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现代诗歌之我见:板砖或板凳

楼主:林中之路 时间:2009-11-26 15:59:07 点击:1742 回复:4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我见,就是一己之见地。每个读诗的人都对诗歌有自己的见解,我也不例外。
  
  开此帖的目的,一是整理一下自己对诗歌的一些看法,二是方便与野草筒子交流争鸣。
  
  评论所采用的诗作大多是我自己所写,包括作品和习作。并非为了自吹自擂,而是为了批评或解析起来更贴近作者本意,当然也肯定失之偏颇。我界定的交流对象主要是初学者,所以,会针对现代诗歌想入门的同好,重点回答感兴趣的读者提问。
  
  当然也希望有方家来此板砖。
  
  我没有直接用现代诗歌框定范围,是考虑现代诗歌其实并无明确定义,还是白话诗歌的范围,从意像上说,也没有脱离古体诗歌的底蕴,所以还是用诗歌指称。最早的时候也开过一帖同题的,但没有坚持下来,希望这次能够坚持得久一些。
  
  闲话少说,言归正传。
    
 

  
楼主林中之路 时间:2009-11-26 16:01:00
  
   1、缘起:诗与歌

  《诗经》里有这样的句子:“坎坎伐檀兮,宜之河之干兮,河水清且涟猗。”“坎坎”即为诗歌的节奏。这里的“歌”就是劳动的号子。可以想像,伐木工在一遍伐树一遍唱歌,唱的内容开头就是伐木的声音,这是离他的耳朵最近也听得最多的声音了。“坎坎”,为了伐木的进度,“坎坎”有了音律和节奏。动作的协调性,带来了舞蹈一般的劳作,最后被抽象成舞台动作进行虚空的劳作演习。歌和舞就形成了艺术。歌,语言;身体,载体;就这样载歌载舞表达了歌舞者(本质上的劳动者)的朴素情感。
  
  砍倒的树在眼里倒下了,其余的运木工要把他们拖放在河岸边,这时就看见河水清清澈澈,还起了动人的涟漪。这时的河水,被赋予了更多精神享受的审美。没有这河水的喧哗陪伴,砍伐是孤独的,不美的;而河水伸延到不知多远的远方,又多了一份悠扬。
  
  在这里,我认为很好地解释了诗与歌也就是诗歌的缘起。诗歌的本质是人类劳作的附属品,是以精神产品的方式愉悦人的劳动的。如喊号子唱歌可以减轻劳动者的痛苦一样。那么,民谣和歌舞就是原初的或早期的诗歌表现形式了。
  
  这也就意味着诗歌有两个必备的部分:具象(木头的香气)和抽象(河水的流淌)。也具备两个视角:此在的行动(砍伐和创作),彼在的悠远(河流之上的天空)。还具备两个特点:歌和节奏。抒情性的、可以歌唱的语言;可以跳舞应和的节奏,也可以理解为语感或韵律。
  
  写好一首诗,如果依照上述的几个要素去体察,就能多少知道她的成败了。
       
 

作者 :此生已老 时间:2009-11-26 16:08:00
  感觉回到了大学时代。
  上面端坐一正经八百的老师。
  下面一群瞌睡生。
  我睁大眼睛,
  看到了两个字,哦,原来是:诗歌!
  于是继续瞌睡了下去。
作者 :D狼 时间:2009-11-26 17:24:00
  我没板砖,只有板凳。
楼主林中之路 时间:2009-11-26 22:03:00
  即时互动1:从此生已老的瞌睡说开去
  
  诗歌,尤其是现代诗歌,一直“曲高和寡”,似乎谈诗如催眠,闻者无不瞌睡。我这里先排除讲的人口干舌拙的原因,而讲一下现代诗歌为何不为人所喜。
  
  所谓诗歌是高雅的艺术,所谓诗歌是语言的金字塔,在我看来纯粹是瞎扯谈。不能说诗歌凝练了,就高度了。不能说诗歌有意像就难懂了。诗歌其实没有自闭,其实有她的敞开。每个读者都可凭借通感接近她并且让诗歌真的成为情感的桥梁,成为解思的通道。
  
  为何不反过来看呢?现代人之浮躁,在接受度上,几乎停留在感官的层面,习惯性阅读一些快餐式的文字,习惯性地保持和网络一样的丢垃圾速度。当你把心门关上,甚至不知道心门在哪里,又何以能完整地进行阅读体验?这种隔,是时代的弊端。群体性的阅读,都处在一个掠夺的层面,囫囵吞个枣的层面,导致对诗歌的认知,甚至是对语言的认知,都停留在肤浅的层面。诗歌,不是全息的商业演出,也不是走秀,更不是发梦天的疯章。她需要你的宁静,需要你保持清明,而不是瞌睡。(我只是因此生已老的调侃有感而发,并非针对她本人。)
  
  当然,写作现代诗歌的群体同样,很多读者和作者都简单地、带着嘲弄地说现代诗的诀窍就是回车和分行,把白开水的大白话进行回车键处理。这种讽刺说明:写作者对现代诗歌的态度任意妄为;网络时代开辟几乎零成本的情感宣泄渠道;没有偶像的黄昏的青春暴力;没有坚持只有标榜的标签——诗人,和流浪和色情和颓废和异化这些词关联在一起。一方面,经济处世人们乐意把这写作群体排除在正常人之外,乐意让他们自生自灭;另一方面,这些写作者,也是语言的速朽者,把诗歌当作流浪的工具,当作独立特行的工具,玩弄,放纵,不得其所。
  
  可以说,这两种态度,无论写作者还是读者,都是在亵渎诗歌。“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很多和自然、和人性息息相关密不可分的诗歌,早就进入汉语人文血液的诗歌,如何会是我们现在所形容的样子?
  
  诗歌,本质还是那么朴素,还是那么坚定,还是那么毫无功利性,千百年以来,千百年以后,都将如此。
  
作者 :彦帆 时间:2009-11-26 23:14:00
  你的意思是说,诗没有罪,有罪的是诗人?
楼主林中之路 时间:2009-11-27 08:36:00
  作者:彦帆 回复日期:2009-11-26 23:13:36
    你的意思是说,诗没有罪,有罪的是诗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觉得你简单理解了我的意思。我的意思已经展开讲得很清楚了。

就你的问题,我只能这样回答:
  诗——一种文学艺术形式怎么会有罪?
  人当然会有罪与罚。诗人也是人。诗人担当诗歌的罪?除非诗人作为诗歌聆听的耳朵,传达了天籁,所以必要受到罪罚。
  而更多所谓的诗人其实不是诗人,甚至连诗歌爱好者都不是,他们也无罪,因为和诗歌毫无关系,尽管他们也会写一些分行白开水。
作者 :zzp梦浮尘 时间:2009-11-27 09:02:00
  百度:具象(synthetic image) 文艺创作过程中活跃在作家、艺术家头脑中的基本形象。
  
作者 :zzp梦浮尘 时间:2009-11-27 09:07:00
  
  抽象百度
  1:从许多事物中,舍弃个别的、非本质的属性,抽出共同的、本质的属性的过程,是形成概念的必要手段。
  解释2:不能或没有具体经验到的,只是理论上的;空洞不易捉摸的。与“具体”相对。
作者 :此生已老 时间:2009-11-27 10:07:00
  作者:此生已老 回复日期:2009-11-26 16:07:34
    感觉回到了大学时代。
    上面端坐一正经八百的老师。
    ………………
    ……………………
    ………………哦,原来是:诗歌!
    于是继续瞌睡了下去。
  
  
  作者:林中之路 回复日期:2009-11-26 22:02:38
    即时互动1:从此生已老的瞌睡说开去
    
    诗歌,尤其是现代诗歌,一直“曲高和寡”,似乎谈诗如催眠,闻者无不瞌睡。
  ————————————————————————————————————————
  老大,正解当如上。
  
  
  
  俺想说的是,俺瞌睡的不是为诗歌,
  瞌睡的是为正经八百,
  我觉得你喝醉了再来谈比清醒着谈更好~~~~~~~~
  谈的时候眼镜不要悬挂在鼻梁上,
  衬衫不要系在裤子里面,
  书本不要端正摊开在桌前,
  人不要总是站在黑板边,
  手里不要拿粉笔,
  声音要低的时候像是在窃窃私语高的时候让一楼道的人都有可能听见,
  铃声响了要假装自己听不见,
  后座坐着谈恋爱的俩男女要借用巧机把他们给吸引到众人的目光中而且最好那两人还完全沉醉不知觉,
  考试的话说我们不仅开卷考试而且允许同学们带书只要同学们能够有力气把半座图书馆都搬来也没有问题,
  
  ……
  ……
  
  得了,诗歌这么严肃的事情,要是照我这么整,那我可就真成了诗歌的罪人了。
  我还是继续瞌睡罢。。。
  
  
  
  
作者 :D狼 时间:2009-11-27 10:49:00
  老林接着讲,我是好学生,不打瞌睡,认真听着呢,还做笔记呢,当然也无意与去写诗,但是我想会有很多收益的。
楼主林中之路 时间:2009-11-27 16:34:00
  
  诗歌赏析:《吹笛子的少年》
  
   作者:林中之路
  
  吹笛子的少年眼望着黄昏
  向晚山坡上贫穷的家门
  熬不过一只短笛的时光
  
  扶着竹子长大的少年
  像是扶着叶子的雨滴
  
  『赏析』在我们童年的记忆里,总会有掩映在房舍背后的一片小竹林,当风声飒飒,将阳光或雨水飘洒一地的时候,漫漫袅袅下来的就是竹叶,无声无息,层层叠叠,在你的脚下松软,发出沤烂腐败的气息。往事是清晰的,从小桥流水,从池塘牛哞,从那片竹林,带着滚滚竹涛,俯仰相倾,传说山里的故事。

  这大自然的声音,这带着茸毛舞蹈的竹子的声音,这拔节的声音,不就是悠转的竹笛么?我的少年忧郁一直在竹林里沙沙作响,缺钱少米的故乡门扉,笨拙地堆在谷场边,熬着日月,突然变得遥远——离弃了都市里苟且的我——连同那个少年。

  一颗流亡的雨滴,带着竹林里秘密的事变,带着晶莹的小孩子的笑声,顺溜着叶片滑下。那绿的血,收敛着唇,进入泥土的腐质,此刻,世界如此宁静。
          
 

楼主林中之路 时间:2009-11-27 16:36:00
  
  诗歌赏析:《朗读》
  
   作者:林中之路
  
  喧哗的是找不到鸟的树枝
  
  当道路像所有汗淋淋的马
  在篱笆外喷着响鼻
  风吹哪页读哪页,你忘记了时辰
  在身体躺着的地方睡了一个下午
  
  『赏析』
  
  夏日正午的树林里,鸟如同飞翔的果实,唧唧喳喳,时而这,时而那,时而高,时而下,树枝随之俯仰、弹跳、跃跃欲试。喧哗的是找到了鸟的树枝,还是找到了树枝的鸟呢?不如说,鸟和树枝在互相呼唤。这喧哗,让人的心更感觉安静,更感觉林中的幽深。

  读书的女孩子,你可以让她穿上夏天的衣裙,白色或者淡蓝,在树荫下或是有斑驳阳光的草地里。风吹过来,忽而停,忽而起,就像在帮她翻页。阳光、鸟鸣、果实掉落的声音、树枝的远望,都进入了她的书本,她的阅读。她到底是在书里还是书外?她是否睡着还是醒着?是否在身体之外还是之中?她是否作者想象出来的一个女主人公?这些并不重要。

  所有道路都经过这里,所有道路如同汗淋淋的马匹,在奔跑中找到休息地。就在那片低矮的青色故乡篱笆外,时间之马喷着响鼻,浑身充满速度的血回落宁静。前面是一片绿荫,你的目光可以在那里做短暂的停留。
             
 
楼主林中之路 时间:2009-11-27 16:37:00
  
  诗歌赏析:《鸽子》
   ——鸽子衔来了橄榄枝
   《圣经◎旧约全书◎创世纪》
  
   作者:林中之路
  
  梦幻的列百加,孤独的列百加
  她在旷野里饮着骆驼
  我的驼队
  驮满痛苦的经历
  
  静静匍匐在她的水瓶周围
  拥吻着她的裙边
  
  黄金手镯一样合适
  我的列百加
  
  你的两只洁白的鸽子
  在我脸上叫醒
  多像两个干净的孩子
  
  『赏析』
  
  人生痛苦的经历是否如行进在沙漠里的一支寂寞的驼队?而圣经人物列百加,这位手扶水罐的饮驼者,无疑是梦境的天使。在漫长的行旅中途,你是否会遭遇一位你的列百加呢?
  她的孤独和你等同,她期待你的到来也很久了。
  
  衔来和平的橄榄枝的白鸽,预兆着内心的遭遇,人生的旷野击打你的眼眶不是没有理由的,因为只有通过痛苦的眼睛,才能看见和平的信仰。这是一场思想的爱情。你的整个驼队都下跪周围,等着心爱的列百加,把水罐倒倾。她的言语,她的水,她的纯洁白鸽,卧着的乳房两只,在交融的时分净化。
  
  你是骆驼的背负,或者鸽子其中颜色较深的一只。

             
 
  
作者 :D狼 时间:2009-11-27 19:33:00
  老林,诗歌讲的是意境,这种意境最美之处我想应该是每个读者根据自己的想象而感受到的,而你的赏析无疑会破坏这种意境,我刚在读诗的就遭遇到了这种尴尬。
  所以,我建议你只把诗贴出来。
作者 :山岚霓裳 时间:2009-11-28 09:25:00
  诗言志
  诗言情
楼主林中之路 时间:2009-11-28 09:28:00
  作者:D狼 回复日期:2009-11-27 19:33:06
    老林,诗歌讲的是意境,这种意境最美之处我想应该是每个读者根据自己的想象而感受到的,而你的赏析无疑会破坏这种意境,我刚在读诗的就遭遇到了这种尴尬。
    所以,我建议你只把诗贴出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只贴诗歌的话,那就成诗选了。
  这里,偏重解析,也就是提供一种阅读通道。诗歌,阅读的切入点不一样,途中的风景也自是不同。
作者 :此生已老 时间:2009-11-28 11:48:00
  你俩没啥可争,其实怎么样都好,选自己想看的就好。
  
  不爱看评论的,就自己欣赏诗歌,想看评论的就借鉴咯。
  
  嗯,风景不同,花入各眼。
作者 :阿巴拉岛的黄昏 时间:2009-11-29 17:12:00
  赏析的那部分也很好啊,只是如果这样的话,诗的存在意义在哪里呢?:)
  
  关于诗嘛,我真是搞不懂,我读的诗少,记住的就更少。:)
  有几句,有时在心里念一遍
  好像灵魂变重了一点
  :)
楼主林中之路 时间:2009-11-29 18:14:00
   作者:阿巴拉岛的黄昏 回复日期:2009-11-29 17:11:42
    赏析的那部分也很好啊,只是如果这样的话,诗的存在意义在哪里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种赏析算是对诗作的一种互动。如果,真的像一条鱼那样在厨房里解剖,那肯定是红烧,也食不出鱼的本味了。:)
  我试图给喜欢诗歌的读者一条阅读的通道,但这通道对阅读者也是一种隔,一种误导。
  
作者 :何振衣 时间:2009-11-30 19:03:00
  林大说得玄了。
  
  以我之见,考查诗歌无外乎两点:想象力与表现力。
  一首诗,无论以什么方式写,写什么内容,只要想象与表现俱佳,都是好诗。
  至于诗歌与劳动者的关系,林大也说过了点。人类创造文字,并用文字来说事,不过为生存而已。原始人用一个个故事传承生存的经验与情感。到后来,诗歌如同其它艺术一样,成为生存的表现。杜甫忧民,李白游仙,苏东坡释怀,李清照述己,都是对生存不同方面的表现,都是很好的形式。当然,劳动者之歌也是对生存的表现。所以,林大之言有失偏颇了。
  
  至于现代人对诗歌的厌倦,只是感觉懒惰而已。诗歌会复兴,但需待时机。
楼主林中之路 时间:2009-12-10 15:56:00
  读孟浩然《夏日南亭怀辛大》
  
  山光忽西落 池月渐东上
  
  散发乘夕凉 开轩卧闲敞
  
  荷风送香气 竹露滴清凉
  
  欲取鸣琴弹 恨无知音赏
  
  感此怀故人 终宵劳梦想
  
  
  
   夕阳总是刹那间消失,他的告辞没有片言只语,也不稍作片刻停留。就像山突然明暗不定,顷刻黑暗扑面而来。荷香的池塘溢出清凉的境界,竹林里幽篁阵阵,弹琴长啸不可复得的郁闷,使孟浩然想起故交来就躺在夏日凉爽的南亭多好,披头散发而歌多爽。
  
   孟浩然布衣终生,的确是难得的性情中人。语多大气天然,情感率性薄发。除“恨无知音赏”这句过于直白外,整首读来历历在目,非常贴心。如果改为“欲取鸣琴弹,只是高阁藏”或“欲取鸣琴弹,独对无声响”,是否更加宁静一些?
  
  
  
楼主林中之路 时间:2009-12-10 16:14:00
   我看诗人虚构的诗歌
  
   标题:什么东西
  
   我要说东西
   我没有说东西
  
   就是一个 我只是
   在玩
  
   我只是不想
  
   我的牙齿有蛀虫了
  
   我有医生
   我的医生的手上有钳子
  
   就只是一个
  
   我不想看
  
   我想我是太
   累了的
  
   我有了朋友了
  
   他就是东西的疼痛
  
   二○○一年三月二十八日
  
  
  
   虚构的东西肯定不是什么东西。如果障眼法是看事物的一种方法,诗人虚构在语言中就有太多的难言之隐,或者他喜欢晦涩,喜欢让人看不懂。一些很中性的词汇伪装着,简单的外壳在重复。自言自语的诗人虚构把创作作为生存的本能,他需要在语言里活着,并且呼吸。要说与没说的东西,使他神情恍惚,不确指,正是虚构以笨拙的方式接近语言,他看重叙说的歧义,从来不肯在诗歌中肯定,暧昧的色彩单调剥离,剔除了饱含的血肉,剩下艰难的几根骨头。
  
   “我有了朋友了”,这句话的流露就象诗歌睁开的眼睛。诗人虚构没有将事实呈现,相反,他得意于自我超越的清醒。他没有指向喜悦和幸福,而是指向了疼痛。有了朋友了,对于一个孤独的诗人来说,把握到的并不会是实现了的。他有蛀虫的牙,他有医生的牙,就象孤独的钳子,咬合着齿,得到和失去,事物的两面都在相互咬合,然后,疼痛延伸的部分就成了一种几乎绝望的诗歌,从中我读出诗人虚构对事物降临的冷漠。一个人的语境被惊醒,他是累的,一点也不好玩。
  
   “我有了朋友了”。这句话听在我的耳朵里,多少使我辛酸。
  
  
  
   标题:下午的树荫
  
   那些人在了
   是我看了又看了的
  
   好象下午的树荫
  
   我坐在那 阳光
   非常的安静
  
   只有一只鸟不住的
   歪着头在看我
  
   现在 是那种时候
  
   握着纽扣的手
   同时也握着沉默
  
   风沁入身心
   一点点的打开
  
   门 它的阴影深入
  
   阳光很好 他们
   在的房子也无比的宽大
  
   二○○一年四月一日
  
  
  
   “那些人在了”,诗人虚构没有说到底是一些什么人。但我还是想起顾城诗歌中的“一点点走近的,是下午的阳光”。这无疑是和死者有关的诗。准确说,是活在书本里的纪念,“是我看了又看的”诗人的墓志铭,那些宁静安详的光荣,笼罩在下午的树荫里面,也使聆听着动静阅读着作品的诗人虚构感觉到了召唤。离现实越来越远的梦境开始巨大,逐渐淹没了天空。
  
   他没有揭开坛子,揭开阳光的盖。“门 它的阴影深入”。启迪之门,众妙之门,象阳光的阴影在虚掩着,在洞穿着记忆。时间凝固了此刻。“现在 是那种时候”,是那种服从召唤的时候,诗人虚构在下午的树荫里坐上很久,他坐在那里,非常的安静,没有说话。
  
   风沁入身心
   一点点的打开
  
   一些让诗人痛切的事物渗透了语言。或者他就坐在我们都以为很平常的时刻,很一般的树荫里,我们慢慢地忽视了他的存在,我们没有料到他会完全从树荫之中消逝,就象从未来过。“只有一只鸟,歪着头看我”。诗人虚构似乎不是那么在意我们的目光,但我相信骨子里他暗暗想告诉我们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握着纽扣的手
   同时也握着沉默 。
  
作者 :松果壳 时间:2009-12-11 10:56:00
  自说自话如楼主这样的,怕也是野草第一人了。
作者 :zzp梦浮尘 时间:2009-12-12 19:04:00
  (*^__^*) 消化不完,明天再看.。
作者 :gougoumajia 时间:2009-12-13 18:35:00
  老林的诗解读不下去,跳看了一下,觉得比较陈腐和雕饰。
  
作者 :愚蛮子 时间:2009-12-14 09:25:00
  晕晕乎乎的(当然排除酒醉),看了一路的诗歌的贴子,说是现代诗歌。当然依例从《诗经》说起的。有些争论,这很好,虽然争论到有时甚至就没说一个论题。但这并不重要。交流嘛,就是随意的想到哪说到哪最好。
  至于诗歌。“诗言志”而已,“志”也因人因时异,所以诗也因人不同。不论是写者和读者,因人因事因情因境因时……各有所异也各有所悟,故英雄所见其实大可不必略同。
  比如蛮子,蛮子也曾经痴迷于诗歌,但现在却不了。
  对诗的看法是,唐宋是汉语言文学史上诗歌的颠峰,后世不可能再有所企及。发展也只是在学习中的一种感慨,最多就是另一片小树林一般的创造,比如宋词就是对唐诗无法望其项背后开辟的另一片树林。宋之后,到明清无非是做些考据和订证的功夫,要再树一片森林已是不可能,哪怕是一片小树林也是力不从心,到了现代,便是考据订证这一块也开辟拓展不了多少新鲜的空间,所以学者教授也只能是借助下媒体,弄个什么讲坛,讲讲经史子集诸子百家而已,其实这些正是现代教育开始以前中国的先生(老师)们一直世代所做的功课。然而这也不是人类的倒退,而是一种文化或一种事物总会有颠峰的时期,后来无法企及,这实在是正常不过,后辈也不必赧颜。中国如此,欧美如此。欧美也无法达至再一次的文艺辉煌。
作者 :o无为 时间:2010-04-23 22:36:00
  拿着大喇叭在人行横道上嚷嚷:注意红灯,注意绿灯。我们能接受。
  你吃饭时说:饭是应该这样吃的。
  你喝酒时说:酒是应该这样喝的。
  不太啰嗦兮,河水长流不干。
作者 :挽之歌 时间:2010-04-23 22:50:00
  
  
  楼上的,你太卑鄙了,这样的东西都给翻出来,我发现你有捡破烂的潜质,因为你的眼里可能有太多的闲置宝贝了。
作者 :o无为 时间:2010-04-23 23:27:00
  和一头寻找缰绳的水牛相应成去。
作者 :henghzg 时间:2010-04-25 11:53:00
  我汗~多年前的东西都被你找到了,感叹啊~感叹变化太快
作者 :kiuyiuyi1991 时间:2010-04-25 13:06:00
  我喜欢诗歌   所以继续听课
作者 :葡提记 时间:2010-04-30 18:03:00
  不懂湿,专程来学习的。^_^
作者 :从此淡出你的视线 时间:2010-05-24 00:14:00
  听了林老师课
  俺坐地湿
  是断不敢拿出晒了
  伤自尊了
  回家哄孩子去啦
  
  
  
作者 :诹訾之阿布罗迪 时间:2010-05-24 10:01:00
  阳光,很好!
  早安,维罗妮卡!
  
作者 :诹訾之阿布罗迪 时间:2010-05-24 10:16:00
  猫,不拜佛,只投币。
  狗,只拜佛,撒腿跑。
作者 :诹訾之阿布罗迪 时间:2010-05-24 10:21:00
  一路蔷薇,一路浩荡。
作者 :诹訾之阿布罗迪 时间:2010-05-24 10:23:00
  我检讨:
  阳光底下,
  不能活得太招摇,
  小心遭虫咬。
  
作者 :诹訾之阿布罗迪 时间:2010-05-24 10:41:00
  历史是个什么玩意?
  历史,
  就是,
  贞节牌坊。
  白的,
  是贞女;
  黑的,
  是婊子;
  真实,
  杀无赦。
  
作者 :诹訾之阿布罗迪 时间:2010-05-24 10:42:00
  一河清静,白鸟扑面。
作者 :诹訾之阿布罗迪 时间:2010-05-24 10:51:00
  拿诗来,下酒喝。
  三月调戏,
  四月上场,
  五月抢亲,
  六月放火,
  七月烧城,
  八月突围,
  九月敢死,
  十月江湖追杀令。
作者 :诹訾之阿布罗迪 时间:2010-05-24 10:52:00
  亦可亦非可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