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演 异

楼主:gougoumajia 时间:2014-09-11 11:50:13 点击:419 回复:2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梦苏先生女士弹奏的是鸥鹭忘机,三娘先生弹奏的是春晓吟”
  9月5日 下午9:32 删除

  元音琴院的中秋演奏会此时已接近尾声,我席地而坐,在自己的微信相册内输入以上内容,又拍了一张照片,将几排观众幽深崎岖的背影发去我家老爷的微信。
  初到大宁茶城楼下,我四顾而望,向一位身着保安制服的中年男子询问:如何上。。。还没说完,他用手一指:电梯在那里,直接上四楼。我将信将疑,摁下电梯按钮。他又加了一句:你来晚了。我回头看他:你知道我来干啥?他点点头。我架起两只手臂,做了个弹拨的动作。他点点头。我替自己辩解道:来得晚了点,可我是带着耳朵来的。他笑笑,去指挥一辆轿车的停泊。被撞破心事的人,随着电梯在忐忑中上升。
  穿过一段瘦长的走廊,眼前跃然一座花园,天色已晚,都市的大气中散射着霓红的余光,这屋顶的气象让我突然同时有了双层交叠的印象:怡红院或者,盘丝洞。
  中秋演奏会的节目单相当丰富,据说是学员们的大拼盘。坦率地说,我不是冲着这盘艺术的盛宴而来,我只冲人情,蓝眼睛的人情。我确实来晚了,表演区里已经座无虚席,这样的盛况太出乎意料。艺术和人情的魅力再一次合奏出温暖的能量。
  扩音器忠实地执行任务,原本消瘦的器物都发出了悠远的声响,却也将质地的细腻消磨殆尽。每一次借助辅助工具的传递,我不知道,是将演奏更真实的放大了,还是将本质异化了。我终究又躲开了去,去逮住了我的女神,蓝眼睛。当时,这只青花的粉蝶正忙碌地穿梭于怡红院与盘丝洞之间。我终于能把她拦拢在琴院的镂刻木门前聊几句。当我得知她的演奏被安排在几近压轴的位置,也就是第12位之时,我便赖在远处不走了。我没来晚,我将会听到我想听的。
  秋夜,花园,人影流淌在此起彼伏的音节里,正如并未堂皇露面的月亮一般,人们之间的交谈,也不宜嚣张,耳语是相当合适的。民国的蓝眼睛在侧身让过一位汉宫出来的姑娘之后,微微低着头,说:只要想开始,什么时候都不晚。这句话,便是一首曲子了。即使梦苏尚未拨动琴弦,已有一段前奏流入我带来的耳朵里。
  梦苏在聚光灯里雕塑成一个姿态,我在她略带迟疑的演奏中,录下开头那一段话,是怕对古典音乐一窍不通的我,耳朵终究是敌不过记忆的退化,将这带着耳朵的承诺又虚晃了过去。
楼主gougoumajia 时间:2014-09-11 12:45:00
  艺术引入一定的高度,性别当是可以嬗变的。女子化而为先生,先生化而为娘。便如青丝的长短只在于情怀,同性别无关。三娘是一位充满情怀的先生。我乍进入盘丝洞,便已瞥见他宽敞的背影,在一方翠竹之下,抚琴。彼时,主台上的扩音器正亢奋地工作着,音箱里夺框而出的琴声吞噬了周遭一切细微的声响。三娘的抚,只见其形,不闻其音,竟让我有了大音希声的幻觉。
  我拉了张木凳,也钻进竹子,打算细细聆听他的大音,三娘是有些羞怯了,几番推脱,不肯下指。被逼急了,说:师傅在此,不敢乱弹。在我对面的石阶上,坐着三位雅士:二位中发女子,一位长发男子,修长的青丝流入玄色的褂子,应是长发及腰了。三娘起身,略显羞涩说:这是我的老师。我脱口而出:您这位弟子一直很惧怕您。老师微笑说:我有什么好怕的。
  依我看,这位老师还真是无甚可怕。或许,那样悠长的青丝,同刚在须发的三娘相比,更早便已蓄满了情怀,这才是让三娘先生望尘莫及的信号,在敬畏中,他苛求自己要领悟人生,读懂岁月,比肩任何一位奇才异士的绝响。而以我粗陋的判断力,三娘先生是有这股潜力的,即使当下的发丝尚不见端倪,但这奇绝的名字,隐隐已露境界的风范。
作者 :北国之春1102 时间:2014-09-11 16:20:00
  还没写完吧?
  • gougoumajia

    举报  2014-09-12 09:24:45  评论

    没完。刚想续一段,电脑崩了,算了,有机会再添吧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麻将推到胡 时间:2014-09-11 21:02:00
  没有2,3万字估计写不完,开头还没写完
  
作者 :苏西522 时间:2014-09-13 13:51:00
  狗狗,问好!
作者 :阿克苏的蓝眼睛 时间:2014-09-14 09:56:00
  人呢,咋不见续,狗狗出现的那一刻,实际上我好想哭,因为我紧紧拥着伱的时候,你不经意的狠狠踩了我一脚。啊哈哈
  • gougoumajia

    举报  2014-09-14 19:41:46  评论

    唯一有键盘的电子产品驾崩了。用平板写是需要毅力的,看我今晚能否毅一下,写写鸥鹭忘机和春晓吟。其实,那晚,我确实遇见了一个忧伤的蓝眼睛,但我相信,这不是我狗腿的一脚狠毒造成的。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掉队_蚂蚁 时间:2014-09-15 12:49:00
  看到一个词,情怀,“生”而“活”了~~^_^
作者 :418061622 时间:2014-09-16 11:47:00

  音乐最好是小孩时就学,因为那时候听觉范围宽广。
  当然如果平日不听恶声,也能保养好听力很久的。
  蓝眼睛勤勉,估计明年乐声可听,熟。
  三娘惶恐,估计还要三年,信。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言浅浅 时间:2014-09-17 21:20:00
  狗狗的文笔在游刃……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gougoumajia 时间:2014-09-18 23:42:00
  《鸥鹭忘机》出自《列子.黄帝篇》:海上之人有子欧鸟者,每旦之海上,从鸥鸟游,鸥鸟之至者百住而不止。其父曰:吾闻鸥鸟皆从汝游,汝取来,吾玩之。明日之海上,鸥鸟舞而不下也。
  在一望无际的海岸上,有个很喜欢海鸥的人。他每天清晨都要来到海边,和海鸥一起游玩。海鸥成群结队地飞来,有时候竟有一百多只。后来,他的父亲对他说:“我听说海鸥都喜欢和你一起游玩,你乘机捉几只来,让我也玩玩。”第二天,他又照旧来到海上,一心想捉海鸥,然而海鸥都只在高空飞舞盘旋,却再不肯落下来了。(摘自百度)
  这则故事极简而隽永,在故事里多盘旋一会儿,竟然缠出了淡淡的感伤。初心是如此之美,最简洁的平衡即使在风起云涌的海滩上也能舞蹈出和谐。初心又是如此脆弱,只稍稍加入一个元素,长出一个欲望,平衡即刻被击破,在漏洞中演绎出全然不同的景象。那么,假使有千百种元素加入,有千百种欲望生长,这故事的演绎又会繁芜至怎样的庞大呢,或许就是生出了一个人世间吧?
  或者说,一个生机勃勃的春天的破晓吧?在我的意识努追随梦苏遥远的指尖的时候,三娘已经登台。一年之际在于春,一日之际在于晨,春晓吟,就是要拨醒尚蛰伏在冬眠之中的生命,一念醒,而万物生。有机孕育的发端,成为最曼妙的时刻。
  忘机,或者生机;放下,或者担当;逆流,或者逐波;简单,或者庞杂。。。这一组组边界,好似从宫到羽,来回演绎盘旋。在时空的蛋壳里,一个又一个简单的欲望,是如何无机地遗传为一个有机的躯身,最初酝酿而后发酵的五音又是如何经由这躯身转换在这七根弦丝的方寸之间,演绎公元2014年中秋的某个夜晚?
  我突然地自以为懂了,元音二字的涵义,是第一个声音,鸥鹭忘机时的和谐;亦是第一个声音,一念生机时的骚动。于人于己,莫不是在这两端之间徘徊,何时下了断语,也是为时尚早。由此看来,对于有机的拆解也并非无迹可寻,正如楼口的保安员轻易便料破了我的行踪。
作者 :德飙西 时间:2014-09-19 03:08:00
  呃!麦加的!
作者 :踏雪焚梅 时间:2014-09-19 12:59:00
  越写越没看头 人傻了?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gougoumajia 时间:2014-09-19 14:40:00
  汇演准时收场,扩音器未能使艺术的水袖绕梁三日,却使人情丰满疲倦。观众们撤离的速度之快同他们聚集之多一样令我印象深刻。他们如此井然有序地尊重和逃离艺术,不觉让我想到了文艺青年扎堆的怡红院,刚刚解散了一场菊花蟹宴。我们都需要这样一层天台,在显与受的默契中完成彼此的存在。若能模糊一些,借星光的掩映,这默契就生出了婉约地体恤。
  黑夜中,我的手机屏亮了,在照片的下方出现一行回复:孩子们交关好都睡了。评弹好听伐?我不禁笑了,立马回复:哉!这是鲜有交集的两个人之间的默契。如果将这方言翻译成现代汉语,就是如下的对话:
  我:是很晚了,不过我是和一堆人在公开场合活动。
  他:家里你放心,今晚放假,你好好玩。
  我:谢谢!
  有了这份弦外之音的体恤,我便不急着告别了。
作者 :阿克苏的蓝眼睛 时间:2014-09-19 23:32:00
  没想到狗狗对鸥鹭此曲竟然如此深意剖解,梦苏因为此曲困惑多时,奏之始终不得法
楼主gougoumajia 时间:2014-09-20 15:08:00
  眼睛:我是野路子,你莫当真;

  踏雪:狗狗现在已深入世故的腹地,不走完,是到达不了新绿洲的
作者 :踏雪焚梅 时间:2014-09-21 09:04:00
  停下来把它变成你的绿洲
作者 :天共远 时间:2014-09-24 20:52:00
  通过你的文字,琴院的活动,略知一二。

  鸥鹭忘机和经纶世务者窥谷忘反,一个道理吧。
作者 :江湖一散尔 时间:2014-09-25 16:24:00
  狗狗姐那天说了,她不惑了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