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午茶

楼主:gougoumajia 时间:2014-08-09 15:09:00 点击:463 回复:2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喝午茶,尤其是一周第二个工作日的下午,听起来还是带着点奢侈意味的。别瞧咱们每分每秒都可以在微信群里路过,真照个面,感受彼此的温度与声音,的确称得上是奢侈的相约。好在,李教授从一开始,就把这次的会见升华为学术探讨,无形中为这份奢侈凭添了一份殷实。
  这是我记忆里最温暖的夏天。步入旅馆的大厅,原本就不刺眼的午后阳光,经过空调的冷却,柔软而散漫,随处飘荡。我正在前台问询,一声响亮的招呼,想都不用想,这是林中的声响。我一扭头,两位老兄正坐在大厅一隅的吧台上,捣鼓旅馆里的公用电脑。
  老友之间,是可以免去礼数的。老林和老武,算得上是老友了吧。一见到野草的老友,我就会犯个老毛病。抬起手,我在唇边比划了一下,老武摸出了纸烟和打火机,帮我点上一支。这是一个女士在野草享受到的最美妙的福利了。我从来享受着老友们的烟火而不回敬。这样子的无耻让我觉得舒坦,暗地里,我也是有一样原则的,除了野草,我哪里也不会去动用这份福利,不是不能用,是根本不想用。
  卷烟的滋味钻入齿缝,突然想起弯刀豆那天午饭时和我的低语。那是我们在璜塘分手前的最后一次团餐,刀豆凑近我的耳朵说,姐,女人不要做香烟。嗯?我不懂。刀豆说,香烟的精华吸完就被扔掉了。我恍然,恍然中觉得胸口被硬生生砸了一锤子。
  指间的卷烟攒了一段灰,我拉了个烟缸来承接,烟灰弹落在雪白的瓷缸里,烟头上的红微弱而灿烂,我顿觉一丝温暖。那么,有什么关系呢?凡是为了你我的欢乐而化为灰烬的东西,都值得疼惜,对么?
  老林对老武真是没得说,在公用电脑上为葡提记捣鼓一个微信公共账号。老武倒像个没事人似的,对此可看可不看。话说回来,拽着迟来的时代信号奔跑,这是老林擅长干的事。林中之路,有时候,我觉得这条路之所以是未尽的,只是因为它是一个圈。它的方向之所以难以辨认,只是因为这片林子里的树木过于相似了。林中陷入的正是这片工业化制造的丛林。或者再放开眼量呢?假如地球是一片丛林,岂不知林中正是绕着赤道这个最宽敞的圈在挥汗狂奔呢?永远不要轻易了结一个人轨迹的尺度,对吗?
楼主gougoumajia 时间:2014-08-09 15:32:00
  这个盛夏的午后,下午3点,北半球的阳光不带一丝赤道的热辣,缓缓穿透玻璃幕门,就像此时的林中,专注而沉静,这是难得的关于林中的印象。而此时,另一个侧影投入玻璃幕门的边界,这样干净利落,我看到了,他是李教授。我三步并作两步赶过去,麻利的拉开玻璃门。教授有些微的受惊,继而露出灿烂的笑容,喏喏地说:美女为我开门。彼时我们敞亮的心情,我相信教授想说的并不是这个。只是,我们都有了难以改变的语言习惯,于是我们彼此习惯,这样说,这样听。
  能来的,都来了。原本说的要找个地方喝茶的提议,这时候已经没人提及了。谁舍得将难得相逢的时光抛在找寻形式的路途上呢。
作者 :小培大诺 时间:2014-08-09 15:51:00
  沙发^_^
作者 :言浅浅 时间:2014-08-09 16:04:00
  文字的调调已经铺展舒服了,怎么还没上茶呢,^_^
楼主gougoumajia 时间:2014-08-09 16:27:00
  大厅一角有部自动咖啡机。林中拿着房卡刷机子,为我们每人接了一杯速溶咖啡。对这杯咖啡来说,午茶这个词的确是奢侈了。纸杯里汤水稀疏,仅剩的一抹褐色也分了层。这是我喝过的最透明的咖啡。林中终究是起了狐疑,我按着自己的经验告诉他,一定是咖啡机里的咖啡粉使完了。林中要喊服务员来添加,被我们制止了。凡是可以喝的,都能够醉人。如果人已经那样浓烈,汤水淡薄一些应是恰到好处的。老武是浓烈的,李教授是浓烈的,老林是说不准的,足矣。
  我们都坐在沙发里。一位浓烈和一位说不准正在以兄弟推心置腹的善意,劝说另一位浓烈稍微转转脑筋,改变一下葡萄园的经营计划。老武只是听一听,也没给两位兄弟什么明确的回应。我连听一听都疏懒了。我真的是变了。按照老套路,不要说,经营一类的话题同我的专业多少是挂钩的,单是我好事的性格,总是要发出几句声响的。轻的,就着他人的议题细论;重的,直接质疑整个议题的方向。但是,今天,我没有。渐渐懂得,其实,我什么都不在行。所有关于应该的设想都带着叶公好龙的一厢情愿。所有的应该都是自以为对他人他物的了解。而当一切不应该实实在在从未止歇地发生的时候,我还在为应该寻找着早应该。到如今,不如,就不声响了,对吗?
楼主gougoumajia 时间:2014-08-09 16:29:00
  是想写点什么的,可就是写不来。我摸索着学点浅浅的文字的味道
楼主gougoumajia 时间:2014-08-09 18:28:00
  有些问题其实不是问题,比如,我怎么变成了今天的我?答案是,一个人,一个透明的人,就这样渗透到血液里。起初血液是这样提示我的,当我要说什么或者做什么的时候,它问,如果是他,他会怎么说呢?他会怎么做呢?日复一日,我就这样说了,也这样做了,也越来越是今天的我了。我把这个不是问题的问题敲打出来,仅仅是因为,感激,无法按捺。
  也不能持续的不声响,谈话终于进入了扯淡的康庄大道。早早进入职业演练的准李教授反复强调,这是学术探讨。就着寡淡的咖啡,教授执意问我飞虎寨到底说了些什么。以我懒散的性子,三言两语说不清的玩意儿,就开始敷衍了,当然,更主要还是被心虚闹的,有些东西说出来味道就全馊了。幸好老林开启了东欧文艺的话题。听着那些富有斯拉夫民族音节的遥远名字,我还是声响了。我说,林中适合东欧文艺,那是充满了挣扎的文字,林中喜欢挣扎。
  教授终于将课题返回自身。我固执的认为,理解世间的一切缘由都是从理解和洞穿自身开始的。从这点来看,我和教授不谋而合。他问:你为什么要叫我李三郎啊?老林冒出来一句:她就是这么叫叫而已。我正要点头做个认同者,教授转过脸发话:狗狗的任何说法都是要绕三圈再理解的。我硬生生稳住下巴,沉吟了一下,说:拼命三郎啊。教授满意了,说道:你看,就是有含义的。
  是啊,为了捕获四娘的真爱,是得有些锲而不舍的韧性和不计得失的傻劲的。我突然也觉得李三郎这个名字大有深意。虽然当初,我脑海里冒出过李大狼和李二狼这两组音节,立马觉得没李三郎好听,仅此而已。虽然这点细节暴露了,但我相信教授不会怪罪于我的不真诚。教授的最可爱之处就是不以恶意度人。三圈之后,三郎这个名字又多跑了一圈,虽然回归了他最简单的最初,却带上了又一次重生的意味,这或许就是教授一直崇尚的轮回吧。他说,通过这些学术探讨,他准备写一些东西。我很期待,期待他的写作,更期待这份写作能感动四娘,哪怕是百分之一。
作者 :何振衣 时间:2014-08-09 19:40:00
  来顶个帖。飞虎寨?,姐姐要是说不清楚,就叫小何来说嘛。咕哝咕哝下沉……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gougoumajia 时间:2014-08-09 20:37:00
  午茶,没有酒。没有酒的老武是一个不讲故事的老武。谁也不知道这厮肚子里窖藏着多少故事。或者他就是那个被国王强娶了的阿拉伯女生,为了自己也为了别人的性命,整宿整宿陪着国王喝酒编故事,喝了一千零一夜,终于把国王喝趴下了,从此,所有的女人都得救了,安拉。
  老武不吐故事,对于午茶之外的野草可能是件幸事。说出来的越多,写出来的越少。这个午后的老武言语是散漫的,但也集中,那就是捧。不是捧教授的学术探讨,这厮不鸟这个,是捧老李。但对于女人,说捧有点低,姑且就说恭维吧。认得稍久,便能知道,恭维女人是老武的语言习惯。这种习惯简直不能叫人直视,真的不能直视。老武和我各坐一张沙发的两头。有一回,他恭维了一个女人,我猜这个女人是我,又吃不准,便朝他直直望去。他直勾勾望着对座的老林,好似在等他的回应。我又望去教授,他好似正在琢磨和体会这句话的运用,有些出神。
  这些恭维具有语录式的严谨和烂熟,对于记性很烂的我,根本记不下任何一句具体的。但除了一句,老武说,你今天穿的这件衣服加分。稍微熟悉一点老武文字的人,不能不知道,他写过不少女人的故事,这些故事里的女人都是穿衣服的。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老武总是不遗漏对每位姑娘穿着的描述,连宋月娥这样的灵魂,也有件不旧不新的袄子钻入他的梦境。按着他曾经干过摄影这个行当来推测,这厮是个视觉系的人。在见面之前,我隐约预感,他会对裙子说句什么。他说了,我也记住了。
作者 :何振衣 时间:2014-08-09 21:06:00
  飞虎寨嘛,两个字概括:荒诞。小和尚下山有任务,可他只注意到了女人。来了猎人,说是去打虎,却什么也没打成,一群人又回到和尚庙。至于后来和尚庙变成飞虎寨就更扯了,因为除了一堆破铜烂铁,什么也没有,没一个像样的强盗。庙变寨,好像并没有产生实际的意义。
  说得简单点,一切毫无意义。
  姐姐这样荒诞到底的写法,从来都有。缺陷是,狗狗姐还没有理解文字的趣味。通常那些荒诞的写作者,会在文字中,在叙述中跟读都玩各种各样的游戏,开各种各样的玩笑,这样文章就不会乏味了。
  总之,要在《飞虎寨》里找出什么道理,是徒劳的。
  • gougoumajia

    举报  2014-08-10 12:41:36  评论

    I服了U。得,技术上我无条件听小何的。你说了算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北国之春1102 时间:2014-08-09 21:46:00
  还没有写完吧?
  很过瘾。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gougoumajia 时间:2014-08-10 12:37:00
  此处省略已经写好的287个字。

  聊多一点,我会有些不自在。过于熟悉的老友在一起,未必真的有那么多话需要表白,这个时候,说得最多的那个,是要有着献身精神的。自从明白这一点以后,我的聆听里就多了一层感激,少了一层刻薄。挨着我是一面几乎落地的窗,盖着乳白色的纱帘,我起身,掀开一角探看。
  旅馆的后头,隔着一条水泥胡同,是栋正在重新装修的多层楼房。这是都市里最常见的景致了,一堵墙之后是另一堵墙。胡同里堆着一些建筑垃圾,像是敲打下来的窗框,一口口窗户豁着黑洞,仿佛很深,根本看不透。楼宇的体格虽然已经无法改变,但内里又要被重新区隔和成形了吧。看不见任何动静,此刻应是荒芜着。原先也有人去过,以后也有人再去,谁又会遇见谁么?城里的剧本都一样,演员各自不同。弄堂里穿过的风依旧会掀动那一抹柔情。柔情呀,真的似水,你用什么样的容器接纳它,它就呈现出什么样的形状。也许,我们真正恐惧的不是它的形状,而是干涸。
  想多了,何必庸人自扰。在这样一个明朗的午后,不需要用点滴的伤感来衬托简单的快乐,我放下帘子。三个家伙自在地粘在沙发上。老友们不会介意我的刻薄,他们清楚得很,此时我刻意地站立着,而他们随意地坐着,因此,我得以高高在上的观看他们。他们随时可以起身,就像我站累了,一样会矮到沙发里去,或者地上。
  有个服务员打开了咖啡机,往一个透明的方形罐子里倾倒咖啡色的粉末。我跟林大说,瞧,咖啡粉来了。服务员离开后,林大要去给我们倾倒一杯真正的速溶咖啡,劝不住。他尝试了许久,这一回,咖啡机连水都挤不出一滴了,看来真是浓的化不开了。就是的呀,在这样一个透明的午后,就让一切像那杯单薄的咖啡一样,淡淡地化作水印,以感觉的方式流淌进记忆的河床中去吧。
作者 :麻将推到胡 时间:2014-08-10 18:20:00
  盛夏的傍晚,被玛雅的水雾喷淋,居然有点冷。排队等候的间隙,看了狗狗的文字,心里却暖了起来。狡黠聪明的女子总是性感,令人着迷。在那个慵懒的午后,平凡的大堂沙发上,狗狗用智慧的细眼让我们沉醉在她的河里
  
作者 :58居士 时间:2014-08-11 09:32:00
  狗狗很有文艺范儿:)
作者 :林中之路 时间:2014-08-11 09:41:00
  老李喝酒之前是很帅的,但酒糟鼻子冒头的时候,就不那么帅了。即便不那么帅,也比我显得俊逸,今儿我总算明白,原因是老李又摊上“学术探讨”这一词汇了。这词汇要从我嘴里出来,估计牙都会被人打掉的,即便不打掉,自己也会酸成粉齑。但老李说起来就挺像那么一回事儿。

  老武挑选星期二来喝酒,稍微显得有点黑色。这厮气焰渐高,估计稍有滋润的日子是不大习惯的。有人想问葡提记的故事连载是否后续,他一句话轻描淡写掉,说整那些东西得闲。我和老武在人前都是不短话的,但就两人的时候,倒是喝茶抽烟为主,是不是合了那句:他们两个,好得没话说。其实,男人之间是无话可说的。即便,酒喝高了,要说就骂对方狗日的,或者自吹自擂一番。
作者 :东369 时间:2014-08-11 10:06:00
  娓娓的,缓缓的道来。不疾不徐,细品,香浓处,犹如一杯午后普洱加糯米香茶。
作者 :司马四娘 时间:2014-08-13 21:01:00
  四娘掩着嘴巴,偷笑。
  狗狗最善解人意,又最聪明了。多么智慧啊,我得修行多久才能达到这种心境呵。。
  :))
作者 :弯刀豆a 时间:2014-08-14 23:00:00
  在我心里一直把看姐的文字当做非常庄重的一件事!因为你总能在简约的场景与情节中恰到好处的“留白与扩展”,比如这午茶里的“柔情似水,你用怎样的形状迎接它便换化成怎样的形状…”在这我看到了“将心比心,以诚相待”的哲学进化版!引人入胜,回味无穷!这不禁让我想到武哥家的园子,那不止是春种秋收的蔬果,更是一种生活选择!
  记得有人曾说:人真正的魅力——不是你给对方留下美好的第一印象;而是对方认识你十几年后,仍喜欢和你在一起!这句话似乎是为姐量身定制的,因为我看到好多野草姑娘们都发出将来想“蜕变“成你的心声呢。哈哈
  • 麻将推到胡

    举报  2014-08-15 09:37:11  评论

    桃李无言,下自成蹊,狗狗不语,葡提不离。善哉,善哉,狗狗V5,阿门,阿门,葡提老祖。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gougoumajia 时间:2014-08-15 10:11:00
  先讲个礼数吧,谢谢读过的和还回过的。
  各花入各眼,按袍兄语,生命自有出路。
  如果喜欢这篇,可能此时恰性相近,而下一分则不得而知。
  文字的放大性可以用来游戏,这也是我不太喜欢它的根本原因。唯真情本原。
作者 :yunyi云艺 时间:2014-08-15 12:19:00
  有点真情。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