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成风破浪

楼主:彦帆 时间:2017-02-13 01:03:24 点击:57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乘风破浪会有时。徐浪08年过世,太浪的名字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徐浪,借以纪念吧。但说是徐浪的生平只怕是臆断了。细想想,或许有一多半的男生在成长的过程中都有个唱反派的父亲吧。
  与《后会无期》一样,九十年代的破败小镇,亭林镇,韩寒的家乡就叫亭林镇。或许是韩寒的情怀,对那个时代,对那个时代的破败的小镇。他最压抑、苦闷的日子,正是退学后搬回亭林。而与压抑相对的是反思。
  那是个经济快速发展,物质急速膨胀的时代,可我们的精神世界并没有与之相称的发展。这样的背景最适合反思。韩寒的第一部电影《后会无期》,也是一样的时代背景,一个关于自我认知与自我定位的故事。按照故事的发展,似乎韩寒选择自我的持定内守,可他并没有给出答案,如何应对这个急速的时代。也许这也是他在面对这个社会,这个新的时代时所遇到的问题。也许在《成风破浪》,他有新的认识。六一说他不会变,太浪却对小马说这个世界是会变的。六一不会变,他走了。
  龙应台回台湾出的第一本书是《野火集》,她针砭时弊,谴责陋习。等到《目送》时,更多地落笔在人性深处,似乎转而向内了。记得看过一段庆山的文字,“这个世间每个人都有他身后的难处和问题,‘人所只能独立面临的深渊’,命运有诸多限制,人需承担和解决自己的业力,生活不可能为所欲为,只能向内求索,逐渐训练,得到解答,没有它途”。杨绛先生在百岁感言里也说“我们曾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我们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认可,到最后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而韩寒本人,在博客时代也是针砭时弊的,甚至“谈革命、说民主、论自由”。但《后会无期》里,他也开始转而向内。
  影片的结尾,太浪在病床上醒来,看着身旁的正太,他伸出手做了个正太帮的手势,正太也回了个同样的手势,这预示着和解。只是这和解并非是父子之间的。影片的开始,太浪指责正太的不理解,炫耀着自己的成功。而后,正太上了他的车,车祸醒来后没有一句台词,只有那个手势。据说还有第二版结局,伤愈后太浪重返赛场,正太做了他的领航员,老年的小花坐在看台上看着丈夫和儿子夺冠。大团圆的结局,可惜大团圆并不适合反思。我们可以设想,如果正太真的去理解、去认识太浪的选择、太浪的生活,这个结局再合适不过,可是这个结局被韩寒否定了。所以,和解只是太浪自己内心的和解,与他内心里深深的执念和解。它来自于那个梦,而非现实的生活。
  在梦里,太浪遇到年轻时的正太,一起做着属于年轻人的或荒唐或可笑的事。谁的青春不荒唐呢。或许这也是值得反思的一点,年轻时鲜衣怒马的正太,因为牢狱之灾,只希望太浪做安稳的工作过安稳的生活,所以要阻挠他赛车。是否该以过来人的身份剥夺子女体验的机会,甚至为他安排生活呢?很显然,正太没能阻止,仅仅是让太浪心中有了更多怨怼。
  现实生活也一样,太多的父子之间的偏见与误会,而母子成仇的要少的多。在梦中有两处正太嘲笑太浪的父亲,也即是嘲笑未来的自己。一处是太浪的名字,另一处是太浪说不要踹你儿子的脸。正太为何会在未来做了曾被自己嘲笑的事呢?他不爱太浪吗?当然不是,他入狱前还要给妻子和未出世的太浪留下一整箱的BP机,他当然是爱他们的。又一个需要反思的问题,如何表达我们的爱。
  嘲笑的正太与做出那些举动的正太,身份不同了,多了父亲的身份。中国传统父权社会扣在每个男子头上的无形枷锁,时刻保持父亲的权威。身边这样的例子很多,外人面前说说笑笑,面对子女,尤其是儿子时板着一张脸,这大概是最普遍的父亲的形象。
  想起一个公益广告,说他在下属面前很严肃,孩子面前也不自觉得板着脸,可是在母亲面前却是个开心果。和现实太贴切了,没错,他只是他母亲的开心果,将来,他的儿子也只是自己的母亲的开心果。难道不板着脸的父亲就不能成为好父亲吗?这无形的枷锁在割裂亲情。
  再回到之前的问题,为何一定是内心的和解而不是现实中的和解呢?
  影片中有多处暗示反思。天台上关于改变的对话;太浪试图阻止正太入狱;甚至这个故事本身,太浪回到过去不也是对过往的反思吗。这些都是太浪的反思,或者说作为儿子这个角色自我的反思。我们谈向内求索,谈自我反思,终究是放下自己内心的执念才有可能和解。否则,今日再多的让步也无法弥补昨日的缺失。只有我们这代人,初为人父或者将为人父的,只有我们去摘掉头顶的枷锁,才能终结代代相传的悲剧。昨日不可追,生活还是向前的。
  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作者 :418061622 时间:2017-04-09 11:13:21
  难道有代沟?
  ;-)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