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文学]林中-鸟鸣-露滴-虫翻-日晒-月华-人声-风雨-笔记

楼主:林中之路 时间:2008-03-24 20:42:56 点击:1318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太阳照在屁股和脑袋上。
    我想有一个随心所欲写字的地方,当然,我爱热闹,要不,不会写在这条马路牙子上来。
    我不想叫卖。这一堆水果,里面有让我伤心的。
    来往的朋友们,看一看就可以走了。
    谢绝顶帖。因为有时我只是自说自话。
    当然也不要进广告。
    思想的连续剧不能卡壳,一卡就疯掉的。
    什么自由都是相对的。我承认,也接受,但是不包括内心的自由。
    我不会说违法违纪的话,尽管在心里反胃。
    我的言论,左边一个男警察,右边一个女警察。
    我希望是那个好看的女警察抓我,假如要抓的话。但这等同于放屁。
    而我不是粪青。
    我只是走到这里,自己找了一块地歇歇。
    
    土地爷说,你还没满500岁。
    还要我在这里罗嗦一些。
    如果我说:人生就是凑数,估计列位看官都不会答应的。
    是的,我不会凑数,我坚决要写下一个“人”字。这个和阿Q的笔法没有两样。
    思想,总是在地底下运营,然后化作你屁股底下的滚烫。
    一拍脑袋,呵呵,原来够了。
    
    
    还不够呢。
    我又坐下,忘记了填写口令。
    进门要钥匙,走路要规则,社会要道德,道德在装修——要钱。
    我真的怕了。
    怕摁下这个发表,又是一句对不起。当然,这个比电棒舒服。
    唉,文人啊,你是谁?
    但我唾弃文人,我不当文人,虽然我写字。那是因为我想字比肉体经久一些。
  
  
   一个支持,是一个绊脚的木桩;
    一个微笑是一个理解的陷阱;
    我坐在温暖的木桩上拜托各位兄弟姐妹们,不要灌水;我都快呛了。
  
  
  
    1、人生悲凉处,都是自处。世界是平的,你既然奇妙,反面势必粗糙。不能自足和她足,也不能知足,所以我们于是。
    
  
  
  
    我戒掉手里的一支烟。
    心里还有一支。
    我看所有经过我的男人,都习惯看他们的手,是否有一根想像的烟。
    我喜欢闻,跟在他们身后。
    很男人味。
    我心里还有一支烟。
    
    我知道,等到我看吸烟的男人很纳闷、很好笑、很愚蠢,我就真正戒掉了。
    烟是一种心瘾。
    烟自称是在人和神之间的虚构、联系。
    烟等于痛苦。比痛苦多出一些飘然来。
    烟是心瘾。
    等到我看着那些冒烟的男人,就感到突兀、惊讶——他们为什么要捏着既不燃烧又不熄灭的一棵草呢?都那么大年纪的人了,怎么还用嘴巴玩火呢?麻烦不麻烦?
    空出口袋和钱。
    烟是不切实际的自恋。
    
    你还是悔改罢。
  
  
  
    1、快乐是肤浅的。天真也是。通过痛苦的打底,快乐也变成真理。
    2、晒太阳的老祖母=时光中的记忆
    3、古道西风瘦马,人的容颜莫不如是。爱情却是没有岁月感的。所以,一千里以外,爱还是新鲜如飞奔的荔枝来。
    4、我曾经抄写梵高的自传体书信笔记《厄运助成功一臂之力》,不知是否欧文斯通那本梵高传?梵高的文笔不输于作家。
      呵呵,智慧的张常常。在常和无常之间。三毛的形和精神。指端或纸端的沙漏。
    5、今天我母亲讲了死去的外公讲给她听的故事。
      一个爷爷问孙子。到底爷爷重要些还是猪楼里的猪重要些?孙子说,爷爷重要。爷爷说,我躺床上半月你妈妈都不搭理我,只说不见好就准备丧事。猪一天不吃食,就赶紧请医生拿药。
      
      还有一个:父亲有些不舒服,躺床上吃不下饭。他儿子二话没说,就去喊帮手。帮手喊来了,父亲已经爬屋顶拣瓦补漏。儿子说,算啦,反正我帮手请来了,你就别忙活了!父亲说,我没事啊,还能干活呢!原来,儿子是要请帮手将父亲宰了吃,省得病久了褪瘦。
      
      我妈妈又解释:你知道为何死了爹娘,儿女要做孝子不?所谓孝子,就是爹娘孝敬儿子,孝子,孝敬儿子的意思。上一辈孝敬下一辈。造新屋是为了收亲,绝对不是为了给父母养老。父母老而无用,就在旧屋里搭只角。
    
    
  
    人的思想进入宗教的问题——我想很多人经历过或正在经历。这对于个人来说是很严肃的事情。我还没读完一豆和奥修。我想说几点粗的个人感觉。
      1、宗教和思想充满冲突与和解。
      2、宗教对个人的、自由的思想是一种挑战。
      3、宗教和个人必须有机缘。
      4、国人或汉人缺失信仰,导致宗教的世俗化和人的异化,也就是说我国是无神论的土壤,是丧失敬畏和神性的。
      5、宗教不是个人的,信徒也将消除个人的东西。
      6、一个怀疑论者始终不愿意在神的面前放下个人思想的武器,这是可怕的、痛苦的和必须的。
    
  
  
    路上如是想:
     关于卡夫卡:如果你要名扬后世,你必须今生做一个保险公司的小职员一直到老,不得升迁,也不得有成功的爱情和半打女人,更不得离开你生下来的地方。当然,你还得遭受肺炎的折磨,等等倒霉蛋之类的惩罚。你愿意吗?
     难怪卡夫卡想烧掉自己的东东。当然,他也不知道上述消息。
  
  
  
    一只背离方向的鸟,莫非看见另外的天空
    忘记了飞翔忘记了身体的重量
    忘记了燃烧的肚腹正对大地的荒凉
    
  
  
    很多小女孩往学校走,学校广播里有音乐有人在鼓动一个活动,在召集。
    那些学生可能走在我失去的青春中。
    她们嘻笑着,不以为然。
    关心糖果和妆扮。
  
   
    是人,不管这种还是那种,都要经历的
    有的还过早经历了死亡,像韦星辰
    有的经历父母离异
    有的经历妻子背叛
    有的经历丧子之痛
    都是悲欢离合
    
    也许,路人甲,也许那个烤羊肉串的老人,才是真正的智者
  
  
  
    在没有飞机没有归河的地方
    我们重建了一些稻草垛
    一些农田
    稀疏的人影
    
    我和你
    在树上摘食板栗
    一条河奶大的孩子
    
    不是这样说的吗?
    生活就是一声叹息
    就像埋头走路,你停下来玩沙子
    你的指间留白的地方,太阳的光斑耀眼
    
    这一面
    硬币的温暖
    握在我们手心都是汗水
    我们都不说话
    走了整整一个中午
  
  
    等待是充满美的。人生的美都是缓慢中看见,有一些遥远。
    可以。是的,你可以冲出门外,扑向渴望的怀抱,也可以握着杯子,那里面是温暖的茶水,陈茶叶在滚水里盛开它久旷的身体,稍微的手心颤抖,都使水面的阳光打旋、晕眩。
  
  
  
    没有了感动,就没有了回忆。
    我记得的都是感动自己的一些事情。
    那个小偷的确良衬衣被麻绳捆出血迹。
    那驶出眼眶带走亲人的火车的远影。
    那吞咽冷粥为养家活口在都市的小窗口看呜拉拉的鸽哨,那晚霞和炊烟。
    离家时候,和孩子最后的拥抱。说,爸上班去了!一个夜晚,就是千里之外的离别。
    还是夕阳下,在阳光里等小孩放学,带着狂喜,像是自己刑满释放,满目湿润地站在那里。
    
    怎么会没有感动呢?怎么会不感动呢?
    母亲在厨房里借着卧室的灯劈甘蔗,往我的碗里夹菜扒面,心疼的劲,唉,人在异乡,怎么不感动呢?  
    
  
    朋友们好心顶帖,不料却是杀风景。
    国人有随地吐痰的爱好,也有标榜爱国的爱好。
    关于爱国。
    不爱国,必被唾弃——这是民族主义的话。
    国是你国还是我国还是他国?在地球上何国?
    国是人的器皿,何以器皿高于人?
    既然是器皿,就有党争,就有利用,此种简单道理,为何无人去问?
    
  
    决定研究一下鲁迅。
    这个人和阿Q和孔乙己祥林嫂闰土一起住在我脑子里有年头了。
    研究他的人,大部分都是养鱼一样养着的。
    我靠自己养着,不靠鲁迅。
    当然,社戏还是必要的,就像我老家的皮影子戏……
    鲁迅敢说话,也会说话。
    而我的经历似乎告诉我,你不敢说话,也不会说话。
    他生活在一个“白色恐怖”的年代。这个白色实际上吓着了读者的我。
    
    所以,我要研究鲁迅,做自己的研究。就像我去鲁镇边上,买了毡帽,终于敢于给自己的头戴上。
    它,不过是我眼中的一顶毡帽。黑色,有线条,和政治有何关系?
  
  
  
    写给姚明
    
    那时期你我都是乔丹的球迷
    现在我是你的球迷
    撑不住的远不止个子、伤痛、荣誉、期待……
    这个世界没有完美,也不可能完美
    你也是的,总是少一点美国人的霸气,多了一些中国人的懦弱
    你的气质里还有中国式的容忍、沉默、退让、牺牲的精神
    不适应NBA,承载了太多国人的期望
    倒下,在场外如同梦外,看看这一切
    并非没你不行
    你也并非非得如此
    累了,你就歇歇
    人生,还要轻松
  
  
    生活啊
    
    很多地方需要你
    
    哪怕抱一下
    
    
     
    在十七年前的站台,我在雪地里埋了一条鱼。
    想回来的时候挖出来。
    但我肯定回来过,关于鱼,我尝试过,那么多记忆里,独独没有了它。
  
  
  
      虚拟和现实世界实际上也差之不远。
      人和鬼也是。
      鬼是人闹出来的。
    
  
  
  
    怀念烟
    
    一只鸟,在眼眶里踱来踱去
    抽烟的人
    并不把抽烟当一回事情
    直至烟雾弥盖住
    他的身体,替代他,缭绕他
    在空荡荡的地板上
    走来走去
    
    嘴角上叼了多年的
    半只烟卷
    贴心脏位置
    渐渐瘪掉的烟盒
    裤兜里自燃的打火机
    手指之间有闪烁的男人
    
    他烟气很重
    如果带着酒意
    就显出邪恶
    他不知道自己的嘴臭
    在烟声里他讲述着
    童年跟随大人们
    跟随烟的味道
    拣拾烟屁股
    给瞎子伯妈,颤抖的手,过分白净满是皱纹的手
    摩挲着长短
    就一口,踏上仙人的步履
    
    没有烟
    所有的事件
    都不会有结果
  
    科幻现实小说连载:
     比永远多一天
    
     当你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你最好牢牢握住手中的咖啡杯,这也许是你在这个世界上最有把握带走的东西,唯一的东西。因为当你接触这些文字,你脚下的地球将快速进入时空隧道,坠落在恶梦纪,在那里,地球也只是一个驿站,一个荒凉的小站,或者是一个废弃的垃圾站。你哪怕是在一杯咖啡里结束自己的性命,也比呆在地球上强。哪怕你亲爱的人,也许并不是你老婆,她在厨房里为你煎鸡蛋。你能闻到鸡蛋和清油相互煎熬的香气,人间的香气,它们还没能勾引出你强烈的食欲,你就已经坐在我的对面,看着一台滋滋作响的电脑。
  
  
  
    比永远多一天
    2
     为了给你取个名字。我从女娲的名字开始筛选,又从盘古的名字开始过滤。始终没有给你找寻到一个好的名字。干将耶?镆铘耶?当归?柴胡?是男还是女?
     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还是美国人?
     你茫然地看着我。
     我也茫然地看着你。
     电脑还在加速地运算着。
     是的,我们都应该有个名字。但是为什么要有个名字呢?如果只是阿拉伯数字的符号,如果只是单个运行的字母,如果只是一些蝌蚪……人类会那么在乎自己的名声吗?什么千古骂名,什么人过留名,什么留取丹心照汗青?岂不是都是放狗屁?
     连狗屁都不是。
     设想一下,假如秦始皇的名是B,亚里士多德的名是C。无差别无等级无地域之分的字母,无疑比所谓的名声要紧多了,高级多了。早知道自己连个骨灰盒都不可能留存,连地球都不可能留存,为名所累有啥意思呢?还不如多去嫖个妓女或者玩个鸡巴……
  
    风尘仆仆的鳏夫
    正在扬州的官道上赴任
    眉宇间点点落红
    是昨夜极尽风情的女子
    即兴写下的作品
   
  
  
     一个夜的两孩子
      
      找不到家门
   
  
    在水白风轻的人工湖或者是充满修饰感的天然湖边上
    用杨柳间隔开来的钓者
    有的是直钩
    有的是曲钩
    有的是群钩
    有的是单钩
    有的没钩
    
    掉着,钓着一湖青黛或
    一丝杨柳肩
    一抹乳肥岸
    一只鸣虫瘦
    一双甲鱼晃
    一个影子悬
    一片鳞儿拂
    还是只管钓着,掉着
    ……
    
    到底是鱼儿,还是钩儿
    到底钩儿还是鱼儿
    或者它们本身就是一个
    或者就是自己
    戏玩自己?
    你没看到有的人一个鱼跃
    快感淋漓地喊
    扔到水里再重新来过
    每次钓上来的绝不重复。
    
   
      六百年后
      还是有风吹着
      米汤、桐油、灰浆流出的缝隙
      我们的身影映入草地
      只剩下
      虫鸣和乌鸦栖息
    
  
  
  
    她从不叫我。接到电话如同被绑架,只想逃脱。
    问吃饭了没长胖了没成绩提高了没,然后无语。
    
    她还小,现在也是。
    
    她还小的时候听到我说我会老的,因为她在长大。
    她哭了。更不许我说自己会老。
    她觉得父亲永远不会老。
    
    朱自清的父亲臃肿费力爬下站台,兜几个橘子还是苹果,小心翼翼地,要给出行的儿子。他的背影平凡拙朴……
    我也是这样一个父亲吗?
    
    
    
    
  
    还是雨
    半空中下来
    瓢洗秋天的厨房
    豆荚里的星子、山峰上的螟虫
    
  
    关于树
    
    满脸胡须满脸根茎的树
    每一棵树枝下
    遮蔽着一对情人
    巨大的伞盖。春天的蘑菇。两颗碧绿的图钉旋转着
    在你微微动摇的手心
    
    如果爱情也浑身出汗
    如果一滴汗水能握住
    我也就能观照这些树
    
    树。等待。
    一拨拨情人结婚生子去了离婚散伙变成腐败的树叶
    树还在等待。
    按照几百年的光影计算
    这棵笔直的叶桉来自澳洲
    如果你沿着笔直上去
    地球,也不过是一滴不太圆润的水珠。
    
    
     《》街的拐角
    
    街的拐角
    是从街的这头拐向那头
    是街的这头和那头
    是接头
    是街头
    是一辆车和
    另外一辆撞头
    是拧在手里的麻花
    是香气
    从凌晨四点的铺子里
    泼洒灯盏
    是你的身影
    从黎明这站出发
    是拐角
    从街的怀抱里
    拐了出去
    
    是遭遇
    还没发生
  
  
    《》解读海子的一首小诗
    
    今夜你的黑头发
    是岩石上寂寞的黑夜
    牧羊人用雪白的羊群
    填满飞机场周围的黑暗
    ——————————————————
    黑夜等于黑头发等于飞机场周围的黑暗
    牧羊人指飞机场周边放羊的人或在有岩石的山上放羊的人,也是自然的神祗。
    雪白的羊群就是雪白的乳房
    这一段写抒情对象的身体和诗意的夜色
    
    黑夜比我更早睡去
    黑夜是神的伤口
    你是我的伤口
    羊群和花朵也是岩石的伤口
    ————————
    黑夜是神的伤口,山口或歌唱的嘴唇
    黑夜是神的伤口,我爱你,你是我身心的伤口
    你的乳房你的花蕾你的生殖你的秘密,也是我的伤口
    这些移动在山体的秘密伴侣
    岩石代表男性或男性生殖器
    
    雪山
    用大雪填满飞机场周围的黑暗
    雪山女神吃的是野兽穿的是鲜花
    今夜 九十九座雪山高出天堂
    使我彻夜难眠
    —————————————————
    这一段也就顺理成章的读懂了
    诗人追寻诗意的野性的女性的美
    应该是美和痛苦
  
  
  
  
  
    风在我们的体内询问着世界,如果人与世界的对话是某种猝然,诗歌当然猛烈,直接如风。我们内心的成长是有限的,一旦随着风敞开,风的无形和人的有形交错,或者说,撕开了风,看见风的渴望。人的漂泊不定感在风中得到确认。有时就是这样,突然被什么给击中,给带来。迅疾、全无理由和方向,就象抖擞的树叶,无缘无故落满了脸。
    
  
    科幻现实小说连载:
       比永远多一天3
    
     地球没有像你的屁股那样舒坦,在沙发椅子上扭来扭去,直至得了脊椎炎。地球更像一个消耗中的器官。没有任何资源存留。母亲干瘪的乳房?其实,地球荒芜到连一个虚构的比喻都没有。
     没有煤、没有泥巴、没有人可以利用的任何东西。它有的是吞吃人类的思想和怪异的叫喊。其实再谈论地球的环保是毫无意义的事情。环保是上古时代的人谈论的。那个时代,因中国这个巨大的加工厂而看到羞耻和悔恨。环保成为世界的主题。但又能怎么样呢?美国笑嘻嘻地把污染和垃圾运往中国,外包处理,但是却忘记了人类只有一个地球。当然美国人不是那么傻,尽管在上古时代,他们已经穿越时空,建立空间站,也就是我们现在居住的城市的前身。
     上古时代的人民丧失了食物的美和吃食物的滋味,因为这个,他们还丧失了爱情,因为爱与否,性的结果都是生殖。
     随着人类往太空移植。世界发生了空间的转换。
     人们终于消灭了国别。因为人类放弃了地球,放弃窝里斗。随着物质不断的武装。人类和机器的不同,就是制造和被制造的关系。人当然也可以相互制造。这样开始了紊乱。你完全可以编程处理好谈恋爱,也完全可以随意拆卸掉头颅,把思想拿出来打打鞋油。
     那么,生命和机器有了血肉关系,思想也可以弄斤买卖。人类的繁殖渐渐失去意义。
     做爱成为了娱乐,甚至是健身运动,纳入奥运会参赛项目。
       你吐气如兰
      
      我手指明亮
    
  
  
      家乡和云一样清晰
      
      一样远
      
      一样离弃我的眼眶
    
    
    科幻现实小说连载:
         比永远多一天4
    
     街道组成城市的格局。一个个粗俗不堪的图画本子。被一些长大把胡子的古怪男孩画坏。一堆笨拙的线条。黑社会的道道。
     其实把窨井盖打开,城市的内脏无比肮脏和丑陋。下水道如人类的下水、杂碎。不好再说。
     不过这些,都成为了地球的废墟。连同政治文化经济——所谓的上层建筑。那些伪劣的印刷品。高贵的谎言。比下水道城市群还要肮脏的交易。
     到了我给你取名的时候了。你的名字就叫林。你的身体叫鸟。你的女人叫露。你的同志叫虫。你的上司叫日。你的情人叫月。你的邻居叫人。你的孩子叫雨。
    
     我将消失。如你所见。
     我在你之中。
     我闯进你。
     你开始了在噩梦纪的游离。
    
  
    酒啊
    将要杀头的酒
    不讲规则的酒
    颠覆政府和人民的酒
    道德败坏的酒
    乱人心性的酒
    黄国恩的酒
    林中之路的酒
    不能释怀的酒
    暗中使坏的酒
    无知无觉的酒
    呼吸的酒
    无边无际的酒
    找不到杯子的酒
    找不到女人的酒
    呕吐的酒
    烧红的酒
    打铁的酒
    出汗的酒
    做爱的酒
    美酒
    好酒
    酒酒
  
  
    乡村―――月亮的稻垛
    
    第一垛
    
    我快要抓不住这手中的雪
    这大地心中的怜悯
    雪中飘荡的乡村
    
    我快要抓不住自己的双手
    持有黑暗行程的甜蜜伴侣
    
    一双美好的飞鸽 凌空喜悦
    哦 永不陷落的君士坦丁城堡
    鸡鸣旷野之旅
    遭遇雪中的稻垛
    款待少女的体温
    
    第二垛
    
    银河边上摇晃古老的木桶
    白雪是沦落人间的一轮月亮
    
    第三垛
    
    今夜不用风吹
    母亲的白发扎起篱笆
    当我们走过身旁的树枝
    想起年岁 爱情的经历
    故事一分两半
    在南北之间冻伤
    
    第四垛
    
    故事是冬天沉睡的稻田
    一个农人在稻垛里休息、劳作、捆绑着稻草
    黑暗的、在黑暗中闪光的、支撑着泥土伤口整齐的稻垛
    运回乡村或者卖到城里
    扔在一辆无望的牛车上
    或者被雨夜的星光打湿 束在农人腰间
    或者留在空虚的稻田期待 来年的腐烂
    
    第五垛
    
    谁也别指望逃脱
    不断不休不止的轮回啊
    在人类运送稻草的途程上迷路 耽搁 披着风雨
    始终 走不出头顶一轮月亮
    
    第六垛
    
    今夜不用风吹
    让我们不关门出去
    让我们还能回到温暖的家
    让我们忘记熄灯
    让母亲感觉我们还呆在家里
    让她睡得安稳
    像我们心爱的婴儿 不碰她襁褓里的爱
    
     初稿于1994年
  
  
  
作者 :春风蝶舞 时间:2008-03-25 09:03:00
  沙发支持下:)
楼主林中之路 时间:2008-03-25 12:37:00
  到底是我的老领导,敬业得很。谢啦。
作者 :寒流吹雪 时间:2008-03-27 15:27:00
  匆匆的脚步踏入林中之路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