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泥鳅面和游乐场

楼主:四道圩 时间:2015-01-17 22:11:10 点击:302 回复:1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读飞菇的《豆腐罢了》,说烟火气正在于豆腐的白味上。想起上个周日,在钢材市场小巷子里吃的那碗泥鳅面。
  我写过的那个拎电饭煲男人,就进出于这个巷子:“市场里有很多小巷,巷子里有许多小店,这些小店当然不卖钢材,只能卖一些杂货和小吃或者蔬菜熟食。这些小店须要靠近市场这一端,再往里的话就不会有生意,于是往里的那些低矮脏乱房子就出租给外地人住……”
  这说明我之前去过这个巷子,所以我才在文字里让那个男人从这个巷子里走出来。但这碗泥鳅面,却是前一天在朋友的微信照片上看到的。她说,镇上独此一家。
  第二天中午,我背着包走进那个巷子,刚进去就看到那个店的招牌,招牌下面写得清楚:泥鳅面。
  我没有直接进去,而是目不旁视的从门口走过,直走到小巷的尽头,大约一百米外,才转过身,回头打量一会这个巷子,再慢慢踱回来,从容跨上小店的台阶。
  店里有四个桌子。地方只能够摆四个。是常见的长方形的脏兮兮的那种。每个桌子都已满了。这样的桌子,两个人就可以占满了的。
  老板是个年轻人,福建口音,掉头看了一眼里面正埋头吃面的人,歉意的问我,要等会吗?
  我说好,我等一会,我要一碗泥鳅面。
  他将我让进去,让我从后面的小门出去。门外面有个凳子,放在太阳下面。
  我将包抱在怀里,靠着那扇小门,坐在太阳下面,看屋里埋头吃面的人,等我的泥鳅面。
  等有了空位子,泥鳅面也好了,端上来一看,却是米线。
  面汤是乳白的,撒了一些香菜末,里面有红辣椒,几根酸菜干,几条炖得稀烂的泥鳅。
  我吃面,多是先喝口汤,然后再加醋。但这碗面不用加,是因为有酸菜干的缘故吗?辣味也是刚好。一口汤喝下去,立马想起汪涵,他在广告里说,“这才正宗,这酸爽,不敢相信”。真替他悲哀。
  喝了汤,才用筷子将面翻个身。炖烂的泥鳅被分了两截。第一口吃,是连了头的,忘了吐骨头。后来觉得不好,如一碗面吃了走人,店老板来收碗筷,碗边没发现骨头,该会如何看我。记得小时候读故事,说阿凡提和一个人吃西瓜,那人将瓜皮偷摸扔在他面前,然后取笑他馋,说他吃了一大堆。阿凡提说,瞧你,连瓜皮都吃了。
  于是就留着心,剔了些出来,放在桌面上,极细碎的一小堆。
  我写陪尿员甲和陪丁狗,连城说不知道我想表达什么。包括我写从这个巷子里走出来的拎电饭锅男人的两个版本。其实写那些,我连自己也不太明白到底想要表达什么。我只是觉得很多事情,很多人。很边缘。
  在电饭煲的故事里,我让拎电饭煲的男人从卖泥鳅面的小巷子走出来,去不远的一个工地上班。
  那个工地是一个废弃的游乐场。我这样描写:“(游乐场)有35公顷(如果你会换算的话会发现这竟然有五百多亩地)。这个游乐场只经营了五年就倒闭了,倒闭的时候是2001年,倒闭理由应该很简单——那个时候有车有钱的人比现在少,网络也不发达。但这只是我的个人看法,其他人不这么看。他们说这个游乐场里一直充满诡异,那些鬼屋里的鬼都成了精,将几个孩子生吞了——有传言说这里发生过几起莫名的儿童失踪事件而媒体没有报道过。另外,在游乐场荒废的这么多年间,时有爱探险的人翻墙进去,徘徊在那些放着被肢解了的鬼们的鬼屋里寻找刺激,往往被刺激过度,出来的人里有的精神恍惚,有的精神虽然正常却从此讳莫如深,决口不提里面情形。就是如此,从开业到现在,这个诡异的游乐场从当初的繁华不可名状到现在的诡异不可言传,一共存在了十八年。去年,这个游乐场终于开拆,里面住进了许多工人,搬进去许多设备,伸长了臂的吊车群立在那些暂没被挖去的树梢顶上来回伸缩旋转——据说他们将在这里建成一个很大的保障居民区和动迁户安置区。这个社区全部建成将耗时五到六年,届时这里将能容纳5万人入住,而社区的名字仍将以原来的游乐场名字命名:美国梦幻乐园。”
  这里摘的描写很长,很虚构,更玄乎。但关于这个游乐场的面积和年份以及正在改建却有其一定的真实性。
  在我吃了泥鳅面从小巷子里出来时,我决定去这个废弃的游乐场。我不能为我写的电饭煲故事不负责任。
  其实,我早就有了这个念头。这个游乐场在我每天上下班都经过的路边。随着那些在建的楼房越来越高,吊车的长臂越来越逼近游乐场的上空,我这念头越来越强烈。我怕再不去,我上面描写的那段,就真的成了传说了。
  游乐场被圈在工地里面,到处都有监控。正是周末,我和看门的大爷商量,然后,用了最原始最有效的办法……然后……被放了进去。
  在这个游乐场里,我逛了三个半钟头还没完,因为有事,我只好先出来。那三个半钟头,五百多亩的荒芜里,只有我一个人在游荡。
  游乐场里的湖和河边,那些废弃的船里生长着已经结了籽的女贞。有遍野火焰一般团簇的火棘果,枯萎了的黄花和狗尾巴草,所有建筑的走廊里都被枯叶铺满。几扇半掩的门被风刮了发出巨大而空旷的响声,锈蚀的路灯罩挂在锈蚀的路灯杆上,露天扶梯的栏杆上缠满了忍冬藤,杯口粗的构树将大厅的地砖顶翻……
  我无意过多描述那些颓废。我只是目睹了无比真实无比自由的死去和生长。以及对我笔下曾经的一个故事的交代。
  而关于豆腐,我在飞菇的帖子里说:老家县城里卖豆腐的,不知用了多大锅,一作(该是方言了罢)豆腐两百斤,置于一块一米多见方的大板上推出来卖,称之为大板豆腐。当然须是盐卤作凝固剂,我们说是用“盐卤点”的。实在是喜欢,只放大白菜,两个干辣椒,油盐味精加水煮了,连汤都要喝掉的。
  这大板豆腐和泥鳅面的味道,以及那废弃十几年的游乐场里,正在自由死去的东西,在死亡身边或怀抱里自由生长着的结了籽的女贞和火棘果甚至经过那里的风。才最是真实。
  而狗狗所说的,在无数无奈的尽头才能靠近慈悲。就显得很虚无,很遥远了。[$COMEFROM_IPHONE$]
作者 :1277319 时间:2015-01-18 08:57:00
  这一篇真是千头万绪
作者 :gougoumajia 时间:2015-01-18 14:14:00
  而狗狗所说的,在无数无奈的尽头才能靠近慈悲。就显得很虚无,很遥远了。
  -----------------------------
  小资这样说话腔调再寻常不过。我就是里里外外一个完全的小资,最大众里的一只。
  四道兄觉得很遥远的应当不只是我所说的,更是我、我们这样子的一大块人堆
  • 四道圩

    举报  2015-01-18 14:49:50  评论

    没觉得小资遥远,是慈悲。或者是我更遥远吧,等不来也靠近不了那慈悲。 我只是觉得白菜豆腐和一碗泥鳅面更实在一点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麻将推到胡 时间:2015-01-18 14:38:00
  好苍凉的感觉,看了四道圩的文字,都没心情泡妞了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林中之路 时间:2015-01-18 17:06:00
  有个忧伤怀旧的底子,大约是能把盐豆腐、泥鳅面、电饭煲、游乐场关联起来的。四道锅的乱炖味道没的说,差个小酒。那些互不关联的人名我熟与不熟,也一筷子捞不着或捞着。也许雄文是不大讲究的,不一定要明明白白。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flymushroom 时间:2015-01-19 15:42:00
  好想吃那碗泥鳅面。四道好会写,几笔白描,就让人想吃了。强烈要求四道继续美食系列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58居士 时间:2015-01-19 16:53:00
  招牌上写的泥鳅面,端出来的是米线,算不算挂……头卖……肉?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山嵋 时间:2015-01-19 22:20:00
  好像要过年了,吃得好热闹。。。。
  
作者 :獏瑾 时间:2015-04-20 11:42:00
  感觉游乐场的描写好带感,可以发展很多故事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