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桐花开

楼主:flymushroom 时间:2014-06-13 21:58:09 点击:226 回复:9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仲春时节,北京的泡桐开得像疯了一样。巷里,路边,繁盛的粉白、淡紫色喇叭状花朵在枝头累累叠叠,树下落英满地。
  泡桐广西也有,但不如北方多,花也多为白色。教育路广西艺术学院门口有一棵。小雨同学小学二年级放学回家时遇见这棵开满花的树,惊呼:太美了!小伙伴随声赞同。结果却发现彼此说的并非同一回事,惊呆小伙伴的是一辆飞驰而过的奥迪跑车。今年春节小雨回广西过年,两个小伙伴见了面,我提起这事,两人都毫无印象,他们的共同话题已经换作了自行车改装。
  “桐”在汉字里,是一个美好的字。平常见到名字叫桐的树木不少,但细究之下,却发现它们并非出自同一家族。
  古人所说的桐,多指梧桐,又叫青桐、庭梧,是最早在诗文中有所记载的树种之一。在古人眼中,梧桐是吉祥的树,有了梧桐,才能引来凤凰。《诗经.大雅》说:凤凰鸣矣,于彼高岗。梧桐生矣,于彼朝阳。所以梧桐常被植于皇家宫苑,比如琴川,上林苑,阿房宫……后来又被用在私家园林,如今,梧桐成了很多城市最常见的行道树和园林用树。我真正见到梧桐,已是在知道“梧桐一叶落,天下尽知秋”的好多年之后,古人说梧桐树“叶缺如花,妍雅华静”,诚不我欺,梧桐自有一股落落大方的气度。
  “梧桐坠露悲先朽,松桂凌霜倚后枯。不是世间长在物,暂分贞脆竟何殊”。(唐 裴夷直)古人比我们活得悠闲,也就有时间和心情伤春悲秋。雨滴庭梧的清冷,梧桐叶落的萧瑟,梧桐从凤凰于栖的佳木,变作了诗人笔下点点愁绪,悠悠怅怀。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梧桐疏叶,怎载得动亡国之君的许多愁?
  “雨滴梧桐秋夜长,愁心和雨到昭阳。泪痕不学君恩断,拭却千行更万行。”伤怀之人,梧桐更兼细雨,滴到天明,那自是愁上添愁,痛断肝肠。
  梧桐做琴,清初陈溟子在《花镜》中有记:凡生岩石上,或寺旁,时闻钟謦声者,采东南大枝为琴瑟,音极清丽。如今用来做琴的大多是兰考泡桐。我不大通音律,但总觉古琴音色幽怨,似人发悲声,心情好的时候,能被琴声安抚得心静如水,若有心事,却难免更陷于愁情,无力自拔了。以木之质材而勾发人的心绪,这是音乐的力量?抑或梧桐的内质?
  法国梧桐常被人误作梧桐,其实它是悬铃木科悬铃木属植物。悬铃木的花我也没有见过,泡桐开过之后,北京各处的悬铃木便已重新披上绿装。叶片从婴儿嫩掌大小变得像成年男子的手掌,叶色从浅绿变得深浓,不过就是几天的功夫。每次看到它亭亭如盖时,也同时看到了缀在树上像圣诞球一样的果子。以悬球数目,可以分为一球悬铃木(美国梧桐)、二球悬铃木(英国梧桐)和三球悬铃木(法国梧桐)。树高果密,我一直没弄清楚这球数如何分辨。有一天,在一棵悬铃木下等人,我又想起了这个问题,却突然发现一根小茎上串连着两只果,回家后百度,从图册上看到法国梧桐是一串三果,而美国梧桐则只有一果,这一下可终于弄清楚了这个大自然的小秘密。自然像个调皮的孩子,总在此处彼处悄悄埋下一些小秘密,这场游戏是没有期限的,一旦你发现了,便可以从这场人与自然的游戏中获得不少的乐趣。
  而我小时候一直以为是梧桐的树,其实是油桐。油桐是大戟科油桐属落叶乔木。叶子上宽下尖,没有缺裂。油桐的花是白色的,很漂亮,落在地上的时候更美。但小时候对油桐树却有一种莫名的害怕,因为走过树下时,常常冷不丁被它落下的油桐果狠狠敲上一记;而大人会告诫孩子不许捡落在地上的油桐果吃,吃了会死人。也听说过有人喝桐油自杀,不知真假。桐油可以用来作涂料防腐,不过气味并不好闻。
  北回归线上的大明山,绿植繁盛,山涧幽静,空气清新。山上有树名叫珙桐,花开如白鸽展翅,所以又叫鸽子树。虽然名字也是“桐”字辈,但珙桐是蓝果树科珙桐属的成员,它的特殊之处在于,它是新生代第三纪(新生代最古代的一个纪,距今6500万年-180万年)的孑遗植物。第四纪冰川时期大部分地区的珙桐相继灭绝,只在我国南方的极少数地方幸存下来。在大明山上见到这古老的植物时是清明时节,白色的花朵正次第盛开,虽翩翩若飞,反衬得空谷更加幽静,因为知道它的古老,抚摸着它的树身,仿佛触摸着远古洪荒,与这棵树的遇见,实在只能用“幸运”二字表达。
  有一年春节与父亲母亲到城郊的佛子岭玩,远远看见山脚下,一棵树开满艳红的花,红得真叫一个正。眼睛不好,看不真切,我疑惑着,凤凰木开花的季节还没到呢。父亲却说,不是凤凰木,叫红象牙,他小时候见过。我半信半疑。走近了看,那尖翘如指天椒的花形,可不正像一枚枚小象牙?在这个寒冷的冬日里,这一树红花,鲜艳而生动。
  回来后不久,在青秀山的大草坪上,看到了成排新植的“红象牙”,树身的名牌上写着:刺桐,豆科刺桐属,又名象牙红。
  此后便时常见到刺桐,大概已经成了新的广受欢迎的园林树种。但是,父亲已离我远去了。每当看到这火红的刺桐,我总会想起他,想起那个清冷的大年上午,父亲说起小时候看见“红象牙”开花时的样子。
作者 :四道圩 时间:2014-06-13 23:40:00
  哇,一个桐竟有如此复杂划分!自以为极爱花草树木,但比起飞姑见识实在是差之千里啊。
  
  • flymushroom

    举报  2014-08-03 21:23:16  评论

    我也不是全懂,也很多也是查资料的。对植物有种难以控制的热爱,有空多交流。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绿竹安安 时间:2014-06-15 21:03:00
  《博物》2014年第四期,说古人心目中正统之桐花,就是泡桐花,梧桐,是梧非桐。
  我也是这才了解到我小时常见的所谓打碗花,就是泡桐花。
作者 :林中之路 时间:2014-06-16 16:55:00
  飞菇能将有关桐的个人记忆,以及诗词中、植物学中对桐的探究,理得层次分明,确实不易,更不易的也许是对桐的一种特殊的情感。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桐可以做琴。

  关于桐的记忆很多,桐油在乡下用得广泛,涂抹船只、打稻的搬桶、水桶等等和泥水打交道的器具。我小时候误将油桐子当小苹果吃,吐个要死。

  上海很多马路上多是悬铃木,法式梧桐或英桐。越到冬天越是枝干如画,和凛冽的长空峥嵘相映。我对上海的记忆一是弄堂的人烟,二就是梧桐的幽静。在一首诗里也揣摩过这梧桐树下的滴漏岁月。

  《致张爱玲》

  时光的手指一滑而过
  梧桐树下的门没入记忆的高墙
  倒马桶的吆喝声在曲折的巷子里粉碎

  旗袍下的高跟鞋露出一截儿
  你抚摸那匹洋布,比一比
  身上的中国丝绸,哪个更柔软

  你端坐镜子里的时候
  它磨损的裂缝正对你的眉心
  搁一旁的菜蓝还油绿地滴水

  檀香炉的青烟,最后一缕
  飘向月亮的脸,睡了
  刚洗澡的头发还是湿的未干

  我从绍兴路的旧书店拔出脚来
  树荫里传出上海女人唧唧哝哝的情话
  一团温软的月光使我踏空



  
  • flymushroom

    举报  2014-08-03 21:24:40  评论

    好像你小时候喜欢把什么东西都送嘴里吃。认识世界的一个直接方式,呵呵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曲无声_33 时间:2014-06-16 22:55:00
  紫色桐花开的季节 忍不住要写一篇有关青春惆怅的文章 初中时的文学社叫 雏凤文学社 . 桐花,很亲切的回忆
  
作者 :言浅浅 时间:2014-06-17 11:05:00
  ~
  
作者 :泊焉未兆 时间:2014-07-10 17:36:00
  说到桐木,想起一段好玩的事,东汉蔡邕,琴棋书画样样俱佳,传一日偶从邻居烧柴声中听出有异,细辨虎躯一震,这丝滑高频,这宽松声场(自动脑补……),遂从火中抢回一节三成熟的桐木,后裁制成琴,琴名焦桐。
  引:“吴人有烧桐以爨者,邕闻火烈之声。知其良木,因请而裁为琴,果有美音,而其尾犹焦,故时人名曰焦尾琴焉。”
作者 :观潮的蟋蟀 时间:2014-07-14 08:33:00
  紫色的桐花从上往下,从枝头到枝干逐步的开花,别有一番景象。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