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写给闺女:丝茅草

楼主:荣幸哉 时间:2014-06-06 12:06:10 点击:227 回复:9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丝茅草很平常,纤细的叶子
  白生生的根,小时候去割草,
  喜欢一大把一大把地揪着它
  刈割,扔进背篓,有丰收的
  喜悦。连根拔起,用镰刀掘,
  草根白嫩,嚼一嚼,丝丝甜。

  还有一种游戏,折一片草叶,
  往两头扯,一把断成了两截。
  没什么稀奇。我轻轻折一折,
  压住折痕斩截一拽,从折口
  断开的叶片,留下细细密密
  一层绒毛般的纤维,白色的。

  丝茅草不简单,一长一大片,
  田埂外,山间小路边,坡坎
  上下,人所不留心的树林间,
  如飞絮的草果,在轻轻摇曳,
  一阵风来,将它们撒满田野。
  可以没了你的膝,长及你腰,
  细密锯齿,拉破你的手和脚。

  去四姨家路上,丝茅草很长,
  絮果如白色花朵探出草丛上。
  杜鹃在四下树林里飞跃啼鸣,
  一声追随另一声,尖锐急迫。
  黄荆,枸树,竹林,白蝴蝶,
  一截截树影和泥泞上的脚印,
  穿行于初夏暖阳,草香花香。
  白鹳缓缓飞过稻田伫立树梢,
  白鹅引颈而唱,狗吠在路旁。
  闺女,我为你捕捉绿白红黄,
  为你录下知名不知名的鸟唱。

  意想不到的欢喜,灶火好旺,
  绿豆粥清香,家常话总是长。
  四姨讲,她几乎每晚都做梦,
  在梦里和大姨对坐摆龙门阵,
  前两天梦见和她二姐,我娘,
  在梦里吵架。她说:我二姐
  一转背就走,不理我,哎呀!
  是不是出啥事?这么久没见,
  你们把她送敬老院,我气啊!
  以前我积攒点鹅蛋鸭蛋鸡蛋,
  一逢场就给大姐二姐各送点,
  大姐没了,就只有给二姐送,
  身边的亲人,就剩这个二姐,
  逢年过节赶场,陪她说说话,
  过年后才晓得,去了养老院,
  也不知道在哪里,我气得很;
  我晓得,老幺你也是没奈何!

  背起背篓,提着篮子和长竿,
  我们上山摘枇杷,采撷橙黄。
  已耄耋之年,四姨鹤发童颜,
  前些天还爬树,给卡在树上,
  她说,差一点天葬让风吹干。
  一路爬山,大老表不声不响
  折断横生枝节,拦阻路中央,
  我回身伸手给四姨,她笑着:
  莫担心,天天这么爬着走着,
  也摔过跟斗,也扭过脚,我
  抓到一根树枝,一根丝茅草,
  也爬得上来,也是稳稳当当。

  今天天气好,不热,有风凉。
  枇杷零零星星悬挂在不易摘
  高处,还有伸向天空的树稍。
  一些青皮疙瘩在眼前,没熟,
  四姨说,有人来偷摘得厉害,
  把好果子都薅走了,这些天,
  她和大老表天天来抢收一些,
  下午林子里摘,第二天上午
  到镇上去卖,每天一两背篓,
  只是说比被人偷摘掉好一点。

  花脚的山蚊子,个头不多大,
  咬人很厉害,一口一个疙瘩,
  还喜欢群起而攻之,赶不开。
  只有不停地走动,不停挥手,
  让它们站不住,长喙开不了钻,
  叮上了的,只有狠心一巴掌
  黑标本和红的鲜血打成一片。
  一种黄褐色蚂蚁,树下树上
  忙不过来,它们很会挑枇杷,
  个大,味甜,捷足先登尝鲜,
  钩住枝丫,或摇动树枝,你
  伸手往往把果实和它们一同
  捡起来,咬开了的熟透果子
  没法拿去卖,但分享这剩余
  残果,你不得不感慨小家伙
  口味高,有最完美的好口感,
  分享可不甘,它咬你不嘴软。

  枇杷树枝叶,枇杷果蒂上面,
  都是绒绒毛一团一片,抖动,
  落你满手满脸,往脖颈里钻,
  痒痒不含糊,越挠越是难耐。
  枝头高悬,果实饱满,颜色
  橙红可爱,长长钩竿下不来,
  背篓放下,提上竹篮爬树上
  去摘,树干并不粗壮,树枝
  有些柔软,大老表的解放鞋
  还轻便,四姨可不能再让她
  卡在树上。许久没有实践的
  身手,在这棵树上旧业重操。

  你慢当点,上不去不要硬上!
  手脚并用左蹬右踏居然登高,
  只要勇敢,上来不难,难在
  站稳自己,将更高处枇杷摘。
  规矩的皮鞋让树杈挤压扭曲
  如霉干菜,这一只脚还没有
  找好落脚点,把提篮挂起来,
  炯炯目光并不能将那团橙黄
  采撷下来;双手放开,树枝
  随身体倾斜而摇摆,没有风,
  风筝也能在眩晕里飘飞起来。

  四姨在树下,搜索草丛藤蔓
  刚才摇晃坠落的那些黄果实:
  幺儿子,警觉点,也小心点!
  摘不着的,就摇下来,不卖,
  我们自己吃哈,味道还不酸,
  哑巴挑剔得很,有一点磕碰
  他都拣出来,扔个老远八远。
  枇杷小气得很,往篮子里放,
  再放进背篓,都要把细小心,
  一个一个拣,一捧一捧轻放,
  一磕一碰一压,转天就发黑。
  这一片地面,虽有藤蔓杂草,
  不掩星星点点散落满地青黄。
  哎呀!前些天地上更多果果,
  都雀儿和蚂蚁子咬过的好果,
  我舍不得,挑挑拣拣了么多,
  自己吃,管他的,口味不错!

  太阳白转黄,挨近西边山岗,
  从这一片走进下一片枇杷林,
  中间空地,好大一片丝茅草,
  高可齐腰,人走进去,趟出
  一条翠绿和枯黄斑斓的小道,
  四姨指点着这片疯长的长草:
  林子里的草我专门割了一遍,
  你看,没割的就长成这个样,
  落再多枇杷果,你都找不到。
  丝茅草迎着阳光,白色絮果
  微风摇曳,燃烧如白色焰火。

  穿过已经阴凉的果林,驱赶
  纠缠不休的山蚊子,提篮子,
  大老表和我各背半背篓枇杷,
  四姨拿钩竿作拐杖,说着话,
  我们慢慢下山。过一段斜坡,
  山水冲垮一个大缺口,我说,
  四姨妈你小心点,有个缺口!
  不担心,我得行,走得过去,
  她讲起:早些年大姨跟我讲,
  山上干活,爬坡上坎不摔跤,
  手上要有抓当,一根丝茅草
  也要抓住,心里才安稳踏实;
  那时我不信,心想,丝茅草
  那么细那么脆,经得住拉扯?
  现在八十多岁,在山上干活,
  才体会到,真的是呵,一根
  丝茅草都抓住,爬坡上坎好,
  到下雨天,路滑坡陡的地方,
  抓住什么是什么,才能稳当。

  笛卡尔,你说的和四姨一样,
  人只是一根芦苇,风来鸟驻,
  能折断它的纤细,令其重伤;
  芦苇折断,不改它高贵思想。
  回望满坡丝茅草,突然想你,
  亲人,我就做一根丝茅草吧,
  需要时搭一把力,拽我就是,
  不能承受你存在的全部重量,
  能让你有个支点,心里稳当。

  丝茅草迎着阳光,絮果白色,
  摇曳夕阳,如白色火焰燃烧。
  20140526-0605由乡间到都市

  

  
  
  
  
  
作者 :不隐藏 时间:2014-06-06 12:52:00
  史诗。
  那条路可以修一下了。
作者 :林中之路 时间:2014-06-06 16:54:00
  很好的散文诗歌。情意满满的回乡之旅。
  回乡的丝茅草,好难得的丝茅根,苦日子里还可熬糖汁,孩儿们都剥了吃,嫩,甜丝丝的,属清甜。

  折断横生枝节,拦阻路中央——这句话有点费解,横,就是指拦阻路中央的吧。
作者 :绿竹安安 时间:2014-06-06 21:09:00
  丝茅草,丝茅草,多年未见了。
作者 :踏雪焚梅 时间:2014-06-07 09:27:00
  太长了 视觉疲劳没看完
作者 :flymushroom 时间:2014-06-12 15:24:00
  真好看的文章。喜欢!
作者 :林中之路 时间:2014-06-12 15:30:00
  @flymushroom 5楼 2014-06-12 15:24:00
  真好看的文章。喜欢!
  -----------------------------
  好久不见飞菇来,7月野草部落聚会,来园子吧?
作者 :flymushroom 时间:2014-06-12 15:34:00
  哦,前段时间挺忙。来园子是什么意思?七月,又是一个忙碌时分啊。。。
作者 :林中之路 时间:2014-06-12 15:35:00
  @flymushroom 8楼 2014-06-12 15:34:00
  哦,前段时间挺忙。来园子是什么意思?七月,又是一个忙碌时分啊。。。
  -----------------------------
  http://bbs.tianya.cn/post-53768-7147-1.shtml#2

  看看这个帖子就明白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