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年前发几个小文

楼主:林中之路 时间:2015-01-27 09:10:50 点击:432 回复:17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楼主林中之路 时间:2015-01-27 11:10:00
  拾人牙慧

  吴尚平

  西方的“牙仙子”在月色下收集小孩用枕头压着的乳牙,遗下一枚银币的惊喜,这当然是父母干的好事。中国的小孩则被长辈告知,下牙要扔屋顶,上牙藏床底下,这样新牙齿才能长齐。我小时候曾仔细“研究”过自己的乳牙,很担心明年地里会长满自己的牙齿,觉得还是揣兜里最靠谱。
  其实我的担忧并不无道理。225年前的巴西就发生了“拔牙者起义”,乍一听是以拔牙为号,同志们见面都咧开嘴看黑洞洞,后来才知首领是绰号为“拔牙者”的牙医。民众的愤怒点燃了南美抗暴的独立运动,到处都是咬牙切齿的声音,然后独裁者照例磨牙吮血杀人如麻,接着再次爆发“裁缝革命”,这里压下不表。

  牙和齿不是一回事。牙是腮帮里鼓起的臼牙,用来咬嚼的;齿是唇后面的门牙,用来切断的,所以唇亡齿寒。合起来就是咬牙切齿的本意了。牙齿参差不齐称龃龉,形容彼此关系不咋地。如果不齐了还不洗刷刷,那就是龌龊,牙都一屋子脚丫子臭,简直找骂。诗经云:齿如瓠犀,白生生瓜子牙,你都恨不得被美人咬上一口。但即便肤如凝脂,手若柔夷,如果张嘴就是龅突横生的钟乳石,恐怕也要吓得你呲牙咧嘴了。

  据说中国的哲学大师老子生得“大目疏齿”,牙缝可以跑火车,就明白了人之最坚硬的牙齿敌不过最柔软的舌头的道理,书面语曰“柔能克刚”。楚国文人宋玉自己牙口差劲,招屈原魂写的菜谱是“肥牛之腱,臑若芳些”,意思是没有最烂,只有更烂。曹操妒才生怒斩杨修,因他从军中口令“鸡肋”参透大军处于进退无措,如食鸡肋的局面。第二天曹丞相就被蜀将魏延射掉了两颗大门牙,真真连鸡肋也啃不动了。
  宋朝皇帝赵匡胤嫌臣子嘴碎,用斧敲他个“打落牙齿和血吞”,算是极权伤齿的案例。古人用“马齿渐增”形容年事见长就有些古怪了。原来是汉朝人贾谊在《治安策》里捧皇帝臭脚,“礼不敢齿君之路马”,御马的牙齿(年纪)也成了国家机密,不可窥伺,御马爷吃过的草料,也不得踢踏。极权的“敏感瓷”真是一碰即碎啊!

  古人一般用右手中指抹了青盐擦牙,明朝时候有人呼吁改革用双手两指擦的,估计仅限于大嘴人士。孙思邈有言:每旦以一捻盐内口中,以暖水含,可口齿牢密。这一古训至今沿用,但牙齿在吃喝战线劳损受伤,却也无从避免。唐代诗人白居易无疑就是个牙疼的“晴雨表”,“铜瓶水冷齿先知”,“头上毛发短,口中牙齿疏”,“老去齿衰嫌橘醋”,直到六十多岁还整了个《齿落辞》,说发衰辞头,叶枯辞树,物无细大,功成者去。不过,他尽管身体毛病不断,还活了个唐人中七十五岁高寿,临走还捎带了些好牙去。

  我的朋友圈牙痛者十之八九,有形容疼痛如一道闪电击穿牙洞的,有张嘴碰到凉风就如刀子刮的,有牙髓都疼坏掉自诩有地下党员潜质的,可见“牙疼不是病,疼起来真要命”,只能捂着脸颊去冷风嗖嗖的医院,“挖”、“凿”、“拔”,经历牙齿和骨头分裂的恐怖之旅。年轻时候用牙咬开啤酒瓶盖,席上啪啪啪的脆响的场景,已成了昨日黄花菜。我舌卷摇摇不坠的一左一右的两颗臼牙,牢记老娘的教导,说牙齿这东西,你不要怕它疼,单单用它,偏向虎山行,老虎逃不赢。老娘说她自己满嘴牙只剩下一颗好用,就拿它脆铜豌豆,一脆一个粉!于是,我在牙疼之际,买了一堆兰花豆,以儆效尤。

  最后说点没齿难忘的,电影《爱情的牙齿》女主角就用钳子拔了漂亮的虎牙送给情人。清末学者俞樾将亡妻姚夫人的遗齿和自己的落齿合而葬之,赋《双齿冢诗》曰:他日好留莲颗在,当年同咬菜根来。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北国之春1102 时间:2015-01-29 14:24:00
  那这与“拾人牙慧”有啥关系呢?没看明白。
作者 :125花哨 时间:2015-02-02 15:34:00

  牙好,人也好.
楼主林中之路 时间:2015-02-03 15:45:00
  也谈木匠家

  我对木匠的家生非常熟悉,斧、刨、凿、锯、墨斗、曲尺(也称鲁班尺)等。小时候也最喜欢玩刨花。一屋子木头的香气,比雪花膏好闻。刨花像堆堆温软的亮银,可以尽情挥霍,藏身于里,刨花就变成木头的话语,能听到交谈的窸窣声。

  父亲感慨如今世人毛糙、敷衍、不恭不敬。做手艺不落沉,如何出得师?榫头、卯眼、放样、取料、刨料、吊线的手上功夫,不动电锯刨床,就不晓得下牙。机械是个死东西,造出的家伙没灵犀,没悟性,怪只怪后造子(后班子)不讲究规矩,失了路数。
  父亲在家里按照师承给我们做规矩。吃饭不得撒饭,两臂要夹紧,不准霸桌子,不准翘二郎腿,夹菜不能翻菜等等,否则就要拿开山斧打人。一次,我们兄弟惹发他的脾气,真拿了斧头出来,哥几个抱头鼠窜,瞬间就逃之夭夭,只听得楼梯间传来开山斧敲击铁扶手的铿锵声。母亲则劝我要多体谅。我出生后,文革正凶,为筹钱给我治病,父亲斗胆砍了生产队两根杉树做了茶堂椅子去卖,被邻居大伯告到大队部,戴了高帽游街,差点就学我爷爷受不了批斗愤而自杀。

  后来,有同学同事喊我做吴木匠,意思是我性格固执,喜欢凿“四方眼”,缺棱少角,不懂得圆滑。我徒有木匠虚名,天生左撇子,右式斧子莫能奈何,只能眼看父亲的手艺失传。家里那雕花九湾床,几次搬迁,不知流落到哪里去了,上头载了我几多梦幻,濑尿时又像一条汪洋里的大船。

  木工已有数千年传承,春秋战国时,荀子曰:“五寸之矩,画天下之方也。”墨子云:“故百工从事,皆有法度。”其时杰出代表就是公输班,也就是现任木匠的祖师爷鲁班。他削竹木为鹊,成而飞之,三日不下。可谓神乎其技,木工工具也多是他发明的。费解的是,正如唐诗之于中国诗歌,灿烂的春秋手工木艺迄今无法复制。直到出现一位木匠皇帝朱由校,算是一次例外。
  朱由校错生了帝王家,或者说他生帝王家,只是为了有充足的物料和资糜,供他追求木艺挥霍无度。他朝夕营造,“膳饮可忘,寒暑罔觉”,完全沉沦创造的快乐里。亭台楼阁,雕镂画刻,无不淫巧天工,“沈香刻寒雀,论价十万缗。”他在作品完成时兴高采烈,完了又推倒重来,一副舍我其谁双手互搏的架势,到性情处,竟裸身而作。宦官魏忠贤常趁他引绳削墨之际上奏公文,杀他风景。大明王朝如是在他这双巧手上摇摇欲坠。
  父亲一喝多酒就唠叨过去做学徒时,跟匠师杨家大爹,做上门艺,如何风光的场景:选梁不选独木,要周匝细树丛生,喻多子多福。树必杉树,要笔工掸直,根深叶茂。通书上云:上梁有如人之加冠。要择日子,供猪头猪尾,意作全猪。五色或七色菜蔬,用木制红漆祭盘,置于供桌,上贴对联“上梁欣逢黄道日,立柱巧遇紫微星”。梁之两端挂红绸,下垂清顺治铜钿一枚,意平安和顺。待月圆时分,告完天地鬼神,中梁上拱,东青龙西白虎,青龙高白虎,匠师声声喊大吉大利啊,上啊,进啊。天地神灵连通屋宇,大厦即告落成。礼数要周全,对榫样严丝合缝,祭梁、上梁、接包、抛梁、待匠……礼要及四邻。

  父亲算得上“能工”,却谈不上“巧匠”。匠师,必浸淫必沉迷,方有一身匠气,但如被人称之匠气十足,又是对拘泥规矩的嘲讽。匠心独运,则是得到超乎技艺的境界,或者是一种难以模仿的个性自由。雕凿堆砌,四平八稳,都是行家所忌惮也。宋代诗人曾极说:偏爱良工辨木心。这句诗应该献给鲁班,他那只三日飞翔不下的竹木鹊,始终是木工们的梦魇,徘徊不去,而归乎一心。
楼主林中之路 时间:2015-02-13 11:35:00
  且谈作法自毙的商鞅



  提及商鞅,今是“英雄杀”游戏里的角色,一副法家严苛的表情,却很形象。他高喊几声“变变变”发起变法,就能变红为黑指黑成红,随时让你坐牢或出牢。你若杀他一刀,他必催动法家技,以眼还牙,“我也不亏”,抽掉你一张手牌。游戏里的商鞅有点惹人厌。
  少年时读《商鞅南门立木》的课文,说的立木取信的事儿。这种“立信”让民众有点不可思议,让天上掉馅饼成为可能。那个搬木汉子怎么花的五十两赏金不得而知,倒是出了“重赏之下必有勇(死)夫”的典故。课本中的商鞅是一副改革家先驱的面貌,言辞凿凿掷地有声。
  记载商鞅变法的有《史记?商君列传》和号称为皇帝老儿枕边藏的《商君书》。

  “民愚则易治也”。他的“壹民论”称道的是“能耕善战”之民,其他“工学商”,统统是国家身上的“虱子”,要让他们走投无路,不得不回到农村的广阔天地去“锻炼”。他还说知识分子乃“以言说取食者”。忘了作为士人的自己曾一心将身“货与帝王家”,这种无情的反戈一击,怕也只有知识分子做得出来。他焚烧“诗”“书”,为后来者秦始皇焚书坑儒做了榜样。“愚农不知,不好学问则疾务农。”要所有人都要成为君主的生产和作战工具,心无旁骛;要让“贫者富,富者贫”,个个“家无积粟”,保持饥饿感,只能通过征战获取爵位名利。
  他推出“上首功”的军功制度,“百将”“屯长”的军官未能斩得敌首,将被斩首;斩得敌首三十三个,算完成基本定额,可以加官进爵。赤裸裸的人头奖惩导致秦军成虎狼之师,据三国学者谯周说,秦军连掳获的老弱妇孺,都要砍了头去领功。秦始皇统一中国,历经22场大战,斩首181万,“上首功”功不可没。
  商鞅这种“内行刀锯,外用甲兵”的霸道政策,短时间内国富兵强民弱,缔造了一个铁血的军事和农耕帝国。变法之时,他一日之内“临渭而论(处决)囚七百余人,渭水尽赤,号哭之声动于天地”。(西汉学者刘歆的《新序》),连“弃灰于道者”都要处以黥刑(刺字面刑),其理由就是“重其轻者,轻者不至,重者不来”。这种轻罪重判的原则,一时间使秦国路不拾遗,山无盗贼。严刑峻法导致“民莫敢议令”,连太子师傅君上的兄长公子虔因太子触犯新法,都被处以劓刑(割掉鼻子)。
  《商君书》中关于制民之策,读来令人咋舌。他说,控制民众,“若冶于金,陶于土也。”他强调以弱民“群殴掉”强民,剩下驯服的弱民,“以弱去强者强”。更有甚者,他还说要用奸民来对付良民,“国以奸民治善民者,必治,至强。”这还真有些流氓政治味道。再看其“什伍连坐”,直接将告密写进法律。“令民为什伍,而相牧司(相互揭发)连坐。不告奸者腰斩,告奸者与斩敌首同赏,匿奸者与降敌同罚”。 以里保户籍制进行属地管理,提倡亲人间相互告奸,整个秦国就像一座告密集中营,民风突变,父子婆媳能不说话就不说话,很像我们经历的文化大革命时期,亲人为了生存而相互揭发。

  公元前338年,公子虔告商鞅谋反,商鞅逃至边关,害怕连坐的店家拒绝他投宿,出示商君令,索要“照身帖”,也就是现在的居民身份证。他欲投奔魏国,魏君主恨商鞅寡情少恩,曾欺骗并活捉了魏公子,且忌惮强秦,故不予收留。结果商鞅落了个五马分尸的酷刑下场。

  汉代学者班固称“商鞅(入秦)挟三术以钻孝公”。帝道王道,把孝公听得睡着了。后言霸道,孝公浑不知觉移席坐近,交欢数日,纳为左庶长。商鞅曾向推荐他的大臣景监坦承:主子认为帝王之道遥遥不可期,欲短时间富国强兵,称霸天下。恐怕这江山就比不上商周那么久远了。可见商鞅并非没见识,投其所好钻营罢了。他治国下虎狼之药,最终也如游戏中的角色商鞅,死去时一声叹息:作法自毙啊!
楼主林中之路 时间:2015-02-13 11:36:00
  如厕者说



  《左传》里记载了一个倒霉的晋景公,吃撑了新麦,不慎跌进粪坑而死,这大约是历史上有文字记载的殉难于厕的君主,可见先秦宫厕之简陋,比子民们的待遇好不到哪里去。从秦到汉,坐流氓史上头把交椅的汉高祖刘邦,开会时内急,就叫文臣递上官帽,热气腾腾盛了一帽子,这也足够粗痞。后来经济进步些,上流社会的如厕文化也发达起来。《世说新语》有记:西晋驸马王敦在未来媳妇武阳公主府出恭,把用来除臭的干枣当“登坑佐食”一粒不剩吃了,连带当时做肥皂用的“澡豆”和洗手水也一饮而尽,惹得“群婢掩口而笑之”。现在读来倒觉得王兄甚有豪爽之气。

  后世的皇帝受了汉高祖“帽子戏法”的启发,生怕做晋景公第二,改用便壶溺具,那时候叫“虎子”。相传西汉时“飞将军”李广射死卧虎,让人铸成虎形的铜质溺具,表示对猛虎的蔑视。但到了唐朝,虎子犯了皇家名讳,被改称马子或兽子,再往后普及大众,就俗称“马桶”和“尿盆”了。

  盛世当今,公厕文化呈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之势,且不道有关部门曾严令每个公厕不得超过五只苍蝇的美谈,独论这马桶,却开始经历是蹲还是坐的煎熬。
  坐式马桶是西方舶来品,中国练就的却是俗家蹲坑文化。舶来的时候,官方没考虑中国的人口高密度因素,只向西方物质文明看齐,尤其是写字楼、宾馆酒店,蹲式马桶渐渐退出公厕舞台,而方便成了大为不便。
  坐式马桶结构不符合人体力学,造成纸张和水及材料大量浪费,而不卫生容易传染疾病问题,更是让如公厕者忧心忡忡。一项调研发现,一种名为“宋内”的痢疾杆菌能在马桶坐板存活17天之久。若上厕所时,手被“宋内”污染了,3小时后细菌竟然还活着。
  于是随身带消毒纸巾的、带垫圈的、宁可不喝水任柔软的嘴唇皮开肉绽的、宁可憋屈到死也不英勇就义的如厕者纷乱杂陈,人们还发明了“悬空马步式”,避免亲密接触,更有甚者直接在坐式马桶上扎马步,完了留下两大黑脚印。有个超吨位的选手硬是把马桶给扎裂,大卸八块同时也差点切掉了自己的大腿。

  当你在人弹密集的公厕排队,经历过漫长而又痛苦的五分钟等待,好不容易熬到你了,却要面对一只流水席一样公用的坐式马桶,这时从天而降一只采访你的话筒:你幸福吗?估计当下的你已经丧失了思考和回答的能力,只有愤怒出离。有些东西,注定了是极其私人的,比如牙刷,比如马桶,比如刮胡器,比如媳妇……公用的结果是让人恶心的,一想到这些,你就会忍不住条件反射般喉头作梗肠胃位移上吐下泻风雨大作。当智能马桶如皇家礼炮已经进入奢侈的私家后庭;当温控的坐板、洗屁屁的水枪、自动消毒的设置让使用者乐享其中,也是时候考虑一下大众的如厕感受,大幅增加公厕的密集度,蹲式和坐式中西合璧,各取所需,让如厕不再如临大敌——人有三急,不能不顾啊!
楼主林中之路 时间:2015-02-13 11:37:00
  人与花心各自香




  夏秋之交,随处可闻的桂花香成了漫步街头的福利。离不开汽车尾气和下水道寡鸡蛋臭的上海,因桂花而有了惬意。作为步行爱好者,过马路都如发动“冲锋”,汽车、摩托、电瓶车、单车没一个不欺负你的落单,好像走路犯了错,好像他们的脚除了踩油门和刹车、轮子,不记得还有走路这一说。

  沿着林荫道、绿化带、商铺招牌,走过枣阳路、杨柳青路、桐柏路、兰溪路、花溪路、枫桥路,这些植物命名的路径,像树干一样蜿蜒弯曲,拥有加速度的过客,不会敏感到应季植物的变化,只有步行能收集到不同类型植物的芬芳气体。
  你的脚步只需稍加留意,错开居民们画出的一个个圈圈,不掉入这种圈囿的禁区,一路上还是动静咸宜的。居民住房拥挤,没有祭祀的场地,一般就用白粉笔在人行道上划个圈,在圈内烧纸钱。逢七月半鬼节烧的人多,走路就感觉是在跳跃,在走跳子棋,一脚不慎,就落了圈套,就会想起那句网络流行语:画个圈圈诅咒你……

  桂花可以入酒,可以茗茶,其香浓郁却不泛滥。你若是把鼻头凑近花端去闻,反而没有。你一不留神,扑鼻香就毫无挂碍渗透五脏六腑。桂花香是悠远的、是有翅膀的、是好看而不可亵玩的。桂花树本身其实平常,甚至简单,不算高,也不怎么引人注目,四季桂更是花开如粒,掩人耳目,似有还无。但你走过的时候,就有恩赐一般的清冽袭来。我甚觉曹雪芹的《红楼梦》里袭人这个名字大好,花香袭人,润物无声。

  倘若正值月圆之夜,人和树,影影绰绰的,桂花香清可绝尘,酿进了夜色。月宫外吴刚伐桂,桂树随砍随合,你我不分,不止不休的轮回,像热恋的情人,也像精灵的游戏,和西西弗斯搬巨石上山的古希腊神话有异曲同工之妙。南朝陈后主为爱妃植桂修建广寒宫,就显得邯郸学步,弄巧成拙。

  桂花树性喜温暖,湿润。桂得名于其叶形状如圭,喜生长在岩岭之上,又名木犀、岩桂。叶经冬不凋,花生叶腑间,花冠合瓣四裂,其香清可涤荡,浓可致远,又名九里香。品种有金桂、银桂、丹桂、月桂等。我工作过的单位有个领导,无论是写总结发言还是演讲,打头一句总是:“正值丹桂飘香金秋送爽的时节,我们迎来了……”这个开场白可以从春夏之交用到秋冬之际,雷打不动,可见桂花香的杀伤力也是惊人的。而飞黄腾达者或胜利者堪称“折桂”,以“桂冠”顶之,还真有点“杀风景”的霸气。

  《山海经》中:“招摇之山,其上多桂”;屈原有“援北斗兮酌桂浆,辛夷车兮结桂旗”的浪漫描述;《吕氏春秋》赞叹“物之美者,招摇之桂”;宋之问诗“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飘”,就有后人称桂花为“天香”。宋代毛滂诗中“玉阶桂影秋绰约”,直接让桂花树代言了秋天的美好。
  桂花和诗人词人结缘不浅,元代倪瓒诗中“桂花留晚色,帘影淡秋光”, 朱淑真《木犀》:“一支淡贮书窗下,人与花心各自香。”两人均是写窗前月桂。我租住的房子,窗下也有两树桂。晨昏都有人声褫夺,不是搓麻将,就是广场舞,想必桂花树也难有心思撒播香薰,有点置若罔闻之感。可见不仅人有际遇之遭,树也是有的。我和桂花树相怜相惜,也只能各自安之若素罢了。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林中之路 时间:2015-02-13 11:37:00
  闲敲棋子落灯花



  窗外夜风顿起,后背山竹林开始浩荡,如在暗中涌动漆黑的波涛。我断然不敢出外的,怕有山鬼出没,一手护住煤油灯盏的微亮,跨过门槛,厢房里开始显像。
  灯光摹刻家什的简陋,门背后是锄头箢箕扁担尿桶,八仙桌和床就是写作业和嬉戏的地方。纺锤形的火焰温暖地罩住我们,区别于周围的黯淡。来就亮的邻居幺婶,照例不远不近挨灯光的边际坐下,默不作声编织毛线衣或者纳鞋底。她偶尔起身撩拨下灯花,完了针头往发髻里擦擦油,继续俯头走针眼。我们瞌睡了,头往灯上凑,不是烧焦眉毛就是糊了头发,幺婶忙喊醒魂,在颈根子上拍打几记。她好看的影子投在墙上,随着灯火扑腾扑腾地喘息有致。

  这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常见的村庄夜景。计划经济时代物质匮乏,煤油要凭票供应。去供销社打一斤煤油,足以列入家用的“大事记”。外公因眼力不济,曾摔碎过一次油瓶,挖了两手油浸渍过的泥巴也徒呼奈何,只能昏头昏脑骂了一路自己。那童谣里唱的“小耗子,上灯台,偷油吃,下不来”,是断然不会在庄户人家发生的。他们一般等天黑就早早入睡,即便农忙收工晚,也最多点一盏灯,不做精细活,一般就个麻麻亮,有点亮的意思就行。碗里的菜看不清?看不清也罢,就那点咸死个把人的下饭菜,总不至于吃到鼻眼里去。夏天还可以就月光,在谷场上吃饭,点根草绳驱赶蚊蝇,也做火引子用。有孩子上学的,也是到屋就喊着写作业,莫留早等夜,一直写到饥肠辘辘鸡鸭入塒,再撑下去就要得“鸡毛眼”才肯罢休。外公家还算是舍得点亮的,因我们这些外孙都是周末或放假才来。

  外公家的煤油灯盏有个玻璃胆子,如细腰大肚的葫芦,灯头像张嘴蛤蟆,有几个爪子固定灯罩,玻璃灯罩不仅挡风,还能添亮。棉绳灯芯跟鞋带子差不多,一侧有个调灯芯的旋钮,控制灯的亮度。外公说我手稳,油干灯尽时,就唤我换灯芯添油,这在我是件荣耀事。几盏灯排排坐,用黄草纸擦拭掉油污。灯芯太紧的话,油上不去,得搓揉使其蓬松浸入油体。煤油闻起来香得贪婪,缓缓堆积的金黄色泽,让我感觉如做了光明的天使。

  家里连个像样的灯盏都没的,就用墨水瓶或罐头瓶打个眼,牙膏皮或洋铁皮护住,棉花或烂布条做灯芯,这种灯哈口气就灭,由于不完全燃烧就有点炸亮。坐在堂屋里的正细细密密说着话呢,突的一下爆了个灯花,好些睡意四散的又得慢慢集拢上身。

  难得的和煤油灯盏独处,我避开被灯油熏烤出溜溜黧黑的墙壁,做狗吠兔蹲雁飞的手影子。静夜里掉一根针也听得见,灯油燃烧的声音就和蟋蟀一样回应我。火苗吐着舌尖,噗噗的,偶尔一个弹跳,或者抛给我一个亮眼,有些顽皮。

  后来,村子里有家户点上电灯了。幺婶还拿手去护,怕被风吹灭了,说这电灯奇也怪哉,不烧油也亮,还亮得吓人。

  唐朝李贺诗曰:烟花不堪剪。念的是一代名妓苏小小;宋代李清照词曰:独抱浓愁无好梦,夜阑犹翦灯花弄。道的是小资女境,弄无可弄也;两李的确不如清人赵师秀来得平实: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

  当我携带一枚家乡的灯盏客居上海,面对遥远的家乡屋檐,归人无泪的眼睫如未经雕刻。竹林摇篮一样发出孩童的呼喊。一盏煤油灯,曾照亮递进的门栓,曾现出尿桶里温暖的人声。
  是时日的棋子,还是人的棋子?敲落的心境又是怎样的灯花如坠往事如烟?
  • 曲无声_33

    举报  2015-02-15 13:46:54  评论

    经历过点煤油灯照亮的日子 闲敲棋子落灯花 有感觉的文字. 愿望是能有一天点着灯与作者下盘棋
  • 阿克苏的蓝眼睛

    举报  2015-02-25 13:11:30  评论

    这个闲敲用的可是到了极致了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北国之春1102 时间:2015-02-15 16:12:00
  原来林中同学曾是光明天使。倒数第三段好多错误的标点符号,是光线不好,还是眼力不济?
作者 :1277319 时间:2015-02-19 08:25:00
  法家的作风 有如欧美军制中雷厉风行的yes sir 是一种矫枉必过正的道理 站在自由民主的角度好像看上去简直无法忍受 然后在真正自由民主的国家他却是无处不在的 所以关于商鞅的评价一文 我个人觉得偏颇
作者 :阿克苏的蓝眼睛 时间:2015-02-25 13:13:00
  一直比较欣赏林大的文,逐臭而来。哈哈哈
作者 :踏雪焚梅 时间:2015-02-26 09:54:00
  一下发多了 看了烦 我对这种文风感到吃力 好不到那也差不了 老生之谈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