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三角梅

楼主:flymushroom 时间:2014-02-24 14:37:38 点击:285 回复:8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看到三角梅繁盛的花事,就会想起《霸王别姬》里那句话:不疯魔不成活。其实这是京剧业内的一句行话,说的是一种敬业精神,对事物极端痴迷,忘我投入和付出。但我感觉它也是在说一种活到极致的状态。三角梅给我的就是这样的印象:专注、忘我地生长,仿佛天地间只剩下灿烂地开花一件事情。
  说三角梅灿烂地开花其实不甚准确,这也是很多人对三角梅认识上的误区。高中时,隔壁宿舍的一位女生曾对着三角梅发出感慨:极力想扮成叶子的样子,结果憋红了脸。没错,我们平常看到的三角梅的鲜艳 “花瓣”,只是苞片,非花也非叶,真正的是苞片里那细小的三两朵黄白色小花,但它们往往会被误以为是花柱。三角梅花小,无香,需要将包围小花的苞片伪装成鲜艳的花瓣,吸引蜂蝶前来授粉,这是三角梅的生存智慧。
  原产巴西的三角梅在热带亚热带的许多地区都有生长。我曾看过一篇希腊风光介绍,作者感叹希腊是一个能把全世界最好看的颜色都用光的地方。图片上,希腊的景色美不胜收,但令我印象深刻的还有那鲜艳满目的三角梅,盛开在白墙边,蓝天下,碧波前,朝霞里,夕阳下,深紫浅紫,深红橙红,宫粉素白,颜色繁多而热烈,即使是用色大胆、斑斓夺目的希腊建筑,也没有哪种颜色能压过它的风头,要么甘为其背景,又或者,相得益彰。
  三角梅是脾气很好的花,不需沃土,也不必时时照拂。它还很滥长,如果你喜欢,于春初或晚秋折枝扦插就能存活,第二年可以开花。三角梅像欢乐的毫无心事的儿童,枝壮花盛,庭院、行道、普通人家、乡里茅舍,哪哪都自在合宜。
  在我上大学的那个学校,花园里有两株不知哪年植下的三角梅,我们进校时,它已经长成了两幢花房。花事盛的时候,绿叶要费劲地从密密匝匝的苞片间挤出来。它是那样的美,以至于我和室友曾试图坐到它的花茎下,幻想自己是坐在奥斯丁笔下英伦的繁花中,看书,聊心事,想象身边摆放着白藤桌子,上面摆放着英式奶茶和精致的茶点。这样的事情只尝试了一次,感觉更谈不上好,花下没有浪漫的天地,只有成团的蚊子。
  在我居住的大院里,也长着一棵高大的三角梅,藤高近四米,长在必经的路口,花开的时候,总能听到过往行人对它的赞叹。2008年那次严寒把它冻死了大半,严寒过后,虽然顽强地活了下来,却从此光长叶子不开花,叶色浓重如绿墨,像经历重创的人,满腹心事,再无欢颜。
  汪曾祺先生在文章里诧异过福建漳州的三角梅颜色之多,“除了紫的,有大红的、桃红的、浅红的,还有紫铜色的。紫铜色的花我还没有见过。有白色的,微带浅绿。” 三角梅有一百多个品种,各个品种除了叶子形状和颜色有差异外,苞片的颜色也十分丰富,红紫绿白黄。单只一种红色,便分出了宫粉、橙红、大红、玫红、枣红、深红、绛红……深深浅浅,这些红色在色相上层次的渐变,就好比一个人的人生。 比如,李彤。
  李彤在白先勇的《谪仙记》是个悲剧人物。却也不是打小便悲,在她人生的大部分时间里,李彤是被很多人钦羡的。“那幢德国式的别墅宽大堂皇,花园里两个大理石的喷泉,在露天里跳舞,泉水映着灯光,景致十分华丽”,在这种环境里长大的李彤,人生的底色就是一抹纯白,就好比三角梅中的绿叶樱花,白色苞叶染着浅浅的宫粉,淡淡的宫粉是少女无邪的心事。
  出国那天,李彤着一袭如红霞般的旗袍,“李彤自称是‘中国’,她说她的旗袍红得最艳”;在慧芬的婚礼上,“穿着一袭银白底子飘满了枫叶的闪光缎子旗袍,那些枫叶全有巴掌大,红得像一球球火焰一般”;在纽约的相亲 Party上,“她穿了一袭云红纱的晚礼服,相当潇洒”。没几年,家道中落,经历了身世浮沉的李彤如雨中青萍,倔强如她,人前是永远的佻和不驯,一日日疲惫,一日日消瘦,“可是她那一双露光的眼睛,还是闪烁得那么厉害”,所有的心事都只从衣着的颜色上泄露,“纱廊里的光线暗淡,只点着一盏昏黄的吊灯。李彤半仰着面,头却差不多歪跌到右肩上来了。她的两只手挂在扶手上,几根悠长的手指好像脱了节一般,十分软疲地悬着。她那一袭绛红的长裙,差不多拖跌在地上,在灯光下,颜色陈暗,好像裹着一张褪了色的旧绒毯似的。”
  一起出国的慧芬、张嘉行和雷芷苓,一直都是金叶紫,叶片带金,紫色的花瓣鲜艳可人,美不胜收。这样的女子一向是天之娇子,可也不至于美到毫无心计,她们不害人,却也不让自己吃亏,总之不太轻易会受伤,心上的那种。但这个时候的李彤,已经变作一株金边皱叶深红三角梅,依然艳夺人目,但你可曾想过,那浓重到化不开的深红里,沉淀了多少颜色,又调搅了几许炎凉世态冷暖人情?
  有一场戏,是慧芬的女儿和李彤的对话。
  ——“这是什么,auntie?”莉莉抚弄着李彤手上戴着的一枚钻戒问道。
  ——“这是石头。”李彤笑着说。
  ——“我要。”莉莉娇声嚷道。
  ——“那就给你。”李彤说着就把手上那枚钻戒卸了下来,套在莉莉的大拇指上。莉莉举起她肥胖的小手,把那枚钻戒舞得闪闪发光。
  “这是石头。”一切都看淡了透了。Life is an illusion.
  李彤选择的结局是沉落在意大利的水底。她留在人间的最后一帧照片,“那是一张彩色照。李彤站着,左手捞开身上一件黑大衣,右手却戴了白手套做着招挥的姿势,她的下巴扬得高高的,眼睑微垂,还是笑得那么倔强,那么孤傲。”一张彩色照片,画中人,那个惯着红装的女子,这一次只穿了一袭黑大衣。
  峣峣者易折,皎皎者易污。
  开到荼靡花事了,十分红处便成灰。
  李彤总归还不是三角梅,不够倔强。幸好,三角梅也不是李彤。三角梅是智慧的,不挑剔土壤,不在乎养分,不管不顾的蓬勃,它实在是够美,但也够硬朗。
  从单位回家的路上,总经过一幢旧房子,正对着潺潺的邕江,岁月早已将屋瓦楼墙熏得发黑,可是在布满了岁月烟灰的阳台上,一蓬玫红的三角梅正火火地绽放着,看到它,你便知道,生命,可正长着呢。


作者 :林中之路 时间:2014-02-24 14:58:00
  看到尾句:生命,可正长着呢。心里一惊,想到《桃花》那句结尾:日子真的过去好久了。人的长长久久就是这样顾此失彼狼奔犬突呀。
作者 :原娟 时间:2014-02-24 19:15:00
  “生命,可正长着呢。”
  =================
  这句好令人感伤!
作者 :踏雪焚梅 时间:2014-02-25 09:54:00
  尾句我感觉正能量啊 ???
作者 :gougoumajia 时间:2014-02-25 10:00:00
  去厦门,认识了三角梅,是厦门的市花。
  沿着铁路公园的铁轨走,女儿采了好几朵,问我,到底是叶子还是花。
  配上蓝绿色的海水,三角梅很有亚热带风情的
作者 :乡间柳笛 时间:2014-02-25 16:19:00

  哈哈,“长”看怎么发音了,生命正 chang 着呢,有点伤感哦;生命正 zhang 着呢,有点正能量哦。

  三角梅害怕严寒,冬天我都是将她搬至室内阳台。

  世博会那年,父亲送了我一盆三角梅,来张照片吧。

  
作者 :林中之路 时间:2014-02-26 12:03:00
  @乡间柳笛 5楼 2014-02-25 16:19:00


  -----------------------------
  这盆三角梅灿烂如父亲的笑颜,生命的亲和力郁郁葱葱,且斑斓如许。
作者 :连城1 时间:2014-02-26 12:15:00
  flymushroom 的文总是那么美,有强烈的个人风格。羡慕一个。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