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从碧螺春到普洱

楼主:一菜菜 时间:2014-11-10 20:59:08 点击:422 回复:2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我不懂茶。但后来断断续续的偶尔会喝点,只是单纯的找点事儿干,像无聊时找点零食吃一样。比如,我喜欢很香的龙井,白茶,铁观音,还喜欢颜色漂亮的青山绿水,形状好看的碧螺春。看着玻璃杯中的茶叶飞旋舒展,淡雅的清香通透四肢百骸,再来点轻柔的音乐,一个人的午后如此这般倒也悠然自得。只是对着倾洒一地阳光发呆,总觉得有些什么是遗漏了,或者是不曾觉醒,用北方话来说:总之有点不得劲儿。
  也许是为了附庸风雅,也许是因着它比咖啡低得多的热量,又也许是。。。不懂茶,仍是喝茶。稀里糊涂了很久很久,直到我与普洱不期而遇。
  那段时间,整个人的状态都很低迷。整日整夜的不眠,做完事情就去咖啡馆把自己关在小包里,饿了就点餐,吃最喜欢平时最少吃的芝士。那天一个人吃掉了双份,撑得难过,想吐。普洱解腻,我是有所闻的。茶上来,不漂亮,也没有那种带侵略性的香味,本本份份的,第一杯喝下去还有点苦,耐着再喝便极舒服,让人忘不了那份含蓄内敛的好。因为有些杂绪,总觉得茶味里泛出些不舍,留下的,一去不返的,都沉在那泡默不作声的见证过时间变迁的茶里了。
  很莫名的,我开始喝普洱茶。说不上迷恋,有空就会泡上一杯。慢慢知道,第一泡是洗茶,太苦太涩是要倒掉的。第三泡开始,那种绵厚甘醇才一口一口的浸润到心肺。普洱茶就是这样,不张扬却很体贴地伴着。再喝其它茶,总觉得缺了些能留下来的东西,喝了便忘,不像普洱茶,总让人心里惦记着。其实,许多事不都像这茶,苦涩后才回甘,由繁复归简单。。。
作者 :gougoumajia 时间:2014-11-11 08:47:00
  自己能感觉到的才是自己的血和肉。茶偶然成为一种寄托,茶便被赋予了疗效。成为一种信息场的引子。菜菜的字这样顺畅,不多不少,但心事依旧密不透风,茶也就粘滞起来。
楼主一菜菜 时间:2014-11-11 14:48:00
  狗狗姐明察秋毫,说的极是。
  
作者 :麻将推到胡 时间:2014-11-11 20:58:00
  菜菜最近被情人甩了?这么忧伤,状态不对头呀,让哥给你开导开导?
  
楼主一菜菜 时间:2014-11-12 13:37:00
  麻将叔,你所说的情人定义是什么?abc定理中又占据了什么份量?人生像一个巨大的冰箱,不管是速冻还是保鲜都会过期的,只有不断选择。记忆除外
  
作者 :麻将推到胡 时间:2014-11-12 15:45:00
  情人的定义是让你动情的异性
  
作者 :沉默de星辰 时间:2014-11-12 19:11:00
  砖茶好喝

  
作者 :1277319 时间:2014-11-16 09:52:00
  普洱茶那都是烤肉吃撑了喝的
作者 :踏雪焚梅 时间:2014-12-04 09:39:00
  顶下菜菜
作者 :2paizhang 时间:2015-02-15 19:06:00
  俺说普洱茶喝着有点“闷”,在文艺的菜菜嘴里叫绵厚甘醇,保存期限越是久远大约越是绵厚甘醇了,俺想说,最佳保存时间不要超过7年,估计反对俺的人很多,好吧,个人去理解。星辰,砖茶并不好喝,南丝绸路不好走,更好运输罢了,至于说的要喝出马背上的味道,那更是文艺青年老年砖家们的忽悠之词了,俺可以明确的告诉大家,普洱茶的价格是炒作起来的。普洱茶,以红茶为例,差滇红不是一个档次,而价格还超出许多。。。
作者 :曲无声_33 时间:2015-02-15 21:10:00
  一楼哥哥所言正是我想表达的.菜菜诉说的是人跟物之间的一种缘份,菜菜在特定的心境下与潽耳结缘并念念不忘它的好,你不离,他便不弃,哈哈…
  
作者 :2paizhang 时间:2015-02-16 00:30:00
  嗯 姐喝的不是茶,喝的是心情
  大妖 肉吃撑真的得喝碧螺春了
作者 :1277319 时间:2015-02-19 08:28:00
  肉吃撑了来两瓶啤酒透透
楼主一菜菜 时间:2015-03-08 18:21:00
  没想到从14年翻到了15年。一眨眼小半年过去了吧~~~
  
作者 :林中之路 时间:2015-03-09 09:15:00
  最记得北京南锣鼓巷老奶奶鸭腿饭,还有她的普洱茶。很安静的有书的屋子,有个茶炊一直冒着蒸汽,淡淡的音乐和天心里的流水,都在普洱的暗色和透亮里沉浸着。
  后来,再去,就在改建。再后来,就不知道老奶奶在还是不在了。
楼主一菜菜 时间:2016-05-12 22:05:14
  和朋友聊天,我说似乎有点睡不着。朋友回:不睡怎么知道呢?失笑,闭上眼放缓呼吸。翻身,房间的四周是特特脂粉未施的白墙,翻开书里写的“白色的睡”
  书中这样写道:看见“白色的睡”这四个字时,心中就有说不出的喜欢。它让我在很多年以后拥有了许多件白色的睡衣,它让所有的睡都有了月光和雪的颜色。
  白色的棉质睡衣有宽大的袖子,袍式的裙身,袖口和领口有本色的镂绣花纹或细密的小褶子,在有风的窗前,翩翩若蝶。也喜欢白色的缎子和服式系腰带的睡衣,那无领睡衣颈间的留白,和宽宽袖口里婉约着的玉镯,无端地就让人婉约起来,徐行缓语若莲。。。
  似乎一袭白色的睡衣,就可以这样静美,就可以清澈人的内心,也有让梦不怕黑的魔力。闭上眼,放缓呼吸,拉起温暖的被,盖住洁白宽大的棉T,一室的月光和雪陪我入睡。。。
  • 四道圩

    举报  2016-05-13 19:39:11  评论

    @一菜菜 还有白色的明亮的广玉兰花,虽然温厚,却需要从叶子间去寻找
  • 一菜菜

    举报  2016-05-15 06:48:49  评论

    @四道圩 关于广玉兰。唔~~~若是不曾得见又怎知其温厚呢?若是曾得见又何必再去叶间寻找呢。种一株广玉兰,任四季更替,随岁月开落,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一菜菜 时间:2016-05-15 06:25:45
  最近减肥,严控饮食。早上四点半,饿醒。起床倒水却不其然的遇见美妙的香甜,愈近愈是浓烈。整个客厅里都浮动着芒果诱人的香甜,似乎每个细胞都在感知的刹那叫嚣,靠近,靠近,再靠近一点。。。难以抗拒,又只得不去追寻。于是我瘫在沙发上,闭目闻香,躁动的胃奇异的被满足安抚。呵,人多么奇怪呢,,,不能吃便是闻上一闻,沉在这香气里也觉得无比的幸福安宁。休息天的晨光,缓慢而安静。窗外偶有鸟鸣,勾起唇角我又要睡着了。。。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418061622 时间:2016-05-29 10:24:51


  一种情绪替代另一种情绪形成的安全满足感总是意犹未尽。
  众生总是执拗自信的苦。
楼主一菜菜 时间:2016-05-31 19:50:51
  我平日阅读的公众号里有一个叫艺家。今天写的是在洱海边的一家民宿:无舍。整栋的无舍四周无墙,全是巨大的落地窗。明亮清透,让人一眼就飘进蓝天白云里,望不尽的海。房前有一方陷进洱海里的卡座,尽收浮影。天上海里,不似烟火喧嚣的人间。这个让无数二逼青年们追捧的地方,我也是去过的。犹记得当时阴云滚滚,苍山在侧,少了美图里的高远,风吹浪涌拍打着默然的雕塑。说好的蓝天白云呢?陡然就想起了那句:真正的平静,不是避开车马喧嚣,而是在心中修篱种菊。晚间看见红姐这句一种情绪替代另一种情绪的满足感不禁失笑。试问,人们修行的到底是哪般情绪呢?我期翼自己能与每一种情绪坦然相对,淡然处之。至于满足感,唯有安宁。@418061622
  • 418061622

    举报  2017-04-09 11:26:35  评论

    @一菜菜 修自在,那就喝了第一泡的普洱。 密宗的修炼需要小香和大香。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一菜菜 时间:2016-05-31 20:30:34

  
  

  
  
楼主一菜菜 时间:2016-06-02 17:12:02
  有时候,我们并不能很好的辨别,自己是在成长的路上还是在老去的路上。毋庸置疑的是,回首,过往都成了小时候,终成云烟。
  1.老宅
  幼年老宅约莫有一亩多见方的院子,草木繁茂,鲜花遍布。东墙的石榴树,开的极致火红。我是再不敢靠近的,那里的蜂窝越来越大,一靠近就被蛰个红肿的大包。南墙的金钱草占据整个东南角之后继续向四周蔓延,绿油油的一片。夏日,我时常特特的去踩上几脚,碾出草汁,清新芬芳即刻从脚底扩散,有一种从脚尖到头发丝都被洗过般清凉感觉。没过几日,踩烂的地方又会被新的叶蔓替代,周而复始。以至多年后,我已记不清当时自己的年纪,却仍能想起那圆圆的叶脉,生生不息的绿意。一到傍晚我便挥着手追着低空的蜻蜓,或是小心翼翼的走在各色月季间屏气凝神试图靠近看清蝴蝶美丽的翅膀,乐此不疲。最西边有几间红瓦房,一间有土灶做饭菜,有黑白电视的一间用来吃饭,还有一间是祖父的卧室。屋前有一块水泥地,被鲜艳的一串红,粉嫩的海棠,红黄白各色的月季环绕。我常常悄悄的去摘一串红的花朵,吸一口花蕊甜弯了眉眼。有风的时候,父亲便把方桌搬到这里来,我搬凳子,母亲张罗饭菜。祖父每日都要小酌两盅,有时斟的快满溢出来便让我嘬一口,看着我皱着眉嘴里嘟囔着好辣好辣的样子,哈哈的笑。似乎比他平日里赢了牌局更开怀些。吃完饭,全家人都洗好澡,星星也出来了,父亲拿出竹席铺在水泥地上。这是我每日翘首以盼的时刻,不多时就摇晃着父亲手臂嘟着嘴撒娇:“爸爸好爸爸~~~我们快点把井里的西瓜拿上来吧~~~”祖父带着笑意的声音在一片蝉鸣蛙声中响起“快去快去,小丫头都成馋猫了~~~~”还没吃,西瓜的甜已经进了心,眨眼间跑到祖父身后拿起羽扇使劲的扇“爷爷最好了,我最喜欢爷爷了~~~”橙色的绸裙随着小胳膊小腿来回飘动,与月季一起开在夏夜里。
  井台四方一米。紧挨着井台的是一棵柿子树和两株无花果,郁郁葱葱。这也是让我烦恼的地方--果实成熟的时候麻雀们总与我抢着吃。我叫唤着“走开走开。。。”它们也不理我,自顾自的来去,着实让人气闷。再过去一点,是艾草和臭蒲,母亲说我皮嫩,用这些洗澡能防些蚊虫叮咬。最拐角的地方是茅房,去茅房的石板路上有一棵比房子还高的梧桐,年年悄无声息的开满淡紫色的花,风雨后一地喇叭状的花朵。拾一朵深嗅,丝丝甜香。院子的北面也有红瓦房,但我已经忘了幼时与父母住在哪里了。只记得后来有很长的一段时间,独自住在最东面的那间小屋里。墙头爬满了蔷薇,一簇簇的粉白在绿叶间随风涌动。夕阳洒下金色的薄纱,花开流年静。。。
楼主一菜菜 时间:2016-06-04 07:24:43
  2.
  老话说世事难料。祖父仙逝后,父亲生意失败,举债高利难还。父母每日早出晚归,我便常借宿外祖家,穿着舅舅家哥哥姐姐们的衣服,跟他们一起钓鱼摸虾捅马蜂窝。秋日柿子红了,外祖母让我回老宅摘柿子。院子里的花都谢了,满地落叶。除了金钱草还有点绿意,满目枯黄。后来父亲在乡下置换了两亩田,盖了一个蔬菜大棚,我们便搬去了那里。和蔬菜大棚连在一起的小房子里,放了锅具煤炉和从老宅带去的饭桌,后来实在逼仄(要从门口到大棚里面去经常会碰到桌凳),父亲就又换了张小桌子。我不大喜欢那张小桌子,坐的稍微高一点点,背就要弯下去才能吃饭。大棚对面还剩点田,母亲就种点玉米或豆子和韭菜。田头有一间稍大点的平顶房,坐北朝南。东南角放了一张一米五的床,床头紧贴东墙,紧着床尾是一张大衣柜,衣柜与北墙挂张布帘,这便隔成里外两间了。父亲在外间的西墙角用木板给我搭了一张小床。后来有了弟弟,弟弟的窝篓就放在小床和衣柜之间,他晚上哭闹的时候,我从被窝里伸只手出来一边摇窝篓一边继续睡觉。想不起来有没有窗了,只记得我的床尾旁边就是门。冬日里的风狠厉地拍打着门板,呼呼作响,有时听起来又像呜呜,似人哽咽。那些日子,不管白天黑夜,都觉得冷。如果能吃饱,我想大概会好些吧
作者 :麻将推到胡 时间:2016-11-03 18:15:59
  这么穷,还生2胎,你父母也真够拼的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