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野韭菜也有春天

楼主:flymushroom 时间:2014-03-14 15:59:29 点击:314 回复: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古人的闲雅时常令人羡慕又汗颜,时间与自然在他们手下心里随时演绎成一场天人合一的游戏。比如那为盼春而作的“九九消寒图”。“亭前垂柳珍重待春風”,此九字,每字九划。从冬至日开始,每天按照笔划顺序填充一笔,九九之后,春回大地,“九九消寒图”也大功告成。我附庸风雅,去冬也开始描摩。昨日填完“風”之第八笔,留下冬天最后一“、”,耳边听得窗外有呼啸声,却分不太清是风声还是二环上的汽车声,待要细听,却又找不着了。
  今晨起来,暖阳,蓝天。意外收到谢同学寄过来的韭菜苗。下楼挖了几抷土,把韭菜种在花盆里,放在南面的阳台。这个阳台常年阳光灿烂,只可惜不是开放式阳台,也不知道这些生命能不能在这样的环境下顺利生长。
  韭菜是很顽强的植物,割了还能再长出苗,生长期不止一两年。到农村去玩,主人就说自家地里的韭菜已经长了20年。地上的韭叶纤细柔软,地下的根虬曲浓密,茁壮者竟有如我的手指粗细,这强盛的生命力不由得人不敬佩。韭菜虽然能一直长下去,但每隔几年就要挖出来移地种植,如果总是种在一个地方会长不好。
  从小,母亲在做饭时便喜欢我在她身边,东一搭西一搭地和我说话,很多关于食材的知识便从这天长地久的闲说里得来。关于韭菜,我从母亲那里得来的知识,一是春韭香夏韭臭,二是分细叶和宽叶品种,细叶的味道更香。韭菜扁细,要洗干净颇有点费劲。一根根择洗后切碎炒鸡蛋,拌馅儿做饺子;或者切寸段炒小河虾,绿的绿红的红,像可以下饭的艺术品;又或者热油爆香干沙虫,兑入清水或骨汤,待沙虫鲜味释出,放入切段的韭菜,便是一道炎炎夏日解渴消暑的好汤。
  杜甫那首著名的《赠卫八处士》,人们时常引用起首二句“人生不相见,动若参与商”,感慨老友相见之难有如此升彼落的参商二星。我却更喜 “夜雨剪春韭,新炊间黄粱”,觉得诗句之外的清新堪比陆游那一联“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卫八处士与杜甫旧友重逢,杜甫激动不已:今夕是何良辰,我们竟能灯下叙旧。让儿女自去张罗酒菜吧,夜雨敲窗,正是春韭最鲜嫩的时候,待我剪来,佐以新熟的黄粱,你我且把酒言欢,而明日,明日又天涯。
  春天的雨夜清冷料峭,这一把带雨春韭,却让这个寒夜变得无比温情,宛如白居易在寒冷的冬夜轻声问刘十九: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夜剪春韭,足见杜甫待友之诚,始作俑者却是东汉的郭林宗,好友范逵夜访,郭生冒雨剪韭以待。郭林宗是东汉的大学者,去世时,来送葬的四方学者多达千人。书法家、大学士蔡邕为他书写碑铭,感叹道:“吾为碑铭多矣,皆有惭德,唯郭有道无愧色耳。”
  韭菜小的时候,很容易和青草或麦苗混淆。有一年冬天去陕西开会,北方的冬天,天上是半明半暗的云,大地是黄土素枝,说不出的萧瑟与苍凉。车行间,忽见几片绿油油的草地,我如逢着久违的老友,惊喜大叫,惹来一车善意的笑,告诉我那是麦苗。一旦个子长开,它们之间便泾渭分明。尤其是韭菜开花之时,白色的花瓣,黄色的蕊丝,青绿色的子房,花虽不大,却细巧精致,花开成片的时候,远远望去,如青青草地上覆了一层雪,你可以想象那份清雅的美。
  韭花比韭菜脆、甜,即使不加肉蛋虾,只是清炒,已是上品。
  在广西,韭菜花的吃法和韭菜几乎一样。但在很多地方,韭花更多的是用来做韭花酱。在北方,将韭菜花磨细,拌盐腌渍做成的韭花酱,是涮羊肉时的一种调味品。
  云南曲靖的韭花酱最讲究。这种韭花酱据说起源于清末,在这里,韭菜花退为配角,作用是为主角添香。做法是将苤蓝、红辣椒切丝晒干加入韭菜花,加以白酒、盐及红糖拌匀腌渍,这样做出来的味道,汪曾祺先生曾写过,“云南的韭菜花和北方的不一样。昆明的韭菜花和曲靖的不同。曲靖的韭菜花很香,味道不很咸而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淡淡的甜味。”一种韭花,不同滋味,是人们对美食的不同读解。
  我在云南,没有吃到曲靖的韭花酱,倒是在腾冲吃过韭菜根牛肉丸子。韭菜根剁细后与牛肉末团成丸子,上锅蒸熟,颜色暗褐不起眼,大家都不动手,我挟了一丸,是我所吃过的蒸牛肉中最香气四溢的一品。众人半信半疑,却不过我软硬兼施的推荐,便扭扭捏捏夹过,结果是这道菜最早底儿朝天。不仅知人不能取之以貌,光凭品相便否定一道菜的滋味也不是明智之举。
  杜甫春夜剪韭,杨凝式秋日赠帖,帖由韭花而生,因名《韭花帖》:昼寝乍兴,輖饥正甚,忽蒙简翰,猥赐盘飧,当一叶报秋之初,乃韭花逞味之始,助其肥羜,实谓珍羞,充腹之余,铭肌载切,谨修状陈谢,伏惟鉴察。杨凝式是唐代大书家,秋日午起,腹中饥馁,忽得友人送来当令的韭花,正好用来佐食羊肉。感念友情,修书一封以表谢意。古人的交往,礼节上“君子之交淡如水”,情怀却胜过“桃花潭水深千尺”,一片玉壶冰心,堪耐咀嚼。
  《韭花帖》被誉为“天下行书第五帖”,行于王羲之《兰亭序》、颜真卿《祭侄季明文稿》、苏轼《黄州寒食诗帖》、王徇《伯远帖》之后。我不是书家,也没有自小习字,无法对其笔下之形与势作鞭辟入里的分析。我只是单纯的欣赏,喜欢那字里行间既雅逸风流又端庄沉静的文人风致,布局疏朗之下的随意舒卷,与我喜欢的另一位宋代书法家张即之风格相近,还喜欢其间流转的那份对待朋友既爱重又处之以坦然的气质。我相信即使时间过去再久远,书法中依然有书家的气息在流动。曾在飞机上读苏轼的《黄州寒食诗帖》,诗起“自我来黄州,已过三寒食。年年欲惜春,春去不容惜”,娓娓而道,行笔之间,思绪纷下。春雨淅沥,海棠狼藉,春水漫江,屋陋寒简,“空庖煮寒菜,破灶烧湿苇”。看到乌鸦衔着纸钱飞过,才想起今日是寒食。有心报国,无力回朝,徒呼荷荷。一径走笔,由平静而郁闷而悲愤,及至“也拟哭途穷”一句,字大气盈,仿佛一腔愤懑便要随浓墨喷薄而出,却突然,偃旗息鼓,如片片纸蝶遑遑坠地,“死灰飞不起”,笔下无力,再不起波澜。那一种尘埃落定的认命和无奈,那一刻心灰如槁的悲哀与湮灭,素笺轻薄,怎生承受?机舱外阳光灿烂,古人的悲恸却穿过几百年的时空,击中了五千米高空的我。将我心,换尔心,乃知意切情深。
  韭菜是普通的,可是并不妨碍它坚韧地活于天地之间,自在自美丽,它带状的叶子如兰如萱,花朵素白如空谷幽兰,米粒之珠,也放光华。汪曾祺先生说杨凝式把韭菜花见于文学作品是头一回,“韭菜花这样虽说极平常,但极有味的东西,是应该出现在文学作品里的。”我猜汪先生想说的是,这平常中所蕴含的生活滋味,实胜过风花雪月的款曲旑旎。
作者 :1277319 时间:2014-03-15 12:10:00
  一文之中 典故不少
作者 :踏雪焚梅 时间:2014-03-18 12:36:00
  喧宾夺主的感觉
作者 :林中之路 时间:2014-03-18 12:56:00
  把雅落实了去听去看,然而还是“待要细听,却又找不着了。”这一笔一划间,倒是自然可亲的,相通的。
作者 :林中之路 时间:2014-03-18 13:04:00
  对韭菜最深的记忆是味道太重,以至于邻居饭后相见都会明白说道:你中午吃了韭菜吧?其俗到家了:)而一旦园里韭菜开花无人理会,就说这家子暴殄天物,韭菜都开花了,还有啥个吃头,只合喂猪。跟文中提及的古人对韭花的疼爱,真是离题万里。

“夜雨剪春韭”这句是我最喜欢的杜诗,感觉雨水坠落的明亮和春天的发生是如此相依不分的好。
作者 :林中之路 时间:2014-03-18 13:24:00
  楼主手里一把韭菜,却文思如花泉涌,古今话及,当得韭菜知己。

  春去不容惜,寒食帖在高空瑟微之景,楼主两度提及,可见是一惜春之人,而旁征博引,洒脱如美食方家,笔下有盐,啖若自然。
作者 :jiandan不jiandan 时间:2014-03-19 18:50:00
  长知识了,平时很少吃韭菜的,看了文章后很想买来做者吃了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