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清明

楼主:四道圩 时间:2015-04-18 18:42:56 点击:254 回复:7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读初中时寄宿于学校。学校往东一里路左右有一个乱坟场。
  当时八十年代中期,学校环境自然,操场中间长满杂草,整个学校没有一条水泥路,更没有什么像样的绿化。校园看上去空旷,但总觉得没有遮挡,到处是人。而乱坟场里树木葱茏,杂草丛生,高过人头的乱坟堆错落有致,若不是逢了谁家死人下葬吹吹打打,自是安静之极。
  许多好学同学为求清静,就前往此地读书。当然,也闻说有高中男女同学前往此处约会恋爱者,或有同学约架、结伴逃课来此扑克者,甚至有嫌宿舍喧闹来此卧于某个坟头晒太阳午睡者。
  总之那一时间,这坟场热闹非常。如果换到现在,或许周末会有前往烧烤聚餐的也说不定。
  那坟场很大,中间一条羊肠小道穿过,可能是前后两个村的人相互来往为抄近路踩出来的——四周本有一条环坟场的崎岖泥路。从学校散步过去,早读课的45分钟,不够在坟场兜上一圈。在学校过来方向,被同学们踏出南北各一条小路,等于进坟场有了两个入口。每在环坟场路或中间的羊肠小道行走,不时有迎面过来手捧书本嘴里念念有词的同学目不旁视擦肩走过,身姿僵硬。加上晨雾未尽,游绕于坟头树木杂草间,御气而行,随风而动,气氛愈加诡异。
  我读书时很不认真,最怕背书,所以去坟场纯粹是为了装逼和看新奇。
  当时乡下时常有婴儿夭折。不知何故,婴儿夭折后不入棺木不埋土,而是包了个红花小被褥弃于某个坟头,最终恐怕只能落得被野狗拖了吃掉下场罢。
  坟场内野狗常见,坟头死婴常见,但没亲眼见过其被野狗叼走过。倒是学校后面一村里有一痴子,名字叫做小二倌,身形瘦削矮小,按我们老家说法,“三拳头高罢”。二倌经常去坟场凑热闹,见到死婴就要抱来玩耍,边走边低头作哄睡孩儿的扭捏姿态。现在想来,竟然可以比肩四大恶人里的叶二娘了。
  一次,二倌将一死婴抱来学校闲逛——当时学校是敞开的,没有围墙没有大门,四周河沟里不见一滴水,360度都可进入。
  小二倌怀抱死婴,校园内四处游走,迎面同学纷纷避之不及,待其走过却又尾随了看热闹,时间不长就在其身后串起好长一个队伍,浩浩荡荡。学校有一个体育老师,大家叫做绿菜皮的,平时凶神恶煞一般,此时被校长派来处理,却也束手无策,只能好言哄劝,将其好歹给哄出校园。
  而至于二倌从那坟场里扛了个崭新花圈或从哪个坟头拔了一抱哭丧棒进来学校扮酷耍宝这类事就更是稀松平常了。

  坟场真正热闹的时候是清明节那天。
  上午,学校组队去镇上烈士陵园扫墓。去时队列整齐,首尾不见,回来就散兵游勇了。有在镇上逗留闲逛买零食吃的,有住镇上附近趁机回去蹭顿午饭的。更多的同学回校,在路上结了伙,一团一团的,中间拉得长,像一根绳上被拧了许多疙瘩。
  我都是回校的,早早去食堂抢来饭盒,草草划拉下肚,赶往坟场去看热闹。
  坟场此时已经有许多来给老祖宗上坟烧纸的。
  清明时节,草木刚始复苏,眼之所及,仓黄仍大于青痕,因此坟场上空显得空旷。散落各处的烧纸青烟袅袅而起,冷冽春风吹过,忽又散了不见,纸灰仍飞舞着。
  忽然哪个方向有哭声起来了,当然是女人的,声音粗涩,一囫囵的,像是往空中扔了个榔头,将风也砸得滞了一滞,马上又有两人拉劝的声音传来。
  等那声音刚要低下去,另一边又起来了,仍是一囫囵的一囫囵的,边上有人相劝。
  当然,哭的内容是不同的,“我亲大啊……,我亲妈啊……,我的亲姐姐啊……”。等等。哭了一通起身,将揉在眼上的手绢拿开,眼眶都已红肿了,喉咙嘶哑,和身边拉劝的人说话,已发不出来声音。
  一年来的雨水冲刷,旧坟早已高低不平,颓旧不堪。男人们沉默不语,用带来的铁锹从坟堆的四周铲了新土,往坟头上撒去。
  新撒上去细碎的土,将低凹处补了圆,大一点的坷垃,滚到坟底。一圈过后,找到结实点的土地,用铁锹挖两个脸盆大的坟头,一正一反,端端正正的放上坟顶。此时的坟完整了,焕然一新,散发着泥土气味。男人从坟顶退下,蹲下身子烧纸,嘴里默祷些不知什么样的话,烧完跪下磕四个头,起身扑打下膝盖尘土,起身扛上铁锹回了。走几步时,回过头来看上一眼。
  快上课时,坟场里已经到处是人。此起彼伏的哭声和青烟在坟场上空飘荡着。那景象看似热闹和喧闹,实际上气氛却是极安静和肃穆的。春风和空气里掺了太多的悲声和纸烟,极沉重了,将伏在坟头的人们压得更低了下去。
  当时农村刚推行火葬,许多人家无法接受,老人怕烧成灰后不能转世,更有担心年老力衰爬不出那火葬场的大烟囱,就有许多偷埋的。死了后,不敢做丧事,原先备了棺材的,当夜就请了人抬去埋了。没有棺材的,在夜里伐一棵老屋前面的泡桐树,请两个木匠,关了院门,点两盏昏暗的麻油灯,连夜赶了出来入了殓。人已经是请好了的,只等第二天夜里抬到坟场里偷偷埋了。
  有户人家被告发了,坟场来了执法队,开了两辆面包车,其中一辆是殡仪馆的。
  执法队的人手戴白手套,脸色严肃,用铁锨将新坟掘了,伸几个大铁钩子将棺材拖上来,棺材盖子翘开,扔在一旁,再用小点的钩子将尸体钩出来。车子后门早打开了,一副有轮子的担架拉下来,两个队员将死人扔上去,推进车里,一溜烟开走。
  此时死者家属被拦在不远处,女人们已经哭瘫,男人们红着眼睛咬着嘴唇两手握着拳头。坟被掘得一片狼藉,棺材一头在坑里一头在外面,翘起来,像一艘刚冲上沙滩的小船。
  等车子开得远了,一家男女老少才围了过来,抚着空空的棺材放声大哭。
  现在早已想得开,坟场早被平了,镇上划了一块集中的墓地,只是离家远了一点。三年前去世的爷爷和去年去世的姑妈葬在那里。今年清明回去烧纸,人山人海。
  墓园里有几个铁皮焊的长条盒子,半人多高,让大家集中烧纸。大家站着挤在那铁盒子旁,将纸钱混一块儿烧了,因为不在墓前的缘故吧,脸色就不那么凝重。烧纸时祈祷的话大家相互都能听到耳朵里去,却不知地下的人会不会听错搞混,也不知自家儿孙孝敬的钱物会不会被别的鬼占了去。
  上天,一个安庆的同事说起他们那里去年推行火葬,许多老人赶在推行前一段时间里自杀。心想,真是落后。
  这都过了三十年了啊。[$COMEFROM_IPHONE$]
作者 :1277319 时间:2015-04-19 10:51:00
  三十年还是短了点 仅仅一代人而已 估计三个三十年差不多
作者 :林中之路 时间:2015-04-20 12:34:00
  入土为安是中国人的宿命思想,这点是无法改变的。这也是很多人都火化后再行土葬的原因。城市墓地紧缺,墓园里葬的面积小,但有钱的照样能阔气。这也是很多人死不起的原因,死了还不能平等。农村里火化后土葬占地依然是跟直接土葬没有差别,但政府却好像无视这点。

  史宾格勒说,人自己变成了植物——即变成了农民。……敌对的自然变成了朋友;土地变成了家乡。在播种与生育、收获与死亡、孩子与谷粒间产生了一种深刻的因缘。

  四道这篇写得很扎实,例子很凶猛,的确是乡村里充满粗粝的张看。
作者 :58居士 时间:2015-04-20 15:22:00
  仔细读了一遍,题目改成《坟场轶事》或许更达意。
作者 :踏雪焚梅 时间:2015-04-21 09:28:00
  改了就没力 四哥儿老是在表现胡子拉碴 靠 这个确实是小成功的
作者 :gougoumajia 时间:2015-04-21 13:38:00
  和泥鳅面有某些类似的激情。生生死死方生方死方死方生都只是隔着一层地皮。但确实还不那么通疏,清明二字就不那么清明,有些毛玻璃的阻隔。居士必然是仔细阅读,对此心知肚明。但估计四道这样取题更源于那天印象和感触的源起
  
楼主四道圩 时间:2015-04-21 18:42:00
  毛玻璃就对了,同时隔阻的是对这三十年来的张望。总觉得清明不是一个节日,不是一天,而是一个或半个季节。所以感触并非源于那天,而是在某一天,想起了怀抱死婴的二倌,和那个没遮挡的校园,以及那个清明的年代。所以清明这个题是不答应改的。
  
作者 :阿克苏的蓝眼睛 时间:2015-04-21 19:13:00
  怀抱死婴。。。。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