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栽油菜摘柿子

楼主:绿竹安安 时间:2015-10-21 19:51:49 点击:164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得知爸爸一个人在田里种油菜,午饭后,下乡去帮忙。
  乡村一如既往的安静。大片的稻穗黄了。场上晒满了黄豆杆子。大伯伯提壶浇水。河对岸老俩口在围埂下种油菜。
  趁着爸爸翻地的档儿,我蹲在路边摘了一捧嫩红小豆,打算带回家熬粥吃。
  一抬头,家门外的柿子树果实明艳,纷纷拨开半黄半绿的叶儿往外探看。低垂的枝条上有一粒被鸟雀啄食了一个缺口。我扯下来,撕除一点,大快朵颐,甜美润滑。立即去二伯家借长竹杆来摘柿子。竹杆顶头二娘绑了一副铁三叉,外加一只尼龙小袋,可谓双保险。
  我歪着仰着脑袋在树下转来转去,举杆,套准,扭动,枝叶纷飞,咔一声,收回杆,取得黄澄澄的柿子。摘柿子比起吃柿子,更有成就感,更快乐。当然,摘柿子比起吃柿子显然也是一个体力活,才摘了二十来个,脖子就累得僵硬僵硬的。
  看见爸爸已去了西边菜地拔菜,于是放下杆子,先去干正经事。要想把一棵青葱脆嫩的菜秧子连根带须地拔出来,尚需小心、谨慎。多年不做这个营生了,还是小时候下过田。大咧咧一下手,断了一棵。叭,又断了一根。太令人难堪了。屏住气息,手指顺根摸到底,三指紧捏着露在泥外的一点根茎,缓慢而用力地六十度角向上提起,带着湿漉漉的一小块泥土,破土而出。手上沾满了泥,心里充满安慰。渐渐干得顺手,但还是经常拔断,最懊恼地是摸着一棵粗壮的油菜秧子,心里头刚刚赞美这棵秧苗好,手下闻得叭一声断了。爸爸拔了有三堆了,我才两堆。爸爸不过拔断七八棵,我扔掉的在身后横七竖八躺了一排。好在菜秧下得多,否则哪经得起我这样的毛糙手。
  抱起菜秧,走到挖好坑的田里,我放菜秧,一坑两棵,爸爸填土。这活干起来倒麻溜,一会儿工夫,栽好了两畦。
  直起身时,腰明显酸痛。爸爸招呼歇一下,我去烧水喝,他去河边拎水浇菜。多日不雨,干燥不说,刚种下的秧子不浇水是不能成活的。
  水烧好了,太烫,晾着两杯茶,又去摘柿子。
  柿子摘累了,复下地拔菜种菜浇菜。菜秧放好了,爸爸还在提水,我拿起小榔头敲土填土。因为地太干,翻起的都是大且硬的土坷垃,须得敲碎了才能填。初时干得挺欢,又碎又快。时间稍长,手腕没劲了。再长,握榔用力的食指生生地疼,每一下都疼。敲了半畦,爸爸要接替我。我疼他不也疼么?不行,我擦擦汗,非要敲到结束,让他去拔最后的一百棵油菜秧苗。
  当今天的最后一棵油菜栽好。那感觉,无与伦比。风吹在身上,舒服。心里,自在。
  洗去泥巴,起了水泡的手不适宜再摘柿子,好象也没有力气,没有劲头了。
  带着几十个柿子回家。招呼喜欢吃柿子的邻居来拿或相送。一会儿,桌上一个也没有了。没有关系,明天我还要去栽油菜,还要去摘柿子。爸爸说,不摘下来的话,等到晒稻时,它们会一个个自己掉下来,摔烂在场上。
  2015/10/2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