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聚焦首页推荐:老腰经

楼主:四道圩 时间:2014-07-30 12:39:59 点击:2482 回复:49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很久以前的字了,开了个头,后来一直没空就丢下了,先贴出来吧,后面有空就填,没空也不能说咱懒。——是真忙啊,真忙。。。


  引子

  一直以来,我没能理解后腰里突出来的那块或几块东西到底是什么玩意。直到上次,同事小李跟我比划了半天才似懂非懂。
  那两天,他在合肥出差,因长期和老婆分居的缘故,这人此……情无计可消除。无消除,早上就醒得早,用一根寂寞的手指按开电视,贵州卫视里比他更早起的专家正在推销氨糖,治椎间盘突出的。能将这种节目看得认真,可见他已无消除到了何种地步。
  当时我也起了,正在步行上班的路上,接到他的电话,他在那头莫名的激动,说赶紧的,去买氨糖吃。还发了张视频截图来——用手机拍的电视画面。截图上有个400免费电话,说可以免费提供试用装。我当时就电话过去了。——我就这样的,贪图便宜么,或许你们并不如此。
  电话那头的女声难以形容,像是装在茶壶里的隔夜米汤,虽还黏糊糊,暖乎乎,却馊了。米汤说,大哥,你买一个疗程我们才可以送你半个月的免费试用装哦。一个疗程是六个月的量,近2k元人民币。
  好吗,一清早的,便宜没占到,心情还给弄坏了。这还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后来这道米汤就粘上了,隔两天就有一个电话过来……
  两天后,小李从合肥回来,仍一个劲的劝我,氨糖保定管用,人家专家讲得可有道理哪。边说边还将两手的拇指食指环着叠起,比划着突出的地方在哪里。
  突出的那块是什么东西知道吗?
  他顿了顿:脆骨我们都吃过吧,通俗讲,就是那玩意。
  你的已经不脆了。他指指我的腰说:脆骨应该叫做软骨,你的已经硬化了,所以,需要氨糖修复,软化,润滑。
  脆骨我懂,猪耳朵,或肋排的端部,还有鸡胸脯上应该也有,青白或米白色的。每次吃到这个部位时,我们家基本都是我媳妇包了,她牙口好。
  才明白,这么些年,我原来一直在与这玩意作斗争。明白了我就想,可以称二斤肋排或两只猪耳朵做实验么,弄个广口瓶浸上,看氨糖能否将其变得柔软细滑,如凉粉一般。
  就在我谋划着要做实验的时候,小李歪斜着腰身,半边身子前耸,半边身子后锉,一瘸一拐的过来对我说,那啥,氨糖,我该要去买了……
  ——上天搬家,他抬床时腰给闪了,昨天,CT结果出来,脆骨突出已经如我一般程度。
  我不由暗自哂笑:哥腰突这么些年,还跟我来科普什么氨糖疗法。论治疗手段,我早成了精了。
  好吗,咱也不藏着掖着,在此将这些年的治疗经历和心得悉数道出,待你们腰杆不直时也可借鉴一二。
  因自觉资历非同一般,故将此下文若干段落所描述之经历,自诩为老腰经。
楼主四道圩 时间:2014-07-30 12:45:00
  1、牵引

  对腰突,牵引是最基本最常见的治疗手段。
  那年,我从嘉定中心医院拿到CT后,就被医生绑上那种两截儿的牵引床。人躺在上面,被绑了上下两截往两头拉,该如古时的车裂一般,生生将人拉长出来许多。当年体检时,我的身高竟然长出1.5公分,也算是意外之喜了。
  接连拉了十天,觉得舒服许多。最主要的,每次拉一下要二十几分钟,这段时间里我可以呼呼大睡,并每次都睡得香甜异常。
  后来,同事老王给我出了个主意,说这种牵引床可以自己买了一张在家里做的,他们那有人就是如此,后来自己将自己给拉好了。
  几天后,我的牵引床到货,是从网上买的,850块。好不容易弄到六楼,再弄上阁楼,放在靠东的小窗前,安装好,迫不及待的躺了上去。
  第一次是媳妇协助捆绑。看得出,在绑我的时候,她远比我兴奋得多。为了防止这种行为发展成SM,第二个晚上我就坚决制止了她,而由自己绑自己。
  这张床是机械式的,当然还是两截,在中间位置的右侧有一个手轮,人躺上去后刚好在手边,非常方便。床下有两个伞齿轮和丝杆螺母,以此传动,将床的两截伸长缩短。
  我爬上去,将自己分段绑紧——腰身和臀部。右手顺时针摇动手轮,或疾或徐,全凭心情定。而拉长到何种地步,因为没有刻度(当然,所有的牵引床都不以拉长的距离计算,而是以力而定),无法掌握,就只以爽或不爽来定。有时候,拉得太狠会不爽,有时候,必须拉得狠才爽。无可理喻。
  于是,每天晚饭后一个小时,我准时拿一本书,独上阁楼,仰面躺上那狭小的床,右手轻摇,将肚子拉得深深瘪下去,任身体长长短短,腰身细比杨柳,非常自得。虽手里拿着书,但多数时候只放置于小窗台上,因为就算拿在手上了,后来也会掉于地上——不知何故,我只要一躺上这床就困得一塌糊涂,入睡的速度可以读秒,书绝对翻不过一页。
  可能,在那段时间里,所有念头连同躯体被一道绑定,无法再扑腾,就会感觉无比踏实安全。为此,还曾得意的想,牵引这个词用得好啊,让人一下子就找着梦了。
  后来的结果是,我将自己绑在那床上入睡的时间越来越长,从二十分钟到半小时,再到四十分钟,一个小时,后来甚至带了被子枕头上去。如果不是那天晚上出了点故障,而任其发展的话,后来我估计得在那床上过夜了。
  那天晚上,当我打了个哈欠,心满意足的醒来,懒洋洋的摇着手轮松了绑,想要下床的时候才发现,我已经下不来了——腰真的好似被拉断了,动弹不得。楼下家人正在看电视,有阵阵热闹的声音传上来,我却连呼喊的力气都没有。那一刻,楼上楼下的距离,真如隔世,那种遥远,令人心悸。
  于是,再不敢躺上那张床。
  现在,那床在储藏室里,堆进一些不用的杂物里面,好似从未存在一般。那曾紧绑过我的牵引,终只成了阁楼一梦。
作者 :泊焉未兆 时间:2014-07-30 13:02:00
  谢亚龙说,要练叉腰肌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曲无声_33 时间:2014-07-30 19:28:00
  绝世好文 十分有趣幽默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爱情推倒胡 时间:2014-07-30 21:56:00
  矮马,彻底笑趴,,,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言浅浅 时间:2014-07-31 08:44:00
  牵引完了再瞎折腾啥,^_^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林中之路 时间:2014-07-31 14:28:00
  这个老妖精看得爽。
  字舒服,看得腰都不酸了,腿都不疼了,吃饭也倍香了,吃嘛嘛香。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小培大诺 时间:2014-07-31 14:52:00
  哈哈……
  等待下文
  腰不好也整出这许多文章来,I服了U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麻将推到胡 时间:2014-07-31 15:13:00
  @四道圩 我的腰也不好,求治疗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北国之春1102 时间:2014-08-02 09:01:00
  哈哈大笑!俺肩颈不好。这写得忒幽默点了。
  • 四道圩

    举报  2014-08-02 22:37:10  评论

    肩颈腰椎都成了常见病了,除了感冒就数这些多发,平常多注意姿势。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四道圩 时间:2014-08-04 15:27:00
  2、记忆棉

  我们总有一些让我们又爱又恨的老王同事。他们有时给你他认为很好也确实很好的建议,比如我将要说的这个记忆棉床垫;有时给你他认为很好却并不很好的建议,比如上文差点将我拉成两截的牵引床。
  但可以肯定的是,能给你建议的老王同事准保是个好人,最起码,对你是好的。他们的建议,你当且听且珍惜。
  给我推荐记忆棉床垫的是另一个老王。推荐时,他已经睡了几年这种床垫,但他并没有腰突,这着实令人费解。由此可见,这个老王的腰永远都不会坏,真让人嫉妒——我早已不记得腰好着是什么滋味了。
  我买的床垫规格是200cm×180cm×6cm,仍是网购,价格已记不太清楚,应该2k不到吧,还送了两个枕头。
  关于记忆,柏拉图认为,是指人对事物获得的印象,就象有棱角的硬物放在蜡版上所留下的印记一样。
  如果按此说法,记忆棉的叫法就能理解了,因为,这种床垫你躺上去再起来,就会在上面留下一个深陷下去的人的形迹。夸张点,你愿意留个“大”字就会留个“大”字,你愿意留个“太”字就会留个“太”字……
  这很让人新奇,刚铺上那段时间,我没事就上去印身模,各式各样的,张开的手、脚、五官、两瓣屁股等等,当然还有那啥…太…之类的字体……
  床垫真的很好,很柔软,很重,很实在。深陷进去,身下每个部位被同样大的力托起来,就如浮在水面。身子被包裹着,贴合着,连梦境也踏实而温暖起来。由此可知,这个床垫的保健原理就是当你躺在上面,你身下各部位所承受的压力是一样的,没有压力集中点,极大提高身体的舒适性,使受损伤的关节部位得到充分的休息和保护。
  (小贴士:铺了段时间后,出现过点小异常,床垫变短了,从两头的中间位置各凹进去一个弧形,两头都够不上床的长度,怎么拽也不行。原来是床垫外面套了两层布罩。因是夫妻共用,难免时常淘气于之上,一段日子后,里面一层布给蹬得皱了起来,床垫本极柔软极易塑型的,所以就短啦。解决起来很简单,拿掉一层布罩即可。)
  现在,这个床垫是唯一我为了腰椎所花费的事物中还在坚持用的东西。当然,有时候,因为用得久了,忘了(或许是微微贱的怀念?)没有这个床垫会是什么滋味,或觉得不用这太过柔软的东西是否会对我腰椎更有利。因了这种怀疑而不止一次的将之拿掉,但过不了几天仍是会从阁楼上再累巴巴的拿下来铺上。
  须再说明的是,时历六七年,这个床垫虽然柔软仍旧,但已经不如刚开始那样,能将所有掠过它的东西留下清晰的印迹。也就是说,它的记忆正在慢慢失去。
  又想起来,这材料还有一种叫法:慢回弹——无论什么东西,无论在它上面曾留下过多深或多浅的印迹,离开后,它都会恢复原样,只不过恢复的过程是慢慢,慢慢的。
  所以,如果前面柏拉图的记忆概念成立,如果这床垫真的曾带给过我许多与现实差之甚远的温暖的香甜的梦境,那么,将之叫做“失忆棉”是否更为贴切呢?
作者 :58居士 时间:2014-08-05 11:03:00
  老妖精:)
楼主四道圩 时间:2014-08-18 10:16:00
  3、小潘园的锁·麒麟兄弟的针

  小潘园是个村子,地处丹阳东南部。村前有个很大的停车场,停车费10块。
  这个停车场是专为杨锁法准备的。
  我去的那年,扬名立万的老杨锁法已如神龙一般,首尾不见,只能从挂在治疗室墙壁上的一个画框里一睹仙容——照片里的丹阳市长正亲热的握住他的手,目光殷切。
  给善男信女们和我治疗的该是老杨锁法的后人:儿子大杨锁法和孙子小杨锁法。治疗工具是两把锁。治疗方法是在病者后背所有有骨头的皮肉处上下左右来回的敲。
  只是两把极寻常见的锁。
  小杨用的锁稍小,可以用来锁堂屋的门;老杨用的锁大一点,可以用来锁很大的院子的门。上门找敲的人多,所以,锁的漆皮早脱了,锁身乌黑锃亮,圆滑无棱。
  治疗室在杨锁法家的一楼西屋,一道铝合金玻璃墙将房间隔成两半,里面治疗,外面候诊。候诊区一溜靠墙的椅子延伸到外面一间,仍旧绕墙一周,再往外延伸出去……
  我们到时,人已经无数。椅子虽也无数,却没有几人能坐得住,都挤在铝合金玻璃墙前伸头往里面看。
  治疗室里,日光灯光线昏暗,锦旗隙间露出的墙壁斑驳灰暗,靠东墙一张长条几,上有少许杂物。正当中,一中一少两个男子坐高凳,脸色冷峻麻木;他们身前,挨砸的人坐矮凳,脸色复杂,时而龇牙时而咧嘴时而冲着外面看的人苦笑,时而配合着身后锁砸的力道大小发出一两声呻吟。
  所有患者要经过两把锁砸,先小后大,各砸十分钟左右,最后有大杨锁法两手拉住胳膊,膝盖顶住后腰,猛的捣上一记,再将两条腿各操起来前后猛抖两抖,治疗结束。
  完毕,现场将被砸的钱付了(好像是120元),再拿着大杨锁法写的一个小字条,上面写的啥看不清楚,貌似只胡乱划了两记,去村前停车场边上的药房拿药。
  也就几盒普通的舒经活血药丸,几管外用药膏,该有三百多块吧,记不太清楚了。
  砸了后回来,肉痛多日,背上的瘀青自己看不到,媳妇说是个倒T型,稍有点肿,很有特色。
  麒麟兄弟是双胞胎,无锡某地人(是真记不得而非他故),毕业于南京某军医大学。他们的针术据他们自己说是祖传,只是到他们这里被发扬光大了。
  包括上面的小潘园村,这两个地方都是老乡介绍的。不同的是介绍小潘园的那个老乡只是听闻,而介绍麒麟兄弟的这个老乡却是亲历,并还是父子俩一起被扎好的,这好似要比杨锁法靠谱得多。
  麒麟兄弟的针长达200mm左右,最粗处直径达2mm左右。
  说实话,虽然我那个老乡说他和他爸两人都被扎好了,也给我说过那针如何的吓人。当看到那针时还是犹豫了一番,真怕这一针下去要将身子扎个对穿。
  给我扎针的不知是麒麟兄还是麒麟弟,模样俊朗,不苟言笑。如果搁现在的见识,当他将冰凉的手在我腰上摸索,问我哪里疼时我肯定立马就起来不给扎了。这很简单,腰突是有固定的地方,就是通俗说的病根或病灶,若要治疗肯定得找到这些地方施治,而非哪里疼扎哪里。
  但是当时就是那样傻逼,趴在那狭窄的治疗床上,随着那如蛇的手指在后背的游动回忆着疼痛,用记忆中的疼痛指导他扎针——无论什么事物,紧张时都会失忆吧,包括肉体的疼痛。
  扎了几针已不记得,只记得针进肉里,深入到酸胀的地方后停一下,然后上下提刺几次,但试不出针尖的尖锐痛楚,而是一种撞击,一种沉闷,无力的绝望。
  针扎完,我趴在那里残喘。另一个麒麟带了两个女孩子进来,女孩子们模样不一样,青春漂亮却是一般无二。几个人站在我的床边讨论着我的腰。为我扎针的麒麟此时脸上漾满笑意,将一个女孩子的手拿了放在我的腰上,告诉她几个穴位,以及他刚留下的针眼。女孩的手总是柔软,却不能给我丝毫安慰。
  事后,我是被媳妇扶着出来的。
  和杨锁法一样,麒麟兄弟也给了我两种药,一种说是秘方,稻糠一般糅成小玻璃弹珠大小,一种则是普通小白丸,该就是止痛药吧。
  我想起来,许多特色疗法过后都会给你点药,说是辅助治疗,而实际上那些药,许多就是活血止痛的。你吃了,一段时间是觉得腰不痛了,他们会说他的疗法有效果了;但过上一段后又开始痛,他们会说你那是重新发作。
  ——这腰突,谁也不能包除根的么,你该知道的。
楼主四道圩 时间:2014-08-18 10:16:00
  4、化血大法

  我弟弟五六岁时,不知从哪天起,母亲发现他眉心有一个米粒大小红点,很不经意,却一日红过一日,一日大过一日,异常鲜艳,只在皮下,没有隆起的包。有识得的老人提醒,说赶紧去东庄找老祝奶奶,这是疔哪,如误吃了鸡蛋,一下子引犯出来,要人命的,千万不能延误。
  老祝奶奶只是一个普通乡下老妇人,比其他老妇人只多一样见识:能治疔疮。
  在老祝奶奶家门前场上,我母亲将一个小板凳放倒了坐着,弟弟按在腿上,后背衣服撩起。老祝奶奶半蹲半跪,手里拿一根缝衣针,在弟弟后背上摸索,找到地方,一针下去,我弟弟杀猪般叫喊,已有纤维丝状东西从皮下被挑了出来,非常结实,用一柄小刀来回锯割,如是挑了两个地方,俱已割断,说好了,回吧。自后,那个红点日渐消褪,直到几个月后才完全没有印记,可见这疔疮的根扎得够深。
  二十岁那年,某天舌根下突生一疮,只半天,已不能开口说话,正是痛苦难言。一个表嫂认识,说这是锁口疔哪,赶紧去找我老娘给挑了。
  此时,老祝奶奶已经去世很久了。而表嫂的娘恰也会挑这玩意,我比比划划,让表嫂弟弟找了辆载客三轮陪我去乡下找他老娘。
  和老祝奶奶一样,表嫂老娘也从我的后背上找到了几根纤维丝状东西,用缝衣针给挑出来割断。第二天就能开口说话了。
  按乡下人说法,不管这疔生在哪里,急性慢性,都有个根的,找到根给挑出来割断,也就好了,无需吃药打针,否则谁也治不了。虽有点偏颇,但事实确实如此,又发生在我自己身上,不由我不信。
  说了这些,只不过是要说服自己,也为了告诉你们。乡下许多偏方、土办法自有其道理,就如许多灵异事件无法解释一般。该信的终须要信一点儿。
  比如将说的这化血大法。
  “化血大法”之名,乃我胡诌来的,听着神秘骇人,血腥味十足,其实简单之极。也算是祖传技艺,也是乡下的土办法,所需器具也是随手可拈的,只有一个要点:狠;另有一个特别:施治人是我媳妇。
  关于这种疗法由来,盖因农村人干活,抢、狠、超负荷,经常伤了肌肉闪了腰。或受了风寒,背疼胳膊酸。为了缓解这些诸多痛楚,摸索出来这简单易行办法。
  以上这些疼痛,在我媳妇嘴里,包括我这椎间盘突出毛病,都是痹症,筋络血液不痛,不通则痛,就要疏导。这疗法就该算是疏导。用我媳妇的话说:串气。不管哪里疼,用针在那皮肉上挖挖,筷子蘸烧酒扎扎,血流满地,越多越好,酒气窜入血液,血液通畅,也就不痛了吗……
  媳妇这手艺从丈母娘那里传来,也是因为自己身上时有痹痛,开始时,每次回娘家让丈母娘给她治治,后来觉得不如自己来得方便,这本又不是什么技术活,如上所说,只要够狠,这我媳妇行的,也就自己给自己下手了。
  于是经常,下班回家推门进屋,就见我那媳妇正如关云长刮骨一般,赤膊拿势,面若桃花,杏眼含春,空调打开当作炉子使,一个小板凳端坐在屋子中间,面前高凳上一碗高度白酒、一根缝衣针、一把竹筷,手起手落间,血花飞溅,热浪滚滚,一屋子血腥酒味。
  通常这时候,她会热情招呼我,说就便给我也治治。我每骇极,在她喝骂声中远而遁之,遁而远之。
  今年起,腰痛得厉害,久久不愈,疼了还不敢说,一说媳妇就骂我怂货,或拿她不信任,不让她挑挑——她将这种疗法叫做挑挑。
  她每次骂我,是这样的:真TM的没吊用,怕死鬼,给我挑挑,保证几回就好了……
  被骂得多了,加之腰确实疼得没一刻缓歇,只得咬牙切齿将信将疑的从了她。
  说实话,从了她,并不是我相信这化血大法有效,更多是为了证明咱不是个没吊用的怂货,也是为了证明,咱是可以作为她的试验品可以为她牺牲一切的……
  但那痛苦,此时说起,仍不免要掩面泪泣,真TM不是人受的罪啊……
  几回都是晚上,游泳回来,找来一把椅子,上身赤膊,趴于椅背上,腰背朝外,这身子就交出去了。
  第一回,媳妇兴奋中稍有点紧张,甚至嘴里发出嘶嘶之声。她将一应东西准备妥当:倒一碗白酒放置手边高凳上,一把竹筷耽于碗上,缝衣针用火烧一下酒浸一下,拖个凳子四平八稳坐下开始动手:先直接用手撩一把白酒将我后腰上擦洗一番,然后几根手指这里按按那里按按,准备下针。通常这时最为要命,随她手指移动,浑身鸡皮疙瘩疯起,皮肉直跳,心中如有芜草乱扎,慌无可慌,乱无可乱,毫无着落。
  正在绝望呢,冷不丁一针已经扎下并顺势挑起——她既然谓之挑挑,说明这个手势重在挑而非扎,就是说一针扎下去迅速针尖上挑,且须将皮肉挑破才好。
  就是如此。等不得你叫出声来,人家已经纤手飞舞,钢针连扎,十几二十针下去了!这一会儿,我浑身早已汗湿,嘴里吸着嘶嘶凉气,跺脚摇头不止。
  挑了一片后,缝衣针放下,抓起竹筷在凳子上擆齐,细的一头送入碗中蘸酒,快速在那些针眼上捶扎起来,扎两下蘸下烧酒再扎,一时间腥风血雨,血酒纷飞,惨叫连连(当然是我发出的)。
  那些针眼本已在出血,在竹筷子不停歇的敲打和酒精作用下更加流得快,那真是汩汩而出啊,不带一点夸张。按我媳妇经验,越流得多的地方越是不好,越要多扎。比之针挑,这又是一种痛楚,酒精的烧灼和筷子不停歇的敲扎,直让人感到皮肉都该烂了。但只须咬牙坚持个十分八分钟就好了——已经麻木啦……
  如此挑挑扎扎,整个过程大概需要近一个小时。一次下来,媳妇累得够呛,自己胳膊颈肩却痛了起来,于是隔天再将自己扎上一回……
  这样被她连着挑了几回,我表现出色,相当配合,并对其手艺赞不绝口,表示疗效显著,腰不痛腿不麻了,吃饭倍儿香。甚至有一次她在老家,还专程送回去给挑她了一次……
  现在,她也知道我这病不是挑一挑就能好的了,也知道我的夸赞太过夸张,久也不再提这茬。但说句实话,这种放血疗法确实能减缓不少疼痛症状的。
  可能,正所谓长痛不如短痛,借这一次皮肉折磨将许多痛苦一次性给消费了吧。或者,在皮下回旋穿行日夜不息几十年如一日的血液太过疲累,也需要高度白酒来直接麻醉一番吧。
  真是个好办法。
作者 :林中之路 时间:2014-08-18 10:41:00
  这个血肉横飞的叫好不迭,即便是恐怖大片也不过如此吧。
  估计关羽那厮也要胡子根根竖起,铜铃大眼哭成了丹凤眼。
  看来四道这老腰经的路数,是从轻到重,从愉悦搞笑到大开杀戮,看的人不知不觉就上当了,感觉腰上一冷,没事也要哎哟几声了。
  如果再不去,我捎你去湖南乡下,给你求黑爹爹开药,据说神准。
  • 四道圩

    举报  2014-08-20 08:44:40  评论

    黑爹爹就免了,省得再要将这老腰经续下去。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林中之路 时间:2014-08-18 10:46:00
  那晚酒后睡觉我还在发梦天,好像对四道说,多分段,多分段,自然就空落了。

  果然段落多了。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北国之春1102 时间:2014-08-18 11:38:00
  俺做过针刺、艾灸、拔罐、刮痧、推拿……最恐怖的是在眼睛四周插针,现在一看到细针就毛骨悚然,凄厉得很。
  • 四道圩

    举报  2014-08-20 08:42:58  评论

    视觉感官承受能力远逊于肌体,经历了也就承受了,说明还是抗得住的,比麻将强多了,哈哈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麻将推到胡 时间:2014-08-18 12:47:00
  @四道圩 两股战战中。
  • 四道圩

    举报  2014-08-20 08:46:20  评论

    听你说腰痛,还说给你也申请挑上一挑的呢。。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gougoumajia 时间:2014-08-20 08:25:00
  今年的雨水出奇的多,对有病痛的人可真不是好消息,希望四道兄少受影响
  • 四道圩

    举报  2014-08-20 08:37:11  评论

    虽无治疔之根,但有化血大法,能过得去,不怕了。谢谢狗狗!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418061622 时间:2014-08-21 11:20:00

  四道兄的床是有效果的,减小局部压力,修复压迫形成的淤血肿胀。
  另外需要两件工具,一个定时器,一瓶红花油。
  • 麻将推到胡

    举报  2014-08-25 11:40:04  评论

    其实有美女在边上来个马杀鸡最好,胜似天仙。
  • 四道圩

    举报  2014-09-05 12:30:45  评论

    效果该是有的,但怕操作不当。定时器也是个办法,可以试试,否则一觉就睡过了头。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四道圩 时间:2014-09-05 12:29:00
  5、玉簪花

  以为这花很偏的,没有几人能识,借这文字刚好可以卖弄一番。谁知道念头刚起,绿竹安安就有了首清香雅淡的诗。得,为示咱的博闻,忙不迭的跟着去贴了图,又谁料西西马上贴了张更加通灵的来。让人大是羞惭。
  但转念一想,写这文字本非咏花啊,而是叙事,并且,如此反倒是对绿竹的诗的呼应了,真算得上幸事一件啊。

  书归正传。
  老徐是我大舅子的大舅子的丈人,能以膏药治骨刺,170块钱一贴,说是轻的1贴就好,重的2贴就好。
  四月份,六院的CT报告说我的腰椎有了轻微骨质增生。
  这增生和骨刺该是一样的东西吧?
  ——我媳妇这样理解,我深以为意。刚好那趟回去办事,就让我大舅子带着去找老徐。
  为了能让老徐引起重视,我大舅子将他的丈母娘也就是老徐的亲家母也给稍上了。
  这样一来,去的亲友团就很重量级。老徐不敢怠慢,午睡也给闹了,从床上骨碌爬起来。屋子里太过狭窄和昏暗,就将我们让到屋外走廊下面,从面袋米箩等杂物下面腾了几个杌子出来让我们坐了,再招呼老伴去拿碗倒水,被我们制止,却又掏出纸烟让我们抽,很是客气。
  聊了好一会天,多是说我这腰病。老徐说应该没问题,哪怕椎间盘突出的也能贴好,一贴不行就两贴。
  “药下得重点!”
  老徐伸手在小腿上隔着裤子挠痒,很有信心。

  老徐的院子里不见一寸水泥地,虽是砂质土,但这些天雨水多,地面给泡得酥软异常,从院门进来有许多深陷的脚印和水窝,横竖不成行。两条瘦脱了形的小花狗,只有一抓大,刺猬一般,浑身污泥,在脚底下钻来钻去,时不时碰个照面相互咬上一口,发出恼恨的尖叫声来。老徐“嘚”的喝了一声,用两根手指捏了一只狗脖子,提起来一甩,给扔到两三米外的烂泥里去。可怜那小狗,滚了几滚,连叫唤一声都没来得及,连滚带爬的一下子跌撞下去好远。另一只却被吓得不轻,一路昂刺昂刺的叫唤,歪头夹了尾巴随了滚的那只踉跄着也去了。
  院子里一辆破农用车,一扇车门耷拉着,几个轮胎都已瘪了,车身满是老锈,上面堆的摞成半人高的圆桌面子,生了许多青苔,有的边缘已经黑烂。东边,偏屋低矮,居中一间没墙也没装门,虽然及檐的敞开着,进去也得低了头。该是许久没人进过,半屋子长凳,许多锅碗瓢盆,乃至地上,俱都落满灰尘结了蛛网。
  “都是以前的家什,现在没用了,眼看着烂。”
  老徐摇头叹气。
  老徐以前在庄上,给红白喜事人家烧茶水,出租桌凳碗碟,同时还承包了个鱼塘,收入非常可观。
  “前后三庄,那么多人家,丧葬嫁娶,孩子满月老人过寿,事情没个停,好营生啊,有吃有喝有烟抽。”
  “钱用不完,哪年都能分给俩儿子一点的。”
  老徐盯着远处的那两只瘦狗看,将裤腿撩起来挠痒。

  老徐家原来在村子里面,下雨阴天路不好,嫌进出不方便,后来买了这个宅子,边上就是一条水泥路。
  按他和我大舅子的说法,买了这宅子后就不顺了。先是自己患了病(啥病没讲),干不了活,连人家的茶水都不能烧了。接着老伴也患了肺病,不能断药。现在,用老徐的话说,“钱都败光了”。也曾找了唐克标(看风水的)来看了两三回,但前后屋脊不冲,左右山墙对齐,看不出什么道道来。
  好在早先一次,因为腰扭伤了,找了山东一个人看,竟被偷了这偏方来,现在也算是个营生了。慢慢的远近也有不少人晓得,农村里患骨刺的人多,不时来贴上一副两副,也算有了固定的收入。
  按老徐的话说:“够老太婆买药吃的了”。

  有零星的雨点跌下来。老徐说先配药吧,起身从檐下抄了一柄铁叉,往院门外去了。我很奇怪,就跟了去,问他要做什么。
  “挖草药”。
  老徐头也不回。
  来时竟然没留意,院门里外两侧,种有成片的阔叶植物,植株密集壮硕,叶面墨绿油亮,有深刻条纹。
  老徐弯腰挨株掰着根茎看,挑了一株大点的,挖了起来,在铁叉上将根上的砂土磕掉,拎着回了院子用水冲净。我追着问他这是什么草药。
  “玉簪花。”
  老徐已经坐下了,见我听不太明白,就拿一根手指在地上写着这草药的名字。
  “为什么叫玉簪花呢?”我再问。
  “开的花像是老嫚头上插的簪子,我这有两种,紫玉簪和白玉簪,等过两月开花你来看就知道了。”

  那一丛玉簪花原来是分株的。老徐将之一株株的掰开来,摘了根须待用,剩了光秃的植株放在边上,说再栽下去,一年后又生出一大丛了,这样轮回发生,只将院里院外的空地全都栽完,足够用。
  玉簪花根须非常密集,摘了放在蛇皮口袋上有一堆。再从屋里提出一个旧蛇皮口袋,伸手进去掏出几个小的马夹袋来,也是些草药,每样抓了一把,和玉簪花的根须一道用原先的蛇皮袋子兜了,招呼我们去舂碓捣药。
  在东偏屋南和院墙中间,有一个棚子,里面放了个碓臼,被他改装过了,装了两个轴承,舂起来省力得多。就算这样,一副药舂下来也要一刻钟左右,我和大舅子两人轮了班,都有点气喘。换老徐自己断是舂不动的,说平常都叫了孙子来帮忙,经常给点钱,但那小子仍不太愿意干这活。
  药捣烂后有半马夹袋。老徐进屋拿出一摞白洋布袋子,早就缝好了的,正方形,25公分大小。挑了个大一点的,将药悉数装进去,戴了副眼镜,坐在走廊里,穿针引线,将口缝上,再用一根白布带子围了我的腰比划了长短,缝在药袋子两边,末了又弄了个塑料袋子缝在药袋子外面,说不让透气,以免药效跑了。缝妥当了,当时就让我从腰后贴身系上,又给调整了下位置,交待了必须24小时背着,早晚可以摘下来揉捏一下,将药颠倒颠倒以利于药效均匀发散。

  按老徐吩咐,这个药袋子我背了30天,从5月1日开始,到了6月1日,再去换了个新的来。因为前面一个没觉得有什么效果,老徐又给我加了点药,挖了更大的一株玉簪花,说是白玉簪,效果更好。
  “没道理的。这次你背40天,不可能无效的。”
  对于之前为何背了一个月无效,老徐很是费解。
  走的时候,将300元钱塞给老徐,老徐推夺不要,来回追了几趟,终又塞给他老伴手里。直至我们上了西边的路,老夫妻俩仍在油绿的玉簪花田中间并排站立,不停挥手,神情局促。

  后面这个药袋子更大一点,我称过,刚好1kg。背在腰后,虽穿着肥大的衬衫或T恤,仍难以遮掩后面凸出的一块,布带子在肚子上系了个疙瘩,也是凸出来的。晚上回家,换衣服时,总是能引来家人围观拍照并发出一片笑声,说我像是个小日本……
  已经入了夏,因是新鲜的玉簪花根捣烂,虽掺了许多干的草药,但潮气总还是有,再出点汗,24小时捂着,几天过后,该是发酵了吧,从开始的药香就变成一股隐隐的臭味了。
  也不能说叫臭,我闻着该是如同酒糟的味道。为此,一个同事还笑我:你不喜欢喝酒么,这多好啊,整天像是背了个酒囊,虽喝不得,但时刻闻着,也总能过过酒瘾的吧。
  味道重点也不是问题,我可以避开着人点。而是那个系在腰上的布带,必须要系得紧,否则背不住要往下掉。这样一天下来,解开带子,腰一圈就不成模样了,勒了很深的印记,汗水一煮,很痒,抓了几回就破了皮。
  媳妇看了心疼,就想了个办法,找来一个她不用的旧bra,将带子剪下来,罩杯扔掉,把药袋上原先的布带子给换了。
  这带子是真有好处,宽度刚好,有松紧性,还有3排各4个好袖珍的钩子,可用来调节长短。仔细扣上,服服帖帖,这样就省得系一个大大的疙瘩在肚子上了。
  不由心下感慨,咱这做了一生男人,终能得偿一次女性用品之好处,发明这宝贝的家伙果真做了件千秋功业的大好事。
  此时,估计你们看了可能要笑,甚至会说出一句“无图无真相”的话来以激将我将这宝贝示给你们看。我这就劝告你们,趁早消了这念头。这宝贝是我媳妇爱心出品,我的专利,永久保存,概不示人。

  现在,这药包早就卸了,后腰上黑了一大块的皮肤颜色也正慢慢褪去。但是因为垫在腰下睡觉成了习惯,每日仍放在床头,夜里睡觉随手拿来垫上,已然离不掉了。
  而关于玉簪花。第一次,老徐给我挖了株紫玉簪带回来,第二次我又腆着脸要了株白玉簪回来——说实话,若不冲这白玉簪,我还真不一定再去背这第二个药包。
  现在,两株玉簪花在家里的院子里活得很好。上次回家,花期已过了,只剩一根干枯的花梗独立。而在这之间,一天在汽车公园,我不知经过多少回的地方,竟然发现一大片开得正好的紫玉簪花。
  原来,有些事物,不是少见或未见,而是视而未见。
楼主四道圩 时间:2014-09-05 12:47:00
  正文

  当然,上述几个段落只是这许多年来众多治疗方法之一小部分,比如现在家里仍旧能找出刮痧、艾灸、红外线理疗带等物事。至于经历更多的膏药、偏方不计其数。太过细碎,就不多费神唠叨了,也免大家厌弃。
  不多唠叨的道理,除了细碎,一来多为过程相同,没啥特色;二来诸如六院、长征那些开口就要你手术想他再多说一句哪怕用磙子也不能再轧出一个屁来的专家们实在不值得去说起。所以将正规医院就医经历直接略过,堵已堵,不复添堵。你们别以为咱只知走野路子,那其实是无路可走啊。
  下面才该是正文。
  说正经的,老腰经么,还是总结出个四五六来吧,自觉该可称之大贴士了,大家可以参考个一二三:
  1、多数寻医问药经历都是人介绍的,听风就是雨,典型的病急乱投医,其实这是最要不得的,要学会理性分析、认识自己病情。
  2、民间大多以赢利为目的的物理疗法,都会辅以寻常的止痛活血类药物,而真正减缓症状的正是这些药物。
  3、大多的药物都是临时活血消炎去痛的,只起临时缓解作用,能少吃尽量少吃点吧。
  4、外用贴敷膏药一类的,就别指望了。
  5、每人症状或耐受度或患病部位不同,某种疗法虽确有许多被治好的病例,但并不一定适合你,甚至人家治好的压根就不是你的那个病。
  6、千万别相信名、大医院的专家门诊,那里面供奉的不是神,更不是人。
  7、手术治疗是最后选择(如果你能承受得了自费部分的10w+银子)。所谓最后就是基本上瘫了,瘫了等于废了,而手术的结果是仍有可能让你继续站立和行走。
  8、别以为你的症状轻微,治了两下吃点药不疼了就是好了,要记住,凸的地方只会更凸,并会伴有增生,永不会缩回去或自行消失,最好的情况是维持不变。
  9、注意你们的日常姿势,少坐沙发或矮凳,不可久坐,注意坐姿(所谓坐如钟),尽量睡板床,若嫌不舒适硌了小身板,可以垫张不超过6cm的软垫。不可猛侧腰或扭腰,弯腰时要屈膝下蹲,搬重物时双肘贴合腰部。防病远比治病重要。
  10、运动吧骚年。记住,能救你的只有你自己,游泳、羽毛球是最好锻炼方式,力量牵引、快走、雁子飞、高翘腿、平板支撑等也有一定效果,哪怕跳上一曲小苹果,也是好的。具体或未尽的去网上找吧,或者拎两瓶高度白酒一斤猪头肉来找我切磋切磋亦可。但是,最最最最要紧一点是:持之以恒。

  结束语:
  当你的腰突有了一定历史,比如已经超过5年,恭喜你,因为你已经不会再记得腰好着时的感觉,你会觉得每日伴着你的疼痛和折磨,只是你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你会觉得,人生本该如此。
作者 :小培大诺 时间:2014-09-05 13:46:00
  “运动吧骚年”

  这是综上精华。鉴定完毕!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林中之路 时间:2014-09-11 14:33:00
  感谢@影乱 聚焦首页推荐
楼主四道圩 时间:2014-09-13 07:28:00
  感谢@影乱 推荐,问好!
  
  • 影乱

    举报  2014-09-15 10:38:25  评论

    四哥好,好久不见了,要常发文啊。
  • 四道圩

    举报  2014-09-16 09:15:20  评论

    @影乱 是啊,好久不见,今年事儿真多。。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连城1 时间:2014-09-15 12:05:00
  这文贴很久了,我居然是第一次打开看。马上嫉妒得眼泪汪汪。四道圩啊,你满满的才华啊。。。。。
  说到这个腰突这个病,今夏我也以为自己中招。加了一个QQ群,群里很多汉子,每日在那里谈说怎么锻炼,怎么运动——的确是男子汉居多,女人很少。混了一些日子,我方知自己并不是腰突,偶然着凉罢了,于是不带走一片云彩地退了。很好的群,四道愿意可以搜一下。
  • 四道圩

    举报  2014-09-16 10:10:25  评论

    徐夫人过奖了:) 运动或锻炼的方式已经知道很多种,但还会再去搜搜看,谢谢谢谢!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北国之春1102 时间:2014-09-16 14:54:00
  前天和小培聊起过这个话题,小培是专业人士,她的建议是做器械锻炼,有针对性地提升腰部耐受能力,从内部改善身体状况,这些比拔罐按摩要强很多,她自己手头有现成的例子.另外,她还教了我一个很好的锻炼动作.四道不妨可以和小培聊聊.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言浅浅 时间:2014-09-17 21:28:00
  我有朋友是手术治愈的,术前也被吓唬说,可能要瘫,^_^
  • 四道圩

    举报  2014-09-18 16:43:38  评论

    手术治疗是最终方案,瘫的可能性不大,但费用高,术后康复慢,并易复发,可以说风险还是有一点的。总之,我认为,无论那种方法,彻底治愈的可能性不大。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踏雪焚梅 时间:2014-09-19 12:56:00
  靠的 越发娴熟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