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戏说林黛玉

楼主: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13-12-16 10:37:01 点击:124 回复:1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戏说林黛玉



  


  



  戏说林黛玉

  作者:梦蝶的陶渊明

  我的这个戏说系列,将我的网名梦蝶的陶渊明分开,以梦蝶和陶渊明对话的方式来写,是我对古代文学的肤浅的理解。



  我和梦蝶像两个浪子,在江湖上面漂泊,打零工,赚很少的钱,不过已经够我们吃饭了,虽然喝着低档的白酒,我们仍然很快乐。



  晚上,我和梦蝶喝了酒,在月光下,醉醺醺的走着,面前是一片竹林,就在小河悠悠的前面,青山隐隐前面,竹林深处,小桥曲曲,一片红瓦,一角粉墙,这里分明就是一处世外桃源,两个人快乐的跑近,抬头看时,是一处院子,这一座院子,门临流水,背靠青山,种数杆修竹,在小桥尽头,院子上面写着‘潇湘馆’三个字,‘潇湘馆’这里难道是林妹妹的‘潇湘馆’?

  我和梦蝶走进了‘潇湘馆’月光下,一个穿着僧袍的尼姑,从后面看她的身材,尽管是在肥大的僧袍下面,仍然是婀娜多姿,曼妙而柔软,从背影看这个就是一个美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破了红尘,出了家,做了尼姑。

  月光下,在片片飘落的桃花中,那样美丽清纯的面孔,配上一个光头,让人看了心碎。



  我和梦蝶看着那个尼姑,只见那个尼姑取出一块手帕,在地上一片一片的捡起一片片的桃花的花瓣,然后放到手帕里面,我和梦蝶交流了一下眼神,难道这个尼姑也学林妹妹,在这里葬花吗?如果是那样,就是东施效颦了。

  月光下,那个尼姑将手帕放到了胸前,嘴里慢慢地祈祷,我和梦蝶交流了一下眼神,然后慢慢地走过去双手合十说道:“阿弥陀佛,打扰了,敢问师父法号?我们在晚上迷了路,误入了这里,不知道师父方不方便给我们一杯水喝。”

  那个尼姑慢慢地回过头说道:“贫尼妙真。”



  就在那个尼姑回头的一瞬间,我和梦蝶呆住了,那个尼姑那一张带有忧伤而超凡脱俗的面容,竟然是陈晓旭,哦,不,现在是是妙真师父,不过妙真已经于2007-5-13号圆寂了。

  我双手合十,念了几遍佛号:“阿弥陀佛,阿弥陀佛。”给自己壮胆,不过我们曾经遇到过薛涛,遇到过王维,我和梦蝶还算是有一点点的见识,我们不怕。

  梦蝶战战兢兢的说道:“原来是妙真,不知道妙真师父在做什么?”

  妙真双手合十说道:“阿弥陀佛,我在葬花。”



  我和梦蝶看了看妙真,她的手里没有花锄,怎么葬花?

  妙真看着我们说道:“哦,你们就是江湖上面的梦蝶和陶渊明两位先生,很好,其实葬花不需要花锄。”

  我大奇说道:“那怎么葬花?”

  妙真慢慢地转身,慢慢地转了一圈,回过头时,妙真已经变成了电视剧中的林妹妹的模样,那样的多愁善感的一张脸,垂垂的眉毛,垂垂的眼睛,那一副幽怨的神情,让人心痛。

  林妹妹将那个包着的花瓣的手帕放到了胸前,嘴里念念有词,然后打开手帕,里面的花瓣,没有了,只留下几行字迹。

  我说道:“那,那,那些花瓣没有了,去了哪里?“



  林妹妹竟然淡淡的笑了笑说道:“葬了。”

  梦蝶说道:“葬在了那里?”

  林妹妹淡淡的说道:“这一会已经葬在了心里,这里只留下几首诗。”

  我接过手帕,手帕上面有淡淡的花香,看上面的诗:



  题旧帕三首

  眼空蓄泪泪空垂,暗洒闲抛却为谁?尺幅鲛绡劳解赠,叫人焉得不伤悲!

  抛珠滚玉只偷潸,镇日无心镇日闲,枕上袖边难拂拭,任他点点与斑斑。

  彩线难收面上珠,湘江旧迹已模糊,窗前亦有千竿竹,不识香痕渍也无?



  这个是林妹妹的手笔,我在《红楼梦》里面曾经读过,花,葬花,竟然葬在了心里,只留下泪痕,只留下墨迹,这个是怎样的一种伤心?

  我说道:“这个是林妹妹的诗。”

  林妹妹点了点头说道:“是,是林妹妹的,是我的,我就是林黛玉,我就是槛外人妙真。”

  妙真,林黛玉,陈晓旭,是一个人吗?



  林妹妹孤独的看着落花,看着落花,一片片,一朵朵,在风中,翩翩飞舞,美丽不再,风华不再。

  林妹妹看着落花,夺眶而出的是,泪水,逝去的,不再回来,流泪,是一种感情的聊表寸心的表达,是一种宣泄。

  落花是风中的表情,留下曾经的浅笑的痕迹,风轻轻,花浅浅,飞舞在风中,落花是飘在风中的一首歌,是那样的忧伤,是那样的清凉,落花,写下了花的心事,曾经的芬芳不在,谁看了都会怜惜,无声却教人心动,不知道你明不明白,落花的心事,飘零在风中的心情,飘零在风中的无奈。



  一个伤心人,看着落花流泪,泪水如断线珍珠,点点滴滴,点点滴滴,染透了那一颗心,那一颗心,哎,只有一声幽怨叹息,冷冷如雪山之雪,空空如高山之风。

  为什么伤心?因为深爱着的人离开了自己,就像花瓣离开的花朵,百感丛生,孤独的灵魂,需要安慰,可是谁能百般抚慰受伤的灵魂?

  林妹妹轻轻地吟道:

  葬花吟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



  闺中女儿惜春暮,愁绪满怀无释处。

  手把花锄出绣闺,忍踏落花来复去。



  柳丝榆荚自芳菲,不管桃飘与李飞;

  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年闺中知有谁?



  三月香巢已垒成,梁间燕子太无情!

  明年花发虽可啄,却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倾。



  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

  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漂泊难寻觅。



  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愁杀葬花人,

  独倚花锄泪暗洒,洒上空枝见血痕。

  杜鹃无语正黄昏,荷锄归去掩重门;

  青灯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温。



  怪奴底事倍伤神?半为怜春半恼春。

  怜春忽至恼忽去,至又无言去不闻。



  昨宵庭外悲歌发,知是花魂与鸟魂

  花魂鸟魂总难留,鸟自无言花自羞;



  愿奴胁下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

  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抔净土掩风流。

  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



  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

  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

  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林妹妹的身体舞动着,在片片飘落的桃花丛中,风儿吹动了林妹妹宽大的僧袍,桃花的花瓣有幸,遇到了林妹妹,花瓣被葬到了林妹妹的心灵,而林妹妹的心灵在哪里?

  梦蝶双手合十说道:“妙真师父,花瓣葬到了心里,梦蝶愚钝,不知道心在哪里?”

  林妹妹咳嗽了几声,然后淡淡的说道:“心在哪里?心当然在风里,随着片片的落花飘零。”

  心在风里飘零,花在心里飘零,花葬到了心里,心又飘零在满是落花的风中。

  林妹妹手里轻轻地拨动着一张短短的古琴,轻轻地唱道:



  那刻的温情

  那刻的冰冷

  那刻的失落

  那刻的恍惚

  那刻的死亡

  字如刀,伤其心

  句如剑,透其髓

  春如旧,夜风瘦

  独守帷帐泪空流

  紧锁眉皱

  素心楸楸

  寒灯如织鬓发愁

  只说是长相厮守

  漫漫长夜谁凝眸

  只说是狂风雨骤

  心间人儿鼾声悠

  只说是恩爱绸缪

  金莼玉粒噎满喉

  紧锁眉皱

  素心楸楸

  寒灯如织鬓发愁



  一腔绪诉无求

  不舍

  不留

  不悲

  不休(来自好友兰若魂)

  随着林妹妹的歌声,我和梦蝶呆呆地看着林妹妹,看着林妹妹飘零的泪水,听着林妹妹的咳嗽,无言无语。

  妙真就是陈晓旭,妙真就是林黛玉,梦蝶说道:“其实,在我的心里,如果我写《红楼梦》就不让林妹妹死,让她成为槛外人。”

  林妹妹转身,变成了妙真。

  妙真摇了摇头说道:“错了,你不了解曹雪芹,你不了解《红楼梦》,你不理解林妹妹,如果林妹妹活着,她如何活着?”

  林妹妹只有死去,才是林妹妹。





  林妹妹只有死去,才是林妹妹。

  我看着妙真的面容,看着林妹妹的面容,说道:“妙真师父,我冒昧的问一句,你怎么在在这里?想妙真师父应该在西方极乐世界。”

  妙真双手合十说道:“不错,我应该在西方极乐世界,但是,极乐世界里面的那些大罗神仙,整天的张着嘴,哈哈哈的笑着,喝酒,无情无欲,没有悲伤,怎么可能有快乐?而我,是一个泪水做成的人,极乐世界里面不能有我的泪水。”



  我点了点头,梦蝶冒冒失失说道:“不对,我知道,人不在了,要么在极乐世界,要么在……”

  梦蝶意思到自己不该这样说,急忙住嘴了。

  听到梦蝶这样问,妙真再次变成了林妹妹。

  林妹妹笑了笑说道:“我还可以去无间,可是无间有十八重地狱,你们知道为什么吗?”

  我和梦蝶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



  林妹妹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说道“:是因为地狱里的怨气太重,本来只有一重地狱,无间只好加盖地狱,慢慢地就有了十八层地狱,我是林黛玉,古今第一幽怨之人,如果我去了无间,我的泪水将会将十八重地狱冲破,那样的话,极乐世界,人间,无间,三界都是灾难,所以我就漂浮在空中,寂寞了,就会到月亮上面和另一个寂寞的人聊天,平常的时候,我就在人间,就在一片竹林之中,一片桃花之中。”



  桃花行

  桃花帘外东风软,桃花帘内晨妆懒。帘外桃花帘内人,人与桃花隔不远。东风有意揭帘栊,花欲窥人帘不卷。

  桃花帘外开仍旧,帘中人比桃花瘦。花解怜人花也愁,隔帘消息风吹透。风透湘帘花满庭,庭前春色倍伤情。

  闲苔院落门空掩,斜日栏杆人自凭。凭栏人向东风泣,茜裙偷傍桃花立。桃花桃叶乱纷纷,花绽新红叶凝碧。

  雾裹烟封一万株,烘楼照壁红模糊。天机烧破鸳鸯锦,春酣欲醒移珊枕。侍女金盆进水来,香泉影蘸胭脂冷。

  胭脂鲜艳何相类,花之颜色人之泪,若将人泪比桃花,泪自长流花自媚。泪眼观花泪易干,泪干春尽花憔悴。

  憔悴花遮憔悴人,花飞人倦易黄昏。一声杜宇春归尽,寂寞帘栊空月痕!



  我说道:“这个是林黛玉的《桃花行》。”

  妙真淡淡的笑了笑,脸上有泪痕,她本来是陈晓旭,因为一个机会,变成了林黛玉,然后由林黛玉变成了妙真,不,我错了,陈晓旭本来就是林黛玉,本来就是妙真,泪痕在风中渐渐地变冷了,可是,眼睛里的泪水却是热的。



  妙真平静的说道:“没有为爱情痛过的人,是不会真正的理解爱情,那一种痛,是痛的彻心彻骨,痛的肝肠寸断,痛的死去活来,痛的剥肤之痛,痴情者,为了爱情看破红尘,出了家,甚至为了爱情死去,殉情,但是爱情应该是甜美的,幸福的,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就是所谓的爱之深,恨之切。



  妙真轻轻地吟道:“

  晨钟未醒,

  残梦已惊,

  绿玉翘首翠花屏。



  莺语欢,花魂静,

  一腔旧事,一弦情。



  君在云海,

  卿绕晚亭。



  问遍寒山青梅,

  狂心已故,终成冰。

  高山流水何处寻?

  不见当年西风!



  竹语枫林小令,

  禅心无月自宁。



  一窖女儿红,

  化作春水,

  无故莹莹。



  风也轻轻

  魂也清清(来自好友兰若魂)



  葬花,葬心,我和梦蝶交流了一下眼光,感慨万千。

  想起了曹雪芹,曾经将自己埋葬在酒里,希望有知音,但是,万艳同杯没有悲,只有千红一窟哭;曹雪芹就将自己的心埋葬在石头里,才有了那一部千古奇书《石头记》。

  有人将心埋在土里,是葬心,埋在火里,是焚心,埋在冰里,那一种冰清玉洁,是冰心。

  有人将心埋在雪里,让洁白冰凉尘封,将心埋在月里,孤傲的注视着大地。 妙真将心埋在风里,就在飘着片片的桃花花瓣的风中,妙真将花葬在了心中,风中,心中,思想、时空、都消逝在风中,有云烟飘过,时空中,有风的痕迹,风的味道,有闪电、有雷声、有雨,没有了一切,只有一颗会飞的心,在片片的落花中,在风中,在空中,飞翔。



  远处传来了鸡鸣,妙真淡淡的笑了笑说道:“天亮了,我该走了。”

  梦蝶说道:“我们还可以见到你吗?”

  妙真摇了摇头说道:“不行了,你们能见我一面,都是几百年修来的缘分,你们走吧。”

  风中,落花之中,妙真没有了踪影,我和梦蝶回头,只见竹林之中,有一个小小的,青青的坟茔,上面有淡淡的白色的花朵,花朵竟然组成了一行字迹“心中一座坟,葬着未亡人。”

  我和梦蝶举起左手,向着无尽的夜空,一起大喊道:“文字不死,灵魂不死,林妹妹不死。”



  下面是林妹妹的一首诗,林妹妹曾经有很多的诗,比如菊,和史湘云的那一个联句“冷月葬花魂”,等等,都是极好的,我这里只是选择了三首。

  秋窗风雨夕

  秋花惨淡秋草黄,耿耿秋灯秋夜长。已觉秋窗秋不尽,那堪风雨助凄凉!助秋风雨来何速!惊破秋窗秋梦绿。

  抱得秋情不忍眠,自向秋屏移泪烛。泪烛摇摇爇短檠,牵愁照恨动离情。谁家秋院无风入?何处秋窗无雨声?

  罗衾不奈秋风力,残漏声催秋雨急。连宵脉脉复飕飕,灯前似伴离人泣。寒烟小院转萧条,疏竹虚窗时滴沥。


  


  
作者 :幽兰清弦 时间:2013-12-16 18:09:00
  冰清玉洁的女子,呵呵。
作者 :忧伤之夏天 时间:2013-12-17 16:45:00
  啊,林妹妹
作者 :蜀海天使 时间:2013-12-17 18:27:00
  品读,看望好友们!
作者 :六月雪63123 时间:2013-12-21 07:53:00
  梦蝶的戏说,美得动人……周末愉快!
作者 :重新来过不 时间:2013-12-22 09:36:00
  周末愉快!
作者 :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4-04-08 20:50:00
  佳作百读不厌……
作者 :蜀海天使 时间:2014-04-09 11:22:00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作者 :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4-04-09 21:15:00
  欣赏,再顶!
作者 :忧伤之夏天 时间:2014-08-27 21:35:00
  林黛玉


作者 :墨香红尘 时间:2014-11-24 10:34:00
  @梦蝶的陶渊明
  文笔不错
作者 :王老434 时间:2017-05-05 20:46:14
  点赞佳作
作者 :老巩论史 时间:2018-12-20 09:43:50
  俺也爱看红楼,有共同语言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