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临渊之紫 生命的霞蔚——浅读《红楼梦》我看之一

楼主:58居士 时间:2015-04-09 11:46:38 点击:282 回复:1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因为热爱一部小说,以至于当年票戏时,初登越剧舞台的我,饰演了一个老旦角色。当时,指导老师讲,凭你的条件,你放弃的可是风流倜傥的陆派小生,陆锦花老师的《送花楼会》你不演了?好好想想。我回答,不想了,就周宝奎老师的贾母了。

  这部小说就是我挚爱今生的《红楼梦》。

  读《红楼梦》,或许应该学着宝玉样,在阳春三月桃花盛开的时节,找一个僻静的角落,身旁有流水,有亭榭,风过处,落红成阵,飘洒在发上襟前。再不然,也得选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沏上一杯新茶,数枝门柳低衣桁,一片山花落笔床,捧书静读。但断桥开读书会,堂主建议说谈读书心得,我也曾许诺,会尽力拾柴禾,然而,这样的许诺原不过是“狐狸取乐水仙旁”的意思,自私暧昧得很。

  其实,这本书有什么好谈?这本书又有几人谈得好?就像与谢芜村,说牵牛花是深紫如渊,说山茶花是一世轮回,那只是与谢芜村的参悟,而我对红楼的心得呢?

  绛珠仙子还泪给神瑛侍者,肯定是泪尽而亡,情深不寿。那块顽石不过是到人间富贵乡走上一遭,阅尽大观园的春色,他的心不仅在林妹妹身上,看到宝姐姐戴着一串麝香珠子的白臂,就想着如果能摸一摸多好。但宝钗是一个绝顶冰雪聪慧之人,她曾在宝二爷探病之时,请求将那块刻着字的宝玉摘下来细看。宝二爷挨打去送药,她含羞说出:别说老太太、太太心疼,就连我们也……一句话未了,竟红了脸儿,只管低头弄衣带。她去怡红院给袭人道喜,看见袭人给宝玉绣的肚兜可爱,不知不觉坐了下来,就坐在熟睡的宝玉身边,竟也拿起了袭人未做完的活计绣了起来。恰恰就在这时,宝玉梦中喊出:什么金玉良缘,我偏信木石姻缘。这无疑给了沉浸在爱情幻梦中的宝钗当头一棒,渐渐地,她心如止水,再无奢望。如若不信,试比较两处宝钗所居闺中的场景。其一,她初到贾府居住在梨香院时,门上吊着半旧的红绸软帘,身着蜜合色棉袄,玫瑰紫二色金银线坎肩儿,葱黄绫子棉裙,虽然都是半旧的,却都是暖色调,尤其玫瑰紫二色金银线坎肩儿特别显眼,一朵国色天香的牡丹耀然眼前。其二,到了贾母请刘姥姥逛大观园时再看,进了蘅芜苑,只觉异香扑鼻,那些奇草仙藤愈冷逾苍翠,都结了实,似珊瑚豆子一般,累垂可爱,这是蘅芜苑中的自然景色,但进了房屋,雪洞一般,一色玩器全无,案上只有一个土定瓶中供着数枝菊花、两部书和茶奁茶杯而已,床上只吊着青纱帐幔,衾褥也十分朴素。这两处场景如果合在一起比较,宝钗的情殇比黛玉更甚,毕竟,宝二爷还对林妹妹说过,除了老太太、老爷、太太这三人,第四个就是妹妹了,睡里梦里也忘不了你!

  其实,妙玉对宝玉也很深情和大胆,她请宝玉用茶时,给他的茶具是自己平日里用的,这就等于是变相接吻了,偏偏宝玉说,佛法平等,噢,林妹妹和宝姐姐她两个就用那奇珍古玩,你就给我用这个绿玉斗俗器。难道宝玉真不懂?还别说,可能就是不懂,他在妙玉身上的心不是情爱,更谈不上知己,否则回帖给妙玉自称槛内人就不用邢蚰烟来教了。邢岫烟倒真是妙玉的知音,可惜,妙玉并不自知。

  至于与宝玉有肌肤之亲的袭人,称为指引嬷嬷或许更恰当些,她使宝玉开辟了朦胧的性爱,而且,宝玉也不只跟袭人有这层关系,在晴雯撕扇作千金一笑的言语中,说碧痕服侍宝玉洗澡,洗了那么久,水都没到了床腿,就连席子上也有水,也不知是怎么洗的。所以,晴雯在临终之前,把自己的指甲剪下来,把自己贴身的红袄子脱下来一起给宝玉,换了宝玉贴身的袄子在自己身上。我就在想,她为什么不剪下自己的青丝给宝玉呢?却偏偏这么淘气,想来,这个刚烈的丫头就是以这种方式来抗争罢了,她自己也说,这才不枉了虚名。可这样的抗争却也悲切得很,那王夫人已经从肉体上消灭了这个敌人,而且,她也并不懂得肉体消亡精神还存这个道理。至于那位宝二爷,虽也满含真情地写下了芙蓉女儿诔,但和袭人说起怡红院的海棠花在春天无故死了半边是一个征兆时,袭人醋道,那晴雯是个什么东西?她的位次怎么说也越不过我去,如果有预兆,那自然也是先应在我身上,想必是我要死了。听得这话,宝玉就忙说,罢罢,休再提这话,已经死了一个,别再饶上一个。

  所以,无论是谁,和宝二爷恋爱,不过就是应了那句:树下肉丝,菜汤上,飘落樱花瓣。谈不上有多么震撼的惊世骇俗之美。

  贾宝玉这个贾家老祖宗的命根子,这个众人捧在手里的宝二爷,他的情路上只碰到了两个对他不屑一顾的人,一个是唱戏的龄官,另一个则是尤三姐。那龄官雨中画蔷,一颗心只在贾蔷身上,以至于宝玉的心受了伤,跑回去对袭人说,以前希望我死后,你们的眼泪能将我的尸身飘起来送到那没有人的去处,而今,还是各人的眼泪归各人吧。

  再看那尤三姐,当她告诉尤二姐自己有心上人时,贾琏道:肯定是荣府的宝二爷。三姐很轻蔑地啐道,我们有姐妹十个,也嫁你弟兄十个?除了你家,天下难道再没有好男人不成?尤三姐的眼光很准,看中了具有一颗赤诚之心且英武逼人的柳湘莲。

  无疑,柳湘莲在《红楼梦》中是一个真汉子,我觉得还有一人也可担当这个名号,尽管此人一些作为有时比较渣,这个人就是薛呆子。如果有可能,薛蟠是可以另开一篇来讨论的。

  柳湘莲的择偶标准看似非常简单,可也非常高,就两个字:绝色!

  所以,贾琏拍着胸脯保证,今天口说无凭,等你一见,就知我这内娣的品貌是古今独一无二的了。我估计贾琏的意思指的就是尤三姐的相貌是绝色,因为贾宝玉也这样认为,但柳湘莲的“绝色”标准却决非仅仅指相貌这么简单。

  关于尤小妹,曹翁笔下并不吝啬她的风流绰约,也不忌讳她调戏贾珍和贾琏的手段,相反,在这个未出阁的却风情万种的尤小妹面前,珍琏二人相当猥琐,虽然他们见惯了风月场面,但对于尤小妹,却欲近不能,欲远不舍,神魂颠倒,反而供她取乐。在性爱这个问题上,当今的人们已经相当宽容了,并不赞成女子需要从一而终,也不认为女子不能主动,对于婚前性行为,也不再谈虎色变,遭到诟病的倒是那些不以爱情为目的,只以实现自己物欲而依附权贵和大款的小三之类衍生品。在一些西方文学作品里,包括一些日本文学,赞扬性爱至纯至美,比如《查泰莱夫人的情人》,渡边淳一的《失乐园》,意大利电影《午夜守门人》,严格意义上讲,这后两部作品更是歌颂了性爱至高无上,甚至超越了禁锢它的道德。

  那么,尤三姐的性爱场景是怎样的呢?曹翁写得非常出色,他表面上用曲笔,借她调戏珍琏二人,其实是正面描写。你看那尤三姐,云髻松挽,霓裳半掩,葱绿抹胸,一痕雪脯,柳眉笼翠,檀口点砂,一双秋水,顾盼生姿,更有那一对金莲或翘或并,款款生风,耳著明月珰,随之摇曳。这哪里是写尤三姐的放浪?简直就是做爱之前美轮美奂的前戏嘛。这三姐尽兴高谈阔论,可贾珍贾琏这两个酒色之徒此时却连一个响亮的屁都放不出来,哪里还有福气消受?

  如果换做是柳湘莲,此时将如何呢?

  那柳湘莲手持一柄剑站在缥缈峰上,面对尤三姐,他问:你可知道,宁府只有门口那一对石头狮子干净?

  尤三姐环顾左右,她亦怀抱鸳鸯剑身处在一处如莲花般的孤峰之上,四周绝壁千仞,白云缭绕,却寒气逼人。

  对!尤三姐说。

  我的挚爱是至纯至美之人,你身在宁府,被潜规则了吗?

  好!我这就证明给你看!

  毫不犹豫,白虹出匣。这样直抵心灵的爱注定了必须用鲜血和生命去维护它的神圣与庄严,高贵与灿烂,沉重而升华,短暂而隽永。

  我不想评价《失乐园》里的男女主人公在性爱的高潮中喝下含有剧毒的红色葡萄酒,让人们再不能分开他俩彼此的肉身,也不想评论《午夜守门人》中的男女情人是曾经的纳粹党卫军军官和集中营的囚徒,他们宁愿冒着弹雨从容赴死也不愿背弃彼此,这样的性爱让人唏嘘不已,但我还是想说,在人类生命的长河中,总有那么一些我们做不到、不理解但却值得尊敬的人,是他们,高高地擎亮了生命之火,不惜燃烧自己,无畏地探索着灵与肉的彼此攀援,最后站在了生命的高峰上,如天际的霞蔚,傲然绚烂!




  2015年4月7日
作者 :ybrrby 时间:2015-04-09 14:17:00
  很好,最近再读红楼,感同身受。
  
作者 :阿克苏的蓝眼睛 时间:2015-04-09 18:47:00
  您这是读了几遍红楼?俺赶紧重读去
作者 :gougoumajia 时间:2015-04-10 08:51:00
  十分喜欢这篇
作者 :yunyi云艺 时间:2015-04-11 02:19:00
  这石狮不错,可是,满纸的荒唐。
作者 :四道圩 时间:2015-04-11 07:10:00
  写得好。最喜欢尤三姐
  
作者 :山嵋 时间:2015-04-17 14:26:00
  我也有话说:
  宝哥哥见了宝姐姐的白臂,只是想摸一下,并无杂念;
  妙玉喜欢宝玉,也只是少女怀春;
  袭人侍寝只是侍寝,无关宝玉的爱情;
  晴雯,美丽多情,公子牵念也不为过
  三姐,感觉她内心蛮复杂的,不会说
作者 :1277319 时间:2015-04-19 10:39:00
  这个文章显然把尤三姐拔的高了 有点受社会主义红学的影响 对于尤三姐 我觉得原书有句话说的很好 竟真是她嫖了男人,并非男人淫了她 这是尤三姐自己的人生选择 放在两府的环境里 是无可厚非的一件事情 这就够了 不需要美化
楼主58居士 时间:2015-04-20 15:18:00
  问好诸位!
  偌大荣宁二府,加之一个大观园,放眼一观,有谁真心舍得离去?独一个尤三,趁兴而来,兴尽而去,洒脱决断,怎不令人叹服?
  • 山嵋

    举报  2015-04-21 10:21:16  评论

    三姐,在我少年的记忆中,嬉笑怒骂,很快意恩仇。但今天去看,却是无尽悲凉,绝没有半点居士所说的“趁兴而来,兴尽而去” 。 来和去全是无奈,能自己决定的只有三尺剑。
  • 58居士

    举报  2015-04-21 11:19:57  评论

    按照山嵋的说法,人生岂非尽是悲凉?在以男性价值观为中心的社会立足,三姐能够按照自己的方式去选择和承担,这份勇气就足以征服了我。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踏雪焚梅 时间:2015-04-21 09:33:00
  实话没读过红楼 道听途说加瞥些片段 就不言语了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