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短篇《冬至》

楼主:夏应时 时间:2014-02-21 11:32:11 点击:308 回复:2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冬至》

  6:03 am
  一夜睡不安稳,李长德早早便醒了。
  一层棉布窗帘之外,天色尚黑。
  从床头柜上拿过手机看了看,李长德合上眼,打算尽量再眯一会儿。
  身边人忽然含混不明地哼唧了几声,似是极不舒服。李长德侧耳听了听,确认她还在睡着,应是无事。
  他翻了个身。这一动,左腿肚又一抽一抽地隐隐作痛。
  腿疼有几天了,去吴先生那看过,说是拉伤,最起码两个月才会好,要躺床上休息,多用热水泡脚。李长德买了瓶药酒回来先对付着擦了。

  6:37 am
  李长德实在再无睡意,索性起了床。
  洗漱。
  做早饭。
  早饭是粥、包子和酱菜。
  粥是糯米红豆花生粥,包子是“冶春”盒装速冻包子,酱菜是“三和四美”酱菜。

  7:35 am
  李长德到卧室,见母亲已经起床,走过去一边收拾被褥,一边叫母亲洗脸吃早饭。
  母亲一个一个缓慢地扣着棉袄扣子,沉着脸,语带埋怨地说床上太热了,她睡了一身汗,要拿掉一床被胎。
  李长德说到大冬了,天气预报说过几天要降温,被胎拿不得。
  母亲不肯,非要他把被胎撤掉。
  李长德只好说他腿疼,受不得冷,等腿疼好了再说。
  母亲咕哝了几声,不再坚持,只是仍不高兴。
  洗漱过后,母亲扒拉了两下头发,忽然说头发剪这么短,男不男,女不女,成什么样子,我要找小琴去。
  头发是前天剪的,李长德不明白怎么今天母亲想起来发难了。况且小琴本是熟人,他们的头发都是在她的小理发店里剪的,万不可能就这么找她理论去。
  母亲越说越气,李长德劝了几句,她火气更大,李长德只好不搭理她话。

  7:55 am
  李长德和母亲吃早饭。
  大妹梅香来电话,说早上脚崴了,肿起来了,今天不能过来,让母亲接电话。
  母亲不肯接电话,剩了小半碗粥也没吃完。
  饭后,李长德洗碗刷锅。

  8:40 am
  李长德带着板凳和母亲下楼。
  母亲前年中过一次风,虽说不太严重,恢复得也不错,子女们到底不敢怠慢。只要天气可以,李长德饭后都要带母亲出去走走,活动活动。随身带着塑料小板凳,走累了可以让她歇歇,倒也方便。
  他们顺着小区主干道走,路上遇见几个以前的老邻居,打过招呼,出小区边门,在一排门面房前停下。
  李长德让母亲休息,自己四下望了望。一间门面房上面挂了条横幅:庆祝圣诞。
  李长德有些不屑。噫,这些人为信洋教进天堂,连祖宗都可以不要了。
  小区对面原是一片民房。两年前,李长德和其他拆迁户刚搬进这个安置小区时,对面民房里还有人住。后来那里的人都搬走了,再后来,那片民房全被推倒了。现如今,在那不算高的围墙里面,推土机和大卡车正在轰轰作响。那里要建一个新的小区。
  楼盖再高有什么用,不脚踏实地,都是空的!

  9:25 am
  李长德带着母亲到了利民市场。
  今天过大冬,要做点好的,这是传统。
  买蛋饺 10元
  买鸽子 23元
  买排骨 50元
  买牛肉 12元
  买茨菰 5元
  买豆腐果 3元
  ……
  在老头子摊子买生瓜,李长德问老头子年龄,答曰79。老头子问他80几了?李长德说他63。老头子张着嘴看着他。李长德带着母亲走了。
  去华联超市,买两盒云片糕,一桶福临门调和油,一篮草鸡蛋,共计96.9元,刷卡消费。
  出了收银台,带母亲去买羊毛袜,一双8元。付款时,发现皮夹没了,李长德赶紧去收银台找。遍寻未果,正在着急时,一位妇女走过来问这钱包是你的吗?失而复得,连声道谢,李长德的脸上这才有了笑模样。

  10:35 am
  李长德带母亲回到家。
  洗新被套。
  淘米做饭。
  母亲不知道在洗什么,在卫生间把盆碰得很响。
  李长德出来看了看。母亲不知为何又不高兴了,直说快烧饭,吃过了我要回六圩。
  李长德说车子没有充电,去不了啊。
  母亲说外面没有车子租啊?你把我工资卡给我,我不连累你,免得挡你事情。
  李长德说等下长荣和梅芳要来,今个不得时间。
  母亲说你们不得时间,我有时间,我自个去。
  李长德还要再劝几句,母亲已经发了脾气,骂咧起来。李长德不再多话,又钻进了厨房。

  11:10 am
  弟弟长荣和二妹梅芳前后脚来了。
  梅芳帮李长德做饭,长荣陪母亲聊天。母亲平静了不少,一时也不再提回老家的话茬。
  饭得了,一家人围桌吃饭,闲话家常。
  梅芳说现在李长山家闹得天翻地覆,李长山天天呆在足浴房里,连家都不回了。张桂英在家里头亲娘祖宗地骂,要带儿子姑娘去足浴房堵人,把李长山拖出来,问他家还要不要了,日子还过不过了。还要把那个不要脸的狐狸精拖出来打一顿,要让她以后不得脸见人……
  李长山与他们同族同辈,同一批拆迁。以前看着是蛮本分老实的人,没成想现在闹出这等笑话。
  有钱就癫起来了。母亲说,有点钱,什么女的不要他啊,小山子哪架得住啊。
  他自己也不学好,梅芳说,有钱人多了,怎么没看到别人这样。李长山那么大个年纪了,还跟小姑娘瞎搞。再说了,跟那种人,他也不怕得病的。
  怎么不得?母亲来了气,不学好的人多啊。就算没干出来,你怎么晓得人家心里头不想?说完抬眼往旁边扫了下,从鼻子里哼出一声,那些个怂女人为的什么?钱!
  梅芳见母亲有些激动,连忙应和几句,岔开话题,说起自家孩子的事,母亲这才平复下来。
  李长德开了一瓶今世缘,和长荣干了两小杯,便放下了。虽然吴先生说喝点酒可以活血,对腿疼好,李长德到底不敢多喝。
  长荣也不勉强,自己又喝了一杯,也不再喝了。

  12:30 pm
  饭毕,梅芳洗碗,长荣喝茶。李长德回房将工资折子、身份证、老年证、医保卡等都拿出来交给母亲。
  母亲登时就发了火。给就给,你这是要和我断绝关系!
  李长德说我没有这个意思,是你早上问我要的,我当着弟弟面给你,不然以后给没给说不清。
  长荣劝他还是收起。对母亲说,你要工资折子,哥哥不好不给你,说开就算了。
  梅芳闻声出来,赶紧打圆场。

  2:00 pm
  长荣告辞回家,李长德送他下楼。
  母亲开门下楼去看,梅芳要跟过去,母亲硬要自己去,梅芳无法,只得由她去了。
  见母亲老是不回来,梅芳打电话给李长德。长德说长荣已经坐上公交车走了,他也准备回家。梅芳说母亲也下楼了,让他迎着走。
  李长德到了楼道门口,见母亲站在那,问她在这里做什么。
  母亲说找熟人带她回六圩。
  李长德劝她上楼,母亲执意不肯。
  李长德打电话给梅芳,梅芳很快就下来了。
  劝母亲上楼,母亲说不要她管。说着说着,母亲发火。我请你来做公亲的啊?不用你出门的姑娘管!
  梅芳又急又气,也有了火。你就非要今个去啊,你就不能过天再去。今个哪个有时间陪你去啊。
  我不要你们管!你们一个也别管!母亲态度强硬,不容商量。
  李长德劝梅芳先回去,他来处理。梅芳哪好就这么走。
  正不可开交时,一楼老太恰好从外面回来,站了站,随后劝母亲去她家坐坐。母亲不肯,老太便回家拿了条板凳出来,劝母亲和她在楼道里坐下聊天。
  李长德和梅芳也不好回去,只干站着,听她们说话。
  母亲的情绪好了一点,只是仍旧说着要回去。我家老头子说家不去了。她跟老太说。他说我们连家都不要了,也想不到他了。托梦给我,说他可怜,连家也不得了。我说去年我们烧大钱给你时不是告诉过你我们搬了吗。老头子说他找不到新家,他就晓得他家在六圩。他在那头不得钱用,可怜啊。你说我今个要不要家去?我要带他走一下,叫他认得路……
  老太点头称是,应该,应该。
  李长德和梅芳对看一眼,彼此明白今天这一趟是必须要走了。

  2:35 pm
  李长德骑着电动三轮车,带着母亲,回老家六圩。
  途经维扬路、扬子江路、扬瓜公路、华扬路、七里沟桥……
  母亲看着沟水,问这是哪里?李长德回这是七里沟啊。母亲问这个桥什么时候修过了。李长德回去年吧。
  继续向前,过小虹桥、新集镇、收费站、许庄……
  母亲问到哪里了。李长德回快到六圩了啊。母亲问这边怎么多了这么多条路,我都认不得了。李长德回路修了人好走。母亲说都不晓得走哪条路了,难怪老头子说找不到家……

  3:10 pm
  李长德和母亲回到老家。
  家已算不得家,只是一栋破败的房子凄零地立在垃圾堆旁。
  虽已拆迁,可前庄这大片地似乎并没有被派上多大用场。一些房屋被推倒,建了一个砖瓦厂。另一些房屋被推倒,建了一个树木种植基地。幸存的零星几栋房子也被掀了顶,残活着见证变迁。此外,其他空着的地方则成了一路之隔、未被划入拆迁线内的后庄居民的垃圾场。
  李长德牵着母亲走到家门口,踢走一些残砖断瓦,划出一小块空地。把带来的纸钱放好,打火机点了几次才烧着。
  母亲弯下腰,一边往火堆里添纸钱,一边嘴里念念有词。
  李长德走开几步,又划出一小块空地,点起一堆纸钱。这是给亡妻的。想想,也快二十年了。
  母亲被呛得连连咳嗽,李长德忙将她扶到一边。看那两堆火烧得旺,烧得弱,熄灭了,冒青烟。看那纸灰在地上打着旋,又跟着风飞上天。
  老祖宗来拿钱了。母亲说。
  李长德走到祖宗的火堆前鞠了三个躬。

  3:25 pm
  李长德说不早了,再晚就冷了,赶紧家去吧。
  母亲说想去后庄看看二大妈,难得来一趟,看一次少一次。
  李长德带她去了后庄。
  二大妈家院门紧闭,有狗在里面直叫唤。不多会,有人开了院门,见是他们,忙笑着将他们迎进去。
  二大妈正坐在大门口晒太阳。一条大黄狗在她脚边围来绕去。
  她和母亲同龄,同一年嫁到这里,两人的男人又曾同去当兵,所以一向走得很近,常坐在一块说些贴己话。这种亲密关系维持了几十年。
  自拆迁后,她们见得少了,也的确是见一次少一次了。此番,二大妈拉着母亲在门口坐下,热络地谈起了天。
  二大妈的媳妇秀华忙着沏茶抓瓜子。请李长德进屋坐,李长德摆摆手,在母亲脚边的矮板凳上坐下,不时往左腿肚上敲敲按按。
  秀华给李长德端来一杯茶,又进屋冲楼上喊了几声,随后一人抱着个襁褓中的孩子下来了。
  喊大奶奶。喊大大。秀华对来人说。
  这是秀华的媳妇,李长德认得。去年她嫁过来的时候,李长德还回来喝过喜酒。那时她还是一个清瘦娇小的小姑娘,现在生过孩子后胖了许多,面色红润,脸圆,身上圆,倒真成了媳妇样。
  李长德起身接过孩子,一阵奶香。
  你家老二家的现在不闹了吧?二大妈问母亲。
  闹她个妈妈,房子都拿到了她还闹什么。母亲说。就厢房旁边搭了个棚子就分她一套房子,她还闹什么闹?我家老二就是怕老婆。当初要是不分出去,现在哪会就拿一套房子。
  要说还是你家老大厚道。二大妈说,人家王爱平现在还有那个心思呢。老实说,人家人还不错,姑娘儿都成家了,不得什么负担。
  不谈喽。母亲摆摆手。等我眼一闭随他们怎么弄,我不烦那个神。
  李长德在一边逗弄着小娃娃。娃娃眯缝着眼睛,不安地动了动,突然哇哇大哭……

  4:30 pm
  二大妈和秀华一再留饭,李长德和母亲再三辞谢。
  将母亲的帽子、围巾、手套戴好,李长德骑着电动三轮车带她回去。
  过许庄、收费站、新集镇、小虹桥,过七里沟桥、华扬路、扬瓜公路、扬子江路、维扬路……

  5:10 pm
  李长德和母亲回到家。
  收被套。
  热菜热饭。
  母亲吃饭太快,吃到一半呛了,咳了很久,剩下的没有再吃。
  饭后,李长德洗碗刷锅。
  用电水壶烧了几瓶水,李长德往脸盆里倒好水。
  母亲洗完脸出来说水池子没有原来方便,还是调到原来位置好。
  李长德答应着明天弄。
  放好开水瓶和椅子,李长德让母亲泡脚,自己拿着电池和拖线板到楼下给电动车充电。
  因下午没有睡午觉,母亲早早便困了。到了房里,看见被胎,又要生气。李长德只好不做声。

  7:20 pm
  李长德照例出门散步。
  分别给长荣、梅香、梅芳通了电话,告知他们下午回去的情况。梅芳说打算明天带母亲去浴室洗澡,长德说会转告。梅香说她家那边菜市场有个摊子灌的香肠很好,长德说过两天去看看。
  儿子存旭打电话来问候。李长德说一切都好,就是腿更疼了。儿子叮嘱千万要去医院看看,拍个片子,让医生开点药,不能大意。李长德想了想,说这两天就去。
  转到杨师傅白铁店,里面正在拉胡琴、唱戏,好不热闹。喊杨师傅,他也没听见,李长德又转了出来。
  转出小区边门。对面的工地灯火通明,轰隆机器声没了,取而代之的是梆啷锤子声。

  8:15 pm
  李长德回到家楼下把电动车的电拔了。
  进了门,母亲正坐在餐桌边喝水,见他回来,立刻沉着脸说,你走到上海去了啊?这么长时间,我想喝开水,喊死了也不得人!
  李长德无话可说。
  洗脸。泡脚。擦药。
  上床休息。
  关灯前,李长德看了看床头柜上的日历,将今天这张翻了过去。
  上面写着:12月22日,农历11月20,冬至。

  ——完
作者 :林中之路 时间:2014-02-21 15:00:00
  一天的时序交替和剧本式叙述带来强烈的现场感,将拆迁带来的焦虑和失所情绪渲染浓重,有种说不上来的失落。对话里有地方酱菜味道。

  个别转换还有些强行别扭,还可以写得更顺溜一些。
作者 :乡间柳笛 时间:2014-02-21 18:15:00
  1、老太太,权威又霸气,有福之人。

  2、老头子问他80几了?李长德说他63。老头子张着嘴看着他。
  -------------------------------------------------------
  可见李长德活得比较辛苦。

  李德福伺候母亲,有无奈,但更多的是出于孝顺。我们到他那个年龄,能做得到这样吗?
作者 :四道圩 时间:2014-02-21 18:38:00
  最后一翻让人感觉好无奈啊,是啊,再不堪的日子不都是要这样一页页翻过去的么?而等待李长德的新的一天才是更加漫长的。
  
作者 :阿克苏的蓝眼睛 时间:2014-02-21 19:30:00
  写出来才发现一天可以有那么些个乱七八糟事
作者 :踏雪焚梅 时间:2014-02-22 10:12:00
  变迁大潮中的浮萍,焦虑无奈的交错编出实实在在的空洞,也许无关拆迁,只是往昔流走,直面机械的真实...
楼主夏应时 时间:2014-02-22 12:16:00
  多谢林大、柳笛、四道、眼睛和踏雪!
  我一直想写一篇《天水围的日与夜》式的小说,平淡、真实、细水流长。李长德让我有了这个机会。他是一个小人物,他有他的酸甜苦涩,这就是他的生活,无所谓好,也无所谓不好,正如其他人的生活一样。
  也许我该多写几笔他的儿孙,让他更有温情些。
作者 :小培大诺 时间:2014-02-23 07:34:00
  一个个小人物的形象、性格特点就这样点点滴滴地呈现出来了。

  当然,我们都是大生活里的小角色。
作者 :林中之路 时间:2014-02-24 09:20:00
  在我们的内心世界,人物应该没有大小之分。
作者 :麻将推到胡 时间:2014-02-24 10:51:00
  平淡的一天里面,确实要面对很琐碎的事情,人便在这种琐碎中慢慢的打发日子。
作者 :原娟 时间:2014-02-24 19:19:00
  看这篇文想到一首歌《时间都到哪儿去了》
  越来越觉得日子飞快,一天没做什么,就过去了!
作者 :小培大诺 时间:2014-02-24 23:18:00
  @林中之路 8楼 2014-02-24 09:20:00
  在我们的内心世界,人物应该没有大小之分。
  -----------------------------
  哼,人物就是有大有小。
  影响人类历史进程的少数人就是大人物。受大人物影响、改变的就是小人物。
作者 :林中之路 时间:2014-02-25 08:45:00
  @林中之路 8楼 2014-02-24 09:20:00
  在我们的内心世界,人物应该没有大小之分。
  -----------------------------
  @小培大诺 11楼 2014-02-24 23:18:00
  哼,人物就是有大有小。
  影响人类 历史 进程的少数人就是大人物。受大人物影响、改变的就是小人物。
  -----------------------------
  唉,真是今不如古,连秦朝的陈胜都知道吼一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作者 :gougoumajia 时间:2014-02-25 09:55:00
  这样的小说,不忍读。。。
  真的读不下去。看了开头直接看结尾。有针扎的感觉,本能地躲避
作者 :小培大诺 时间:2014-02-25 19:11:00
  林中之路 8楼 2014-02-24 09:20:00
  在我们的内心世界,人物应该没有大小之分。
  -----------------------------
  小培大诺 11楼 2014-02-24 23:18:00
  哼,人物就是有大有小。
  影响人类 历史 进程的少数人就是大人物。受大人物影响、改变的就是小人物。
  -----------------------------
  @林中之路 12楼 2014-02-25 08:45:00
  唉,真是今不如古,连秦朝的陈胜都知道吼一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
  吼归吼,又有几人能真正做到"有种乎"?
  每个人都可以这么吼一声,"李长德"们也可以,也许他们已经吼了无数次了。
作者 :林中之路 时间:2014-02-26 12:00:00
  吼是人的天性,长嘴就要呛声。吼这一句其实要的就是众生平等,不管真的做到了或者事与愿违,那只是个结果,但不可缺失这一抗争和努力的过程。失败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人要发声。如果连抗争都没有,只是愚己顺从,那跟奴才何异?
  连吼一句都没,都不曾想,都不敢想,更别提张嘴,这正是顺民的丑陋之处。
作者 :gougoumajia 时间:2014-02-26 12:10:00
  都是从自己的心境说出自己的主张。

  李长德也有自己的心境,争与不争,他用行动诠释了自己更觉踏实的人生关。以他的年龄,早已在我们前端等候。你我,又能得知多少?
作者 :连城1 时间:2014-02-26 12:11:00
  不是太明白,羞愧中。
楼主夏应时 时间:2014-02-26 13:28:00
  狗狗说的正是我所想的,所以不论大家看出什么来,我都不会去分辩,相反,我觉得荣幸。
  谢谢诸位!
作者 :58居士 时间:2014-02-26 13:39:00
  如果说《立秋》刻画出那种欲说还休不能言的情绪和场景感,那么这篇《冬至》真称得上一篇相当不错的短篇小说,当得起精品两字。浓缩的一天就是一生啊。这是我读过夏夏目前发在野草最棒的一篇,祝贺夏夏!

  问夏夏,《立春》也快要脱稿了吧?:)
楼主夏应时 时间:2014-02-27 10:22:00
  谢谢居士,谬赞了。
  至于《立春》,这个是真没有,毕竟已经有《惊蛰》了。不过倒是缺篇夏季的,只是夏天还远着呢……
作者 :小左耳 时间:2014-02-27 10:38:00
  克制的语言中,看到人的生活被时间拖向某个终点……
作者 :籽言格格 时间:2014-03-07 17:25:00
  夏应时的小说多数以二十四节气命名的,写的是日子
作者 :39703790 时间:2014-03-15 14:32:00
  应时妹的文好弥实。????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