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文学]首页推荐:古镇轶事

楼主:葡提记 时间:2010-04-30 17:11:15 点击:1209 回复:7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记忆里,雨总是来得很合时宜的,可这时候却没有雨。
  游历这样的地点,景致,实在是该来点雨的,尽管我憎恨雨。
  
  这次旅行,源于一张照片。照片里是一名妖娆美艳的女子,也就是我的友人,但我的视线始终在这些妖娆和美艳的后面:多美的古镇啊,在梦里一般。友人似乎洞察了我瞳孔的对焦点,一脸的不快。我赶紧补一句:更何况是美景里的美人儿呢。
  说的是苏州的太仓,太仓的沙溪古镇。
  
  游历过浙江的乌镇和昆山的周庄。乌镇的原住民早已迁出,成了一个古镇的标本,了无生趣。
  因为习画的缘故,去了十几回周庄,记得第一次去是1987年的夏天,全班48个学生再加两名带队老师,我们一行50人。那时候还没有周庄大桥,去周庄都要通过渡船摆渡。
  还记得周庄旅馆的床位是15元一天,没有卫生设施。
  女生们住二楼,到了夜深时,通过木楼板传下来的使用传统马桶的声音曾让我们一班男生多么局促不安,又无所适从。记得当时我就躲在蚊帐里偷偷地笑过,现在想起来,真不知在笑什么,该是愚蠢的一种吧。
  那时候的周庄民风淳朴,几乎没有丝毫的商业气息。周庄是个水镇,当然盛产水产品,记得当时有一家偏僻的小饭店,有红烧的鲫鱼卖,是提前烧好了的,两条一碗卖5元。我们赶去那里,并不是因为鱼卖的便宜,而是在那里可以喝些酒。学校不让抽烟喝酒,但我们是画画的,披着艺术的外衣就有理由放纵自己。
  镇上的人彼此之间都认识,碰上不认识的,就是我们这些美院的学生了。白天里,我们在这个古镇的各处散开,找自己的视角,取景写生,把我们说成是点缀在这所古镇的花儿,算不算一种无耻呢,假如不算上我,或许可以的。
  后来又去过十几回,感觉一次不如一次了,尤其在周庄大桥造好以后,就很少去了。
  那里出现很多的上海人。一个纯洁朴素的地点,假如出现太多的上海人,这地方就开始污浊。我不是说上海人污浊,是指上海人给这些地方带来的繁荣和经济意识,会让他们告别淳朴的民风民俗。
  一些朴实,一些真诚,其实,有时候这才是我们有理由一路颠簸赶往那里的理由。
  
  聊着就远了。我要把话题拉回沙溪古镇。我是开着这位友人的车去的,一个路痴,载着一个美艳的女人,一路上,经过十几次的停车问路,终于在午后到达目的地。我们随便找地方填充一下辘辘饥肠,就赶紧找了下榻处。
  这里算是友人的故居,可是她从三岁就离开了,其间回来过两次,最近的一次是前年,也就是留下了那张照片的一次。
  见了那张照片以后,我就魂牵梦萦。友人说,这毕竟是她童年生长的地方,是她的一部分,为了了解她的全部,我是有理由去看看的。
  我立刻赞同,尽管我其实对她近乎一无所知。
  
  在下榻处,友人从随身行李里取出睡衣,粉色碎花的睡衣,可以想象她穿上以后卡通的样子。但我执意要立刻去看古镇。
  这次古镇之行,我带上了最隆重的装备。隆重,多是用来唬人的,用来形容我就再适合不过了。我的装备是玛米亚RB67的120大底片胶卷机,几天前从网上邮购了五卷黑白胶卷,以我目前能做到的,充其量就是把他们拍完,再冲出胶卷。最后,也只有用我的专业水准,从那些黑白倒置里去解读了。
  
  友人跟在我身后,悻悻的样子。我说:怎么了,不舒服吗?
  她说:是没劲,从小在这长大,这些破屋破瓦看了心就烦了。
  走在古旧的老街,我的心情却惬意起来。执意要来,就是因为他是活着的古镇,还没有人为地把这里作为景点,封闭保护起来,这里有从前的铺子,是真正开着的,是屋子的主人,像电影里的一样,尽管卖的不一定是当年的货品。
  石块铺就的道路,褪了色的朱色门廊,狭长进深的老宅,每一处都激荡起我记忆的追溯,似曾相识,却又记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右手边出现了岔路,拐过去,竟是一座石拱桥。为了鼓励一下友人的情绪,我拉了友人的手,上了石桥。从石拱桥向河道看去,就是古镇的绝佳处了。水镇的古建筑群,高低错落的深灰色屋檐组成不规则的几何图形,俨然一幅现代水墨画卷。
  我在石拱桥上支起三脚架,架上我的古董相机,调22最小光圈,上快门线。这时候临桥的一扇木窗户打开了,从窗户后面露出一张老人的脸。离得很近,老人看到我了,向我打招呼:哈,又来了大记者了,这些老宅子就那么值得拍啊。
  老人的头发全白了,脸却修得很光洁,表情里透出温润谦和,似乎就是这所古镇的表情,温润地,默默无闻地呈现着自己的历史,自己的美,没有丝毫张扬和卖弄。
  我赶紧说:老伯,我可不是什么记者,普通游客而已。却听友人在一旁叫:好公。
  老人一惊,立刻转身朝屋里喊:老婆子,是囡囡回来了。
  这间屋子竟就是友人的故居,屋子的主人就是她的外公外婆,他们这里好像是叫好公好婆的,没有细问,总之友人是这么叫的。
  
  进了友人的故居,友人似乎流露出一些不快,大概这并不是她此行的目的。
  好公一边给我们沏茶,一边责怪自己的外孙女:你母亲打了电话过来,说你要来,也没说具体的时间,你这丫头,也不先知会一声呢。
  友人说:只是路过,立刻要走的。
  好公着急了:这怎么行啊,难得来一趟,你好婆已经上街买菜了,要给你做你最爱吃的闷肉和干锅熏鱼呢。
  友人说:不了好公,不在这吃,真的要走的。
  好公的脸色暗淡下来。
  
  友人真的拉了我离开了,甚至没有等好婆回来。
  友人说:不回宾馆吗?我有些累了。
  我说:就不说我了,总要对得起我这套古董相机的长途跋涉吧。要不你先回去,我拍几张照片就回来。
  友人抬起手腕看看表,说:那好吧,现在是两点半,限你五点前回来,过期不补的哦。
  我不敢看她的眼睛,从她的语调里就可以感受她的暧昧。
  
  我是那种端上相机就丢了魂的鸟人。更不幸的是我发现了另外两座石拱桥,于是我不折不扣地拍完了我带来的五卷胶卷,六十张底片。这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我收拾好东西就往宾馆里赶。我是个典型的路痴,尽管是那么小的古镇,我却要搜寻回去的路。
  终于看到了那座石拱桥,我清楚地记得我就是从这儿出发的,不错,石桥边还住着友人的好公好婆。我上了石拱桥,果然,我甚至再次见到了好公:你好啊,好公!
  你好,大记者!好公说。
  这时候我们同时愣住。好公说:你没和囡囡一起走吗?
  我的大脑飞速转动:啊,没有没有,我有事要在这呆一天,她先走了。
  好公说:那好啊,留下来吃晚饭吧,好婆做了好几个菜,本来为囡囡做的,老两口也吃不完。
  我赶紧说:不了好公,我到宾馆里随便吃一点就好。
  来吧,尝尝好婆的手艺。好公的表情像是在哀求。
  我找不出推辞的理由,再说我真的想尝尝好婆的手艺。
  
  好婆真的做了闷肉和干锅熏鱼的,闷肉已经做好了,糍糯芳香。
  干锅熏鱼却是要现做的,没想到这熏鱼真的是用烟熏出来的。先在一口铁锅里放入干的草药,用石块支在院子里,鱼用的是鳊鱼,事先腌渍了装盘,在上面撒了大量的葱花,再用支架支在草药上面,盖了锅盖。然后在铁锅外用柴火加热,锅里的草药被火烤糊了,烟雾从锅里弥漫出来,弄得满院都是烟。
  好婆在做着熏鱼的时候,我和好公已经在喝酒。好婆说:你先陪好公喝起来吧,好婆不会喝酒。
  酒是他们自己酿制的糯米酒,好公说:这喝酒是要人陪的,一个人喝不多,家里攒了不少,今晚咱爷俩多消化掉点。
  烟太大了,只听到说话,却看不清好公的脸。让我想起童年时和伙伴偷了邻居的鸡,在野地里烤了吃,烟很大,直烤成黑糊糊一团,里面却怎么也烤不熟,几个孩子就这么半生不熟地撕咬着吃了,后来我就成了半个野兽。
  
  好婆的熏鱼端上来了,完全不是想象中的黑糊糊的。鱼还是大致保持着鱼的本色,葱花还是翠绿的。好婆说:你是客人,下第一筷。
  我夹了一小块送进嘴里,感觉烟糊味很重,有些不习惯。
  好婆说:你吃鱼尾巴干嘛?糊了,傻小子,吃中段。我又试了一筷,果然品出其特有的鲜香浓郁,淡淡的烟熏味恰好去除了鱼的腥味。
  我说:这样的美味也只有在你们这里才能享受了。要是我在家里这么整,早有人报119了。他们就大笑,好公好婆笑得好开心。
  好酒好菜,我和好公越喝越酣,友人和她的粉色碎花睡衣却离我越来越远了。
  
作者 :言浅浅 时间:2010-04-30 21:20:00
  光阴终会滤去喧嚣和浮华,行文也会追溯着古镇的印迹,安逸而淳厚~
作者 :幽悠吾心 时间:2010-05-02 18:43:00
  天涯部落首页 【精华推荐】栏目 推荐
作者 :kiuyiuyi1991 时间:2010-05-03 08:59:00
  来点照片   会很好的
作者 :hffz_5468 时间:2010-05-03 10:10:00
  真想看看拍到的照片,还是那么原汁原味吗?
  
  
  
  
作者 :林中之路 时间:2010-05-05 09:24:00
  熏鱼那段好吃好看。
  
  “友人和她的粉色碎花睡衣却离我越来越远了。”这个结尾有些差强,其实楼主不提,读者也是知道的。
  
楼主葡提记 时间:2010-05-05 09:35:00
  NND以后一定要整出一篇让林中找不出纰漏的。o(∩_∩)o...哈哈。
作者 :婆罗花开帘不卷 时间:2010-05-05 16:31:00
  暮色之中,坐在古朴安宁的老院子离,喝着家酿的米酒,看着袅袅的烟,嗅着淡淡的草香,想想一切就静了下来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