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天镜

楼主:gougoumajia 时间:2015-02-28 20:45:36 点击:724 回复:4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春节,依照传统而言,是居家的日子,但这已经是第三个春节我们举家出门在外,不走亲不访友,夜间投宿星座标准化的宾馆。这不是激烈的反传统,而是一种悄无声息的新举动在传统的母体中滋长。从手机微信的实况转播中可以看到,我同代的亲友,不乏春节期间旅行度过或者希望来年以这种方式度过的。最值得一提的是,我们真的不在这样的日子里人手甩鞭炮了!这是小时候最火热的过年游戏了。我家族的上一代,近几年来,从最初对传统礼节的守护和对晚辈的苛责,放任到了底线仪式的程度,就是只需在祭祖的年夜饭摆桌前磕个头便可大功告成,免去其余繁文缛节。
  在我家,上代至亲只留下我的母亲,也就是孩子们的外婆。历史习惯的压力无形中又单薄了不少。但这样说又似乎过于简化。我与母亲之间的磨擦似乎从我有感觉起就存在了,大致上总是关于命令与挣脱,习俗与自我之间的博弈。现在的扭转仿佛是一夜之间的,这一夜分作了四十年。遗忘消解了时间,我们在共同的遗忘中突然发觉的记忆使彼此不再单一。[$COMEFROM_IPHONE$]
作者 :阿克苏的蓝眼睛 时间:2015-02-28 20:49:00
  沙发,人呢,继续唠嗑
楼主gougoumajia 时间:2015-02-28 20:58:00
  手机已欠费,大脑要插电。你先乱弹一曲可好?
  
作者 :言浅浅 时间:2015-03-01 16:54:00
  下文呢?赶紧的!
楼主gougoumajia 时间:2015-03-01 19:06:00
  上海人,我是指土生土长的上海人,申封地的后裔,从前吃年夜饭是一次庞大的家族聚会。从年三十上午开始,就陆续赶往弟兄姐妹中的某家汇集。家族中已成家的弟兄姐妹会自觉地轮流主办这样的聚会。也有长兄或者殷实的那个多召集几年的。
  男人们凑成牌桌,吸烟喝茶打牌,孩子们在屋外拆散了百响,变着法子把小东西炸飞。妇女们在灶房忙碌切洗年菜。不过最后掌勺热炒的总归是男人。这倒和风俗礼法无关,经由想象预先搭配和控制出来的美味,男人总是比女人胜出一筹。父亲是长兄,在我家吃年夜饭常有,就由他下厨了。他做菜偏于清新,我现在的口感习惯应该是源于他的一颗盐一颗糖了。自从他离开后,我家就不再有年夜饭了。我也不怎么喜欢去亲戚家的年夜饭了。
  这几年,年夜饭都转移到酒店了。很有种任务的意思。早去了晚去了都不行,要么还没翻好台,要么等着被翻台。家族的聚会仪式虽然依旧体现在食物上,但被严格压缩在两个小时之内完成。年夜饭终于从人情味纳入时限消费的洪流。
  消费是一种很容易普及的标准化批量制作,它实现了即买即用的便利,省却了自我加工的繁琐,但也省却了家人在准备工作里相帮的体谅和互助,这就是亲情的交融。
  既然消费的形式这样明朗而单薄,现在要拒绝某个亲戚发来的年夜饭邀请已经不那么难以启齿了,大家都明白,不过是去饭店吃一顿。

  
楼主gougoumajia 时间:2015-03-01 19:48:00
  折回十年前,我和丈夫刚迁徙去阿德莱德,一个澳大利亚的中型城市。困扰我们的首先不是语言,而是时差。这时差不是由经度造成的,而是由消费时间带来的。没有24小时便利店,商店一般经营到四点打烊,只在周四增加2小时营业到下午6点。周日都关门大吉,周末出去找个馆子也非易事。这同我们在上海,只要出门就有便利店的情形大不相同。我因此也碰到过无处买菜又无处可吃的窘境。
  这同我脑海中预设的发达国家应有的"先进"完全不同。这种时差在日后逐渐的生活中一边叠影,一边交换,一边过渡。
  远邻艾米后来成了我的朋友,偶然间听她说起,阿德莱德和过去大为不同了。从前人们都是在家中度过圣诞节,现在越来越越多人去餐馆。原先周六周日绝大部分商店不营业,现在周六超市也开门。受法律限制,只在周日关闭。越来越多的移民已经在改变阿德莱德。
  的确,后来短短几年间,街上的亚洲餐馆越开越多,装修的精制度也在升格。被世界经济大潮灌溉过的亚裔们,将服务理念又返输回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的传统城市。启动消费的新一轮大游艺。
  我仿佛看到十多年前在上海发生的正在阿德莱德重演。也许,先进是一个倒影般虚幻的词。在某个经度和纬度的狭小区域内,最触动人心的是传统的消散。这消散背后隐藏着消费便利的瓦解性力量。这股力量最初总是输入性的,随后遍地盛放。
  
楼主gougoumajia 时间:2015-03-01 23:02:00
  习俗作为历史共同的沉淀远比我们知道的要深邃,但当它凝固成一些说教和显而易见的外形之后,个人的复杂性和深刻性即将超越它。这不仅仅是习俗的命运,也是一切有形之物共同的命运。
  当习俗之铆断裂沉入海底之后,我们仿佛正处于一个原点,可以向任何一个方向试探。我们选择旅行。两个孩子尚且年幼,距上海四小时车程的半径之内的范围会相对轻松。这一次的目的地是两个,绍兴、富阳。
  
楼主gougoumajia 时间:2015-03-02 13:20:00
  鉴,从我仅有的一本青铜器读物中得知,是一种青铜质地的大缸,用以盛水,供贵族照映理容,也就是我们现代意义的镜子。我生出疑问,民又是拿什么来理容?思维不断倒退,退至水边,湖是民天然的镜子。贵族在宫宇内用青铜器采撷一小片湖面独享映照。民在山间水畔影顾,对于不需要威仪体面的民,影顾并不迫切。
  鉴,作为贵族之器,这个字包含诸多威严,以史为鉴就是一个气质沉重的成语。绍兴著名的湖泊即以鉴湖命名。湖,鉴之源,鉴,湖之用。这种命名的双重反射与融合给命名它的人类本身带来混淆和晕眩。
  
楼主gougoumajia 时间:2015-03-02 13:24:00
  发布了图片
  

  

  
楼主gougoumajia 时间:2015-03-02 17:05:00
  游览鉴湖当日,老天爷开恩,一早扫尽旧年三十的雾霾。雾霾的半径完全超出轮胎滚动的里程,已经浓缩成卫星云图才能加以尺度的宏观景象。绍兴和上海都被笼罩在重度污染中,之前两天,爸爸担心孩子们的健康,只为他们安排室内活动。年初一,蓝天终于露脸。
  鉴湖是绍兴区域内湖泊群的总称,对我这样顶多只能在家乡看看池塘的人而言,它的宽广让我的视野十分舒适。微风掠过暖意,水波不兴,湖面如天空一般敞开,将浮游的云纱扯入怀中浣洗。半圆的桥洞满成整圆,落在古纤道上的游人对对双双,没一个孤单,山丘上苍茫的水杉倒生进水面。穿梭而过的灰鸟在天空与湖面同时消失了痕迹。湖面空寥,天空没有红绿灯,它无需减速暂停。水面溢过地平线,如天镜一般呈现于前。
  
楼主gougoumajia 时间:2015-03-03 14:10:00
  怎样深度平静的心才能抚平这水域?无声息如真倒影,实物伴生虚影,自然镜面制作的对称,为视觉带来舒适的满足与释放。游人频频举起镜头,将这样经典的湖景摄入工业制作的透视与反射装置内,完成另一次选择性倒影,心旷神怡的感觉以平面的方式被压缩,随身携带。此刻湖水其实只存在一层,平面映射的惯性完成了水向内的假象延伸,旅人们,不关心湖面之下。
  鲁镇座落于鉴湖一角。鲁镇和鲁迅故里是两处地界,后者傲居于绍兴市内陆中心。从一开始我就混淆了,以为它们是一回事。离开绍兴后,我还是混淆了,它们还是一回事。它们有双生的气质:十分形似的建筑外形,一样只空置不人居的内阁,最重要它们有同一位生父:鲁迅。鉴湖的鲁镇简直是鲁迅故里的倒影。
  
楼主gougoumajia 时间:2015-03-03 17:24:00
  发布了图片
  

  

  
楼主gougoumajia 时间:2015-03-03 17:31:00
  参观故里,我带着朝圣心情。不仅是去怀念一位作家,也是怀念自己的青春,鲁先生是我们这一代青少年时就刻下的坐标,教育留下的烙痕已是抹不掉的心灵预设。近二十年,鲁先生的声名正在经历微妙的变化,国民作家的底座开始松动。我正相反,从早期的费解抵触到现在能够感受。是不是人群越来越成熟而我越来越幼稚了呢?我甚至幼稚的认为,鲁先生本人也乐于这番松动。否则,他就得始终不能理发夹着那支抽不到嘴的烟见人,死板板一个烟君子。形象的二维化具有简化灵魂立体性的趋势,正如倒影遮盖了湖面之下。难道,鲁先生不正是那个试图将千年老潭砸破的人吗?
  鲁先生纪念馆布置颇用心,图片资料时能摄人心魄,配以先生的断章,读之,是手术刀的冷锋。先生在东洋学过西医,这是现代实验科学的一门应用分支。即便你是医生,病人也未必乐意向你袒露一切。先生的手术刀解剖富人,也解剖穷人。他冒犯了富人,也冒犯了穷人。他从身边开始冒犯,从鲁镇开始冒犯。。。富人和穷人极可能在人性深处都被沉淀得扭曲,他混淆了穷富差距,没向任何一方示好。因此带来的真实生活处境他自领受
  
作者 :麻将推到胡 时间:2015-03-03 17:45:00
  好勤快的狗狗
作者 :阿克苏的蓝眼睛 时间:2015-03-03 19:55:00
  最后一次去绍兴距今已有八九年了
楼主gougoumajia 时间:2015-03-04 11:39:00
  故里为鲁先生守住了不全然市侩的底线,实行免费开放。毕竟他的肉体消失不久,游魂仍不曾散开,罩摄庇佑着这些空荡的屋宇。一街之隔的沈园,历经千年精神替换,终于可任由摆布,出售门券,出售遥远的浪漫记忆。
  鲁镇是鲁迅故里与鲁迅文字的双重赝品,带有原生的出售色彩,完全属于80后。它和鉴湖一道座落在柯岩风景区,须购券入内。作为一个有规模的水体,设有围栏无法将之全然封堵。但对付外乡人足已,只消借助水的天然屏障,将精华美景,也就是卖点,纳入门券的管辖即可。80之后,游历景区逐渐同化为门券准入。
  大年初一,我是最早入镇的游客。我从一处偏僻的角门走入,天井里晾满花花绿绿的衣裤,那天天真不赖。穿过衣物,我瞥见三个人影往同一个方向汇合。都是中年人佝偻的背影。一个背心上有个粉圈,圈着一个丁字,一个戴着一顶破旧的绍兴毡帽,一个将一根竹杖夹在胳肢窝里,腾出双手打乱头上花白的发髻套子。家丁?啊Q?和祥林嫂?看来,天井里的衣裤也是戏服了。身为鲁先生文字的倒影,鲁镇还过于苍白,必须做些加法。于是,文字里被人吃掉的人,活了回来,都转行做了演员,定时定点为游客表演苦难。我们这些围观者到底瞧着了热闹,这100块的门券值了。
  又似乎不值,这与我预先模糊期待的不同。我到底在期待什么?我到底基于什么要那样期待?我信步鲁镇,这年轻的复制品和它想负担起的精神份量之间形成某种消沉的对话空间。忽然有个呼唤钻入耳廓,有些急迫。才发现自己走到一座小庙。是老尼姑和小尼姑供奉宣德炉的那座?一个老妇正在招呼我:来点炷香,大年初一烧高香最吉利,瞧,我这里有香,烧一炷一生平安。见我犹豫,她招呼里吴地口音更高了。我抬步离开,听见背后她嘟囔着:初一不烧香,最最倒霉。。。口音越发浓厚,虽然不懂,是诅咒的语气却无疑。
  有那样一小会儿,我愣住了,心里很不痛快。我再起步的时候,突然发觉鲁镇活了,这个老妇让它复活了。鲁先生描绘的灵魂,依旧被肉体继承着。要么赞美要么诅咒,要么是黑要么是白,要么行善要么作恶,要么有用要么没用。。。我们已经习惯于这样二元对立化的判断。这种判断完成对称,就像镜子那样立竿见影。镜子的正面是镜子,翻过来还是镜子,明镜高悬,其它的一切意识都被碾平,失去了厚度。
  这让我想起盗梦空间里的一个情节,女孩接受造梦测试,她为一个最初的场景增添一堵镜墙,只出现一次复制,并以牺牲镜面之后的内容为代价。再添一堵,然后将两面镜墙相向。无限的复制呈现,造成空间仍在无限延伸的视觉判断,实际上目睹的人只是被闭合在两面薄薄的镜墙之间。这是女孩预知下的设计,所以并未真正让她和男主人公陷于假象。可是,如果一个毫无经验的人呢,它在先于认知时即被置身于这两面镜子之中呢?
  以史为鉴,预先被确认的历史,确实象一面面镜子左右着我们的判断,也左右了我们的判断方式。也许在来鲁镇的路上,我的意识已经启动要么称赞它,要么批判它的程序,依照习惯,后一种可能性更大。我能不能回到原点呢?怎样才能回去呢?慢!真的有原点么?
  
楼主gougoumajia 时间:2015-03-04 11:45:00
  这幅送给阿克苏的蓝眼睛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gougoumajia 时间:2015-03-04 13:18:00
  女孩的造梦似乎又在暗示,越懂得真相越善于制作假象。以前我隐约感知到这点,便尝试自我思想历程的逆行,每至自然即无处可退,象一颗小石子始终下沉,触及不到湖底。这令我所见所闻,都能在自然中找到"原型"。因此我真正爱上了自然,不是绘画,诗歌,音乐,别人转述或者旅行手册指导下的自然,而是先天盲者神奇复明后眼中的自然,无名氏。我开始鼓励孩子们往外跑。
  接着,我准备说几句人话。如果对于市场经济下的商品,消费者还有选择自由的话,那么对于风景区实际是垄断出售。自然不是流水线,它不复制景观,它独一无二,是发源地。对发源地的垄断终究会带来创造力的枯竭。当然此时此刻,鉴湖水体充盈,景象曼妙,游客如织,这些都符合最初的围栏设计。
  
楼主gougoumajia 时间:2015-03-04 14:33:00
  两天以后,同样的钟点,我站在富春江第一大桥上。桥面委实宽阔,机动车碾压水花相向穿梭,我只够向富春江的来处张望。烟雨迷朦,天地被雨水抹去一层,再抹去一层,还在继续抹,岸崖与江水晕成一片,失尽颜色,恍惚明暗。是要多雨水的季节了。这细密的雨丝一边混淆着一切,一边滋养着一切,悄无声息抬高水位,拓开水道。它究竟由何处施来?过后,又会留下什么样的光景?
  

  
楼主gougoumajia 时间:2015-03-04 14:37:00
  手机块废了,屡次黑屏被砸醒,难为它还能摄图。笨手持着暮机,图片不养眼还请担待。写完了
  
作者 :东369 时间:2015-03-04 20:32:00
  我的传统里,年还是在家过。凑在一起,热热闹闹。小时候在河北农村,大年初一要起的很早,首先要祭拜家谱祖宗。然后再给长辈磕头,也没有压岁钱。现在人的观念改变了许多,女儿陪我们过完了春节,就去了海南,在海南过正月十五了,害的我和老婆每天盼着闺女的微信。大概是科技改变了我们的生活传统吧。
  
作者 :东369 时间:2015-03-04 20:37:00
  黄公望的<富春江山居图>,是不是这?
  
作者 :东369 时间:2015-03-04 20:37:00
  

  
作者 :山嵋 时间:2015-03-05 23:06:00
  天镜,是自然之鉴吧。象是行行走走中处处有悟,时时得解,又象是有解悟处寓情山水。

  
作者 :2paizhang 时间:2015-03-06 02:00:00
  元宵过后
楼主gougoumajia 时间:2015-03-06 15:17:00
  见到这个东东,名鑑,我疑心就是做鉴用。至少同源,古时同音字基本是兄弟
  

  
楼主gougoumajia 时间:2015-03-06 15:19:00
  吴王夫差鑑
  
楼主gougoumajia 时间:2015-03-06 15:29:00
  还有个好玩的,叫,斝,音jia,和英文单词jar,完全同音。斝和jar都是盛酒器。jar的中文名字叫扎。哥们,再来1扎生啤。。。的扎
  

  
楼主gougoumajia 时间:2015-03-06 15:37:00
  再来看看这个灌酒器,叫角,音jue,和主角的角同音。青铜器是礼器,贵族才能采用,主角应该是最贵重的那个人才能使用,引申为主人公?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gougoumajia 时间:2015-03-06 15:44:00
  至于嵋说的寓情山水,天地无情,欲寓的都是自作多情。我个人比较抵触寓情山水。不过传统而言,这是留下了情趣范式美的
  
作者 :125花哨 时间:2015-03-06 21:21:00

  诸般的设疑.
  自信地非常不自信.
  楼主趋于不惑,赞.
楼主gougoumajia 时间:2015-03-06 22:12:00
  @眼睛,不好意思,斛,没有见到这个东东
  
作者 :山嵋 时间:2015-03-06 22:25:00
  @gougoumajia 29楼 2015-03-06 15:44
  至于嵋说的寓情山水,天地无情,欲寓的都是自作多情。我个人比较抵触寓情山水。不过传统而言,这是留下了情趣范式美的
  ------------------------------
  我中说有所悟时的借山水表达思想,因为一向懒打字,就找个现成词替代。
  抵触两个字不好,我即刻有犯戒的不安。
  天地无情么?我很喜欢从前老师送的一个词,静水深流。不能见的,也许最有情的。好像也有句诗“多情却似总无情”
楼主gougoumajia 时间:2015-03-06 23:04:00
  抵触这个词,可以的呀。就是抵住避免触及,意味着不既定融入,不就为思索打开一点(新的)空间么?嵋说不好,意味还有好,还是很习惯性的就将界定二元化了。当然,你可以认为我误会你深层的意思了。
  天地有情无情都是可以的,无法证明的事,就取决于个体的信。

  
作者 :林中之路 时间:2015-03-09 09:20:00
  鉴湖的水的确是一种极致。当地的酒,叫女儿红的,这水当叫女儿绿。
  走在莲叶间的味道里,念念秋瑾,自觉笑了。
作者 :北方朔123 时间:2015-03-10 20:40:00
  真是很闲啊
作者 :曲无声 时间:2015-03-26 13:26:00
  狗姐厉害,那么耗脑细胞的电影也能看到这程度
  
作者 :曲无声 时间:2015-03-26 13:28:00
  突然发觉鲁镇活了......
  
作者 :天共远 时间:2015-03-30 10:32:00
  熟悉的绍兴景物。鉴湖没看过的。

  习俗有时使我们认识自己的民族属性。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