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成长简史 第一部

楼主:山嵋 时间:2014-10-17 09:45:07 点击:356 回复:5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成长简史
  一
  母亲提着两个柳条箱,跟着父亲走出偏僻,路过繁华,然后落在另一个偏僻的地方,开始孕育我。
  同时,在另一个遥远而偏僻的地方,我的男人也开始生长着了。

  二
  早上天刚亮沿着苏岭河一直走,走到尽头,再穿过两三个村庄,是一个和新中国同龄的县城。在县城里吃好午饭,然后穿过县城,再一直走,等月亮正好在头顶的时候,便到了一个偏僻的村庄,在那个村庄中,生长过我的母亲。
  苏家岭也很偏僻,我的父亲在这个偏僻的村子长大,滋养他的这片土地和土地上的一切生物散发着的气息,好像是浸润了许多年的药酒,精华尽显,也好像是因为泡的太久,都变成了糟粕。
  但这个村子其实才几十年,很小,是我爷爷当叛徒的时候被驱逐过来,在一片荒地中建立起来的。后来跟过来的大都是和父母分家独立出来的年轻人。十字街将村子分成四个部分,每个象限各两排六户人家,这格局一直持续了近二十年,等第一批孩子长大结婚才被打破。所以整个村子,只在这几年才陆续有人死去。我直到三十岁时,外婆去世,才算第一次见过死去的人。但从老村庄出来的人们身上似乎带着酵母,很快,新的村子和老的村子便有着相同的气息。这气息,等出去再回去,味道尤其明显。

  三

  我在娘的肚子里已经开始了在两个偏僻的地方穿梭,村子里沉寂的空气被搅动起来了。我妈说从我刚会走路起就特别爱四处走。
  我在父亲生长的土地上安静地生长着。二立是我的邻居,也是同学。在初冬,他嘴唇上方鼻子下印着清晰的鼻涕痕迹,和我一起走在上学的路上,转头和他说话,我已经会觉得恶心了。他路上很快遇到其他男孩,他们大多带着同样的印迹,一起在树木萧疏的小路上追逐打闹。不知谁来来回回的在我周围奔跑,撞倒了我,我带着怒气起身,顺手捡起身边的小石头扔了出去,却正好打在二立的头上,头上就流血了。他好像在忍住不哭,但鼻涕却忍不住,长长地挂下来,然后他用力一吸,又回去了。
  二立胖乎乎的,动作有点慢。整个寒假,我有时候会到他们家下军旗,有时候,他和他姐姐到我们家打牌。他们是村里辈分最高的,我是很晚的晚辈。所以,在我们面前,他连用袖子抹鼻涕的样子都要做得很沉稳,除了鼻涕,脸还算干净,躲在耳朵后面沉积的斑驳的黑褐色若隐若现,裤角和鞋之间,他的脚脖子露出来,结有黑黑的一层。
楼主山嵋 时间:2014-10-17 09:46:00
  四

  我四五岁开始到哪里都要拖着尾巴,先是弟弟后是妹妹,到七八岁时,每晚要给他们洗脸洗脚,然后一个一个将他们背上床。饭后要洗碗,洗好的碗端上来,总不过关,说只洗里面不知道洗外面,说只洗碗不知道洗筷子,要不停地重新洗。最不可忍受的是,每到阳光灿烂的星期天,妈妈总要把被子全部抱出去晒,早上一床一床帮着抱出去,晚上一床一床帮着抱回来,那是一种沉重的劳动。

  五

  暑假,也许是没超过10岁,我和妈妈在院中巨大的泡桐树下洗衣服,二立正光着屁股在墙上走直线。
  妈妈拿了一把豆角,爬在墙边叫“老太,老太”二利妈就到伏在墙的另一边,问什么事?
  我妈说:“园里豆角太多了,吃不完,给你一把”
  二立妈说:“好啊,晚上正好没菜,那就谢谢了。”
  我妈指着二立说:“小老太人大了,不能光屁股到处走了。”
  二立妈说:“说不听呢,看着蔫,犟得很。”
  妈妈说:“你要和他讲道理,说长大了,人看见要笑话的,小孩子是有耳朵的,你说了,他懂得。”
  二立妈便仰面对着骑在墙上的二立大声说:“下来,回家穿衣服去,这么大人了还不知道害臊!”
  二立不情愿下来,并不穿衣服,跑到别处玩去了。
  然后,两个人隔着墙,开始说家常,边说边笑边叹息,从第一象限说到第四象限,家家都有趣事。一直说到我一个人将衣服洗好,说到快做晚饭。

  六

  吃饭的时候,母亲总要将红漆的圆桌要擦得干干净净,碗筷也用开水烫一下,仿佛她不是教师而是医生。
  她身体总是不大好,父亲说就是她太讲究的原因。
楼主山嵋 时间:2014-10-17 09:47:00
  七

  弟弟的床腿断了,母亲说:“袖子爸,你把床腿修一下。”
  父亲说:“等会让二叔过来帮修一下。”
  母亲说:“小事情,自己做就行了,何必麻烦人家。”
  父亲回道:“我什么事情都能做,要木匠干嘛!”
  母亲说:“你这人说的什么话,你看二叔木匠瓦匠都会做,隔壁的老太,也什么都会,你呢,会做什么。”父亲便说:“我会做官。”母亲很不屑,说你那也叫官?


  八

  我五六岁的时候开始带弟弟妹妹,七八岁的时候开始做家务,到十一二岁的时候,开始洗衣做饭。等妹妹八九岁的时候帮着我做事,十一二岁的弟弟只负责到处玩。因为我最大,不能叫不平。但妹妹开始叫不平了,然后有了轮流洗碗的制度。

  九

  二立到十二三岁,冬天一到就穿着蓝黑的中山装样式的棉袄,穿到快过春节了,前襟和袖口锃亮。他在我舅舅军用卡车前转来转去,我舅舅便过去逗他。“想上去玩?”他看也不敢看舅舅一眼,不说话,转身就跑。等过了一会,看舅舅走远了,他又跑过来,趴着车窗往里面看。可是舅舅忽然又出现在他身后,他吓了一跳,刚想跑,被我舅舅一把抓住,笑着说看你往哪里跑。他知道我舅舅和他闹着玩,侧着头笑边往外挣,但最后没挣脱,舅舅说,走,上去带你玩一下。他眼皮也不抬只是点头,舅舅把弟弟也叫上车,带他们兜一圈。
  下车的时候问,你明年春节还开着卡车过来玩么?舅舅说,会啊,他盯着舅舅的脸说:“真的”舅舅说当然。
  舅舅是穿着军装,开着部队的卡车来探亲的。等他回屋吃午饭的时候,卡车边,二立已带了了七八个男孩过来。
楼主山嵋 时间:2014-10-17 09:48:00
  十

  出门一直往南,过了一座桥,桥下是一片坟地,奶奶便长久的住在那里。奶奶是喝药自杀的,只和爷爷有关,死了就埋了,没有人恨爷爷。
  我从外面玩回来,姑姑哭瘫在进门的地上,见我,一把抱住,边哭边说:“袖子哦,你没有奶奶了,我苦命的妈呀。”被她抱的时间长了,好像是觉得累,我挣脱了便又跑出去玩了,只回头看堂屋中,黑黑的。父亲有段时间会长久地在奶奶坟前哭,这是妈妈和隔壁的老太说时,我听到的,但也真听到他哭过,很大的声音。
  此后爷爷每年除夕都在我家过,说我家热闹。我本不知我家那时候是热闹的,以为每个人家都一样,以至于婚后每年春节很想家。
  除夕那天,我们一般下午三点钟左右开始吃饭,喝酒,猜谜,讲故事。爷爷说:“算我一个。” 父亲说:“你又不识字。”妈妈说:“你看你这个人怎么说话的,不认字,也可以讲故事呀。”爷爷说:“我每天睡不着,就听收音机,收音机里很多故事呢,我讲个今天早上听来的。”
  我们敬爷爷酒时候,他都不推辞,一是他喜欢喝酒,六十岁之后中午晚上喝,七十岁之后,早中晚都喝,一直喝到八十九岁。一是整个村子,只有他一个长者,从被践踏的岁月中走来,他对别人对他的尊重格外看重,包括我们这些孩子。
  一般到五点半点左右,爷爷已经微醺了,便告辞回家,说评书要开始了,要回去听收音机了,剩下我们,有时候我会和弟弟拼酒,有时候帮父亲写春联。到春晚开始的时候,边看边炒花生吃,春晚看到结束,再煮饺子吃,各种办法不去睡觉,父母都不管。

  十一

  我小时候喜欢看电影,到处跑去看,大些,妈妈便不让去了。有次电影我也要去,她说今晚电影是唱戏的,你看不懂。
  只有一辆自行车,父亲带着母亲抱着妹妹,弟弟送表奶奶家去了,我只好在家。天一黑,我收拾下上床准备睡觉,有黑狗在,两道门都没插,为的是爸妈回来不用起来开门。一个当兵退伍的本家叔叔过来找父亲,他是经常来的,想退伍后能在村里安排个职务,因为熟悉了,黑狗不咬他也不理他,他径直到了屋里,我从床上坐起来,说,爸妈看电影去看了,你不要等了。他说这么早就睡,作业做好了么?我说做好了,他说学习怎么样?我说还行吧,不算太好。
  他说着坐在我床边,伸手掀开被子,边说:“懒丫头,这么早就睡下”好像是开玩笑的样子。
  算一下时间,是在我们搬家的前一年,我大约十三岁的样子,外面的泡桐树,树荫很浓,整个院子阴暗暗的,屋里的电灯昏黄的光。我被巨大的窘迫压迫着,迅速扯过被子。
  我起床,将大门插上,将房门插上,从此很讨厌他。
  到了暑假,妈妈和舅舅要去东北看我姨妈,沿途经青岛过北京到大连然后去铁岭。
  妈妈问我:“去不去?”
  我问:“爸爸去不?”
  妈妈说:“他不去,他走了,家里没人了。”
  “爸爸一个人在家会不会很可怜”我说:,“要不,我在家陪爸爸吧。”
  也许是因为少一个人会省下很多钱,我妈很尊重我的意见,立刻同意了。
  因为要出门很长时间,父母将家里的猪牛羊全部卖掉,只留了几只鸡和大黑狗,叮嘱我要及时喂食。我本意是陪父亲,但父亲好像常不在家。
  村里的通讯员是父亲结拜兄弟的弟弟,大约十八九岁的样子,一张明星脸,古天乐类型的。他过来找父亲时我正在房间里看书,我说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你等会儿吧。他就在我旁边逗我玩。两个人说着说着,就嘻嘻哈哈打闹起来。一直打到床上,他突然将嘴朝我的脸上凑过去,手按住我初生的胸,胸前一阵刺骨的疼痛,我很生气,从此再不靠近他。

  十二

  住在我家前面的苏运达,是中学老师。他老婆经常堵在我家门口骂养汉女人,破鞋。女人方脸,脸很平的样子,冬天黄,夏天有些黑黄。我妈有次也和她对阵的,但很快败下来。起因好像是有次去乡里开会,我妈骑车的,路上遇到这个苏老师,我妈便顺带他回来。在村口遇到了去接男人的这女人,看见我妈带着他的男人,立刻指桑骂槐,男人帮着辩解几句,便结下了仇。
  不明真相的围观人很多。
  我上中学的时候,苏运达是我班主任,我一年没有和他讲过几句话,班里有流传他和某女生好。他有个外甥女,和我同班,我们有段时间很要好,被她拉着去他家一次,因为对他心存鄙视,不爽的感觉至今犹在。
楼主山嵋 时间:2014-10-17 09:49:00
  十三

  总有很多人过来我家,有要个职位的,有要断个青红皂白的,父亲开始的时候是有说有笑,有说到最后是笑着走的,有说到最后父亲勃然大怒,那人生气走的。院子中有棵很粗的泡桐树,夏天傍晚,父亲若不在家,母亲陪着来人聊天,母亲腰不好,坐着高椅子,腰挺的很直,母亲皮肤极白,五官端庄,人微微有点发福,年轻时做过几天造反派头头,所以很有些气场,那人拿个小凳子坐在母亲面前,说话时仰望母亲。

  十四

  母亲从外面回家,家门口遇到了村里的妇人,东家长西家短。那女人花白的短发,很发福的肚腩,面色粗粝,结满牙垢的嘴角带着明显的白色唾液痕迹。我第三次去叫妈妈回来吃饭时,她们还在说,好像很要紧似得,我忽然很生气,似乎一个母亲面对自己考试不及格的孩子。

  十五

  二立上中学的时候坐在最后面,木讷讷的,脾气却好,腼腆的样子,老师有时候会故意逗他,他也只笑不说话。
  好像一直穿着蓝色中山装,冬天罩在棉袄上,春秋天单穿。
  大雁是二立的姐姐,她说带我去她外公家玩,但要我骑着家里的车去。
  28寸的大架车,够不到脚蹬,我们用脚勾着勾着就骑出了十几公里,她外公一个人,见到我们,很热情,忙忙的端出一碗炒韭菜出来,说吃吧吃吧。大雁将我路上给她的两块糖送给了她外公。
楼主山嵋 时间:2014-10-17 09:50:00
  十六
  老房子是草房子,很容易着火,有几次半夜有人喊救火,抬头一看,屋后房檐正烧着,父母边往屋后跑边大声喊救火,左邻右舍,锅碗瓢盆齐上阵,迅速就扑灭了,早上过去看时,屋后一片狼藉。有次那人叫得有点晚了,烧到了房顶。屋里可以看见天了。
  妈妈和舅舅去东北姨妈家,看见她家徒四壁,每天玉米主食,就日夜寝食难安起来,终于费劲周折将他们一家迁过来。旧房子送给姨妈一家住,我们住进了新房子,新房是瓦房。从那以后,新房子老房子再也没有着过火。
  但是有几次,早上起来,新房的院子里死了一地的鸡。我和我妈挖个很大的坑,将他们埋起来。一转身,村头的瘸子过来和我妈商量,说想把鸡挖回家,我妈说随便,然后,第二天,他就推着一大盆熟鸡去集市上卖。

  十七

  新房子比旧房子热闹。
  父亲的结拜兄弟很多。来往最多的一拨,父亲是老大,老二是供销社主任,老三是中学校长,老四,老五,老六是相邻村的村支书,老七是中学一个老师,老八是小学校长。
  那时候父亲四十出头,那一群人很附庸风雅,父亲写歪诗,中学校长写毛笔字,其他的人下棋打牌,最小的小学校长,三十岁左右,帮我们洗菜做饭。
  一般上午十点左右陆续过来,中午简单喝酒吃饭,下午活动,晚饭喝酒猜拳,声震左邻右舍,八九点钟结束,家里有事的回家,家里没事的留下来打麻将,到第二天早上,简单吃点早饭,各自回家。这样的日子至少每个月一次,轮流坐东,差不多持续了五年。

  十八

  父亲爱读书,若得在家,拿一把椅子坐在院子中看书,一手拿书一手抱着胃。长期过度饮酒,胃喝坏了。
  去看医生,医生说,要戒酒,父亲说,行,医生又说,不要吃刺激性的东西,父亲说没问题,医生得寸进尺,说,不可以情绪激动,不能发火不能生气。父亲起身道:“我不治了,什么都不能,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四十五岁后经生活的种种不如意,虽仍逢酒必醉,但胃却好了起来,如今吃嘛嘛香。
楼主山嵋 时间:2014-10-17 09:52:00
  十九

  中学校长是教数学的,一次过来,我妈说:“占元,你少玩会,帮着袖子补补数学。”校长说好。我拿了书来,他很耐心地讲了四五道例题,然后说可以了。过段时间,我有次无意中听父亲对我妈说,占元说,袖子脑子不行。我妈很生气,说他胡说。
  我那夜做了一个梦,梦见校长脸上长满了麻子,黑头发光光的,也布满了坑坑点点,很恶心的样子。

  二十

  我每次数学考不好的时候,校长的话就跳出来。
作者 :言浅浅 时间:2014-10-17 10:39:00
  年华在作者笔端如流水行云……
  • 四道圩

    举报  2014-10-17 10:50:49  评论

    我都没敢插楼,你倒好。。
  • 山嵋

    举报  2014-10-20 12:23:56  评论

    谢谢浅浅,等几天写个好点的要多夸几句:)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58居士 时间:2014-10-17 11:07:00
  第一次感觉山嵋是个女汉纸:)相比而言,四道柔软:)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58居士 时间:2014-10-17 11:09:00
  麻烦哪位,到群里看看俺的Q号,然后站短俺,行不?谢啦
楼主山嵋 时间:2014-10-17 11:34:00
  我是看到四道将女儿留在家里想到自己独自在家的种种惊险,才想写这篇的。还有一点是想写男孩女孩成长过程中不同的教育方式造成成年后男女之间的沟通障碍,又是因为能力不足,写歪了。。发过来,大家看个热闹吧,好不容易熬夜写出来的。
  • 四道圩

    举报  2014-10-17 12:09:18  评论

    我女儿20了,已经成人了,并且不住村里,安全上考虑过了,没啥问题:) 这还能力不足啊,想写成史诗吗?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gougoumajia 时间:2014-10-17 12:45:00
  真是行云流水,一口气读完了。这个女生熟世很早
  
  • 山嵋

    举报  2014-10-20 12:18:15  评论

    刚研究了一下星座,说是我这样的人,表面上熟世,内心很幼稚,唉,真想反过来。。。。。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麻将推到胡 时间:2014-10-17 13:51:00
  平静的岁月在笔下溢出,是乡情还是离忧?
  
  • 山嵋

    举报  2014-10-20 12:20:22  评论

    没有乡情离忧,本来是想找几个事例来表达我的意思的,可是本意被行云流水冲没了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苏西522 时间:2014-10-17 14:34:00
  有画面感,能感受到楼主的成长史。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林中之路 时间:2014-10-20 08:57:00
  还有下文吗?二立没穿裤衩可要入冬了哦。
  • 山嵋

    举报  2014-10-20 12:22:34  评论

    写歪了,冬眠先。。。。。那个二立,不管他,冷了,连棉衣都知道穿了。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小培大诺 时间:2014-10-20 12:34:00
  占个位子,先。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籽言格格 时间:2014-10-20 17:21:00
  凑过来看个热闹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1277319 时间:2014-10-20 20:30:00
  女生的人生道路上真是步步惊心啊。。。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gougoumajia 时间:2014-10-21 08:27:00
  等过几天看更好的:)嵋关于两性心理的刻画别具一格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418061622 时间:2014-10-21 21:14:00
  信息量好大啊,需要看第二遍才行,驽钝.
  感觉都是树枝,需要增加些叶子.
作者 :东369 时间:2014-10-22 20:10:00
  文笔流畅,看似枝枝蔓蔓的,小的时候的成长环境,对性格的塑造有直接关系吧
  • 山嵋

    举报  2014-10-23 08:19:10  评论

    我想应该和环境无关,我弟弟妹妹和我却截然不同的,应该和星座有关吧 哈哈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山嵋 时间:2014-10-23 08:36:00
  @418061622
  我并不善于叙事,性情又急,总希望用最简单的语言表达最清晰的意思。但太简单的言辞常常会被误解本意,年轻时候又不屑辩解,所以形成在落笔时将前因后果明明白白说清楚的心理。这样起承转合间又臃肿不堪。这次是故意这样试一下,单个叙述,没有起承转合,能不能成文。
楼主山嵋 时间:2014-11-10 16:22:00
  二十

  小学校长,别人打牌的时候他陪我们洗菜烧菜,别人在桌上喝酒猜拳的时候,他和我们一桌吃饭。长得不错,只是青紫的嘴唇,说话也幽默,有次,不知说什么,很好笑,我一口饭就直接笑喷了。
  我周末回家,晚饭时候,父母聊天,说小斌妈喝药死的经过。
  “小斌是妈是谁?”我问
  “就是你宁凯叔的老婆。”
  “为什么?”我睁大眼睛问。那女人我见过几次,瘦高白皙,很漂亮。
  “被气死的。”母亲说。
  “为什么?”我又问
  “被打的。”母亲不再理我,顺着先前的情绪继续只和父亲说:“你说宁凯作孽不,小斌妈人又漂亮,还能干,干嘛天天打?”
  父亲说也不知道如何回答,只说他知道的“我们第一次去他家喝酒,他喝多了就叫她过来,说‘小玉,过来钻桌底下’别人劝都不行,一定要钻,小斌妈就真的钻桌底下了,钻出一次他就哈哈大笑。所以,我们一起吃饭的时候都不让他喝酒的。但他在别处喝,我们就没办法了。”
  “为什么他让钻就钻?”我又问。
  “不钻就打呀。”母亲的脸色很不好。
  很多年来,我对这个事故一直很好奇,一是他看起来很阳光人,一是,那女人真的很漂亮。一是他们的孩子才四五岁。
  我甚至一直轻视她。被压迫着不去反抗,只去选择死,并不顾及孩子,这样的女人太过渺小。
  但我还不甘心,问妈妈,宁凯叔老婆很漂亮,他为什么还舍得打?
  妈妈说:“电视剧中不也有这样的,折磨也是一种爱。”
  “那为什么不离婚?”
  “提离婚就说她外面有人,更挨打。”这些母亲从前是知道的,可是我还一直以为他是个很好的人。
  “好的时候说,来,小玉亲一下;回家鞋子一脱,说 来小玉,我脚痒痒,帮我挠挠,听了就好,不听就打,有人没人都一样,什么人经得起这样折磨。”母亲继续说。
  “那她死了就死了?”
  “死了就死了,还能有什么办法?去年北庄的建设,老婆是被活活他打死的,告了,法医说查不出死因,到现在也没结果。”
  “打死的怎么查不出?”
  “你读书读傻了吧,为什么查不出,建设家找人了呗,旧社会说‘衙门口向南开,有理没钱莫进来’如今是一样的。”
  “那女人多大?”
  “好像不到三十岁。”

楼主山嵋 时间:2014-11-10 16:23:00
  二十一

  我家住在村子西南,最西南的一家,大门向西。门对旷野。冬日黄昏站在门口远看,是一片静止不动的光秃秃的树林,晚霞在天,由上而下明艳渐至暗红再到深褐然后与深褐色的土地相融合。这背景明艳如火,深暗处和土地一样深沉,应是温暖色调,但眼里全是入骨的寒冷。
楼主山嵋 时间:2014-11-10 16:24:00
  二十二

  村子的东南处住着一户人家,女人忘记从何处嫁过来,喜欢穿红衣,样子精干,谈笑豪爽泼辣,娘家只有父亲。她家大门是向南开的,门口很空旷,她便种些杨树,东面是一大片洋槐树林,洋槐树长得慢,好似每年都是一个样子,但每年五月她家的院子中都飘荡着甜甜的洋槐花香。
  她有段时间常去我家,推门进来,叫大嫂大嫂大嫂,母亲就热情迎过去。
  我家有一片菜园,种些蔬菜自己吃,母亲经常叫父亲去浇园种菜,有时候父亲正在看书,并不能很容易叫动,母亲就生气唠叨,还看什么书,要去高考么?父亲有时候会放下书赶快去,有时候会很不耐烦,道:“园里哪有什么要浇的,整天浇,淹死了。”然后两个人就吵起来。
  过段时间,那女人的父亲户口便迁过来,专职帮我家种菜浇园,享受村中五保户待遇,种菜的老头沉默,不爱说话,也不是非常勤快,但因为园子不大,各个季节的蔬菜都生长得旺盛。

  村里有父亲和那女人流言,女人每次过来时候,我就细看母亲,看她并无异样,便断定这是虚传。
楼主山嵋 时间:2014-11-10 16:24:00
  二十二

  苏良本姓张,招赘过来连姓都换了。人非常勤快,高中毕业,但家里很穷,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穷的。“嫁”过来后不久便常来我家,父亲要下地干活他也跟着去下地干活。 后来也不跟着,直接过来问我妈,还有哪块地需要除草?还有那块地需要打药?或者他自己去,或者我带过去。
  五奶奶家的姑姑是民办老师,嫁了很远,民办老师就不能做了,于是苏良就被安排去做代课教师,做了代课教师的苏良,还会早早起来我们家干活,不久又转成了民办。
  我有记忆最温暖的时候可能就是这段时间,父母因为干活的事情几乎不吵架了,经常能看见父亲一手抱着肚子一手拿着书看;吃饭的时候还能边吃边说些三国水浒的故事;夏天,几乎每天晚上,一家人一起吃西瓜,白皮白籽白瓤的那种,吃到最后却总要说吃到青州府又见窟窿山。

  二十三

  初三,老师和同学都很紧张,但有苦中作乐的调剂,那就是八卦些早恋的绯闻,能瞬间兴奋,忘记考试的痛苦。
  开班会,班主任进来,满脸横肉,吧啦吧啦,一片苦口婆心。在临下课之前正好说到兴头上,一拍讲台:“以后,任何男生女生都不许单独在教室中,孤男寡女,非奸即盗”然后捧着书,转身就走。
  后面八个字,不知道我的那些同学许多年后是否忘记,我一直是清晰记得的。
  那时候以为自己长大了,会故作镇静。
  一男孩,人清秀,瘦瘦高高的,让好朋友传个小纸条给我,我其时已从书上获得些免疫,又被老师贴了镇妖符,便带着好友和他围着实验楼转了两圈,说了句革命气息很浓的话:“我们要将主要精力放在学习上。”
  然后回到教室坐稳,两腿长长久久地抖,再然后用长长的后半生来后悔当时的抉择。
  几年之后再见到他,他笑起来的样子还像春天。
楼主山嵋 时间:2014-11-10 16:25:00
  二十四

  升了高中,有新宿舍。全校大会上说是男生难管,新宿舍方便集中管理。女学生则流散在各个分立的瓦房中。我们住的是在实验室前面的单独的两间,无遮无拦。宿舍的门窗都是多年的木质,已经看不见油漆的痕迹了。房间很大,上下铺,可以住40人左右,算来好像四十多,因为差不多住了三个班的女生。
  我的数学思维不清晰注定了我在其他地方有聪明的判断,也许和我看到什么书就读的原因,我看见了美好,同时也知道些不好的东西。当女生和女生家长都争着要下铺方便的时候,我很淡定的将东西放在一个临窗的别人不要的上铺上。
  9月,天不冷不热,正好睡眠。一天,大家正睡得香,忽然一声尖叫,开灯瞬间,一黑影飘出宿舍门。
  在我对面下铺住的女生哭出来,边哭边说,她迷迷糊糊感觉蚊帐在动,一睁眼,看见床前站个人,魂都吓飞了。
  她边哭边往我床上爬,可是总也上不来,我用了很大力气拉她上来时,她浑身抖动。将个一米六八的女生抱住安抚,很有女汉子的感觉。这感觉让我傻了很久,因为后来,又一个半夜过来查电的,我看见人影一闪,居然独自追了出去。

  二十五

  同桌女生琴,个高长发细腰大眼,前凸后翘,学霸。李丽,长相一般学习一般,我们三人同吃同住,最初的高中生活清苦简单而快乐。
  高二换班主任, 男班主任,个头和我差不多,尤其喜欢学霸,硬拆给一个另一个女生做同桌。数日后班里流传那同学家里背景如何如何,我毫不掩盖自己对老师的蔑视。后来她两人不和,重新找我同桌,初识破镜难圆。
  我当时成绩还行,维持十名不下。在班级学霸凭成绩招摇,我凭简单的课外知识招摇。但班主任每天过来送温暖,眼睛飘过我,只见学霸。然后用各种无视来惩罚我对他的各种轻蔑,久之,我和学霸割袍断义,当时感觉绝似失恋。同年初尝嫉妒,恼怒,怨恨。心底各种失衡,成绩滑落,然后恶性循环。
  五月份,教室前面的法桐树阴日渐浓密,高考也临近。李丽每日拿了书去文化馆复习,学霸恋爱去了,三人组,以我的形单影孤收场。
  因为慌恐和落寞,我日渐刻薄起来。一日遇见李丽,她只匆匆和我说句话,又要去文化馆,我怒道:“你不知那人名姓,又不知他住在哪里,每天等,能等到什么?”她说“我不管,我天天去等,直到等到为止”说完,双手贴紧两边裤缝,双脚并拢式立正在我面前,歪着头。
  我继续想训她,她却将头向另一侧歪去,说:“袖子,你最好不要那么凶,你知道不知道,班里男生都怕你的。”她两只单眼皮的小眼睛直直地看着我,冒死进谏的样子。歪着头,短发,白到苍白的脸,军绿色的中山装仍旧将扣子扣到了第一个。我忍不住笑了,她也笑了。于是,她去文化馆等那个她一见钟情却再也没见过第二面的人,而我却对着她丢下的话发呆,连让人写毕业留言的勇气都没了。
楼主山嵋 时间:2014-11-10 16:26:00
  二十六

  看了分数,终于没通过高考。不知道怎么回家,就一个一个回忆看过的小说,想知道那些主人公面对这样情况事都是怎么应对的。好像有哭的,有闭门不出的,有出去散心的。想想,要不出去散散心?于是没回家,直接骑车去火车站,买票,去其他的城市看看。
  还没到站就想通了,在极度忧伤的情况下居然想起来省一张回程票-------在站台里没出站,直接等回去的火车。
  一个小个子男人过来聊天,一问一答,就有说有笑了。然后一起上了火车,我记得当时看了他车票,地名很远的样子。天快黑时我到站了,起身说再见,准备下车。他却堵住了我的去路。我年轻时候,低眉虽然不能算是木兰花,抬眼却是花木兰。况且一车的人,他哪里拦得住我。一声让开,他没了办法,只好让我过去。可是下车一转身,发现他跟着下来了。
  他跟着我去取寄存的自行车,我骑车,他拉着说,我带你吧。我说我是要去我老师家,不能带你。他说,你和老师说我是你表哥。因为到处都是人,我还不觉得害怕,就是不知道怎么甩掉他,我怕他把我车子骑跑了,就说那你上来,我带你吧。
  我带着他穿过城区,不知道该去哪个老师家。到了校门口,把车子锁上,说你在这儿,我去看看老师在家不,如果在,我过来叫你,如果不在,我出来和你找地方住。他说不行,我说车子在,你怕什么。
  当时杨老师一家正在吃晚饭,还有客人。杨老师是我高一的班主任。我叫出杨老师说,有人跟着我,在校门口,我自行车在,你帮我推来 。
  杨老师带着客人一起出去将车子推回来,说:“那小子不让我推,被我训了一顿,已经走了”。我这时候忍了一天的眼泪才要下来,杨老师沉默片刻说:“别怕,经历了也好,这就是社会。”
  又留我吃了饭,吃过饭说:“正好有高三补课的人,你去宿舍住下,我等和张老师说说,你明天你去见他,去他们班复读吧。”

  二十七

  复读的日子更不常回家了。很久没见过二立了,他去城里上班了。
  二立妈说:“这孩子整天在晃荡,有天晚上回家,站在床头,只说一句,妈,我就在农村呆一辈子么?”
  “又说我想进城,天天说。”二立妈叹了口气:“我从小我妈就不管我,天冷了,我自己找棉花填棉袄棉裤中,自己缝上穿,天热了,就自己拿出来,我想着以后有孩子,一定不能让他受我这样的苦。”
  这话便勾起我妈的伤心,她说:“你好歹是个亲娘呢。”
  二立妈说问:“听说现在可以买户口,是吗?”
  我妈说:“上次去开会,听说可以,有几个老师为孩子买过了。”
  过几天,二立家的猪牛羊都不见了,清净了好长一段时间。
  又过了一段时间二立妈也去了城里,二立妈的远房表哥帮她找了劳动局的朋友
  那人刚刚生了二胎,没人带孩子,到处找保姆二立妈便帮他们带孩子去了。
  再过段时间,二立到城里上班去了。大雁早出嫁了,家里只剩下二立爸一个人在。家便一直清净着了。
  等我毕业回家,正好参加他的婚礼。胖乎乎的,人却干净整洁了。新娘子漂亮端庄。
  二立妈也胖了许多,村里人打趣她说,大雁妈,你儿子是城里人了哈,她满脸的笑。

作者 :58居士 时间:2014-11-10 17:41:00
  日记体:)
作者 :四道圩 时间:2014-11-10 20:48:00
  想到二立的时候,二立就出来了,但却成了城里人,还娶了漂亮媳妇,往后该咋办呢……
  
作者 :gougoumajia 时间:2014-11-11 08:55:00
  读到这里,突然明白了,似乎是偶然的动念提笔,其实这些碎片已然追随楼主很久很久,只是在酝酿,酝酿成湄最满意的一种度数和方式流出。
  字里的克制象枚多棱镜,折射出作者的主观世界,这样,就又透射出了张扬
作者 :麻将推到胡 时间:2014-11-12 00:00:00
  时光经过冬的蕴藏,春的萌动,夏的繁华,在秋成就了泛黄的果子,采撷下来,放进日记,就是自己的人生
  
作者 :言浅浅 时间:2014-11-13 10:37:00
  长短疏密错落有致!
作者 :1277319 时间:2014-11-16 10:00:00
  一男孩,人清秀,瘦瘦高高的,让好朋友传个小纸条给我,我其时已从书上获得些免疫,又被老师贴了镇妖符,便带着好友和他围着实验楼转了两圈,说了句革命气息很浓的话:“我们要将主要精力放在学习上。”
  然后回到教室坐稳,两腿长长久久地抖,再然后用长长的后半生来后悔当时的抉择。
  几年之后再见到他,他笑起来的样子还像春天。


  写的真好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连城1 时间:2014-11-26 17:08:00
  赞同狗狗的话,山嵋熟世很早
作者 :曲无声_33 时间:2014-12-03 22:43:00
  文字简洁利落 没有枝蔓缠来绕去 有种新闻体的客观冷静 隐藏了的情绪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