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七夕之淡淡流年

楼主:司马四娘 时间:2014-09-24 06:38:11 点击:132 回复:7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今年的夏天雨特别多,就好像夏天没来过一样。一直很凉,很凉。
  要死!这路怎么就这么滑呢? 一不小心轮胎滑了轮齿,顾大婶整个人倒在了湿漉漉的水泥地上。旁边长满了杂草,生猛的鲫鱼从红色的塑料袋里钻出来,在湿漉漉的杂草上翻腾跳动。顾大婶的半边脸硬生生的就擦在带着沙子的水泥地上。褐黄的粗沙子甚至能沥出血来,整个眼睛肿了,半边脸红了。
  顾大婶从地上艰难地爬起来,将跌倒的自行车扶起。随手将散落的空心菜捡了几棵,往车篓子一放,一拐一拐向村里蹒跚走去。终究是上了年纪。

  傍晚时分,顾滢接到父亲顾启明的电话。电话很简单,就是说你妈妈摔倒了,心情很不好。希望她回去看看她,或者打个电话。

  顾滢一直很忙,店里最近生意很不好。要操心的事情特别多,真的不太能走开。这一走开,从苏北到苏南。一折腾两三天准没了。顾大妈年纪大了,老唠叨,久不回去一次,要是回去,必定要她住两天。她真不想。很不想。她害怕母亲的唠叨……还有……母亲的眼睛。

  这是苏北的一个农村。这里有很多小池塘,这些池塘是用来养蟹的。这里还有一个很大的池塘。这个池塘很大很大。大得有点像湖,却又是池塘。不是大就是湖,池塘就是池塘。村里的人经常说这句话,其实是很没意思的。顾大婶虽然摔伤了,但她仍然每天早上很早就起来,在这个池塘的石矶上捣衣服。木锤子往衣服上使劲打啊,不知道这衣服会不会疼。小时候顾滢会这样问她。顾大婶就笑她楞丫头。然后告诉她,衣服只会烂,不会疼。顾滢就这样跟着她母亲捣衣服跟了十几年。但是,顾大婶在这池塘矶上捣衣服,已经捣了三十几年了。每天清晨,她都这样捣衣服,她的,她女儿的,她男人的。

  顾滢和顾大婶很像。眉目,举止,一笑一言。只要看见她俩,人们就知道她们是母女。遗传的基因真的很神奇。顾滢是个好女儿。

  顾滢回来了,她怎么能够放心母亲。看见母亲跌成这样,顾滢眼眶一湿,眼泪差点掉下来。但是,不能掉眼泪啊。顾滢说。怎么也不能。

  顾滢帮母亲先消炎,再涂药膏。再慢慢整理药箱。父母年纪大,身体各种病,顾滢就给他们准备了各种药膏放在小箱子里。一边整理,母亲一边叨叨……低声地叨叨,生怕被别人听去了。每次去完她那里,都要出一次事儿。真是邪门。邪门,就是邪门。所以我都不想去了。可是,见着她这么可怜,怎么能不去……真是报应,真是丢人,真是丑,真是……顾滢心里越紧,越紧。
  母亲又继续叨叨,叨叨……这次是跌伤了,上次也是。去完她那里,回来,我就坐下来摘菜,一起来的时候,头却撞到门边上了。居然撞破了,流了很多血。我都以为要死啦要死啦。赶紧用手捂着头顶,血就从手指里直流下来。当时没找到其他人,我就在马路上拦住了一个眼熟的姑娘,我就说,丫头啊,你帮忙载我一程到医疗站里去吧。那姑娘倒是热心人,二话没说就把我搭过去了。多好的人啊……
  听到这里,顾滢把头扯得更低,就像没有听到一样,继续整理药箱子。
  母亲继续叨叨,叨叨……

  很久之前,大概两年前。顾滢出门的时候,她妈也就是顾大婶拿着一碗泛黄的面,蹲在门槛前,大声地咀嚼着还发出啧啧的声音,楞着眼睛告诉顾滢,你爸和你家小姨子好上了。你家小姨子坐你爸那破卡车的时候都直接奔右副驾驶去了……顾滢笑着说,怎么可能……那是我最尊敬的爸,那是最疼爱我的小姨。说完,顾滢就走了。剩下母亲一个人在那里叨叨。

  顾滢最敬重他的爸爸,最疼爱她的妈妈。顾滢一直很羡慕父母的这样老一辈的爱情。相敬如宾,不吵嘴不红脸,互相扶持,默默关心。从小,顾滢看到的就是这些。她认为,这就是她一辈子的追求。有人曾经问过,顾滢,你最大的理想是什么?顾滢说,我最大的理想,就是成为像母亲那样的幸福女人。愿意为家庭为爱人付出一切。

  雨还在继续。顾滢的思绪拉得很远。

  顾滢来医院看小姨。小姨神智不清,眼神呆滞,不能自理,不能认人。脑溢血,已经治疗了蛮长一段时间了,花去很多钱。好像是二三十万吧。每天表弟妹都侍奉床前,擦身擦背。很难想象,这就是先前的性格开朗口若悬河的小姨,很难想象这双瘫痪的手,就是抱过滢滢的手。顾滢摸着小姨的手,觉得一股血要从心里涌出来。

  三年前,姨父因病突然去世;两年前,母亲开始叨叨;一年前,母亲拉着顾滢偷偷的告诉她,全村人都在传……他俩的关系。还有一个人偷偷的告诉我,你爸有你小姨的钥匙,每天中午总是自己开门偷偷进去……每天早上,你爸会去给她送孩子……别人都在说,他们怎么怎么,你晓得我怎么说,我还说他们没什么没什么……而我却亲眼看到……

  顾滢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怎么说。只是很茫然的站在那里。她也很想伸出手去。可是,这双手伸给谁?她只能安静地听着。

  只是,在很久很久之后的一次醉酒里。顾滢撕扯着嗓子,对着他的男人吼,她很失败,很失败。和她母亲一样。守不住自己的男人。声嘶力竭的。

  第二天,清晨。顾滢把母亲的父亲的还有她的衣服一起收拾了。在河边里捣。她知道母亲不喜欢洗衣机洗,老说洗不干净。老说父亲工作辛苦,汗多,油多;衣领啊袖子的污迹很难洗掉,必须捣。顾滢便顺了母亲的意。母亲就坐在另一块石头子上看着女儿捣衣服,那样子那神情像极了她年轻的时候。母亲便又开始了叨叨,她问啊,滢滢,你最近还和志儿吵架么?不要和他吵架啊,你要收敛起你那坏脾气啊……顾滢撸起自己的袖子使劲地打着梆子,笑着对母亲说,我们很好啊,老早就不吵架了。明明也很听话,老惦着外婆,要不是上学,早就带她来了…顾大婶听后,笑得皱纹都要开花了。

  马上就七夕了,天气开始有点凉。太阳打在石矶上,很圆很润,很光很滑,却也有点硬。

  2014/9/23
作者 :四道圩 时间:2014-09-24 08:11:00
  看四娘的字就想起四娘读书的声音来,清婉而磁性
  
作者 :林中之路 时间:2014-09-24 08:55:00
  一曲捣衣歌,双泪滴君前……
作者 :曲无声_33 时间:2014-09-24 11:29:00
  负能量、写实,新时代女性不能这样子格,四娘,妇联请你回去修改此文……
作者 :麻将推到胡 时间:2014-09-24 15:01:00
  @司马四娘 人生苦涩而没有色彩,每个人都是在污泥里面挣扎的蝼蚁,希望在天晴的时候,能飞向太阳。
作者 :踏雪焚梅 时间:2014-09-25 12:11:00
  期只如初见 却残月西楼
作者 :gougoumajia 时间:2014-09-25 17:23:00
  这通篇的味道正如标题那样子淡淡的笔调,又象那一汪汪池塘,静水微澜,流也流不出去,一池岁月
作者 :言浅浅 时间:2014-09-25 20:32:00
  楼上的回帖经常出佳句……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