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归去来

楼主:山嵋 时间:2014-02-20 15:49:06 点击:149 回复:8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做一梦,梦中被告知当日无命,事急,无法安排,心痛不已。然后有一大叔来请吃饭,说吃好行路,吃到一半,感觉头晕,站起来,倚桌子,身体似乎被抽空,双腿便浮起,有无限引力,双腿在前,人向前飞去。飞过一弯,有一大妈手中拿着一个很旧的青瓷小碗放我前路,便又有一种力将我引入小碗,虽然没说妖怪,到碗里来,但似乎是收魂之类。虽在碗里,但厅堂之内却也看得清楚,老老幼幼,吃吃喝喝,恍如人间。
  醒来想,可能是前段时间看了《天蓝色的彼岸》的原因,以死当归了吧。
  梦中的死,除了心痛的感觉和真痛无异,其他方面其实蛮温暖的,好像有很多故人在,好像是去赴约。种种感觉似乎是亲历,身体的飘忽,是一种酒醉的飘,身体清空上浮也能感觉到空气浮力,浮起来的感觉也很清晰。然后飞,也不是自己在飞,是因为有引力,被主宰着,不飞不行的那种。受力的感觉也好像亲历。
  然后便想起很多年前。
  那一年五月将尽,预产期过了十几天了,却迟迟没要生的感觉,夜夜受着担心的苦,便开始托人,找了主任医师,找了个单独病房,选个好日子,收拾东西,一早就去医院。
  但还是晚了点,已经有个人在手术台了,等她下来,已经9点了。打了麻药被推去手术室,主任和护士边说边笑地开始了手术。手术刀很冷,冰冰地在肚皮上划过,像新磨的刀在肉案上切一块带皮的肉,嗤嗤嗤的声音。过了一会,主任咦了一下,然后感觉他双手撕扯。杀鱼,剖鱼腹,切得有点小时,又懒得拿刀,会顺手一撕,嗤……,一样的声音。几分钟后,我便听到了孩子沙哑的哭声了,九斤二两,护士过来和我说,并让我看了一眼就抱走了。想必是孩子太大,主任开始预计的切口太小,才有后来撕裂声。所以,此后我深恨有事托人找人,很被草芥的感觉。
  我不相信有哪个母亲会在第一眼爱上自己的孩子,无与伦比的丑,丑得我心惊胆寒。主任先走了,两个护士边谈笑边帮我缝肚皮,但我心思全在那个丑孩子身上,各种悔,不知什么时候就睡了。
  睡到晚上,醒来,下肢冰冰的冷,仍然毫无知觉,问了医生,说应是麻药过量了。床头有小米粥在,无法翻身,无法坐立,男人便拿着吸管让我歪头吸,说医生叮嘱这两天只能吃稀的。
  大约到了第二天下午,亲娘才来,不知她怎么会拖到第二天!我昏昏沉沉的,正思绪飘渺,看见娘来了,连伤心的心都捉不回来。她看了我看了孩子,说孩子真漂亮,我睁开眼朝她撇撇嘴。然后妈回头看了男人正谨遵医嘱,无限温情地给我喂粥。而我也不管是今天新鲜的粥还是吃前一天剩下的,因为觉饥肠辘辘,浑身冰冷,就只歪着头很配合地吸来吸去。男人却怕我吃多了,不停地说,好了,少吃点,医生说不让多吃。但娘一见那清亮亮的,可以用吸管吸进嘴里的东西,即刻跳了起来,说生过孩子怎么可以吃这个!于是嗖嗖跑出去,过了一段时间,又嗖嗖跑回来,提了一壶黑鱼汤,还放了很多蛋花。我一壶鱼汤加蛋花下去,身体迅速暖和起来,好像有起床的力气了。到了第三天上午,医生过来说,可以适当起床运动一下,方便气血运行。
  于是婆婆,娘和男人三个人扶我起床,肚皮是用不得半点力气的,不知花了多少周折,没有半个小时也要有二十分钟的样子,我从床上下来了,脚一落地,就看见眼前一个很大很空的院落,草门楼,正对门楼的是两间向阳的高高大大的草房子,门槛很高,房门大开。门内靠东侧站一个五十岁左右身材高大的妇人,圆胖胖的脸,大声招呼我,说“来了来了,快进来啊进来。” 阳光照在草房的土墙上,照进了房子里,也照在那妇人的身上,明亮亮的,是革命战争片中那种党的光辉,人看上去也热情的温暖,是晴冬正午那种明媚的温暖。妇人后面还有一个身材稍小的妇人,也笑得和蔼,正要站起身。我迟疑着,好像从没见过这两个人,也不知为何要来见这两人,但她们对我却像是很熟悉,好像还很亲的样子。于是前脚迈进那个草门楼的门,后脚也跟着要过去了,却听见耳边有很大声音在叫我,一声接着一声,很着急的样子,我于是转身,看见婆婆,看见妈,看见男人在扶着我。
  婆婆说“你吓死人了,眼都翻白了!”翻白眼,这么丑的动作我也会做么?当下大窘,心想幸好这是我一个人的病房。妈妈在一旁发抖,喃喃低语叫我名字。男人说你脸色,纸一样的白。
  医生被叫过来,微笑一下,轻描淡写地说,哦,没关系,因为失血过多,突然站起来,大脑缺血,瞬间休克,没关系,下次起来时候,慢点就可以了。
  后来怨妈,说你看你,还没婆婆对我好,要不是她,我另一只脚就踏进去了。妈说,吓也吓死了,哪里顾得上叫。想想也是对。再说要不是她来,我还在谨遵医嘱吃稀粥呢。又回头感激地看看婆婆,若不是听见她大声叫我,我另一只脚真的就踏过去了。
  那草堂门朝正南开,往东,似乎是还有房子的,往西,却空着。阳光却只落在房子上,西面空着的地方却暗暗的,是一大片阴翳,四周却实实没看见有树在。但那情景真温暖,草堂,阳光,满脸笑着和蔼的两个妇人。
  翻一个白眼的时间,应该不会超过半分钟吧。但于心中,那情景真的满是诱惑
作者 :1277319 时间:2014-02-20 16:56:00
  此故事大有意趣 记下来
作者 :四道圩 时间:2014-02-20 17:09:00
  写得好啊!
  梦太有同感了!
  草门楼内真心让人向往。

  
作者 :踏雪焚梅 时间:2014-02-21 10:12:00
  我看出汗来了 寒了一下
作者 :gougoumajia 时间:2014-02-21 10:22:00
  看到起床那段,真是心里打了一激凌。

  我也是从二年级就开始给家里做饭了,是自己主动要求学的。后来烹调的热情持续到高三。以至于到初中暑假,为了尝试电视里的菜谱,常常搞得一家人晚一个钟点才能吃上饭。那时候用的还是煤饼炉子,火劲说过去就过去了。
  可能这热情在那时候就消耗殆尽了,现在对搞吃的,很厌倦,嘿嘿
作者 :连城1 时间:2014-02-21 13:44:00
  元宵晚上和儿子放许愿灯,看着灯在天上飘飘摇摇越去越远我说“很想是灯,或附在灯上,飘飘摇摇半空中,也好俯视这个人间是什么样子”儿子答鬼可以做到。好吧,我希望世上有鬼,很希望。。。。。
作者 :林中之路 时间:2014-02-21 14:52:00
  虽然没说妖怪,到碗里来,但似乎是收魂之类。虽在碗里,但厅堂之内却也看得清楚,老老幼幼,吃吃喝喝,恍如人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很有搜神野趣民间味道的笔法。

  后面写得没有梦的张弛,但整体情绪依然是强烈的,有死感的文字。有个别粗略了,如“党的光辉”之类。
作者 :乡间柳笛 时间:2014-02-21 15:14:00
  我妈妈说过,生孩子如同鬼门关走一场。
作者 :阿克苏的蓝眼睛 时间:2014-02-21 19:40:00
  前面梦见的拿碗的婆子,应该是传说中的孟婆吧。喝汤了么。。。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