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幺儿林野

楼主:籽言格格 时间:2014-06-04 15:03:36 点击:211 回复:1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一)
  傍晚,我和秀儿妈围着灶台煮菜,隔壁家的林婶子使劲砸我家房门。我家房门是木板做的,时年日久便生了很多裂纹,从大裂纹往外看,也便能分辨出来个人影儿。另外村儿里人熟了,听砸门声也能听出来是谁。性子急的用力猛,一边儿砸一边儿还喊:“秀儿他爸在家不?”性子慢的用手掌轻拍门,那声音时断时续地,多半是上门来找秀儿妈的。
  林婶子性子急,砸门一般是用握紧的拳头三下连着砸,然后隔个一口水的工夫继续砸。所以听门声我就知道是林婶子。“秀儿妈,去给林婶子开门去”。我喝道。秀儿妈手上还沾着菜油呢,把手在围裙上使劲儿摸摸,应道:“来啦。”
  开了门,果然是林婶子。婶子急冲冲地对我嚷嚷:“看见我家林野没?他有没找你家秀儿玩?”我和秀儿妈对眼望望,秀儿妈道:“婶子你别急,这不放假了嘛,我家秀儿被她姥姥接镇上去住几天,你家林野也没过来找她。吃过饭我们帮你在村儿河边附近找找。”
  “哎呀,可给你们添麻烦了。”林婶子握住秀儿妈的手半天不想撒开。
  “要不林婶儿您在我家……”我话还没说完,就被秀儿妈狠狠地踩了一脚,秀儿妈挤出笑脸儿道:“婶子您先回去等信儿,我和秀儿爸找到了林野就给你送家去啊。”
  “哎,哎。”林婶子应着,脚步挪向我家那扇裂了缝的木门。
  我从炕上拿起了我那件汗衫,准备出门时,被秀儿妈叫住:“干啥去?”
  “帮林婶子找林野去。”
  “就你知道多管闲事,饭不吃了?”
  “不吃了。没看林婶子急着么?她一到夜里就看不清了,你大晚上的叫她一个人去?出个啥事儿可咋整?你这女人心真窄。”我说完就跨出了门槛,一甩手关上了木门。
  太阳从村儿西边暮色苍茫的旷野落下时,村子里弥漫着淡淡的雾气,一切似乎都染上了一缕淡淡的灰霾。今儿初一,夜晚无月,几颗黯淡的星斗在散落在天空稍显凄凉。我快走到河边儿时,看见一个孩子拖着瘦削的身躯在河堤旁慢慢地走着,仿若幽灵般,一阵风便会把他刮跑似的。我一眼便认出了,那孩子便是林野。
  我快步往前奔着,河堤旁枯萎的衰草沙沙地响着,风中送来几丝河中咸臭的味道。到了河堤,我一把将他拽住,轻轻地在他蹲身边下来,在雾色中他身上仿佛笼罩着一层灰色的阴影。他是个目光忧郁的男孩,平日里话不多,秀儿放学后他多半时间里会找秀儿玩,一边看秀儿做作业,一边和秀儿打探今天课堂上都学了什么。秀儿不在家的时候他会手里拿着土疙瘩在自家的门上乱画,很多时候被林婶子发现了,总要揪着他的耳朵对他乱吼一通,说这孩子真埋汰。这孩子却也总是奇得很,每隔两个月逢着初一就要丢一次,而且多半是在河边儿找着。看着这孩子的脸孔,我好像看着儿时的自己。
  雾色持续蔓延开来,空气里水淋淋的,河中依然撒发着几缕咸臭的味道。或许,他在河堤上边上行走,为的就是闻闻着咸臭味儿。或许,他是在回忆儿时与父母点滴的记忆。那时,他还是襁褓中的婴儿,他的父亲总是穿着一件肥大的蓝色褂子,脚上踏着一双黝黑的布鞋,对他嘿嘿地笑着,她的母亲长得俊秀,两只眼总是忽闪忽闪地。
  “林野,走,和我回家找奶奶去。”
  他怔怔地看着我,嘴唇抖了抖,没有开口。
  “你奶奶都等急了!你这孩子咋这犟咧!”
  他用牙齿咬了咬嘴唇,眼里竟泛起了泪光:“奶奶说妈妈不会回来了。”
  听了这话我心里不由得一凛,“你奶奶净瞎说,你妈咋能不要你咧,她去城里打工挣钱去了,挣到了钱好让你上学呀。跟我走,来,叔带你回家。”我说着拉着他的胳膊把他往回拖,他本就瘦,胳膊像一根竹竿儿一样,细得吓人,被我一拉就像一个提线木偶一样身体不由自主地跟着我移了。
  他见了村里人都不太说话,只和我家走的近,村里人都说他生来缺心眼。河堤通往村庄的路上砌着很平坦的甬道,一辆拖拉机开过,卷起了尘土,车灯一闪一闪地刺着他的眼。一个中年汉子在车上冲他吼着:“哎,林野,林野,瞅这儿。”这汉子曾经拍打着他的头,当着许多人的面道:“林野,嗨,你画一只小狗给我看看?”他就用土疙瘩在地上使劲勾勒着,画完后他用期望地目光看着众人。那汉子道:“大家看这哪儿是狗啊,真丑!丑八怪!哈哈哈!”众人便也跟着哈哈大笑。他从此便再也没有踏入人群。
楼主籽言格格 时间:2014-06-04 15:04:00
  (二)
  太阳升起那一刹那,我被一阵刺耳的砸门声惊醒。我竖起耳朵一听,这次不是林婶子。这砸门声铿锵有力,像是要拆了我家的木门一样。
  此时秀儿妈也还睡意朦胧,嚷道:“大早上的,干啥呀。”
  我顺手抓起一件汗衫披上,踏着鞋去开门了。
  一开门原来是村长,还未等我开口,村长便说:“秀儿爸,隔壁的林婶子和林野呢?我早上叫了他们家一早上的门了都没开。这不是嘛,县里组织困难户慰问,市里领导和电视台的人都来了,挨家慰问,还上电视呢。下午他们就到,县长让我和困难户都通知一声,其他人都告诉信儿了,就差林婶子家了。他们要是回来的话你帮我告诉一声啊。”
  我揉了揉眼睛,说:“行,村长你放心,他们回来我就告诉林婶子。”
  “好嘞,那我任务算完成了。”村长说着要走,走了两步又回头说:“你告诉他们要配合电视台采访啊,别忘了。”
  晌午太阳正大的时候,我看见林婶子拉着林野往回走的身影,急忙上前把早上的事情和他们说了。林婶子听了露出了笑容:“哎呀,好事儿,好事儿啊。这么多年了我们祖孙就靠着县里的困难补助了,这次得好好谢谢领导啊。”
  未等到话说完,就听到了轰轰隆隆的鞭炮声和汽车声,接着几辆汽车围住了林婶子家。一群西装笔挺的男人下了车,接着是一堆摄像机跟了过来,更接着是一群看热闹的村里人如同看戏一样也围了过来。村长夹在人群中嚷着:“都让一让,让一让啊,给领导让个地儿。”
  西装笔挺的男人笑着伸出手来摸了摸林野的头,接着便是说了一堆官腔套话,期间还时不时地拍拍林婶子的肩膀。摄像机也不停地顺着西装笔挺的男人来回摆动。
  林婶子赔笑着,几次欲要开口却都被西装笔挺的男人打断。
  这时林野对着西装笔挺的男人说:“叔叔,我爸爸在山西被人害死了,坏人啥时候抓到?”
  此时大家不约而同地不作声了,好长一阵古怪的、紧张的沉默,在这沉默中,太阳冉冉当空,闪耀着。
  村长看不过使劲拽了拽林婶子:“县里每年都来慰问你们,没少给你们家吃的穿的,待你们不薄,这抓山西违规煤窑矿主的事儿不归县里管。”
  西装笔挺的男人嘴角搐了一下,接着继续对着摄像头讲话。
  林野倔强的嘴角向上扬了扬,面如荒凉的沙漠,看着周遭的一切不再作声。
  人群嘈杂着,忽而见到闪光灯闪了几下,而后簇拥着上车,离去。林婶子家门口终于回归平静,只剩下车轮碾压过的痕迹。
楼主籽言格格 时间:2014-06-04 15:06:00
  (三)
  过了秋分,村头老树的叶子落了大半。透过稀稀落落的枝叶,我看一眼通往城市的甬道,那是秀儿去县里中学上学的路,也承载了诸多的梦想。忽然想起林野和秀儿几乎一般大,却从未踏进过校门半步。
  秀儿临走时留下了小学课程的全部教材给了林野,之后便没人看到过林野出门,好长一阵子,林野也再也没走丢过。
  过了个把月的后的晌午,我再次看到林婶子家围满了人,诸多人扒拉着窗户往屋里看。秀儿妈也在人群中。我实在看不过,对隔壁院子嚷道:“秀儿妈,回来吃饭!”秀儿妈不甘心地摆了摆手,抖了抖围裙朝我走来。
  进了门,秀儿妈关上破旧的木门,瞪大了眼睛和我说:“哎呀,秀儿他爸,不得了,你知道嘛,林野他妈改嫁了一个城里的男人,这次回来看林野来啦。哎呀穿得那个好看咧,县里都买不到的。这女人可真是好命。”
  我吐了一口气不作声,却希望这女人不要再来。
  下午人群突然散去,我望了望林婶子家里,却没有了动静。突然间,从林婶子家扔出了几个包装精美的袋子,也传出了林婶子的骂声:“哪有这样当娘的啊!良心被狗吃了,放着自己的孩子不要,去给城里老头子当媳妇,拿回来再好的东西我们也不稀罕。”
  接着林野夺门而出,奔着河岸而去。
  林婶子踉踉跄跄地追了出来,对着我们家喊:“他叔,哎呀,快帮我去找林野,我这腿脚不好,眼睛也不好使,追不上他,别让这孩子做傻事。”
  我应了一声,顺着林野的背影追了出去。
  沿着苍白的河堤,我望见了林野瘦削的身影,刚要迈步靠近,我却分明听到了他撕心裂肺地哭喊声。这也是我第一次听到他哭。
  我想,此时我不应该靠近他,就让他在着苍茫的天地间,痛痛快快地哭一场吧。
  过了年后的春天,林野失踪了。这一次,是真的失踪。河岸找不到他,村里挨家挨户问了也找不到他,林婶子几日来都哭得不成样子。村里又叫来电视台报道了一阵子,录下了林婶子哭得通红的双眼。
  后来,听说林野去城里找他改嫁的妈妈去了。有人说他跟了城里的妈妈上了学,过上了好日子;也有人说他在城里遇到了煤窑老板,用刀把煤窑老板砍伤了;还有人说林野是去城里打工了,挣了钱也接林婶子进城。
  林婶子始终没有进城,此后的日子里,她每天守在村头。
  透过灰蒙的雾色,所谓的未来,是在哪里呢?林野,他终究会归来的吧。
楼主籽言格格 时间:2014-06-04 15:11:00
  谨以此文献给野草部落和关爱失学儿童、贫困儿童的朋友们。
作者 :林中之路 时间:2014-06-05 09:47:00
这篇写得不错,虽然有对社会问题批判的堆砌流于表面的问题,人物脸谱化的问题。但行文里有很好的散文气质,乡村人物的心态、景色很好地融进了语言里,而这是值得期待的。
作者 :麻将推到胡 时间:2014-06-05 14:29:00
  @籽言格格 格格最近水准越来越高了,赞!
楼主籽言格格 时间:2014-06-05 14:40:00
  @麻将推到胡 5楼 2014-06-05 14:29:00
  @籽言格格 格格最近水准越来越高了,赞!
  -----------------------------
  多谢麻将叔叔夸奖
作者 :418061622 时间:2014-06-06 13:19:00
  啧啧,文笔介么好。↗
  
作者 :yunyi云艺 时间:2014-06-06 13:37:00
  顶。
作者 :gougoumajia 时间:2014-06-09 12:15:00
  这个,果然和以前的味道有点不一样
作者 :踏雪焚梅 时间:2014-06-10 14:51:00
  想画画 有构想 但笔还是不听话 这个和我一样 还比我好 哈哈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