个哥哥,而偏偏要让我失去一个个妹妹呢?

  也许这也是一个妹妹要想成长的代价吧!

  (全剧完)
  
楼主西西里柠檬 时间:2014-08-24 14:52:00
  小小说《姐妹》

  (一)
  今天是发薪日,林琳数着这个月到手的工资1900元,有点犯难。这个数字比平常月份整整少了1000元,如果按照以往给老家父母汇800元,给上大学的妹妹林珍汇1000元,那么余下的连房租都付不起了。但是下了班,林琳还是径直上了去向农行方向的公交车。她知道,妹妹林珍要等着她的钱买书、买饭票……

  最近的一家农行离林琳的公司要转两趟路车,所以选择农行,也是为了省下手续费。一路上,怕小偷盯上,林琳始终前挎着她的双肩包,像护住一个孩子一样护着包。可能是最近实在太累的原因,在公交车的颠簸中,林琳有点昏昏欲睡。

  “林琳,是林琳吗?”
  林琳依稀听到有人叫她,寻找声音找去,林琳吃了一惊。“杨老师啊,你怎么在这里?”
  杨老师是林琳初中时候的班主任。没想到离开学校有5、6年,竟然在这里遇到杨老师。杨老师说:“我来深圳看个亲戚,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你。我一直想问问你,当年你怎么考取了县高中却放弃而出来打工呢?”林琳笑笑,正要解释当年的不辞而别,突然听到公交车报站的声音,林琳猛然醒来,起身逃下车。

  应该是逃得急了点,林琳在慢车道上横穿的速度有点快,冷不丁让右手边直行中的一辆电动车车主反映不过来,猛按刹车还是与林琳撞在了一起。电动车应声倒下,车主被压在了车身下,林琳虽然也没站住跌倒在地,但是当时感觉好像没有大碍。电动车车主是个中年女人,躺在地上看样子疼得十分厉害。路边行人有见到这一幕的,有人怪电动车到公交车站没减速,有责任,有人则说车上下来的女孩子没看清路况走得太急。只有一个小伙子,走到电动车旁边帮扶起电动车,问了中年妇女能不能站起来。中年妇女此时已经坐在马路上,两只手抱住膝盖,喊着“哎呀哎呀”的痛。

  林琳站起,走了两步,感觉左脚脚踝有点疼,但还是熬得住。面对坐在地上可以叫阿姨的女人,林琳一时不知如何如何是好。中年妇女看见她走近身边,马上拉长了脸:“你下车不会先看看后面有没有车啊?你不这么快,我怎么会撞倒?”正要扶中年妇女的小伙子开口了,说道:“阿姨,如果你也慢点,事故就不会发生了。大家都摔了,你还是看看脚能不能动,没事的话,就算了,如果感觉不行,不如先去医院检查下。”

  女人看着一边吓坏了的林琳,心有点软了,伸了伸脚,发现能动,没伤到骨头,但是皮外伤还是很明显的。就抬手示意让小伙子拉一把。站起来的女人走了两步,有点颠法颠法,准备去推电动车的时候,发现车子前罩壳严重“挫伤”。于是转过身对林琳说:“可不能就这样算来,怎么说你也得赔我钱。我也不多要,800元。”林琳下意识地抱紧了一下包说:“能不能少点,我没这么多钱。”
  “那你身上有多少?”
  “300。”
  “300?不行,你以为我要饭啊,把我撞成这样。你把钱包拿出来给我看。”
  林琳没办法,最后拿出钱包,给了对方800元。

  (二)
  林珍在学校的自动取款机上,看到卡上的余额数字,心里咯噔了一下,“怎么姐姐这个月少寄了200元?”她记得昨天晚上跟姐姐Q聊的时候,曾经告诉姐姐,下周六周日要跟舍友一起去月亮岛驴行,前几天在网上买的一双旅游鞋,钱还欠着呢……自己虽然没有直接开口让姐姐这个月多给点生活费,但是怎么也不至于反而少给200了。

  林珍从卡上出取出这个月的800元生活费,拨通了姐姐深圳的电话,等了半天手机没有人接。林娟回了宿舍。打开电脑,登上QQ,也不管林琳的头像是亮是灰,留下了一行字:
  “怎么才800啊?”

  终于把“撞车”的事情了了,林琳一瘸一拐地走去银行。原来只要5分钟就能走到的,这会儿足足走了走了十分钟。在林琳心里,疼痛已经显得其次,本来就因为上个月休了一周的病假,加上半个月没有加班,工资直降到1900元。此刻自己摔了一跤还不算,白白又牺牲800大洋,这简直比抽林琳的血还要肉疼。现在只剩下1100,连汇款都不够啊。思来想去,林琳狠狠心给妹妹林珍汇了800元,剩下300元,汇到了乡下父亲的账上。

  林琳知道,妹妹一定会问,这个月的生活费怎么不增反降。前一夜,林珍还在QQ上跟姐姐说,下个周末,她们几个室友要结伴去月亮岛露营,前几天刚问同学借了钱买的运动鞋,急等着还钱呢。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偏偏就这关头自己病了一周,而且祸不单行。林琳想只能回头夜里上了QQ再跟妹妹慢慢解释,看看有没有其他办法可想。

  也许是想得出神,出银行门的时候,林琳又不小心一脚踩空,原本摔崴了的左脚,这下好,似乎听到骨裂的声音。坐在地上的林琳,痛得一时回不上气。

  银行保安发现后,第一时间赶到了林琳身边,两人一对视,男人一时都做出了惊讶的表情。这个保安不是刚才在公交车站扶电动车的小伙子吗?这个女孩不是刚刚公交车站赔钱的女生吗?

  林琳哭笑不得。一时不知说啥是好,想着今天倒霉又出糗的两件事怎么都给这个小帅哥遇见了。可是管不了那么多了。林琳拉住了青年伸出来的手,艰难地站起身。但是,这一次,她发现她的左脚再也着不了地了——一股钻心的痛直往全身涌。

  小伙子姓陈,叫陈鸣华。小陈将林琳扶进银行大厅坐下。因为林琳摔在银行的门口,营业部沈主任到了现场,问清原由后,打了120。看到林琳为难的样子,看在眼里了然于心的小陈向沈主任请了假,自告奋勇陪林琳去了医院。

  到了医院,经过怕片诊断,医生说要动手术打钢钉。林琳虽然上了医保,但是住院、手术发生的自负部分需要马上交款,林琳问医生不打钢钉不动手术保守疗法行不行。医生认为,保守治疗不是不可以,但是恢复情况肯定不如手术,且时间长。正在林琳犹豫的时候,陈鸣华劝林琳,还是先手术吧,钱自己可以先帮林琳垫上,以后还就可以。

  林琳推进手术室的时候,离银行出来已经是三个小时之后了。也正是这个时候。林珍给姐姐打电话,却无人接听……

  林珍醒来,看看手机,看看QQ,既没有林琳的回信也没有林琳的未接来电,开始感到有些奇怪。

楼主西西里柠檬 时间:2014-08-24 14:53:00
  (三)

  林珍比林琳小四岁。由于父母生自己时已经高龄,所以虽然家境一般甚至偏贫,但是用现在流行的说法,林珍仍属于“富养”过来的女儿,至少以她们家的条件而言是这样。而其姐姐林琳倒是另一番光景。在林珍的记忆里,自己不仅受父母宠,姐姐林琳也一直对自己有求必应。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从来只有姐姐和父母一起做,而自己从来不需要动手。家里有好吃的好穿的,都是林珍的特供。要说学习成绩,其实姐姐林琳一直是班里的班长,当年考上了县里最好的高中,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姐姐告别家人,说是要去深圳打工,早点独立,供妹妹上学。林珍那时候小学还未毕业,所以客观上并不能了解出去打工有多辛苦,反而感觉姐姐林琳去大城市了,一定很风光,所以,对于姐姐寄钱回家这件事,已经成为家常便饭理所当然的事情。这样一晃就过去了6年。这6年间,从来没有姐姐不接电话或者说好汇的钱少汇的情况。林珍一时心里一时有点凶多吉少的预感。于是赶紧再拨电话,还是“对方已关机”的语言告示。

  这时候,林珍想起了父母,要不要向家里打听打听的。

  这真是一个不懂事的女孩子啊!你说姐姐人在深圳,远在郴州乡下的父母怎么可能知道林琳在深圳出了什么事情,如果真有什么事情,那还不是让两个老人牵肠挂肚?但是林珍根本没有想到这一点,电话马上给父亲打了过去。先是诉苦钱不够用,接着又说姐姐手机关机,找不到人。父亲林茂松让林珍不用急,一会儿自己去银行给她汇点钱过去。林茂松其实已经也习惯了女儿林琳的小姐做派,一切还不是自己宠出来的?林琳寄回家的钱,说是孝敬父母,其实多半都是转手货。林茂松知道林琳知恩图报,但是他不想让林珍知道,这个姐姐其实跟她毫无血缘关系,而是父母结婚十年一直未育,从别人手里买来的孩子。都说领养了一个孩子会得灵气,还真的是,林琳3岁多的时候,林珍母亲怀终于上了,虽然还是个女儿,但是毕竟亲生,父母视同珍宝。宠过头,实在是情理之中。但是,父母对两个女儿一直守口如瓶,从来不曾透露过姐姐林琳非亲生。但是林茂松似乎从林琳当年坚决要去深圳打工的举动上,隐约感觉到一些什么,似乎林琳对自己的身世有所察觉,否则她为啥不是去长沙而是去深圳打工?因为村里流传多数人贩子多数都是从深圳买来的孩子,那些孩子通常都是非婚生子,一般卖出去后比较安全,没有人将来会来追认。恐怕林琳在乡里耳闻到一些什么。这是林茂松的推测。但是他还是不想跟女儿林珍袒露,他心里第一感觉是林琳在深圳好坏有5、6年了,是不是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母?早晚有一天失去这个女儿的感觉从来没有在林茂松的心里消失过。

  林茂松让林珍不要急,自己一会儿就去银行给林珍汇钱。

  林茂松到了银行,一查银行记录,发现这个月林琳也比平常少汇了200元,心想一定是大女儿手头紧,要不然不会少汇的。很多次,林茂松给这个大女儿叮嘱过,一个人在外面多保重,能吃好点吃好点,家里虽然收入无多,但是赖着几分地,温饱是没有问题的。林琳出去6年,遇到5个春节,只回家来过一次,那一次,林茂松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大女儿一下子出挑成了个大姑娘,但是又明显的单薄,心里是隐隐地痛的。但是问林琳在外过得如何,林琳总说很好,工作不是很累,收入倒是一年比一年好,就是吃不习惯,所以才瘦的。林茂松对此也没有进一步怀疑过。自从一年半前林琳给家里汇的钱由400增加到500之后,就再没少过,这次只有300元,倒是很少有的。林茂松自己另加了200元,给儿女林珍的账上汇去了500元。手续刚办好,手机响了,一看正是林琳的。

  貌似信号不是很清楚,但是林茂松很清楚滴听清了女儿的意思,就是这个月厂子里财物有点困难,资金一下子周转不过来,所以工资没有给发足,等钱到账了,不足的部分会给补上。

  林茂松听到女儿没事,就放心了。还是那句话:“一个人多保重,有困难就别给家里寄钱了。”林琳应着就挂了机。

  (四)

  从手术室出来,林琳尚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像醒又不像醒,像梦有不似梦。她再次见到了杨老师。

  这一次,杨老师再没有问及林琳为什么没有继续上学的问题,而是煲了一锅热气腾腾的骨头汤,要喂林琳喝。待林琳正要坐起喝汤时,感觉自己的身体怎么也不听使唤,明明有强烈的愿望要坐起来,可怎么也坐不起来。

  依然陪在林琳身边的陈鸣华发现林琳想要翻身的样子,就凑近林琳,问是不是想喝水,林琳没有反应,小陈用棉签蘸了水在林琳有点发干的嘴上来回擦了几次。

  小陈坐在林琳的病床边,对今天前后几个小时内发生的一切感到异常的离奇。他从眼前这个已经看不出半点乡土气、完全一个深圳姑娘的林琳身上感觉到一种无以名状的气息。大有一种走失了20年的兄妹的感觉。

  自从23年前,自己的亲妹妹在深圳火车站不小心丢失后,小陈和家人始终没有放弃对这个孩子的寻找。可是,当时资讯不发达,没有网络更没有微博微信,加之妹妹丢失那会儿太小,家里连张妹妹的照片都没有。家人只清楚记得妹妹陈鸣曦的右手内侧有一块不大的胎记,状如一张迷你的中国地图。

  此刻,一个强烈的愿望在小陈的心头掠过,自己是不是应该撩起林琳穿着的病号服,看看。但是因为位置有点靠上,小陈未敢妄动。

  正纠结的时候,护士进来例行测体温量血压。小护士看到小陈在旁边,以为是林琳的家属,看着病人睡着的样子,就将体温表给了小陈,要其放在林琳的腋下待三分钟后看刻度。

  事情来得有点突然,陈鸣华一点准备也没有,但是毕竟是做保安的,有的就是反应快,陈鸣华小心翼翼地一寸一寸将穿在林琳身上的病号衣的抽口往上推……

  一秒、二秒、三秒……时间和空间在这一刻完全凝固了!

  小陈镇静地把温度计紧紧地夹在林琳的手臂与身体之间不敢松开,似乎一松开,刚才看到的一切就会烟消云散一样。

  这个三分钟,让陈鸣华的心情就像坐过山车一样,慌乱、狂喜,怀疑、肯定,再怀疑、再肯定……直到护士来催,怎么还不到护士室报温度,小陈才如梦初醒。但是他强压住自己的情绪,没有表露。

  之后,小陈给家里打了电话,告诉父亲自己的猜想,并让父亲来医院一趟,再确认无误以后再告诉母亲不迟。
楼主西西里柠檬 时间:2014-08-24 14:53:00
  (五)

  林琳术后的恢复情况非常好。医生说如果没有意外,只需住院一周就可以出院。

  在这一周里,陈鸣华基本上每两天来医院探视一次,小陈对林琳讲,因为自己母亲已经退休,在家闲着,准备让陪护的工作交给母亲。林琳自是不肯,这样麻烦一个陌生家庭,实在无以回报。小陈说:“反正你还欠着我代付的医疗费了,咱们可不是这么容易说再见的。”想想也是,举目无亲,能有这样的缘分,唯有受之。林琳答应了。

  陈妈妈50刚过,但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大一点,不过给林琳的感觉十分亲切。陈妈妈做得一手好菜,尤其煲得一锅靓汤。林琳跟陈妈妈说:“自己做梦还在喝骨头汤呢,是我中学的杨老师给煲的。其实杨老师早已经过世了,就是最近不知怎么老做梦梦到杨老师。”

  陈妈妈听到“杨老师”三个字,就像触了电一样。“杨老师,是瘦瘦的、眼睛高度近视的杨老师吗?”

  “你怎么认识杨老师?她可是我老家的老师啊。”

  说到这里,陈妈妈的眼泪就止不住地花花流出来。陈妈妈如此突兀的情绪,让林琳一时非常无措。陈妈妈知道自己有点失控,转而抹掉眼泪,对林琳说:“没什么。我想到另一个杨老师了。怎么可能是跟你认识的杨老师呢。”

  之后几天,林琳和陈妈妈唠了很多家常。两个人越聊越投机。林琳告诉陈妈妈,说是就在自己准本去重点高中上学的前半个月,杨老师突然出事,在家访的路上,从自行车上摔下后就没有再醒过来。医院的诊断是脑溢血后猝死。就在杨老师出殡前的隔夜里,林琳翻来覆去睡不着,因为在林琳的记忆中,除了父母外,对自己最好的就是杨老师了。现在杨老师突然就走了,犹如“天底下那个最爱我的人走了”一样。林琳摸黑从床上出来,想出去透透风,经过父母房间的时候,无意之间听到了父母俩谈话,知道了一个惊天的秘密。原来自己在未满周岁的时候,被杨老师从深圳抱回来,因为林家无子女,就“卖给”了了林家。其实倒不应该说是卖,因为那时杨老师的丈夫瘫痪在床,生活条件极其艰苦,父母是以谢意的方式给了杨老师三千元钱。而在林琳出来打工之前,杨老师花在自己身上的钱远远不止3000元。

  知道自己身世的林琳,在送别杨老师最后一程之后,就下了人生17年以来一个最大的决定,去深圳打工,边打工边寻找自己的亲身父母。

  “亲生父母找到了吗?”陈妈妈试探着问了一句,感觉倒出真相的机会来了。
  “前两天有一个阿姨专门到我的厂里,要来认女儿,可是见过之后,发现年龄不对。自从我在网上发布了寻亲启事之后,热心的网友很多,但是见过几个好像有关系的,一聊之后天南地北。其实主要是我自己对自己小时候的信息几乎没有,我唯一的信息就是我的右手臂上有一个很明显的胎记……”

  “你不要说了,女儿,我就是你妈妈!”陈妈妈终于忍不住了。

  这像狗血电视剧一样的情节让林琳半信半疑。“凭什么说我是你女儿呢?”

  陈妈妈说:“其实在你手术室出来之后,我就来验证过了,之后又经过医生的同意用你的血液去做了亲子鉴定,结果是99.99999,所以没有马上跟你说,是找不到合适的机会。本来想出院就接你到我们家,然后慢慢跟你说。你不是妈妈丢掉的孩子,这些年我们一直在找你,那个杨老师我知道知道叫杨老师,我们是在火车站候车室刚认识的,我抱着你还带了你哥哥小华,正要进站检票的时候,你哥哥肚子疼得脸色刷白,我没办法,就让杨老师帮我抱一下你,可是等我和小华从卫生间出来,火车已经开走了。我都不知道杨老师叫什么名字,去哪里。之后的日子我没有一天不在眼泪里度过……”

  (六)

  林琳摔伤的事早晚纸包不住火,因为至少要连着三个月不能上班,林琳只领到每月380元的病假生活费。妹妹林珍那里一看姐姐的汇款只有500元,一气之下说是要奔深圳来看姐姐。

  陈鸣华去车站接了林珍,直接带到了自己家。看到姐姐住在一个完全陌生的一家人中,还拄着双拐,林珍自然非常意外。如何告诉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林琳和亲生父母和哥哥陈鸣华已经提前商量好了,待一家人吃过晚饭,由陈爸爸一五一十向林珍说清楚。

  第二天林琳醒来发现妹妹已经起床,之后发现梳妆台上留了一张字条:姐姐,我走了。以后不要再给我和爸妈汇钱了!

  (七)

  林珍这一别就是三年,林琳一直没有这个妹妹的任何信息,但是老家父母却能定期收到每月1000元的汇款,其中500是林琳的,500是应该是林珍。但是林珍从林琳家出去后,就再没有回学校,有人说在丽江见过她,有人说就在深圳往返香港的人流中遇到过,也有人说她认识了一个富商……但是种种传说都没有印证。似乎是一夜之间她就被抽离了林琳的世界。

  林琳在心里问老天说:为什么命运还了我一个哥哥,就偏偏要让我失去一个个妹妹呢?

  老天不会回答。倒是不论子女还是姐妹,每个人都要有成长独立的这一天。只是林珍的成长来得有点突然罢了,而姐姐林琳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全剧完)
作者 :四道圩 时间:2014-08-25 07:41:00
  见过的西西的最多的字了,辛苦啊辛苦:)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玉谷清溪 时间:2014-08-25 09:45:00
  哈哈,西西,有虎头蛇尾嫌疑!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北国之春1102 时间:2014-08-25 10:07:00
  @西西里柠檬 已经很不错了。
  • 西西里柠檬

    举报  2014-08-25 10:36:52  评论

    其实我是想表达点中心思想的,比如感恩啊比如担当啊,但是,干巴巴地陈述了些情节,明显看上去就是没啥味道的这种。⊙﹏⊙b汗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麻将推到胡 时间:2014-08-25 10:34:00
  @西西里柠檬 剧情太简单了吧,怎么也得加点床戏之类的吗。
  • 西西里柠檬

    举报  2014-08-25 10:35:00  评论

    写的是《姐妹》,又不是《暧昧》。何况这是你的长项,,,,,呵呵,期待中。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言浅浅 时间:2014-08-25 19:45:00
  老天说,不带这么鸡汤这么主旋律这么希望工程的,罚一篇优美抒情类小说,^_^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