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认同者》]【首页】守丧

楼主:潘绍东 时间:2013-02-27 10:51:32 点击:6457 回复:16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上页12下页 到页 确定
作者 :麻将推到胡 时间:2013-03-25 11:50:00
  沙发。
举报 | 收藏 | 101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铭瑞学 时间:2013-03-25 14:37:00
  混政治的都是老谋深算,个个都有如意算盘的主儿,楼主写的很好,等更新
举报 | 收藏 | 102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林中之路 时间:2013-03-25 16:19:00
  貌似有听说书人讲传,守着收音机,端碗饭和小伙伴扎堆等:)
举报 | 收藏 | 103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乖兰儿 时间:2013-03-25 19:10:00
  占个板凳等楼主
举报 | 收藏 | 104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鹳雀 时间:2013-03-25 20:13:00
  新官场现形记……写得太精妙了
举报 | 收藏 | 105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henghzg 时间:2013-03-26 05:00:00
  踢上去
举报 | 收藏 | 106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潘绍东 时间:2013-03-26 11:28:00

  老地方是王对何记海鲜店的专称。到Y县必须经过省城,省城江边的何记海鲜店几乎是我们每次来省城的驻点。原因我跟王跑后才知道,店老板何美美是我们县人,更重要的是,何美美已经和王好了十多年。
  我给何美美发信息:“何总好,我和县长出差,来吃中饭,请订个小包。”
  何美美立即回复:“没搞错吧?他爹不是去世还没上山吗?”
  显然这几天他们有过联系——王已经告诉何美美他爹去世的事,但看样子没告诉她去Y县的事,可能是不便告诉,也可能是要给她一个惊喜。
  但我绝对要听从不乱说的训示。我回复:“是真的!我们大约还有一个小时到,你将包厢订好就是。”
  她大约相信我不会撒谎,又很快回复:“好的,老地方,阮郎归。”
  车子上了高速后,开始变得平稳而迅疾。夹竹桃的红花与绿叶交错闪烁,不断折腾视觉,让眼睛昏瞑,很快,我也被沉沉的睡意击溃,死一样地睡去。
  车到何记海鲜店时才上午十一点。其时已陆续有客人光顾,显示店子“钱”景光明。直接进入“阮郎归”,何美美已坐在里面,穿一袭粉色短袖改良真丝旗袍,双胸愈显傲然屹立。她正执一只紫砂壶,为我们泡茶。
  王一进门,装作一副很吃惊的样子:“咦,我进错门了吗?请问何美美小姐在吗?”
  何美美笑靥如花,腾出一只手来指着王道:“你们瞧瞧,这是死了爹的人的样子吗?”
  我们都笑了起来,但又不敢放声大笑。
  王大约意识到了自己有些失态,忙收敛了夸张表情:“人家好不容易露出个笑脸,你就毫不留情地打击,难道要我把悲伤带到这儿来吗?”
  何美美不依不饶:“古代人要守孝三年,你至少要守三天吧?”
  王有些急了:“别给我上纲上线了,你以为我愿意来啊,我办完事今天还要急着赶回去呢。”
  何美美忙峰回路转:“看你急的,来来来,先喝杯茶,浇浇心火……你们也坐,来一杯。”
  王先坐下,示意我们也坐。何美美优雅地一人递一杯茶。
  何美美眼里含笑地看着王:“吃点什么?”
  王抿了一口茶,问:“有什么好吃的?”
  何美美说:“有最新从大连獐子岛来的野生海参王。”
  王说:“好的,一人来一只,你也一样。”
  何美美嘴巴一噘:“怎么,你一开始还没打算有我的份啊?”
  王笑着说:“就你这张嘴,就是刺参吃多了,弄得现在满嘴是刺。”
  气氛一下变得暧昧黏柔起来。接下来,王又点了椒盐皮皮虾、花螺、泡椒圣子王、蒜蓉大明虾和白灼芥蓝几样。点完菜,王对刘民说:“车里还有酒吧?”刘民说:“有,要红的还是白的?”王说:“等下要有事,来瓶红的,要得不?”说着,看着何美美。何美美点了点头,皱了皱鼻子。刘民说:“红的也有两种。”王说:“就那瓶法国的。”
  饭吃得短促而畅适。尽管只一瓶红酒,但何美美还是有些微微上脸,长长的睫毛里的那双眼睛游曳出一股强烈的欲望之光。饭罢,我说:“是休息一下还是就走?”王说:“休息一个小时,反正Y县还有一个多小时就到了。”我说:“好的,我这就去‘永和’开房。”
  “永和”是海鲜店对面的一家四星级酒店。每次来省城,我们习惯吃完饭就去酒店开房休息,当然有时事没办完,也在那儿住上一晚两晚。我和刘民先行一步到酒店开房,钟点房,王单独一间,我和刘民一间,而且要求不同楼层。前台的女孩不是以前我熟识的,对我的要求显然有些意外,我重复一遍说:“两间房,不同层。”开好后,我将房间号用短信发给王,便和刘民快速进房。
  “有意思。”刘民仰天往床上一倒,说了句没头没脑的话。
  “什么有意思?”我将烧水壶灌上水,摁下通电开关。
  “知者不言,言者不尽,言者有罪,官者足戒。”刘民唱歌一样唱出来,一脸坏笑。
  我说:“幸亏你没混入政界,不然县级领导必然重新布局。”
  他长叹一声,然后酣然入睡。
  跟王跑一年多,到这儿也住了七八次了,尽管刘民嘴紧,但还是隐隐约约也知道了些内情。那会儿王还在财政局局长的任上,何美美还是天华大酒店的前台。有天王陪客喝高了,客人走了后,他实在不行了,便想开间房休息一会儿。东倒西歪走到前台,刚一开口就吐了,那种吐是一种呈喷射状的吐,不但浇花似地将前台的来客登记簿、点钞机什么的全淋了,更惨的是也将正在值班的何美美洒了一身。何美美没叫没闹没哭,而是表现出良好的职业素质,先是电话报告大堂经理,然后忍着刺鼻的酒气将王几乎是背到大堂的沙发上,拿了热毛巾替人事不知的王擦干嘴上身上的秽物,等到大堂经理来了,自己才去清洗。因这件事何美美后来受到了酒店的表彰,并被评为服务明星。王知道后,也挺感动,多次约请她和大堂经理一起吃饭,以示感谢。可何美美就是没有答应。再后来,王了解到家在农村的何美美家境困难,父母都是病痛缠身,便通过有关渠道为何美美家解决了三千块的困难补助。就这样,他们慢慢有建立了联系,但那时俩人都没有太多的想法,交往都在阳光大道上进行。天不变道不变,天一变啥都变。那年,王的老婆杜大姐患了子宫肉瘤,不得不将子宫全部切除了,于是王何二人交往就渐渐产生了微妙变化,直至从心灵走到肉体。两年后,王要当副县长,何美美为了不影响他,也为了使政敌抓不到王的小辫子,便只身来到了省城。王出于感动,当即给了她八万块钱,算作补偿和报答。何美美收下了,但说这钱算是借的,将来一定会还。何美美拿着钱先是在一所大学旁开了个小餐馆,再慢慢做到今天。虽然生意越做越大,但婚姻却一直不顺,经人介绍和省城一名高中老师结了婚,婚后却磕磕碰碰总合不到一块儿,孩子还没三岁就离了。何美美有次在饭桌上说,女人一到某个年龄,就有很多陌生的男人为你铺设人生轨道,无论你的脚步朝哪个方向走,都会难逃宿命地走向一条预铺轨道,而这条轨道最终好不好,那就全凭你的运气。
  
  

举报 | 收藏 | 107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乖兰儿 时间:2013-03-26 12:14:00
  精彩!
举报 | 收藏 | 108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天下第一驴公鸡 时间:2013-03-27 15:41:00
  居然没更新啊,郁闷
举报 | 收藏 | 109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乖兰儿 时间:2013-03-27 18:00:00
  呼叫楼主
举报 | 收藏 | 110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紫禁羽翼 时间:2013-03-27 18:09:00
  楼主在吗?
举报 | 收藏 | 111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1277319 时间:2013-03-28 05:57:00
  阅 留名
举报 | 收藏 | 112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乖兰儿 时间:2013-03-28 08:41:00
  嘘!楼主出差刚回来,正和于玲暧昧捏(^V^)俺们坐等楼主!
举报 | 收藏 | 113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麻将推到胡 时间:2013-03-28 09:24:00
  顶一下。
举报 | 收藏 | 114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潘绍东 时间:2013-03-28 10:51:00

  一个小时后,我们准时朝Y县进发。路变得越来越窄,尘土也蜂群一样从轮子两侧飞奔而出。一路上,王断断续续接了几个电话,都是前几天出差的局长和乡镇负责人打来的,说是到了殡仪馆怎么没见县长大人?王就说市里有个紧急会议非要我参加不可,实在抱歉。这些人其实无意查寻王的去向,只是一定要王知道他们来过。不一会儿,杜大姐也打电话来了,大约说有谁谁谁几位局长来过,他们一定要送礼,只好收了。王便不耐烦地说收就收了,以后我都要还礼的。
  忽然,刘民“啊”地一声,把我和王都吓了一跳,忙问怎么回事?刘民说:“刚才好像是艾县长的车。”王的脸都白了:“你说什么?”刘民说:“绝对是艾县长的车,那台丰田汉兰达。”王似乎慌措不堪:“是相对还是同向?”刘民说:“相对,大约他们刚从那儿往回返。”王说:“艾县长看到了可怎么办?”刘民安慰王说:“车速快,应该不会看到。”王说:“你都看到了,怎能保证他看不到?就算他看不到,他司机也可能看到。”我说:“要不我试探一下?”王说:“试探?怎么试探?”我说:“问一下李顺,他一定在车上。”王说:“你这不是此地无银吗?”我说:“李顺知道不要紧,就是他要我通知您的,主要是证实一下艾县长看没看到。”王有些无奈地说:“那你试试吧,注意策略。”我忙给李顺发信息,问他从Y县回来没?他回说在路上。又说,刚才看见你们了,不过请王县长放心,艾县长在后座睡觉,什么也不知道,我也跟司机说了要他保密。王听了我的转述后稍稍松了一口气,喃喃自语了一句:“成败就在李顺。”
  Y县是一个小县,县城似乎就只有横竖两条街道,车到了十字路口,却不知往哪儿走了。我准备又向李顺打听,立即被王制止,李顺那儿绝不能再去惊扰了,万一艾县长醒来一问,什么都完了。三个人想了老半天,找谁打听都不合适。猛然,我看到路旁有个公交车站牌,上面有县政府的站名,我说:“问他们政府办!他们县里出了这么个大官,一定知道黎部长的家具体在哪儿。”王立即说:“这是个好主意!”我打开手机网络,从Y县政府门户网站上找到他们政府办的电话打过去,那边背书似地报出一串需要走过的街道、镇、村的名字。显然他们被问过了很多遍。黎部长家在Y县山湾镇石子村。政府办的人说,到了石子村,路上每隔两百米就有一个指路牌。
  石子村离县城虽只有二十多公里,但我们差不多摇晃了半个小时才到。我们的车被专人引导停在黎家附近一个学校的操场里,操场里有许多学生在车林中穿梭戏耍,一位老师模样的人正喝斥着要他们回教室自习。王对我说:“你和刘民就在车里待着,我十分钟就回来了。”我说:“只要十分钟啊。”王说:“这样的事越快越好。”
  果然,王不到十五分钟就回来了,脸上洋溢着抑不住的喜悦。他一上车就说:“事情办得很顺利,黎部长见了我一再说感谢,而且非常幸运的是除市里的人外,没碰上一张熟脸。”刘民说:“黎部长如果知道您是带孝赶来的,会更感动。”王立即睛转阴:“刘民我看你聪明得有点过头了,再聪明就会冒脑浆了……赶快回家!”刘民吐了吐舌头,赶忙一脚油门将车子开飞。他大约知道自己拍到马蹄子上了。
  车子没有再进省城城区,而走的是外环线。经过省城的时候,王不忘给何美美打了个电话,何美美又不免温言软语了番,让本来心情大好的王竟然啍起了高安的《红尘情歌》:“分手时含泪看着我,到现在你是否记得我,爱情的故事分分合合,痛苦的人不止我一个,轰轰烈烈的曾经相爱过,卿卿我我变成了传说,浪漫红尘中有你也有我,让我唱一首爱你的歌……”正啍着,他的手机来电话了,他看了一下号码,说:“是秦力的,可能晚上又要开常委会,明知道我没空还打电话,你接吧?”说着,将手机递给我。秦力是县委常委秘书。
  我接通电话,故意说:“是哪位?”
  “王县长啊……”秦力说。
  “我是米田。”
  “是了,声音感觉有点不对,”秦力笑笑,“不过,有了县长语气的迹象了。”
  “兄弟别讥我,王县长正忙着呢,怎么,要开常委会?”
  “我知道王县长现在是特殊时期,但这个会是谢书记临时决定的,很紧急,而且要求不能缺席,所以我只好打过来了……你最好让县长接一下电话。”
  我捂住电话,扭身看着王,王已经听到内容了,忙接过手机:“秦力啊,什么事这么紧急啊。”
  “您周边没人吧?”
  “你说——”
  “丁祖昌今天下午被市纪委带走了,谢书记临时决定召开常委会。”
  “啊?”王显然吃了一惊,但很快又镇定了,“我就说过,他那个教育局长位子坐了七八年,而且社会也有反映,应该早换的,这是保护干部啊……”
  王和丁祖昌一直没有工作上的紧密联系,所以才有底气说那样高瞻远瞩的大话。
  “会议定在晚上七点,那您能来参会吗?”秦力问。
  我看了看手机,现在已到了六点四十,而离县城最快也还有一个半小时的车程。
  王似乎没怎么想就说:“跟你说,我这几天睡也没睡好,累也累岔气,人彻底不行了,现在正打着点滴呢……是这样,要不你先向书记报告,如果书记放我一马,我就不来了,到时你传达会议精神就是了;如果书记非要我参加,我吊完这瓶水就来。”
  “好的好的,如果书记没新的指示,我就不打电话来了。”
  王挂了电话,冲刘民说:“越快越好!”又马上更正:“不,又好又快!”说完,将脑袋后仰在靠枕上,长长地伸一个懒腰,叹了口气说,“丁祖昌啊丁祖昌,你的一辈子玩完了!”
  我没有落井下石地附和,但喉头突然汇聚一股幸灾乐祸的清爽。
  
  直到车子进了县城,秦力还没打电话过来,隐隐地感到王又有了些许失意,我说:“您去开会不?”
  “没来电话,还开什么开,去殡仪馆!”
  一到殡仪馆,今天值班的分管文教卫的副县长郑子强立马迎了过来,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他对王说:“常委会就开完了?”看来,他知道召开常委会的事。
  王摆了摆手说:“没呢,我在市里开一个紧急会,还没来得急参加常委会。”
  郑子强忙问:“市里什么会?”
  王竟一时噎着了,想了一下才说:“……是一个与人事毫无关系的会。”
  郑子强“哦”了一下,又向王招了招,指向殡仪馆另一个空荡的厅说,“我找你有点事。”
  王被郑子强勾肩搭背地拥着,隐没在幽暗之中。
  

举报 | 收藏 | 115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乖兰儿 时间:2013-03-28 11:00:00
  等了48小时啊48小时就这么点,楼主也太坏了点!
举报 | 收藏 | 116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紫禁羽翼 时间:2013-03-28 12:28:00
  楼主你嘛呢
举报 | 收藏 | 117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1277319 时间:2013-03-28 19:49:00
  故事走线真不错
举报 | 收藏 | 118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麻将推到胡 时间:2013-03-29 17:40:00
  已阅    毛泽东。
举报 | 收藏 | 119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踏雪焚梅 时间:2013-03-30 09:59:00
  妈的 身在其中啊
举报 | 收藏 | 120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乖兰儿 时间:2013-03-30 12:18:00
  还没有更新啊啊 啊 ,呼叫潘绍东
举报 | 收藏 | 121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乖兰儿 时间:2013-03-31 14:19:00
  又一个24小时
举报 | 收藏 | 122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潘绍东 时间:2013-04-01 12:54:00

  好戏才刚刚开始。想到这一句时忽然想到了于玲,正要进大厅找她,她却发信息来了:“回来了吗?”
  她有点迫不及待了。这样更能够消弥我的负罪感。事实上,除了老婆,于玲绝对不是我的第二个女人,不过,那些女人都是风月场上的,即生即灭式的,只有肉欲狂欢而无灵魂的栖居。而于玲,是我以前因身份、位置而顾忌染指的一个靓丽女人,却因这个逼仄的时空中而惺惺相惜般地结缘——她至少让我内心生出了一棵情感的胚芽和一朵情爱的微火,而不会像忘却风尘女人那样弃之如敝履。
  一个叫维特根斯坦的人说过:“人的身体是人的灵魂最好的图画。”我现在急需要一幅图画来充饥我空洞而沉闷的内心和肉体。我悄然走进了殡仪馆的客房,脱掉外衣外裤,躺在床上,然后给于玲发短信:“我回了,但喝高了,头痛得厉害,现在殡仪馆宾馆客房203,你来看看我好吗?”
  她显然迟疑了很久,但最后还是沦陷了:“好吧。”
  于玲推开门的一刹那,我便勇猛而迅捷抱住她,然后开始用嘴寻找她那张白皙的脸和那双性感的唇。她先是呈现出一种本能的挣扎,嘴里发出绵软无力的抗议声,但很快又将自己的脸贴近我,继而,嘴唇将我的嘴唇吸住,像一块力量强劲的磁铁。
  我开始一边剥落她的衣服一边将她移向床铺,她的双峰像一对出水的白鸥,扑楞楞地朝我拍翅飞来。
  这时,她的电话响了。我明显感觉到她的肉一紧,有一种抽逃的应激反应。我一迟疑,她已挣脱了我,从挎包里拿出手机。
  她“呀”地一声,然后说了声:“是老公。”
  她一边捂着胸前的衣服一边接电话:“我还在殡仪馆值班啊,等下就回来了……你不是说今晚住乡里的吗?……不用不用,我坐老张他们车回……好吧,你到殡仪馆门口时打我电话。”
  她老公是一名乡干部。
  “怎么,查岗啦?”我坐在床上,似笑非笑地说。
  “……不是,他回家了,说是要来接我。”她开始扣胸前的衣服。
  “哦,你们买车了?不错啊。”我露出一副羡慕的神情。
  “哪能买得起小车呀……摩托车,”她笑了笑,其时已然扣好了一半的衣服,手却不再行动,仅仅是虚掩在胸前,半只乳房仍裸露在我的视线里,白得耀眼,“乡干部还得靠你们县领导关心呢。”
  “关心?关心什么?”
  “……他都参加工作十多年了,一个副乡长都没混上。”
  她的这句话堵塞了我所有的语言通道,我不再说话。赤裸的上身被双手反撑在床上,木桩一样看着她。
  她也不说话,钉子似地立在哪儿。眼神朝着我的方向,但又确定没有看我。
  良久,我从喉咙深处吐了一句:“……他可能快到了。”
  “哦……那……我走了……”她迅速而彻底地扣好衣服,似笑非笑的嘴朝我咧了一下,然后是高跟鞋凌乱的节奏声。
  为何要让她接那个电话?她带上门的那一刻,我脑子里冒出这个巨大的自我诘问。
  你让她迟一秒,她就会让你悔一生。这句诗一般的“箴言”,也许是于玲送给我最后的最刻骨铭心的礼物。
  转念一想又有一点不对头:于玲一个乡村教师如何能改行成公务员?又如何能进到人人眼馋的政府衙门?一个还骑着摩托车的丈夫会有可能为她买古奇包吗?她是不是还有一个或N个背景更深的男人?……
  想到这,我感到自己像一头误闯狮群视野的角马一样不寒而栗。
  
  

举报 | 收藏 | 123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乖兰儿 时间:2013-04-01 13:16:00
  楼主原来这么坏啊!
  
举报 | 收藏 | 124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林中之路 时间:2013-04-01 13:48:00
  我感到自己像一头误闯狮群视野的角马一样不寒而栗。
  ————————
  官场原生态,斗兽场啊。
举报 | 收藏 | 125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踏雪焚梅 时间:2013-04-01 20:16:00
  我感到自己像一头误闯狮群视野的角马一样不寒而栗。
  --------------
  很担心这家伙吓跑了,这只玲妹妹凶猛啊。
举报 | 收藏 | 126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1277319 时间:2013-04-01 21:24:00
  转折甚好
举报 | 收藏 | 127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潘绍东 时间:2013-04-02 10:12:00

  
  第五天
  
  一大早,王就召集我、老张和杜波部署丧事最后两天的工作:老张负责明天火化时间的落实、送葬车辆的安排、燃放鞭炮烟花人员和擎举花圈花篮人员的到位等;杜波负责今晚正餐桌席敲定、香烟发放、路祭礼品准备、亲戚坐车安排、老家安葬诸事衔接、各类账目结算等,我则负责书记县长吊丧的联络、来客接待、部门单位的送葬车辆与人员的协调等。
  交待完毕,问我们还有什么要补充的,老张说:“火化之事,您最好跟民政局长打个电话,要殡仪馆确保王老大人第一个火化。”
  王说:“这个还有讲究吗?”
  老张说:“大有讲究呢,火化一般早上六点开始,火化一次一般要四十分钟左右,所以先火化可以赢得时间……这还不算,最主要的是第一个火化可以说是完身完骨,后面火化的就指不定将前面火化的脚骨灰、颅骨灰混进来了,这不关公战秦琼乱套了么?”
  王说:“这我还真不知道有这些名堂,这样吧,我就不亲自打电话了,米田你等下跟李局长打个电话,我爹必须第一个火化。”
  我立马点头答应。
  王想起什么来说:“李局长应该来吊丧了吧?”
  老张说:“来了来了,我亲自接待的,老人家去世第二天就来了,我都登记在册。”
  王说:“我说是了……一定要做好登记工作,事后我都要一一过目。”
  杜波问:“路祭礼品大约要多少?是个什么标准?”
  王说:“骨灰一入盒,灵车就列队开赴老家,所以中途不会有路祭,但一进我们村,就会有乡亲设路祭,具体数目我也难估,反正多准备点吧。”
  “标准呢?”
  “一般是什么标准?”
  “一条毛巾,一包烟。”
  王想了想说:“乡亲们看得起我爹才会设路祭,就两条毛巾一条烟吧。”
  杜波嘟哝一句:“这么多烟啊,那我还得跟烟草局联系。”
  正商议着,大厅门口进来一老一少两个人,皮肤黝黑,腰间都别着一只装手机的皮套子。
  王说:“我老家的书记村长来了。” 赶忙上去迎接。
  可那两个并不走向王,而是在王老爹的遗像前立定,然后头不时回望大厅门口,等外面鞭炮声响起,他们才跪了下去磕头。王也立即跪了下来回礼。礼毕,王忙上前握住老者的手:“顺爹啊,跟您说好了的啊,您在村里接应一下就行了,不烦劳您大老远跑到这里来啊。”
  顺爹不停地抖动被握的双手:“这么大的事怎么不来?我们村就三爹培养了一个你这个大官,功德无量啊。”
  “我哪算大官啊,”王边说边引着顺爹就坐,“来来来,请坐请坐。”我和老张也跟着陪坐,王向我们一一介绍,顺爹是村支书,年轻点的是高村长。
  开了烟,上了茶,倒了酒。王说:“向两位土地老爷汇报一下,我们明天程式是这样的:大约七点半从殡仪馆出发,九点半左右到村里,因为爹早二十年前就将寿器准备了,所以在老家还得举行一个小仪式,将骨灰盒安放进寿器中,依然按旧俗请上八个劳力作八抬,将寿器抬上山与我娘合冢。”
  顺爹说:“毛主席说不打无准备之战,这个请县长放心,八抬都安排好了,礼生、香烛师等都请好了,一切都熨熨帖帖。”
  王说:“感谢感谢,你们操心了。”
  顺爹说:“一进村,我们村支两委就安排了九个铳手、十六个烟花手放铳和烟花,体现我们村的革命斗志和革命势力,再者,沿路乡亲都会设路祭拜祭三爹,体现全体村民同志们对三爹的敬仰。”
  “我们全家表示感谢!”
  顺爹磕了磕烟灰,“我交待村组干部和全体群众同志们,一定要按当年毛主席逝世的规格对待三爹,三爹就是我们村的毛主席!”
  王连连摆手:“千万不能这样比,毛主席是谁?是伟人啊,我爹不过是个老实农民,这一比实在受当不起。”
  顺爹喝了一大口酒,然后用夹烟那只手的手背揩一下嘴巴:“怎么不能比?毛主席也是农民出身啊,毛主席当年也叫石三伢子啊,三爹死得其所。”
  我和老张有些忍俊不住了,忙给高村长敬酒以转移注意力。高村长看上去倒是很老实,一脸胡茬里镶着憨憨的笑,不过喝酒表情好像喝药一样难看。
  顺爹喇叭接触不良似地咳了几声,说:“我们这次来还有一件重要的事。”
  王疑惑地看着他:“什么事?”
  “经过村支两委研究加决定,今天晚上我们想为三爹开一个追悼大会。”
  王一下怔住了:“一个农民开什么追悼会?”
  顺爹说:“毛主席教导我们,村上的人死了,开个追悼会,寄托我们的哀思,让我们全村人民团结起来,铭记他老人家的恩德。”
  “顺爹啊,我爹阿弥陀佛一辈子,谈不上什么恩德。再说,现在村里死了人都不兴开追悼会,我爹不能破例啊。”
  “坚决要破这个例!”顺爹双手飞舞起来,“怎么没恩德?培养你这个大官就是恩德!这么多年来,你为村上做了多少事?解决了多少问题?水库除险加固30万,村级公路42万,村小学38万,村敬老院15万,还有鱼苗树苗、种猪种牛,还有解决参军指标和进县一中指标,还有解决特困户和老土改根子、老党员困难补助,还有为患白血病的军伢子和患精神病的荷嫂子捐款,等等加等等,虽说这钱都是党和人民政府的,但没你这支笔,没有你爹生你养你的这支笔,这钱能流到我们村来吗?我可以百分之百万分之万肯定,不可能!就是流到了前村,到了我们村也会转弯,统统归于司马懿一句总话:我们村正因为有了你爹,有了你,就是钱再远,也会长着翎毛飞到我们村里来,长着脚板走到我们村里来,长着鳍子游到我们村里来。”
  王已经招架不住了:“惭愧惭愧……难得您如此诚意,那您说怎么开呢?”
  “仪式我都胸有成竹了:大会由高新国同志主持;第一,全体肃立,默哀三分钟;第二,由我致悼词,回顾三爹光荣加光辉的一生;第三,你如果讲客气,代表孝家作个答谢词,感谢众位领导加亲朋;最后,奏哀乐,全体同志们绕灵一周,礼成。你看如何?”
  王看了看顺爹,又转头看了看我和老张,一脸苦笑说:“好吧好吧,我也借此机会表达一下对大家的感谢。”继而对老张说,“你安排顺爹和高村长到客房休息一下,再者,跟乐队打个商量,晚上七点半借助他们的音响设备,开一个短暂的追悼会。”
  老张说:“好好好,我先去跟乐队说一声,回头再接顺爹和高村长休息。”
  我也趁机说:“我这就去跟李局长联系。”
  连打三次,李世才都在通话中,第四次,通了。我语含机关地说:“李大局长怎么这么忙啊,是不是换届有想法,正忙着铺底啊?”
  李世才哈哈大笑:“还是兄弟知我心啊,我正想着王县长换届扶正了,我接他那个宝座呢。”
  我也笑:“那我一定把你的包提好。”
  “哪还分得我有这个福分?王县长一升,你还不跟着鸡犬升天了。”
  “你堂堂领导干部讲话可要负责啊,我打算就是那条犬,那鸡呢?”
  “别别别,玩笑到此为止,到此为止。”李世才还真怕我较真,忙收紧了口吻,“刚才接电话是别人打听丁祖昌的事,上午都接到好几个了,弄得什么事都做不成,我一不是常委,二不是纪委,你说我能知道什么?所以我对问的人说你知道百分之十,我就知道百分之五。”
  我嗤地一笑:“权重一时的人物,关心的人肯定多啊。”
  “你是常委的秘书,昨晚上又开了常委会,你给我透透风吧,首先申明,我会绝对保密!”
  “这个我真不知道。”
  “这只能说明两点:一是你政治素质高;二是你信不过兄弟。”
  明知道他是在激我,也不得不向他坦白:“你是假糊涂还是真糊涂?王县长重孝在身,昨晚根本没有参会。”
  “那你打电话给我干嘛?”他大约已相信了我没有骗他,“我还以为你会告诉我第一手内幕消息呢。”
  “你不提醒我还真差点把正事忘了,县长他爹明天火化,请你给殡仪馆发个指示,将头炉火给王爹。”
  “那还用说!王爹没烧头炉火是我们工作的严重失职,只是……”
  “都提到严重失职了,还有什么但是只是?”
  “殡仪馆私人承包了,某种程度上不完全服我们管了,电话我绝对会打,等下就打,但为了保险起见,你还是给那几个搞火化的每人塞两包烟吧,一可以保证火烧不留余地,二可以保证清扫不留死角。”
  “敢情这腐败都延伸到了火葬场了,这是你李大局长的最大功劳啊。”
  “这你可别给党描黑啊,这属于典型的非党腐败,与党一点关系也没有。”
  他笑得感觉连我的手机也在颤动起来。
  

举报 | 收藏 | 128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紫禁羽翼 时间:2013-04-02 20:58:00
  抓紧啊
举报 | 收藏 | 129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1277319 时间:2013-04-02 21:24:00
  阅
举报 | 收藏 | 130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乖兰儿 时间:2013-04-02 23:34:00
  这次更新的挺快滴说。楼主加油↖(^ω^)↗
举报 | 收藏 | 131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李伟强1688 时间:2013-04-03 07:31:00
  已阅!毛泽东
举报 | 收藏 | 132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铭瑞学 时间:2013-04-03 14:09:00
  两天一小节,这得有多少字数?
举报 | 收藏 | 133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潘绍东 时间:2013-04-03 15:02:00

  
  联系完李世才,又交待老张去打点火化工,然后再次联系马可勇和李顺,确认书记和县长具体来殡仪馆的时间。李顺回复说,县长可能和书记一道来。马可勇过了好一阵才回复:忙得很,书记在和市纪委同志交换意见。
  在漫长而无聊的等待中,只好抓着手机上网看新闻,看手机报,玩“砌砖”,翻看过往的信息。拇指在屏幕上一路搓过去,信息竟然停在于玲的名字上。“好吧”——这是她发给我的最后一条信息,那个时候我正处在心潮澎湃的浪尖上,像即将开奖时一个彩民对巨奖的憧憬。我按下回复键,贼心不死地打出“你在干嘛”四个字,却又在按发送键的瞬间停住,然后将四个字复制,删去于玲的整个信息,再找到老婆的名字,将四个字发过去。
  老婆回复:“啥都没干,等你回家。”
  全身的血似乎都热了一下,但回复只有冷冰冰一个字:“嗯”。
  老婆没再回信息,却打来了电话:“你不想我也就罢了,也应给女儿打个电话啊……她可能感冒了,有点烧。”
  我心里一紧:“是吗?不要紧吧?赶快吃点药,抽屉里有。”
  “这事还用你部署?已经吃过了,好像好了些。”
  “快要她接电话!”
  “你过糊涂了吧,嘿嘿,她这会儿正在学校上课呢……没什么要紧啦,反正你明天就回来了。”
  “要是放学回来烧还没退,你就打电话给我,我调个车送她去医院。”
  “就你会摆谱,家里到医院才几脚路啊,还调车呢。”每次我一以权谋私,老婆就会扮演“廉内助”的角色。
  这时,老张火急火燎跑过来,手里拿着一张软沓沓的单子:“事情比较严重!”
  我没好气地说:“这几天大家都够呛了,老张你就别吓唬人了。”
  老张满头大汗地说:“车辆我准备安排五十九辆,其中需要你从有关单位调度三十七辆;最大问题是花圈问题,接近五百个,需要你出面从有关单位抽调人员来举。这都是县长明确分工了的。”
  我说:“这你就有点太四方四正了,车辆调度倒是没问题,花圈却不能因事设岗,四百多人,现在又不是节假日,你当我是营长啊。”
  “那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所有花圈都集中在一辆大货车上,到了县长老家,再花圈见者有份,凡双手没拿东西的,都发一个,这不就完了?”
  “还是领导水平高!”老张看了看有些濡湿的单子,又显得还不大放心,笑了笑说,“王能认可吗?”
  “老张你这个最大的优点就是不担责任。”我开了一根烟给他,“这就吧,一切罪责我来承担,你尽管抽烟吧。”
  老张燃上烟再笑:“不是我怕事,是怕坏事。这花圈不举吧,显示不出王家的威势;一举吧,动用的人手又太多。如果不请示王县长的话,那我就按米县长的指示办了。”
  “没办好我打你的板子!”我一脸正经地说。我知道王是绝对不会动用四百多人来举花圈的。
  手忙脚乱地将车辆差不多调齐了,县纪委书记周游来了。他说省委党校学习抓得紧,不准请假,要不是这两天市纪委来县里办案,还真不能来为王爹吊丧,这不,刚送走市纪委领导就来了。我这才记起县级领导除了书记县长外,还只有他没来。坐定,周游说他还有两件事要告知和商量。
  王说:“什么事尽管书记吩咐。”
  “还是先将第一件事解决再说吧,” 周游说,“我等下就要去省里,所以先来一步,书记要我告诉你他大约五点半左右才能来,反正他家属没在县里,所以顺便就在这里吃个饭了。”
  “那太好了,正好今天晚餐是正席。”王说,“不过,还得加两个菜,杜波你把今晚的菜单给我看看。”
  杜波立即从包里翻单子。
  周游说:“不必了不必了,书记说越简单越好。”
  “必须得调整。”王从杜波手里接过单子,说,“菜倒是不少,这样吧,将草鱼改成鳜鱼,另外加个墨鱼炖肚条,这是书记喜欢吃的,你赶紧到厨房落实。”
  周游见王态度坚决,也就不再坚持了。
  杜波问:“是只有一桌加菜,还是全部加?”
  “书记你看我这位小舅子,一辈子别想有大出息。”王眼睛看着周游,手却指着杜波,“当然是全部加啊!”
  杜波脸都涨红了,起身要走,王又叫住他:“殡仪馆吃饭条件简陋,没什么包厢,所以你看饭堂有屏风什么的没有,到时单独一桌出来,用屏风隔开。”
  杜波一溜烟跑了。
  周游说:“还是武哥想事周到。”
  王笑笑:“我做事历来马虎,这些事倒是常识……书记再指示第二件事。”
  周游有些吞吐起来:“这事呢……理应早和你商量的。”
  “只要我能办到的,迟早都一样,你尽管说。”
  “最近市纪委下了个禁止公职人员特别是领导干部大操大办的文件,昨晚在常委会上进行了传达,主要内容是除了红白喜事,其余诸如乔迁、升学、寿诞什么的一律禁止操办,你这个属于可以操办的范围,但文件要求一是要向纪委报备,二是桌席不超过20桌。”
  “那怎么办?”王有些愕然。
  “不知者不罪,今晚桌席知道你们早定好了的,就不作丝毫变动,不管多少桌,你到时报备就只报十八九桌就是。”周游扶了扶眼镜,“至于明天送葬车辆,能少点就少点,怕无良人用相机手机什么的拍下来贴到网上去就麻烦了。”
  王转头问我:“车辆安排多少?”
  我答:“59。”
  王举起手掌一削:“砍一半,29辆。”
  “嘿嘿,”我笑得比哭还丑,“我刚刚调度好车辆。”
  王的语气强硬:“再调回去。”
  还好,幸亏没有安排400多人举花圈。
  

举报 | 收藏 | 134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1277319 时间:2013-04-03 19:22:00
  长知识
举报 | 收藏 | 135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紫禁羽翼 时间:2013-04-03 20:23:00
  快点
举报 | 收藏 | 136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李伟强1688 时间:2013-04-03 20:53:00
  果然是领导,做事果断
举报 | 收藏 | 137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乖兰儿 时间:2013-04-03 22:31:00
  这几天楼主辛苦了,更新的快多了
举报 | 收藏 | 138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潘绍东 时间:2013-04-06 18:33:00

  
  送走了周游,大家正一门心思恭候书记县长,殡仪馆门口突然冲进来一辆大货车,车上结结实实坐了一车人,其中两人用竹竿挑举起一条“我们要生存,我们要吃饭”的横幅。我们还在目瞪口呆,那伙人不待车完全停稳,就开仓放粮似地涌进灵堂,其中有人火星四溅地喊道:“谁是王武?”
  我们都慌措得不行,王倒还镇定,忙上前握住那喊的人的手问:“我就是,请问你们是?”那人鼻子一哼说:“我们是天峰乡的。”
  高岭土禁采的上访户!到殡仪馆来上访——这一毒招令我们所有人都猝不及防。
  王“哦”了一声,松开那人的手,退后一步,然后扑通一声跪下去,毕恭毕敬地磕了一个头。
  这一磕出乎所有人意外,而且明显感到那帮人有些“受宠若惊”:堂堂县长怎么跟我们磕起头来了?!
  王起来重新握住那人的手说:“俗话说,孝子出门,碰上狗都要磕头。何况你们山高水远地来到我爹的灵堂里,我代表全家万分感谢!大家请坐请坐。”这话又使他们略略有一丝羞愧感,中间有人嘀咕:“我们理应先给他爹磕个头的。”脸上的情绪都明显放缓,陆陆续续坐下来。我和老张忙过来开烟,端茶的,倒酒的,拿水果糖果的,也都赶紧过来张罗。
  趁那帮人喝茶抽烟之际,王将我拉到一旁,硬着牙帮说:“交待你四件事,立马落实:第一,火速通知朱三宝,叫他赶快带乡干部来。这畜生当面是人,背后是鬼,他是当我老子的面拍了胸脯的,现在竟然有这么多人来冲击我爹的灵堂,真是奇耻大辱,我绝对找他秋后算账。第二,通知信访局局长,要他亲自带人来接访。第三,矿老板我都认识,但今天没来一个,这帮人应该是他们雇来的,而他们应该就在城区暗中指挥,擒贼先擒王,你要朱三宝联系派出所通过知情人在最短时间内找到他们驻点,并采取相应措施。第四,通知公安局,要他们迅速组织五十名警力在附近秘密待命,一旦他们不听劝告还继续胡闹不走,那就赶在书记县长到来之前不管用什么名义将他们清除出殡仪馆。”
  其实我一知道这帮人是天峰乡的就开始打朱三宝的电话,没人接,但我没对王说,不然这管火药说不定当场就会炸了。等王一转身,我又按下手机重拨。
  电话里的朱三宝像头老牛那样气喘吁吁。我说你没喝酒吧?他说来瓶农药最好……正带着乡干部往这边赶,货车上声音大,没听到手机响。我估计他就是喝了酒打死也不会说的。我把王交待的事跟他说了。他说,今天我就是杀人放血也要把人弄走,事后再跪着跟王县长负荆请罪。
  把电话打完,那边那帮人已经把话向王挑明了,王正在给他们晓之以理:“……禁采不是我们几个当领导的一时头脑发热和心血来潮,而是真正为民着想,替民办事,跟民造福。前向下雨不是又垮了几处坡,塌了几处方么?再挖下去,垮塌恐怕不就是几处了,说老实话,就是整座山全部垮塌了,我们在县里几个当领导的既伤不到一根汗毛,既崴不了一根脚趾,最终受损失的是谁?还不是你们!你们只算了现在一天能赚几个小钱的账,可压垮了房子压死了人这个大账你们算过吗?压垮了几间祖业房子,打算还只是对不起祖宗,压死了人那就是断子绝孙了,我相信你们谁都只想造福子孙,不想祸害子孙吧?”
  那帮人面面相觑,都不知如何来接话,如果跟王对着来无疑承认了自己是在做断子绝孙的事。
  还是有人说话了,但避开了王的笼子:“王县长,您讲的这个道理我们都懂……只是早不禁,晚不禁,等我们倾家兜底地你几千他一万好不容易入股买了货车、挖机,这会儿突然禁了,我们的本都没赚回啊。”
  有人附和:“我借遍了亲戚朋友才凑了三万块入股,现在还没赚回一半,我现在天天在家过杨白劳的日子,不把这事解决我今天就不走了。”
  “是的,今天必须把事情来个葱拌豆腐——一清二白。”
  声音又似乎要沸了起来。
  王突然大吼一声:“不是我摆官架子,也不是我不肯为民办事,今天要解决问题,你们选错了时间!”
  所有人都大吃一惊,我心里也陡然一凉:王情绪失控了,这事铁定砸了!
  不等别人说话,王马上接着说:“今天是什么日子?今天是我爹在灵堂最后一天的日子,明天他就要下葬归山了,孝悌忠信礼义廉,孝占第一位,我可能不是个好官,但还是个正常人吧?谁人都头上没神明,谁人不是父母生?我作为我爹唯一的儿子,我不尽这个孝,谁来替我尽?我不好好尽这个孝,你们良心过得去?你们就没有父母?你们就没有儿女?你们跟我过不去,还跟我老实巴交一辈子的八十岁的爹过不去?”
  很多人眼神都暗了下去,不敢与王对视。有人开始耳语:“……说了今天就不应该来。”
  “就是阎麻子他们出的屎主意。”阎麻子是一名矿产老板。
  这时,王的手机来信息了,他拿出来看了看,嘴角微微喜感地抽动了一下,但很快将手机放回口袋,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他继续说:“但今天你们既然来了,我还是郑重向你们表个态,你们听得进,就好来好去,听不进,也别怪我王某人像你们中间某些人一样不近人情了。”
  “你说,你说。”有人想找台阶下。
  “第一,明天把我爹送上山,后天我就召集有关部门到你们乡来开个现场办公会,当面鼓对面锣,你们有什么问题尽管敞开谈,能够解决的当场拍板;第二,我出面帮你们联系县就业服务中心和工业园企业,尽量保证矿山歇业你们不失业;第三,发动乡干部帮你们联系买家,尽快妥善处理你们的挖机和货车,我作为你们的联点领导,负责帮你们转卖三台,将你们的损失降到最低程度。”
  “王县长是条汉子!”
  “话说到这个份上,我们也没脸还在这里呆了。”
  “走,我们撤!”
  “那阎麻子的工钱还去要不?”这声音说得很小,但还是被王听见了,王说:“你说的阎麻子我认识,就是那个阎大喜吧?今天你们就别指望他给你工钱了,刚才我得到消息,他们几个矿老板在宾馆开房赌博,输赢上十万,被派出所抓起来了。”
  “那猪通的!把我们指使到这里来做缺德事,自己在宾馆里享福。”这人开始骂起阎麻子来。
  “工钱我也不要了,让派出所多关他们几天,现在正是蚊子成堆的时节。”
  这帮人骂骂咧咧,推推搡搡,猴子上树似地爬上车,轰着油门一下子没了影儿。
  他们一走,王一屁股瘫坐在椅子上,几乎虚脱。老张忙为他点起一根烟,并向他举起大拇指:“王县长真乃英雄也,就像一箭智退十万兵的吕布。”
  我也笑着说:“真是月在峰峦缺处明!大领导的水平能力就是不一样,没等朱三宝他们来,您三下五除二就把事情解决了。”
  王立即对我说:“除了派出所已经抓了那几个矿老板不动外,我布置的其余三点你立马打电话给我撤了。”
  “朱三宝他们已经在路上呢。”我说。
  王厉声喝道:“你告诉朱三宝,他今天只要跨进殡仪馆一只脚,我就地剁断他两条腿!”
  

举报 | 收藏 | 139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曲无声_33 时间:2013-04-06 19:09:00
  乌合之众又如何斗得过官场老狐狸 各种演技又岂是白丁们能懂的 可叹
举报 | 收藏 | 140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1277319 时间:2013-04-07 09:54:00
  说的是
举报 | 收藏 | 141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麻将推到胡 时间:2013-04-07 10:16:00
  太经典了,这个才是真正的官员,佩服,赞一个! 毛泽东。
举报 | 收藏 | 142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乖兰儿 时间:2013-04-07 11:21:00
  太经典咯!赞一个!
举报 | 收藏 | 143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sstonee 时间:2013-04-07 14:15:00
  记号,慢慢看
举报 | 收藏 | 144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秋刀刀syusei 时间:2013-04-07 18:47:00
  当官的,狐狸加影帝啊~~
举报 | 收藏 | 145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紫禁羽翼 时间:2013-04-07 19:04:00
  马克
举报 | 收藏 | 146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踏雪焚梅 时间:2013-04-08 09:32:00
  纤毫毕现
举报 | 收藏 | 147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乖兰儿 时间:2013-04-10 23:29:00
  不是!这破楼主咋回事捏?这都今天了还不更新?拖出去,大一百大板。。。
举报 | 收藏 | 148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潘绍东 时间:2013-04-11 08:31:00

   
  书记、县长在五点半准时到来。果然如李顺讲的那样,他们都行鞠躬礼,五分钟不到就结束了整个吊丧仪式。王表情轻松地陪他们坐。马可勇则在一旁问我:“饭是怎么安排的?”
  我说:“这里条件不行,只能在饭堂吃,不过,用屏风隔开了。”
  马可勇头一摇:“那不行!”
  “不行?”
  “闹哄哄的多不好,再说,要是碰上个上访户就更闹心了。”他不知上访户早打发走了。
  “这里可不像酒店,什么包厢也没有啊。”
  “那些房是什么房?”马可勇指着一号大厅里两侧开出的几间房说。
  “那是麻将房。”
  “那腾出一间不就是包厢啦?麻将桌上铺个桌面,蒙上桌布,比在饭堂吃强多了。”
  “……那我去落实。”看来,王说他做事历来马虎并不是毫无道理,“屏风”哪有“包厢”周到?!
  我找到胖子,胖子半天没有听明白,直到我说这只是临时性的,饭后又可以当麻将房,他才转过弯来。他笑着说,这是殡仪馆自建成以来第一次这样做。我说,客人有要求你们就要尽量满足。他说,我们的服务水平今后一定向你们的服务水平看齐。
  书记县长这顿饭吃得果然低调,几乎没什么人知道,连老张都以为他们走了。我和老张在饭堂吃饭时,他看到外面有三个四人不停地端着菜往一号大厅方向跑,问我是怎么回事?我说,他们参照全世界现在到处搞军事演习的做法,在搞“饭”事演习。
  我们回到一号厅时,书记县长已经吃完走了。王对我们说,现在你们抓紧准备追悼会。
  乐队在大厅里已搭建了一个小型舞台,话筒、音响一应俱全。可顺爹坚决不同意在舞台上致悼词,而要在大厅另一侧墙上贴着“文公家礼”的中堂前举行仪式。他说,毛主席教导我们说学习我们的历史遗产,是我们学习的一个重要任务,我们就是要加强对古礼旧规的学习,不然这个世界就会烂掉。没办法,我们只好依他。
  这次整个治丧行的是儒教礼仪,中堂两侧贴有一副对联:“孔圣耀乾坤哲理渊源传后学;斯文光寰宇礼仪典则泽神州。”对联两旁又分别立有徽国文公朱夫子、盖天古佛关圣帝、梓潼文昌帝、水浒河伯、东厨九天司命、本境土地、九凤荡秽将军等诸神诸圣牌位。六位礼生身着青色长袍,整天念着招魂礼、成服礼、家奠礼什么的。要不是顺爹来这么一出,我们谁都没注意这些人这几天究竟干了些什么,只知道每人每天要150元的工钱。
  追悼会在七点半准时举行。唐县长、郑县长、雷守义、胡西开等科局以上领导竟然有二十多人,打麻将的、玩扑克的也都被暂时叫停,整个大厅坐的坐,站的站,满满堂堂全是人。高村长大约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场面,手和声音都有些颤抖,喊默哀三分钟,不到半分钟就说默哀毕,而且,强光下的脑门被汗渍得波光粼粼。
  顺爹则神情激昂,几乎像一个骄傲的将军。他中气饱满地致悼词:“各位领导,各位亲朋好友同志们,毛主席说过,人总是要死的,但死的意义有不同,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三爹的死重于泰山……”接下来,顺爹开始讲述王三爹的一生。王三爹那命也还真叫苦:3岁死爹,13岁学篾匠,15岁死娘,16岁去益阳贩簟子,21岁娶铁匠女儿阮氏为妻,先后育有一女一子,38岁妻子死于风湿性心脏病,此后一心抚养儿女,不再续弦。为供女儿、儿子学费,三爹曾不惜往返三十里进山挑柴卖,不惜到镇上石灰厂当搬运工,不惜带着干粮十天半月在竹山里编鱼篓……
  顺爹最后说:“全村人一定化悲痛为力量,学习三爹吃苦耐劳精神加精心培养子女的精神,将全村各项建设搞得更好,不辜负毛主席和三爹的在天之灵!”
  此刻,我看见王跪伏在他的亲人中间,似乎突然解禁了所有的压抑、遮掩、幽蔽和顾忌,头持久地磕在地上,全身大幅度抽动,像个孩子似地号啕大哭起来。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哭,而且哭得那么没有章法。
  
  

举报 | 收藏 | 149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潘绍东 时间:2013-04-11 08:31:00

   第六天
  
  凌晨6时,王三爹如期如愿火化。当然是如王的愿,将众多等待火化的主顾甩开,使他的爹稳稳地享用了头炉火待遇。
  7时10分,王捧着他爹的骨灰盒,坐进了灵车车队的一号车内。
  7时28分,所有车辆、人员各就各位,老张一声令下,队伍向王的老家行进。鼓乐齐鸣,炮声震天。
  9时20分,车队受到隆重的进村接待,幡旗飘飘,人头攒动,火铳、响天雷、震天雷、彩雷王密集在天空炸裂,用巨大的声音和浓烈的硝烟宣示小山村曾经的一个伟大存在。
  王带领他的亲人跪谢完一家又一家的路祭后,他爹的骨灰盒才得以安放在那口粗犷而结实的棺木之中。
  行过祭礼,八条健壮的汉子围绕“龙头杠”转三圈,在棺木被抬起的最后一刻,一名须发皆白的老礼生左手端着满满一碗大米,右手抓米奋力抛洒,嘴里大声念道:“天无忌,地无忌,人无忌,年无忌,月无忌,日无忌,时无忌,阴阳无忌,诸神到此,百无禁忌,孤魂野鬼,远殄他方。”
  顿时,千百颗米粒像千百支利箭,裹挟着道道寒光,向我们飞速射来。
  
  
  (完)

举报 | 收藏 | 150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小左耳 时间:2013-04-11 08:34:00
  顿时,千百颗米粒像千百支利箭,裹挟着道道寒光,向我们飞速射来。
  ------
  
  比风刀霜剑更冷的利箭~~
举报 | 收藏 | 151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麻将推到胡 时间:2013-04-11 09:08:00
  结尾寓意深刻,有始有终,写的是大师的风范。
举报 | 收藏 | 152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曲无声_33 时间:2013-04-11 09:23:00
  传统葬礼在官家这里继承得甚好,有钱人跟上……
  非钱势,无以体现蔚为壮观的孝啊
举报 | 收藏 | 153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鹳雀 时间:2013-04-11 09:42:00
  看完了,此文是我近年来在网上看到的最佳佳作,可见作者混过官场,但难得的是,虽自己混过官场,写的却不是官样文章
  老农的台词,乡干部的台词,县干部的台词……各色人等,都分得清楚;各类各层的人士,角色层次关系都没什么偏差,很不错。
  
举报 | 收藏 | 154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紫禁羽翼 时间:2013-04-11 12:10:00
  晕翻,关键的没写!
举报 | 收藏 | 155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1277319 时间:2013-04-11 12:33:00
  这就结束了啊 有点不满足
  
  
  我觉得最后一句话不太好 给人一种批判性而不是安然享受的味道
举报 | 收藏 | 156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白小葵 时间:2013-04-11 12:58:00
  略长,还没看完。。看了前面的。。。确实是高手。。。
  
  对小说而言,我很少夸人的。。。哈哈。。。但是楼主的故事构架能力和文笔着实值得我学习。。。
举报 | 收藏 | 157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林中之路 时间:2013-04-11 16:55:00
  《守丧》原載《創作與評論》  2012年第11期  責編   曹慶紅
  《北京文學·中篇小說月報》選載 2013年第1期  責編  章穎
  
举报 | 收藏 | 158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踏雪焚梅 时间:2013-04-14 16:33:00
  选载了 还说啥
举报 | 收藏 | 159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小左耳 时间:2013-04-27 09:18:00
      本篇收录野草名人馆
举报 | 收藏 | 160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58居士 时间:2013-05-06 15:04:00
  这篇也收藏!
举报 | 收藏 | 161楼 | 打赏 | 评论
上页12下页 到页 确定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