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小说:一桩爆炸案的N种说法

楼主:连城1 时间:2014-09-15 10:48:51 点击:195 回复:18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1、尹二来把自己给炸死了

  估计很多年后陵下村人说起那天傍晚发生的事,还会记忆犹新。
  事情发生之前,什么异兆也没有。那个傍晚和所有的夏日傍晚一样,蝉在树影里嘶叫,和风掠过墙根艳开的紫茉莉,妇女们在自家菜园子里拔了菜,在门楼底下或剥毛豆,或掰茄子把儿;老爷们儿腆着圆圆的肚子在村道上大摇大摆地走着,互相打招呼:“麻将才散场?”或是:“今儿天不错,有风有太阳。”多么祥和的气象,没人相信惨案会在这样的傍晚发生。
  爆炸声就是在这时响起的,一声震耳欲聋的“轰——”,几乎就在同时,巨大的冲击波像海啸一样,迅速地袭击了整个村庄。树叶簌簌作响,林鸟尽飞,地面痛苦地震动了一下子——事后,据夸张的五大麻子说,整个村庄的人和草树在那瞬间一齐倒了下去,像一脚踩在韭菜地里,所有动物和植物的躯体都向着村外伸展,老天爷会看到,一朵红艳艳的大花,在斜阳下妖异地盛开了。
  人们惊慌失措。打麻将的,提水的,剥毛豆的,在巷子里吆鸡的,所有的头都乱转着,哑着嗓子互相探问:“什么声音?”然后大家乱猜:谁家煤气罐爆炸了?地震了?美国投了洲际导弹?小台湾打过来了?他们像鸡窝里进了黄鼠狼的鸡,在原地乱蹿。没多久,村东有人鬼哭狼嚎地奔来了,多是女人和孩子:“了不得啦,死人啦——”
  谁死了?不明真相的鸡们有了方向,围上去问:“到底是怎么回事?谁死了?”
  “尹二来把自己炸死了呀!”
  噢,尹二来把自己给炸死了!男女老幼一窝蜂向村东涌去,那几个村东奔来的女人在原地哆哆嗦嗦地讲述着什么,人们已没耐心听了。他们需要亲眼看到真相!
  空气中一股浓重的火药味。尹小宝家东边的小斜路上,尹小宝的女人葛翠俯卧在地,身上几乎是一丝不挂。乳白的、瓷似的身体撒满了红艳艳的血花;白胖的、美丽的葛翠,陵下村所有男人的梦中情人,此刻已成一具艳尸——有大胆的人上去探了探鼻息,摇着头对大家发布了葛翠的讣告:“她死了。”
  尹二来呢?不是说尹二来死了吗?人们狐疑着,互相验证这消息的真假。村东居民一脸恐怖地示意:“真的死了!”人们顺着那目光环视周围,眼目所见,是落着蜻蜓的篱笆、翠萋萋的青草、腌臜的猪圈和粪坑、烂了半边的麦草垛——“尹二来,尹二来在哪里?”有人冲他脚下呶了呶嘴:“那,那就是尹二来。”那人狐疑着抬起脚,看到赤着的脚板下踩着一块新鲜的红肉。“对,那就是尹二来。”
  嗷!一声兽似的哀号,那人一纵丈把高,待到落下地来,就跟安了火箭助推器似的,眨眼从众人眼前消失了。
  是的,尹二来已化身肉末,正和他们亲密地呆在一起。人们用恐怖的目光环视,看到黄土路上、青草丛里、猪圈的平顶上,到处都是雾似的血痕。人们四散开来,搜索着,他们在篱笆上找到破布丝儿,那是尹二来素常披着的灰色布衫;母猪槽里一坨血淋淋的碎肉,不知是尹二来的什么部位;一个小孩在树梢上发现一截肠子,他惊得大张了嘴巴,像是要吞掉那截肠子。
  通过扩大搜索范围,人们发现,尹二来的头在五大麻子家的茅坑旁边,嘴啃着一段枯木上的干木耳。脸容模糊,眉头紧皱,似乎对这个栖息地很不满意;他的一只手落在安顺家的房顶上,焦黑,像是烤糊了的特大号鸭掌;他的半拉屁股带着一条完整的腿,落在村边的水沟上沿,裤子已经被炸药剥去了,鞋子也无影无踪,一只纯棉运动袜却是完好无损。
  夕阳血红地挂在村西的老槐树上。一天赤红的火烧云,好像天堂着了火,村庄成了一个红海,所有人都有一张关羽似的重枣脸。事后,人们议论,那是异兆,真正是异兆。

楼主连城1 时间:2014-09-15 10:52:00
  2、现场

  警车很快来了,兴奋地锐叫着泊在尹小宝家门口。警察提着箱子牵着警犬跳下车来,分工明确,有拉警戒线的,有拍照的,有验尸的,有戴上白手套提取痕迹的,有向围观群众了解情况的。一个法医证实了刚才讣告的准确性:葛翠的确死了。
  警戒线里边,警察们有头有绪地忙着。另两名警员拿着本子,在尹小宝家门口问村民:爆炸案发生时,谁在现场?开始是什么情况?尹小宝的邻居刘丙银媳妇说:
  “我摘了一篮眉豆角子,正在门口择,忽然看见葛翠发疯似的从家里跑出来,尹二来在后面追,衣服里咝咝冒火星。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站起来看,看到尹二来追上葛翠了,他想抱住葛翠,葛翠一扭身,又挣开了。葛翠又往东跑,尹二来跟着追,又给追上一次,葛翠穿着小吊带裙,那种很滑的布料,没领没袖,很不好抓住,我估计是因为这个——唉,反正又给葛翠逃啦,没逃几步,轰一声,尹二来就炸了!”五十多岁的刘丙银媳妇激动得有点语无伦次。
  “那么,尹二来是什么时候到葛翠家的?当时家里还有什么人?”
  “我没看见尹二来去。我在菜园地浇菜呢。也不知他家里当时有谁。尹小宝打工去了,他妈住得远,平常就葛翠和孩子在家,孩子才四岁,平常就在门口玩,也不知——龙龙?龙龙!”刘丙银媳妇吆喝起来,把头像葵花盘似的扭着,用目光在人丛中搜寻。又有几个人跟着喊:“龙龙,龙龙!”
  尹小宝的另一个邻居王宝通媳妇向警察反映:
  “我在门口扫猪圈,我亲眼看到尹二来到葛翠家的。他穿得很整齐,没跟我打招呼。他进去可能就十几分钟,葛翠就跑出来了,他在后面追,葛翠在前面喊救命——”王宝通媳妇补充了一个细节:救命。
  “他抓住葛翠几回,又给葛翠逃了,唉,哪知到最后没逃出命!——哎,警察小伙,葛翠是不是给震死的?”
  警察小伙不说话,只往本子上记着。
  葛翠的婆婆来了,显然刚从地里回来,手上还有泥。她倒是很镇静,到儿子家里转了一圈,就在王宝通家的草垛后面找着了孙子。四岁的孩子呆呆地蜷在麦草下面,像一只秋鸡。尹小宝的妈抱着孙子,检查了一遍。孩子什么事儿也没有,显然只是给吓坏了。他死紧地抱着奶奶的脖子,勒得老太婆喘不过气来,眼珠都有些突出了。一个警察小伙问:“案发时孩子在不在家?”孩子钻在奶奶耳朵下面,一言不发。
  尹二来的媳妇也来了。她很惊异的样子,似乎不相信尹二来已经死了,所以,她的神情仅止于“惊异”。警察小伙问:“尹二来的炸药是哪里来的?”
  尹二来媳妇说:
  “还是好几年前,我们家不是有部车吗?在陵上石场拉石子,石场要炸石,火药很多的,我家那口子就弄了一包炸药来,还有雷管和导火索,说等闲下来炸鱼吃。后来,好像都没怎么闲下来,再后来河里也没有鱼了,那包炸药就一直放家里。放在哪里我不知道。”
  “那么,尹二来今天有什么行动?你没发现异常吗?”
  “他?最近几天都有点犯拧,我也不想撞枪口上。今天我一直在郑小五家打麻将,一直打到爆炸声响起来的时候。我不知道他在哪里干什么——好像是在家。”
  警察小伙没往本子上记。他很在意地看了看尹二来媳妇。是个三十出头的妇人,穿得普通,趿着一双红色泡沫塑料拖鞋;腿很短,上身长。一双小眼睛眨巴眨巴,长得很像那个有名的男电影演员于荣光。
  尹二来的哥尹大来,是陵下村的村委主任。他提着一只用空的猪饲料袋子,来收集弟弟的残骸,嘴上的香烟头一闪一闪的,手上拎着一盏矿灯——天色已经黑下来了。然后,很多村民想到:晚饭还没吃呢,不,是还没做呢。于是,尹小宝家门口的人就慢慢散了。

楼主连城1 时间:2014-09-15 10:58:00
  3、翡翠鸟

  警察们在陵下捣鼓到半夜,第二天上午又来了,人数比昨天要少。两辆警车,大队人马去追查火药,昨天拿本子的两个警察还是拿着本子,肩上背着黑包,往村子东部走来。
  东半边村子像日本鬼子扫荡过,一个人影也不见。两个警察就往村子西部走,在村子中央一棵大泡桐树下面,他们看见一堆村民,男女老幼都有,正在亢奋地谈论昨天的爆炸案。他们脸上的表情很奇异,像是在过一个不太欢乐的春节。男女的脸孔都有点类似,就是两眼分得开开的,眼珠瞪得大大的,所以,一堆人都有点白痴的样子。
  警察问村民:尹二来和葛翠是什么关系?一个男性村民首先会意地笑了:“什么关系?他们两个好,地球人都知道!”警察示意说详细一些。村民七嘴八舌地说,葛翠是陵下村最漂亮的少妇,陵下好多男人都想和她睡;尹二来是早就睡上了,睡了两三年;尹小宝一般不在家,在家也不一定能管得了葛翠。这在陵下不是什么秘密。
  一个女人愉快地给葛翠来了个盖棺论定:“葛翠那个女人,一看就不是好货。仗着自己长得比别人漂亮,一天到晚打扮得妖精一样勾引男人。幸亏是死了,不然呐,你这两个小同志,也要给她勾上了!”
  两个“小同志”也不小了,一个是二十多岁的狐狸脸,一个都三十多了,有一个刮得乌青的下巴。两个人脸上都有点不自然,转过头问那些男人:“尹二来平常人缘怎样?有没有暴力倾向?我是说,他脾气是不是很暴,比如打个架什么的。”
  男人们的脸冷淡了一些。“就那么回事,一般吧。”他们似乎不愿多谈尹二来。年轻的狐狸脸警察嗅了嗅,一丝微妙的妒忌和解气在空气中酝酿着,酸酸甜甜的鲜美味儿,都有点像酱油坊了。
  两个警察就往村西去,路上碰见了尹小宝——迎面过来一个男人,戴着白色棒球帽,斜挎一个黑包,样子好像刚下飞机的华侨。他给警察递烟,自报家门:“我是尹小宝,昨天死的是我女人。”两个警察哦了一声,同情地看了看他,很奇怪地,那顶白色棒球帽马上变成碧绿色,鲜艳夺目,能羞死翡翠鸟。
  警察同情地点着头,没接烟。尹小宝说:“警察同志,你得给我个说法呀,我女人不能白死了。才二十七岁的人,能生能养又能做,不能白死了,至少他家得赔点钱是不是?”警察愣了一下,没有作声。尹小宝絮絮不停口:“你不知道现在彩礼有多重,没有几万想续个媳妇?我这辈子给尹二来坑了……他有钱!就是死了也得赔我几万!”他斯斯文文地顾自说着,往前走,两个警察身不由已地跟着他走,好像他就有这个魔力,练过什么神功似的。什么神功?两个警察不约而同想到葵花宝典。
  尹小宝说,昨晚接了电话,连夜请假赶的火车;他是做保安的,一个萝卜一个坑,要是耽误十天半月,工作就毁了。“你说这是什么事儿!现在我女人躺在殡仪馆的冷柜里,就等你们给个说法……”絮叨不停,一会儿到了他家。屋里有几个女人,一言不发地坐着,像开一个沉闷的例会。看见警察来,有三个女人站起来走了,在院子里和尹小宝低声交谈了几句,尹小宝神色很冷淡。然后,尹小宝也出去了。
  屋子里一个少妇接待了警察。她说她叫张小青,娘家和葛翠的娘家是一个村的。她捧出一本影集给警察看,影集里几乎都是葛翠的照片。从做姑娘起,到上个月孩子过生日拍的,警察鉴赏到葛翠各个时期的风采。的确是个很漂亮的女人:丰满,白嫩,大胸大屁股,警察们几乎能想像到那种凉粉似的、颤抖的肉感;而且双眼皮有韭菜叶那么宽,一双眼珠乌沉沉,小嘴红得像樱桃。两个警察凝视照片上的葛翠,再结合昨天看到裸体横陈的葛翠,不约而同地想,搂着这样的媳妇,一般男人用鞭子抽都懒得从床上爬起来,那个尹小宝,居然一年到头在外打工。
  警察翻着影集问张小青:“葛翠和尹二来有不正当男女关系,你知道么?”张小青说:“我怎么不知道?没有比我更知道的。”

楼主连城1 时间:2014-09-15 11:00:00
  4、张小青的说法

  张小青比葛翠嫁过来早,对村子里的情况比葛翠了解得多一些。反正就是那么回事,哪个村子都一样:男人大部分出去打工了,女人和孩子在家里,一年寡淡到头,不是个事儿,谁家的女人松松裤带,也正常。
  男人嘛,有数的几个。能在家呆得起的,不是村委干部,就是手眼通天有点实业的。比如开胶合板厂的郑小五,养猪专业户安顺,医生连小喜,开农机卖肥料的西山。这尹二来嘛,是二队的村民小组长,家里有一挂改装车,拉石料、沙子、水泥,挣钱不少。他人很精明,大哥尹大来又是陵下的一把手,有什么好事,轮到他头上的机会自然比旁人多,家里就很够过的。
  葛翠和尹二来好了有三年了吧。葛翠不是那种轻浮的女人,只因为长得漂亮,男人都想招惹,也把全村的女人都给得罪了。尹二来呢,一开始帮她买点紧俏农资,在地里干活的时候,也会背着人,送仨瓜俩枣的给葛翠吃。那一年夏天,尹二来替葛翠拉肥料,一车化肥,白贴油钱替她拉,还替他码得好好的在东厢房里,葛翠很感动,切了个瓜叫尹二来吃,结果尹二来没吃瓜,把葛翠给“吃”了。
  “葛翠也不是情愿的,男人力气大,又不要脸,没法子。”张小青替好友澄清。又说,尹小宝对葛翠也就是那么回事,不像别的夫妻,热锅热油的,吵是吵,好是好,他们一直都很淡;葛翠心里很闷,在尹小宝那得不到什么,就跟尹二来好下去了。谁知尹二来不是个东西,人家跟你好了,虽不是正头夫妻,也想一个热锅烙一个热饼吧?尹二来后来又跟村上几个女人好!问他,真不要脸,居然说:她们男人都不在家,身子痒痒也得人搔吧,不能你舒服了,就不管人家不舒服。把葛翠气得要命!后来葛翠就不想跟他好了,尹二来不答应,说你要是和我断,我就把你杀了。没想到他真的把她杀了,还搭上自己一条命!
  警察在本子上记着,记好请张小青确认签字。张小青说:“我说的没有一句假,不信你到村上访访,尹二来这两年至少睡了十个女人。”

楼主连城1 时间:2014-09-15 11:03:00
  5、葛翠嫂子的说法

  两个警察从葛翠家出来,还没走几步,不知打哪儿站出两个女人,拦住他们的去路。警察定睛一看,刚才坐在葛翠家屋里的,不就有这两个女人嘛。
  一个女人开门见山地说:“我们是葛翠娘家的嫂子。警察兄弟,我们有情况要跟你们汇报一下。”两个警察互望了一眼,说:“有情况到屋里说吧。”那女人说:“不用了,就在这儿说了吧。老天睁着眼!”
  于是就站在大白日头底下。反正跟鬼子扫荡过似的,到处也看不着个人,警察在胳膊上摊开了本子。
  葛翠的大嫂说:“葛翠死得冤啊,警察同志!尹小宝那个东西,早就巴望着她死了,这回葛翠死得那么惨,真正偿他的心遂他的愿了……”
  什么?两个警察精神一振:这倒是个新鲜说法。
  葛翠的二嫂提示地:“警察同志,你们不觉得尹小宝这人有点怪吗?”
  两个警察笑笑。何止是尹小宝有点怪,他们在陵下村看到的所有人都有点怪。
  两个嫂子揭开了尹小宝的底:他不喜欢女人,喜欢男人!
  警察同志,按说我家小姑葛翠长得够漂亮的了,当年在娘家做姑娘,哪个小伙子看了不直眼?她为要对得起自己的长相,找对象也挑漂亮的,那年相看到尹小宝,我和她二嫂都有点犯嘀咕:这男人长得太秀气了,怎么看怎么不踏实。奈何葛翠铁了心要愿意,后来就结婚了。
  结婚了嘛,都是过来人了,有时候我们娘们在一起说笑,也会问葛翠:你们两口子好不好啊?瞧你长得花朵似的,他姑爷对你一定好死了。葛翠就意意思思的,不说什么。我们还一直当她是脸皮薄,臊!
  后来呢,后来也有孩子了,有一天,两口子吵了架,葛翠回娘家来,说尹小宝喜欢男人,一看见村上壮实男人,眼都直了。对她也冷淡,夫妻间那回事,尹小宝一年到头也不给她几回,后来干脆长年在外打工了。昨天夜里一听葛翠出事,我婆婆就哭了,说一定是尹小宝找人暗害的。警察同志,你们可得好好查查,葛翠不能就这么冤死了!
  两个警察含笑看着本子。

楼主连城1 时间:2014-09-15 11:04:00
  6、尹二来媳妇的说法

  尹二来家。尹二来媳妇正在门楼底下坐着吃桃,看见警察来,她让着:“自家桃树上结的,挺甜,你们尝尝。”警察摆手,问尹二来媳妇:“尹二来和葛翠以前有什么瓜葛,你知道吗?”尹二来媳妇说:“怎么不知道?葛翠就是个贱货!你看她长得那个贱样,全世界男人都不够她使的,得脚猪爬才行……”警察抬眼看了看她,眼神嫌恶又怜悯:她长得倒是一点都不“贱”呢。
  尹二来媳妇说,尹二来和葛翠好,她一开始就知道。
  尹二来长得牛一样结实,葛翠勾引他不是一年两年了,今天叫捎一瓶农药,明天喊他拉个电线。那年夏天,尹二来替她家拉化肥,拉完码完,葛翠那贱货说可别热坏了,把尹二来拽到屋里,开了电风扇,硬往自己身上拉,尹二来不上套,她就要喊强奸,尹二来没法子,就上了——谁也不想坐牢呀。
  警察忽然插了一句:“你一开始就知道,没管过?”
  尹二来媳妇大方地一挥手:“嗨,屁大的事儿。他跟她好,我还落得清净呢。我不稀罕脚猪,谁稀罕谁拽!”可是她忽然脸一冷,骂开了。
  葛翠是个贱货,她男人也孬种,一次一次地跟尹二来要钱。零零碎碎的,给买衣服化妆品,花了好几千块钱,你都没见葛翠打扮的,跟“鸡”一模一样。农村女人,身上没糊猪屎就算干净,她一天到晚搽得喷香!不是勾引男人是什么?尹小宝一年到头在外打工,也是家里呆不住。
  再说,我家里又是容易的?去年过完年,买肥料的钱都没有了。我跟尹二来说,钱不可能花那么快,咱家的钱哪里去了,是不是给葛翠弄去了?尹二来只是不吭声,我猜就是那回事儿!
  后来呢?后来,要钱还是要得勤,就是个填不满的无底洞。连借加给,前前后后给她弄了好几万,咱家也没印钱机,我就叫尹二来跟他要,嫖的不算,借给她的钱得要来。尹二来要了好几次,小贱货一分也没给,尹二来气不过来,就把她给“办”了——这回是换了个“办”法……
  尹二来媳妇红口白牙地吃着桃,一只手伸到腿肚子下面使劲搔着。两个警察搭拉下眼眉,看到一只大花脚蚊子趴在她的脚面上,眼看看吸得肚子鼓出来,圆圆红红的像一粒赤豆。
  两个警察皱了皱眉头,决定不告诉她。

楼主连城1 时间:2014-09-15 11:05:00
  7、尹大来的说法

  村主任尹大来兼着陵下村的支部书记,这会儿忙得焦头烂额。警察找到他家的时候,他正给什么人打电话:“现在我家里出了事;是我兄弟的事儿;你那事儿过两天再说……哦,好了好了,就这样。”他急急挂了电话。
  警察说:“尹书记,关于昨天的爆炸案,我们想请你谈谈。”尹大来忙招呼警察坐,又上烟,“是我工作失误,平常太麻痹大意了,给你们添了麻烦……”他坐下抽起烟来:“炸药的事儿,我已经和几位警察同志说过了。以前陵上有个采石场,当时没管制,我兄弟弄炸药雷管导火索,我也不知道——现在没事了,采石场早停了,我会让村委会组织人力,配合干警搜查。”警察点头,又问:“尹二来做得这么极端,应该不是临时冲动。你能不能就你平常的观察,谈一下看法?”
  尹大来想了下,“看法么,有一点,我那兄弟喜欢女人,呵呵,这其实也没什么,是男人都喜欢女人。他和葛翠好过,你们听说了吧?”警察点头。尹大来说,尹二来和葛翠的事,他去年就隐约听人家说过,他觉得不好,也告诫过尹二来,叫他不要和女人黏糊,万一出事儿。尹二来不听。分家各过的兄弟,他这做哥的也不好过多干涉。
  去年年底吧,尹二来和葛翠处得不愉快了。葛翠变了心,和她一个中学同学相好,两人经常偷着去县城幽会,开房间,下馆子。
  “好几个人看见过,一回在大娘水饺,一回在秦淮宾馆,都是陵下人亲眼看见的。”
  尹大来说。
  葛翠不理尹二来了,尹二来心里难受,在家里喝过几回闷酒。本来脾气挺好的人,变得有点不好琢磨,爱想事儿,也不跟家里人说。唉,他要是说开,大家开导开导可能也没事,怕就怕一个人闷。这不,闷了一两个月,出事了。
  这是尹大来的说法。

楼主连城1 时间:2014-09-15 11:06:00
  8、郑小五的说法

  在陵下,尹二来和郑小五的关系比较好,案发那天中午,两人还在村头的小菜馆喝酒吃饭来着。警察走访了郑小五。
  郑小五三十多岁,八字眉,厚腮帮子,眉心有几道很深的皱纹,好像和老母猪是近亲。看见警察来,他很冷淡,摊在摇椅里动都不动。警察低头看了看——那么多的肥肉,可能卡住了挣不出来吧。
  警察问:“听说尹二来最后的午餐是和你一起吃的。那顿饭他有什么异常?有没有和你说起什么?”郑小五扭了扭脖子,让自己更舒服些,“他?就那个样子,也没看出有什么异常。”
  两个警察狐疑地互相看了看,又把目光对准郑小五面盆似的肚子。郑小五一挣,摇椅痛苦地呻吟起来,郑小五在嘎吱声里坐直了身体:“那天,是他请我,点了三个菜:一个甜豆炒肉丝,一个蒜蓉烧茄子,一个宫爆鸡丁。两个人喝了四瓶啤酒。是记账,还没给钱。当时他说是他请,哼,这账看来百分之百得我还了。”郑小五冷笑。
  警察默默地看着他。郑小五叹了口气,肚子气球似的,凶猛地向上一顶,“出事是早晚的,我知道。尹二来是给账压死的。”
  两个警察互相望了一眼:又是一个新鲜说法。
  郑小五说,尹二来脑子活,挺会弄钱的。前几年搞运输挣了不少,后来,车子多了,油也涨价,不如从前来钱了。尹二来就干了一个新行当:放高利贷。
  每年上头会给陵下村五万扶贫贷款,月息六厘。按理说,这钱应该贷给想办事的穷人。有人想搞大棚种蔬菜,或盖圈养鸡,没钱就启动不了。可是呢,一般人想贷到这样的款子,很难——现在的社会就这样,没关系办不成事儿。警察同志,你说是吧?
  “尹二来有一套,他哥不是咱们陵下的一把手吗?这笔贷款都给尹二来弄去了,放给人使,月息三分到五分。说实话,我也使过。和尹二来关系不错,他给我算二分利,你说说,我是不是该感激呀?”郑小五怪怪地笑了一下。
  “贷给我,保险是保险,利太低,尹二来主要还是贷给外边那些人。有赌钱的,有做投机生意的,有炒地皮的——他哥尹大来就炒地皮。前两年魏镇要开发,尹大来不是在官场混吗?消息灵通,他在镇上弄了几块宅基地,等到一开发,赚了一大下子。”
  尹大来炒地皮还算是守法的生意,他还有些见不得人的买卖。以前种地不是要交提留和农业税吗?有些人家嫌负担重,就不种了,一家子全出去打工。尹大来就把这些地收回来,卖给别人——当然不是说卖,谁要种谁给他送东西送钱,不是和卖一样?他本人也留了两块地,都是在小河上沿,有水有肥的好地。后来呢,后来政策改了,种地不用给国家交租,国家还给补贴,那些人又想把地要回来。老鼠洞里哪见过倒拔蛇?那几家,谁也没要回一分地,都上访了。反正尹大来也一屁股屎。
  再说尹二来,他放贷一开始也赚了些钱,后来就不行了。有一个贷了他八万,跑了;还有一个贷了他十万,上个月生了急症死了。还有些三万五万的,都收不回来,反正是瞎啦!银行里也天天跟他要钱,他拿什么还?我看也只有死路一条。可惜了葛翠,好好一个小女人,陪他死了,唉!
  郑小五长叹了一声。

楼主连城1 时间:2014-09-15 11:07:00
  9、龙龙的说法

  警车在村东头,两个警察往回走。走到尹小宝家门口,尹小宝抱着孩子正站在路上。
  尹小宝招手,“警察同志,过来一下,听孩子怎么说。昨天他在家。”
  经过了一宿的安抚,孩子已经不像惊弓之鸟了。手里拿着一根火腿肠,正津津有味地吃。他奶奶站在旁边启发:“龙龙,昨天的事还没忘吧?跟叔叔说一下。”孩子就一边吃着火腿肠,一边汇报:
  昨天二爷到他家时,他和妈妈正看电视。二爷叫他出去,妈妈冷着脸说:龙龙不出去!二爷说:你会后悔的。妈妈说:我不后悔!二爷和妈妈说了一会儿话,说什么他不知道,他看电视了;后来二爷出去了一下,再回来,身上就冒火星了,妈妈反身就往外跑,二爷也在后面跑,龙龙跟着跑出来,看到他们在路上“打架”,后来“轰”一声,很响很吓人,龙龙就跑到草垛后面藏起来了。
  尹小宝定定地瞅着警察的眼睛:“听到了吧?尹二来是有预谋的,他在家里就捆好了炸药。从我家里跑到东边的小斜路,得一两分钟,那么长时间才炸,导火索至少得有二十米长,是吧?这么长,你说说,不是在家里就捆好的么?”
  两个警察没作声。他们下意识地瞅着尹小宝的白色棒球帽,心里想的是:
  他喜欢男人……

楼主连城1 时间:2014-09-15 11:08:00
  10、警察的说法

  7·21陵下村爆炸案系尹二来和葛翠情感纠纷,尹二来故意杀人,引爆身上火药,犯罪嫌疑人和被害人同时死亡。结案!
作者 :四道圩 时间:2014-09-16 10:12:00
  第1段写得好!
  想起《让子弹飞》里一个将屁股炸飞挂在树上的镜头了,哈哈
  
作者 :418061622 时间:2014-09-16 12:01:00

  啧啧,点赞,好看。
作者 :阿克苏的蓝眼睛 时间:2014-09-17 12:09:00
  点赞,眉豆角子,一挂车子,苏北乡音
作者 :言浅浅 时间:2014-09-17 21:18:00
  还可以10-1倒过来写,越写越多……
作者 :gougoumajia 时间:2014-09-19 11:41:00
  楼上这个想法很可以有,甚至从某个角度可以弥补双生警察的高度人格重合
作者 :麻将推到胡 时间:2014-09-19 12:30:00
  @连城1 连城的文字解决了困惑我多年的问题,谢谢呀。
作者 :踏雪焚梅 时间:2014-09-19 12:33:00
  述说可以 片段的连接太普通 整体呈现没能到达自己想表达效果 这类估计你生疏 算个练笔
作者 :踏雪焚梅 时间:2014-09-19 12:38:00
  社会问题展示有点单狭,不老辣 哈哈
作者 :苏西522 时间:2014-09-19 16:29:00
  我是来点赞的,好看。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