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放鹤人归雪满舟

楼主:花神夜游 时间:2016-03-14 15:42:28 点击:75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时序入冬,一年的年终总结报告又将来临,为了这篇令人头疼的命题作文,无论是愉快的还是伤感的,也不管是否是我愿意的,我都必须回忆起这一年来的点点滴滴。不得不说,令人兴奋记得的往事少之又少,而白驹过隙日月穿梭却不免使人感叹,才见梅开腊底,又早天气回阳。但这样的天气回阳,不过像阿兰.德波顿所说,这些都只是一种假象,是病入膏肓者临终前的回光返照,于事无补,冬日已森然盘踞,整座城市每天为铁灰色的天空所笼罩,给人以不祥之兆,只不过是作为基督耶稣遇难之类油画题材的绝佳背景罢了。

  在一个冬日的下午,几近黄昏,德波顿收到了一大本色彩亮丽、名为<冬日艳阳> 的画册,画册里的摄影图片让他想起了塔希提岛和库克船长,大片的沙滩,湛蓝的海,一排排的棕榈树,更有那土著少女在雨林繁茂的簇叶中无忧无虑地赤脚欢跳。

  于是,他背起了行囊,于是,我读到了他的《旅行的艺术》这本书。

  巧合的是,我也在圣诞前夕有了远行的打算,首选的路径也是从北半球飞越到南半球。但我旅行的初衷并非和他相似,并非只是逃避湿冷的冬天和越发雾霾的天空,也不仅仅是去找库克船长和海浪沙滩,我发觉自己的器官越来越迟钝,灵魂也越来越麻木,这倒不是说我快行将老去,耳聋眼花,而是春风秋月不再让我有些微的动情,就连花香鸟语也激不起我对生命的欣喜。

  一天早晨,我看到一则消息,一位二十四岁的姑娘得了黑色素瘤,已经是恶性四期,活不过四个月,而她仍顽强乐观地活着,并且每天记录着生命的感受,切身告诫世人把皮肤晒成麦色并非健康的生活方式。对这个行将逝去的生命,我没有感到多么悲痛,的确,二十四岁的生命即将长眠于地下是令人惋惜的,但这个世界每天都有人离开,如果为了这些不相干的人而悲伤,那我也就没法活了。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我发现,关于死亡,年轻的女人谈得最多,矫情程度丝毫不亚于那些即将老去的女人,勉强地留着不复的青春装嫩做派。所以在BOXING-DAY这天,商场里的化妆品柜台全被女士霸占也就说得通。当然,憧憬在最灿烂的年华猝然死去,被爱人一辈子怀念,悲剧美也就浪漫到极致。

  据说丰臣秀吉在一次茶道中想难为一下日本著名的茶道大师千利休,故意让人拿来一个敞着大口的铁錩,里面盛满清水,命令千利休只能在其中插一枝梅花。千利休想了一会儿,拿起梅花,将花瓣尽情扯下,置于清水之中,却将手中的枯枝横放于铁錩之上。诧然之下,一层美丽的禅意出现了,灿烂在枝头的生命转瞬完成了落花流水,绽放瞬间,静寂永恒。就像璀璨的烟花耀亮夜空,旋即熄灭,但却抹不掉留在人们脑海里那绚烂的一瞬。

  那何尝不是生命的另一种姿态?

  而对于慢慢老去,男人则谈得更从容,著名的当然算罗素的《论老之将至》,虽然小鲜肉被人津津乐道,但男人们并不反感自己当老咸肉。相反,名利双收的老咸肉们比起那些青涩的小鲜肉似乎更具杀伤力。当然,那些口袋干瘪的老咸肉们就免谈了。这实在是一个非常现实的状况。

  但是如果,我说的只是如果,我们韶华尚在,身份尊贵,却突然出现了一种不可抗力,忽然之间就把我们置身于一处什么都看不到也无法动弹的黑匣子里,而我们的思维尚清晰,能够借助科技设备,就像《带着她的眼睛》里写到的,能够听到黑匣子外面的风声雨声,还能感受到诱人的花香和月光,那我们将怎样打发这漫漫的黑暗时光?

  这可怕的梦境无时不在纠缠着我。

  飞到南半球,恐机症也是我必须克服的一道心理障碍。我磨蹭了很久,首先想到的是悄悄留下一份遗嘱。这个办法很凑效,顿时把心理负担卸掉了一半。也许,飞去只与云作伴也不错。想到就要离开我熟悉的家园,离开北半球,把自己装在一个飞行匣子里,挣脱了地面的羁绊,白云就在我的身下,江河湖海山川深林也在身下,我能看到它们,但却不能亲近它们,一种莫名的悸动像血液一样流淌在我的身体里,久违了的敏锐感觉开始苏醒了。

  踩在细软的沙地里,踏进一个个大脚印,父亲竟然也跟我玩起了踩脚印游戏。他像一个调皮的小男孩,天真地捡起一个个踩烂的或者没被踩到的贝壳,在阳光下虚着眼睛,细细地瞧贝壳上的每一道花纹。可怜的老父亲,这是他第一次出国,第一次接触到与国内不同的文化,对什么都感到新奇,却也对什么都恐惧。他一步也不敢离开我,生怕走丢了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我将住宅地址和手机号码留在他贴身的衣兜里,他还是不放心,为此,已经过了古稀之年的他迈出年轻人的步伐,紧紧地跟着我,甚至将我的背包抢着背在自己的肩上。我跟他开玩笑,爸爸,这次我们是自助式旅游,是慢游,主要为了休闲,我的假期足够,有的是时间,没必要弄得那么匆忙和紧张。他表面上笑眯眯地答应,却在我不经意间才小声嘀咕,我知道,不再有下回了,我毕竟老了,不能再添负担了,就这,我已经很满足。

  可是,他也有很不满足的时候,主要是他的胃,老觉得吃不饱。饭馆自不必说,就算超市,芫荽都不是论斤卖,而是栽在一个个迷你小花盆里,如果想买,就当一盆花买回去,老天,卖的刀数之高,假如再乘以五,我想了想,还是回国再慢慢消费吧。但米饭是不能不吃的,在任性地吃了一顿相当于国内一个月的价格之后,老爸以不容商量的语气说,从下顿开始,你只给我买面包吧。

  黄金海岸的夕阳大概和朝阳没什么区别,因为我将照片发给一位去过的朋友看时,他竟笑着说,清晨的日出真美啊。我不好意思地告诉他,我的作息习惯只让我享受黄昏。晚风拂面,海面上一浪高过一浪,白天我们踩脚印捡贝壳的地方涨满潮水。我抬头仰望蓝天,想象着北半球的那双眼睛此刻是否也能站在香山、梅花山上,细数着我们都能看到的星星。

  海水渐渐漫到了我站着的地方,将我身上的热气慢慢吸走,它是那么自由,欢快地跑向它所想去的地方,而我们却常常身不由己。是的,我忽然忆起,我曾问过那双眼睛,“飞去只忧云作伴”和“放鹤人归雪满舟”,喜欢哪一句?等了很久,他缓缓作答:放鹤人归雪满舟!

  其实,直到今天,我都没有等到他的回复。放鹤人归不过是一个美丽的遐想。

  20160202
作者 :418061622 时间:2016-03-22 22:12:50
  漫谈的很轻松。
  朝阳和夕阳的判别在于人的习惯早起还是晚睡。
  期待只是一个念想。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