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上海老弄堂的人和事

楼主:小培大诺 时间:2014-08-28 21:06:24 点击:467 回复:4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一)胖阿姨之死

  前天下班回家,我走进长长的古旧的弄堂,步入自家那一间屋子。落座,吃饭。
  小阿姨在走进走出忙着收拾碗筷。我喊了她一声,问道:"诺诺晚饭吃得好吗?"
  她回答:"挺好。也不能吃太多,长成胖子不好。你知道的那个胖子,都死掉了!"
  她说这话时面无表情。貌似在说一件跟自己毫不相干的人和事。
  我停下吃饭问,"哪个胖子?谁死了?"
  "金娣!还有哪个?"小阿姨说。
  "啊?怎么会死了?前几天还好好的!"我在想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死了就是死了,今天上午。被六个人抬出去的,真作孽……"
  我嘴巴长得很大,小阿姨还在说些什么我没再听进去。


  我的眼里浮现出那个胖子阿姨……

  她体重大概有三百多斤,在这条老弄堂里住了很多年。是个标识型的"人物"。

  那时候我还在跟老公谈恋爱,我常常会走进这条弄堂,几乎每次都能看到她,臃肿肥硕的身体,立在弄堂过道里自家的门口,洗洗弄弄地忙碌。她看到我们总会打声招呼。人们经过她身旁时要稍微留意些,她的躯体已然占据半个路面空间。上海老房子的每条弄堂看上去都差不多,新来或不太熟悉的人很容易走错。有这样独特体貌的人和自己同在一条弄堂,我就知道自己没走错。

  好像就在几天前,我正吃饭,胖子阿姨挪动着笨重的身体走到我家,堵在厨房门口,跟小阿姨闲聊。时不时跟我搭句不咸不淡的话。她说"你怎么这么瘦,要多吃一点。看我怎么这么胖?吃得也不多啊……"不需我接什么话,她自言自语就说上半天。
  胖子顶着一头乱糟糟的短发,灰不灰,白不白,不知有多久没洗了。肥胖的脸上油亮亮的,泛着不均匀的暗红。牙齿脱落了很多,说话时会露一颗又细又长的黄牙,还会从嘴里喷出残留的食物渣子。话音里带着浑浊粗厚的喘息声,嗓子里像是粘连着脓痰。她嗓门很大,像是在喊或者嚷嚷。整个吃饭的小房间被她巨大的身体和大嗓门占据。有她在旁边,我吃饭总觉得食物难以下咽,耳朵翁鸣。所幸的是,她不一会儿就回去了,老堵在别人家门口,被人家抱怨。正因为彼此是老邻居,说起话来直言相去。小阿姨闲她堵着过道,让她走。她也就知趣地离开,边走边还哇啦哇啦讲着什么。走到她自家门口了,还回过头朝向这边嚷嚷几句。
  老邻居们关系很好,也不避讳她,直接叫她胖子,她倒也不在乎。谁家去超市买油,会跟胖子借个小拖车。也会帮她捎点东西回来。算清多少钱,一毛两毛分清彼此。
  弄堂里谁家做了好吃的,也会拿出来分享给其他人家。我家诺诺小的时候不能吃很多成人的饭菜,胖子家做了松软的咸肉菜饭会给我们端一碗来,说"给你们小孩子吃,我们自家还没开始吃呢。"小阿姨做一些烧麦之类的点心也常常拿给她吃。
  阿姨妈妈们常常在弄堂里搬个板凳折锡箔,或聚在一起聊些家里长短。谁谁家又嫁女儿了,谁家媳妇又养了孩子,谁家搬走了……
  聊着聊着,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很久。胖子女儿不太高兴了,会喊她,直呼其名。喊她回家做事,无非是洗衣做饭之类。阿姨们开着玩笑学着她女儿说,"金娣,回家做饭了!侬快点!"
  胖子把没来得及说完的话咽回去,挪动着笨重的躯体转身往家移步。伴随着鞋子磨擦地面声_唰、唰、唰,还有粗重的呼吸……
  妈妈阿姨们慢慢散了,各自回家做饭。

  夏天的上海炎热无比,弄堂里照不进阳光,倒显得阴凉许多。
  胖子大抵是极怕热的。长长的夏日,常常看她穿一件旧旧的洗得发白的暗红色T恤,下身是七分还是六分的手工剪裁的裤子。每次看到她,几乎都是在洗碗洗菜洗衣物之类。水龙头的水一直哗哗作响。胖子后背上被汗水浸湿了一大块,像是小孩子尿了床的床单。汗湿的周边围一圈白色的盐渍。
  裸露的一段小腿和脚踝看上去很肿胀,相对于过于肥胖的上半身显得有些偏细了,好像不足以支撑整个身体。脚上穿着一双草绿色廉价洞洞鞋,早就被踩变了形。
  她时不时用手抹一把脸上脖颈上的汗,分辨不出脸上脖子上是究竟是汗还是水,总是湿答答的,顺着脖颈往下淌,前胸的衣服也慢慢浸湿了。

  胖子喜欢逗小孩子。我带诺诺外出时几乎每次都能碰到她。她看到我们走过来了,就把身体横过来,堵住过道,故意对小家伙板着脸说"叫我什么?叫我一声我就让你走。"诺诺喊她一声"胖奶奶"。胖子马上满脸堆笑,连声说"这个小孩乖,真乖,我去给你拿糖吃啊……"说着就挪着笨重的身体去屋里拿。我不赞成给孩子吃糖,连忙道了谢,带着孩子就走。等胖子拿着糖出来时,我们已经走出了弄堂…等我带孩子回来时她总是坚持把准备好的糖果塞到诺诺手里,还会有她自己的一套理由,"小孩子吃糖会聪明的,不要多吃就好…"无奈得看着诺诺拿到糖乐滋滋地开吃,我的努力又白做了。

  ……

  昨天听邻居戚阿姨在感慨__胖子才五十八岁就走掉了,有点突然。活着的时候也没享什么福。年轻的时候老公就不要她,跟别的女人好了。女儿总算结了婚,外孙也抱上了。该是享福的时候却走掉了。唉!不过也好,走得不算痛苦,一下子就没了……这女儿养得,也不算好,嘴巴厉害的很……

  胖子,我们弄堂里多年的老邻居走了。虽然我跟她不太熟,却总觉得若有所失。
  想感慨,又无从谈起。
作者 :四道圩 时间:2014-08-29 08:25:00
  这篇在空间里读过。还有后续啊,不错不错,且搬了沙发落座了慢慢等看。话说,与蓝眼睛的鸡零狗碎有得一比哈……
  • 小培大诺

    举报  2014-08-29 16:17:02  评论

    眼睛的文笔要好得多,我们在内容上有点相像。容我慢慢写哈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言浅浅 时间:2014-08-29 09:02:00
  感慨是:大多数的“我”终将如胖阿姨一般平庸地死去……
  • 小培大诺

    举报  2014-08-29 16:18:00  评论

    是啊,每个人都难免平庸。那么怎样才能不平庸地走到终点呢?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麻将推到胡 时间:2014-08-29 11:41:00
  @小培大诺 平平淡淡中一种石库门的样子就出来了,赞。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北国之春1102 时间:2014-08-29 12:11:00
  我由衷地说:写得真好!尤其是白描的部分,不动声色,但是又蕴含了作者的心情。我等着往下看。真好!
  • 小培大诺

    举报  2014-08-29 16:20:04  评论

    姐,真是不吝赞美之词啊。。真心觉得不好意思,太普通的文字了。汗颜!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林中之路 时间:2014-08-29 13:31:00
  耳朵翁鸣:嗡鸣

  小阿姨闲她堵着过道:嫌。
作者 :林中之路 时间:2014-08-29 13:32:00
  小培这篇很给力啊,描写的妥帖鲜活,这个弄堂里的胖子和有胖子的弄堂,都如呼吸在前。难得的准确。
  • 小培大诺

    举报  2014-08-29 16:23:13  评论

    林大给予的肯定,很是难得啊。顿时喜滋滋的。我就是中学作文水平,没觉得这篇和之前的《老娘》《小小培的诞生》有啥区别,写作上我的确是菜鸟一枚。
  • 北国之春1102

    举报  2014-08-29 23:08:01  评论

    培培谦虚了。至少我做梦也写不出来此等佳作。继续哦,望穿秋水了。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绿竹安安 时间:2014-08-29 22:09:00
  挺有意思的,一篇文章写成有意思,就是好了。
楼主小培大诺 时间:2014-08-30 23:49:00

  (二)瓷娃娃

  这天下班后我独自在厨房间吃饭。邻家小女孩走进我屋里。她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瞅着我,样子有点怯生生的。她想和我说话交流,或者在等待我跟她说话。
  她的父母租房子在我楼下,我和他们一家彼此认识,算不上熟悉。

  我看着她充满期待的大眼睛,然后又上下打量着她____她从头到脚什么都没穿。
  这样初秋的季节,我不知她为何不穿衣服,也不懂她父母为什么不给她穿件衣服,就这样任她赤裸着到处跑。
  有好几次,我看到这小女孩都是这样,光着身子。
  我上楼回家时经过她家门口,门敞开着。我看到她在屋子里,光着小身体一个人在玩。
  听说,好像是大人要给她穿,她自己不肯。

  她站在那里,跟我的餐桌一般高,大概有两岁了,看上去比正常的孩子娇小一些。皮肤很白,是那种接触日晒太少的白。
  头发乌黑,有点乱有点卷曲。很像个瓷娃娃。
  瓷娃娃有点木然,眼睛很大却没什么表情。多数时候只会呆呆地望着你,不太会讲话或者叫人。我怀疑她不会说话,甚至听不懂我跟她说什么。然而我错了。

  打量着她幼小裸露着的身体,我都觉得有些凉意。
  我温和地跟她说,"你回去穿上衣服,穿上鞋子,好吗?"
  她听完我的话,然后转身去她屋里了。她走的时候很小心,用手扶着墙,光脚丫踩在地面上有点滑。

  没过一会儿,她又来了,这次穿了一件小裙子,也穿了凉鞋。
  依然站在刚刚的地方,瞪着大眼睛看着我。
  她小裙子上有淡粉色的花,很可爱,也很好看。其实这样一个瓷娃娃穿什么都是好看的。
  我很欣喜,她听懂了我的话,而且愿意照我说的做。

  我蹲下来,面对着她。抚摸这她的小裙子温柔地说,"你的小裙子多好看啊,上面还有小花呢,是粉红色的。"
  瓷娃娃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衣服,喃喃地回应我。
  我说,"以后要穿衣服的,记住了吗?只有穿上衣服才好看。"
  瓷娃娃没有回应,但眼睛里有了微笑。或许她记住了只是不会表达。

  我要洗碗了。她自己开心地玩起来,拿着一根长长的晾衣竿……


  瓷娃娃一家

  这条老弄堂太古旧了,大概比弄堂里岁数最大的老人还要年长。
  许多人买了新公房搬了出去。空置下来的老房子就用来出租。由于房子老旧,配套设施不全,所以租金很便宜。吸引了不少外来务工人员。
  瓷娃娃家就是其中之一。

  瓷娃娃的父母看上去年龄不大,他们寡言少语,几乎从来不跟弄堂里的其他邻居说话。以至于他们住在这里很久,我们对他们一家了解甚少。

  印象中,他们小夫妻是两年前搬来的。搬进来没多久女孩的肚子就大起来。我之所以称她"女孩",是我后来了解到这样的事。
  女孩好像只有十八九岁,她跟男孩子好,遭到家人的坚决反对。怀孕之后却还没到结婚年龄。被家里赶了出来,没有落脚之处,就找到了这里。
  怀孕的女孩一直在出租房里待着,偶尔能看到她出去买菜。她进出弄堂总低垂着眼帘,避免跟别人有目光交流。每次看她都是穿一件粉色或橘色晴纶面料的裙子。女孩皮肤白皙,单眼皮。一头乌黑顺滑的披肩发长到腰际,走路时还时不时的用手摆弄一下。看得出她很爱美,也很喜爱自己的长发。

  男孩大概也二十岁左右。听说是做保安工作。

  开始时男孩买了一辆旧自行车,用来上下班。车子很破,然而他很宝贝。他担心车子被偷,下班回来总是停在弄堂里自家门口,锁两把锁。本来狭窄的过道被车子占位又增添了拥挤。一些邻居在抱怨,男孩置若罔闻,锁好车子就进了屋里。后来他换了一辆二手电动车,车子体积很大,他依然停放在那里,更占了大块地方。邻居们知道再去责怪他也无用,反正他一直是不理不睬。
  我猜想他工作的地方一定很远。邻居们大概也觉察到这年轻人赚钱挺不容易。要付房租,还供养着小家庭,待出生的孩子……,渐渐对他包容许多。

  几个月之后,我听到婴儿的哭声从他们屋里传出。一问邻居才得知刚刚生了,是个女儿,也就是前文提到的瓷娃娃。
  后来瓷娃娃的奶奶过来帮忙照顾。奶奶也完全是他们的风格__寡言少语。

  瓷娃娃的奶奶很干瘦,五十岁不到的样子,穿着朴素,脚上是一双手工布鞋。常人一眼就能判断出她是从乡下来的,跟上海的阿姨或者在上海生活久了的外地人完全不同。她脸上和手臂的皮肤黝黑而粗糙,应该是常年户外劳作日晒所致。有时她在弄堂里蹲着洗衣服,会用无神的眼睛盯着别人看,却没有任何表情,一幅心思很重又有些呆滞的样子。
  无论是下班后的男孩还是洗完衣服的奶奶,他们进到那个屋里就关上房门,不再出来。

  那扇门将他们和弄堂里的其他人隔断开来。

  我常常听到孩子的哭声从那扇门里传出,却极少听到大人的说话。
  邻居们会嘀咕,这么小的一间屋子四个人可怎么住?天气这么闷热潮湿,他们房间又没窗户,还不开着门通风,一天到晚关着门,对小孩子也不好……这一家人真有些奇怪……

  我的确很少看到他们敞开着门。对于那时的瓷娃娃,我只闻其声,未见其人。




作者 :北国之春1102 时间:2014-08-31 14:45:00
  "温柔"一词可以用来形容自己吗?似乎没见过这种用法。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gougoumajia 时间:2014-08-31 18:20:00
  纯素描
  • 小培大诺

    举报  2014-08-31 23:31:28  评论

    素描就素描吧,就怕素描也整不明白。。
  • gougoumajia

    举报  2014-09-19 11:38:06  评论

    意思是说,绘画者又是一种怎样超然而外的位置呢?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感觉啦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林中之路 时间:2014-09-01 14:51:00
  这小家庭不悲也悲,小女孩的柔弱衬着,叫人心酸。
作者 :绿竹安安 时间:2014-09-01 21:14:00
  悲凉的感觉,以为有孩子的地方就有笑声的。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北国之春1102 时间:2014-09-02 12:25:00
  培培继续写呀!
作者 :北国之春1102 时间:2014-09-02 12:27:00
  瓷娃娃此时此刻几岁了?还住在那里?
作者 :阿克苏的蓝眼睛 时间:2014-09-03 09:20:00
  瓷娃娃此篇较胖阿姨篇显得太凌乱无序,没有重点,就算是画素描也会有明喑对比之分,线条的坚硬和柔软之比。楼主继续,不要被俺拍走了。哈哈哈
  • 小培大诺

    举报  2014-09-03 17:16:32  评论

    使劲拍好了,俺内心强大滴很。上次去KTV唱歌,一个小女孩唱的不咋地还使劲地唱。后来她说,唱歌嘛本来就是有人唱的好有人唱的不好,这有什么啦。。想到她说的,也没什么不敢写的啦。。哈哈……
  • 开在草丛里的花

    举报  2014-09-19 10:24:01  评论

    写得不错。坚持下去,会有所成就的。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小培大诺 时间:2014-09-03 17:41:00
  瓷娃娃后续

  瓷娃娃现在应该两岁了,依然不会言语。我从来没有从她的口中说过一个完整的词语,包括喊自己的妈妈。语言在她身上发展显得实在有些迟缓。跟她所在的家庭环境不无关系。

  我依然常常看到她。她也会在我吃饭的时间不请自来。我时常会拿一小块肉给她吃。她总是嘴巴长得很大,等待我把肉放到她嘴里。她很快就吃掉了,吃得很香。她倒也不贪心,吃一口就走掉了。


  后来瓷娃娃又有了妹妹,目前不足两个月。常常听到门里的婴儿哭得厉害。同样是只听到孩子的哭听不到大人的说话……

  那天邻居跟我说,居委会有次来她们家问询情况。瓷娃娃妈妈冷面以对。貌似她们结婚证还没领……
作者 :山嵋 时间:2014-09-05 18:31:00
  我有几年在徐汇晶典上班,每到暑假孩子没地方去,晶典12楼,是罗拉教育,我就将孩子放在那里两个月。她又不肯做公交,于是骑车带她。每天要经过上海南站的地下道。晚上下班回去,总能看见一个女人在那里卖碟片,不远处地上,铺着件衣服,上面睡着两个脏兮兮的孩子。我说;“宝宝看那地上躺着两个孩子。”她说“哦,看见了。”
  地铁中会碰见行乞的孩子,都是淡定而坦然,让你觉得那心碎的咔吧声纯粹多余。
  每个孩子都在成长,在自己的土壤中,有着不一样的痛苦,也许有着不一样的幸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小培大诺 时间:2014-09-05 22:38:00
  @山嵋

  看到山嵋的评论,结合当下重读的一本书探讨一番。

  "最沉重的负担压迫着我们,让我们屈服于它,把我们压到地上。……。于是,最沉重的负担同时也成了最强盛的生命力的影像。负担越重,我们的生命越贴近大地,它就越真切实在。
  相反,当负担完全缺失,人就会变得比空气还轻,就会飘起来,就会远离大地和地上的生命,人也就只是一个半真的存在,其运动也会变得自由而没有意义。
  那么,到底选择什么?是重还是轻?"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里的一段话。

  且不讨论爱情,只是局限于人生。

  人们无法选择出生,很多人生下来就是沉重的,不承受也得承受。那些悲苦真切地存在。

  也有些人含着金钥匙出生,相对轻松。或许是真得过于轻了,不由得飘了起来,浮生若梦,半真地存在,锒铛入狱时才幡然悔悟。

  沉重的人或许具备更多生命的张力,轻飘的人或许更多追寻浮浅的存在与意义。

  人活着或许就是不断从重走向轻,从轻走向重,如此反复轮回的过程罢。。

  思绪很乱,表达也有些混乱。。汗!

  • 麻将推到胡

    举报  2014-10-19 08:44:44  评论

    因果循环,不在五行外,又怎能看清浮华人生,不是大仙,又怎知旦夕祸福,其实,锒铛入狱可能是好事,我们凡夫俗子怎能妄加评论!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天共远 时间:2014-09-18 19:40:00
  不错
作者 :天共远 时间:2014-09-18 19:52:00
  上海的炎热,在几段文字里都体现啦。

  这是要给小人物画像啊。
  • 小培大诺

    举报  2014-09-23 09:08:04  评论

    是滴,就是还画不太像,先容我慢慢临摹。。还有一个小人物会出场,就是我自己。嘿嘿……:)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小培大诺 时间:2014-09-23 09:44:00
  发一篇旧文。

  《工作之路》


  她从XX公司气派的办公大楼出来,外面依然飘着细密的毛毛雨。她撑开伞,一脸心事若有所思地行走。
  这一扇门关上了,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就此时此刻来说应该是坏事,因为至少影响了她的心情。此时她的心情因为这扇门的关闭而抑郁。她期望是开着的,哪怕最终的结果是她自己决定不走此门。然而,此时她已经没有选择和决定的权力。只是被动接受这一结果,这个结果又是亲自造成的。她不喜欢,但却不得不接受这一切。
  来时的心情和此时完全不同。同样下着雨,她仔细查看着路线,第一次来,担心找不到路。在确定路线之后,她还有不错的心情观赏路边雄壮气魄的建筑、闯红灯的路人、耸入云雾的高楼,以及感受细雨带来的安宁。
  或许这也是一件好事,她并没有确定会来这个公司工作。有人不是说在关上一扇门的时候同时会打开一扇窗的吗?她在心里自我安慰道。这样的自我安慰在一开始并未真正抚慰到她的内心,她仍想打个电话问问,难道一次测试不通过就没有任何机会了吗?她有些不甘心。在等车的时候,她掏出手机,看着那个号码,犹豫良久……几辆公交车开过来,她抬头看看,前面一辆不是她等的车子。她想,如果后面几辆公交车都不是载她的车子,她就把号码拨出去,问个清楚。果然那几辆公交车都不是。她鼓起勇气拨了号码,然而对方电话占线。她一鼓作气,挂断又重新拨出,依然占线。于是,她不再做更多的坚持,收起手机。恰巧,车子来了,上车。车里噪音很大,拨那个电话不合适,于是她不去想着拨那个号码,给自己寻到这个理由。
  关于理由。她总喜欢是给自己寻觅一些理由。刚刚结束的测试,电脑系统自动交卷之后,她等HR消息。等来的是她没有通过测试。HR问道怎么会没有通过呢?她显然是不太相信她居然没能通过这个测试。她显得有些羞愧和不好意思。她没有完成后面一部分题目,做题时接了几个电话影响了做题时间,她有考试综合证,一遇到所谓考试就紧张……语无伦次说了几个理由。她感觉到脸上在发烧。
  其实,没通过就没通过,找诸多理由毫无意义,虽说并非强词夺理。本身测试没通过就挺可笑,再找这些个理由就更可笑了。

  下车之后她继续拨那个号码,问个究竟。这次电话那头响了很久,没人接。算了,彻底放弃询问的想法。

  怀着些许遗憾离开,后面的这扇门从此关闭。

  回到家,看到三岁多的儿子开心在玩,她渐渐淡忘刚刚的抑郁和不快。有孩子这一点总是很好的,让你无暇顾及内心纷杂的念想。你必须把精力投入到他身上,因为他总是要你陪伴,要和你说话,问你许多问题。尽管那些语言很简单,问题又幼稚可笑。他总是需要你时刻的关注。当陪伴孩子一些时间之后,那些骚扰自己心思的不快感觉也渐渐烟消云散了。

  关于考试综合症。她的确有这个症状,丝毫不夸张。在学校求学那些年,考试的经历最另她印象深刻。每到重大考试,她就肾上腺素升高,伴随失眠、紧张、健忘……所以每每考试总不能正常发挥。愈是重要的考试,就愈发紧张。很多年前的那次考研,她拿未来的人生做赌注奔赴考场。然而,考试的那几天,由于过度紧张而连续几天彻夜失眠,导致考场发挥严重失误,于是她的人生之路便就此改写。

  她就是跟考试过不去。注定不会去那个公司上班。

  关于工作。孩子睡着了,她思考着这几天奔走面试的点点滴滴。
  工作是为了什么?
  金钱?她没有特别强烈的赚钱欲望。也可以说,她不贪念金钱。
  生活?其实她对目前的生活状态还算满足。
  人生价值?呵呵,她想到这个自己都笑了。
  抑或是,消磨无聊时间的一种手段?如果这个手段很折磨人呢?是否该自我宽慰说,人生来就是受苦的,不在此处折磨,便在彼处折磨。这个答案有些接近她真实的内心诉求。

  生活,生下来,活下去。不记得谁说的了。

  恰巧看到一句话,人才进行生产,天才进行创造。自己再加一句,蠢才进行重复劳动。
  这个世界本就是由天才、人才和蠢才组成的,缺一不可。没什么贵贱。

  或许不必那么着急地把自己囚禁在某一工作当中。想不清楚工作之于工作本身这个问题,她迟早会越狱。
  她想清楚了这个问题,才安然入睡。


  ——文中“她”就是我 :)
作者 :山嵋 时间:2014-09-23 15:14:00
  大诺,什么星座?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北国之春1102 时间:2014-09-23 23:00:00
  我也有考试焦虑。
作者 :山嵋 时间:2014-10-20 07:55:00
  狮子座的女生天性浪漫、慷慨,而且喜欢品味高的昂贵东西。她只要生活的极品。光芒四射的她绝对是自己的主人,言行举止也流露出风格、戏剧性和灿烂的光华。她喜欢神奇的事物,常藉宽宏大量的行为来创造奇事。

  狮子座的女生渴望获得一份神圣的爱情,把自己带到未知之域。内心中,狮子座的女性仍是个孩子,等待英雄将她领入奇妙的世界。问题是坠入爱河后她往往头脑不清,完全看不清爱情背后的阴影。仅管她平时成熟世故,恋爱时仍会变得纯洁无知,一心等待神祉般的爱人为她带来完美的一切。


  狮子座的女生最讨厌临时邀约和深夜试探心意的电话。没有礼貌、粗鲁无文、低级俗陋和下流琐碎的男子则会令她火冒三丈。她最理想的伴侣是和她一样成熟、坚强、聪慧的人。理想上,他最好能她一样心胸开阔,同时具有浪漫、创造力强与能令她敬重的特质。


  狮子座的女生虽然在人群中十分受欢迎,而且是有选择性地结交朋友,她有时仍会被坏朋友引入歧途。她还喜欢发挥自己的潜力,去激发难缠男子的优良本性。不幸的是,狮子座的女性碰到一翻两瞪眼的局面时,并不能次次都成功地把青蛙变回王子。不过她的努力往往使自己变得更有智慧,也更接近生命的本质
  • 小培大诺

    举报  2014-10-20 12:32:33  评论

    哈哈。。。我本人不太信星座的。第一条好像跟我完全不符。其他几条还行吧,放在其他星座似乎也说得通呢。
  • 山嵋

    举报  2014-10-20 12:40:10  评论

    几十条,随便复制几条来,我知道的狮子都不喜欢考试,也不善于考试。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北国之春1102 时间:2014-10-20 16:01:00
  怎么好久不更新了呢?还等着看呢。没题材了吗?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