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走入天堂的大舅

楼主:ah6sdq 时间:2015-09-24 23:20:52 点击:527 回复: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我大舅昨天走了,是永远的走了。
  今天早晨我小舅给我QQ留言,说我大舅离世了。我的心一沉,说不出的难过。但无论如何都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我大舅只有耳顺之年吧,我老妈和我姨,他两个姐姐虽然身体不佳,但都活的好好的。他还小些,怎能先走呢?但别的事情可以胡说,这样 事情我小舅绝不可能胡说的 。 希望我回去,送我大舅最后一程。孤零零的两句话,不做再多的解释。

  在今年这个万业萧条的年代,我弟弟也不知动了那根神经,让我和他一起做了个家庭作坊,投入了全部身家。说起来对投入的行业也不算陌生,摸爬滚趴了七八年,可一直都在业务上走,技术和工艺从来就没有混过,不说两眼摸黑,但一片苍茫,无从下手。脑子里锦绣前程壮着胆,没有多少质疑,就走了上去。

  进入之后才明白问题多多,机器的,技术的,工艺的,以及竞争对手的隔空拦截,想回归,都没有了退路,几十万真金白银换回的机器冰冷的躺在那里。为了不家徒四壁,招人闲言,只能拼了。

  这几天客户追样品特紧,送过去总是这样那样有一点不般配。我们人员又少,只有一个萝卜一个坑的三个人,少一个,另外两个人只能闲了。确实走不掉。我说我回不去了,我小舅很是生气,说我以后不要再说是姓朱的外甥,说也不认,我就是姓陈那边的人。

  这问题一扯就远了,我妈和我舅同母异父,我姥爷和我姥娘早已过世。就我老妈,很快就古稀之年了,揭这样的伤疤,如果让我妈知道,心里绝对很伤心的,但我小舅只图嘴快,不问后果,什么都说。

  我拨通家里的电话,问了下情况,母亲说,他昨天晚上听说的,俺小姨给他的电话。她说天天昨天上午给俺小姨的电话,说俺大舅出事了,被收割机碰住了,往界首医院里赶,俺小姨赶紧往界首赶,到医院,医院的护士把俺大舅往太平间里推。问了问,人说,俺大舅没有到界首就不行了,碰的太严重了。我问俺妈为什么没有过去,他说朱草寺那边不认今天过去,等着处理。

  我对于俺大舅早期的情况了解的不多,他比我大的多得多,影影绰绰的记忆,我一记事他就当兵了,听说在黑龙江,很远很远,很冷很冷。但那个年龄的我,黑龙江之于我的认识,和大人成天说的北京上海区别不大。然后又不久,大舅就转业了,回家了。他带回来很多很多的手套,有一条黄色的带子连在一起的毛皮黄手套,更多的白色的上一层胶的白手套,还有耳暖子和军用大皮靴。那时间俺二姨和俺三姨都已结婚。听说俺大舅转业了,拖家带口的都过来看。看到我大舅带回的那些东西,有了想要的感觉。他拿这个,她拿那个,不亦说[yue]乎。舅舅姥娘也没有拒绝,我老妈呆在身后一动不动,大舅和姥娘看着很不是滋味,问我妈为什么不要,我老妈说,这些东西都有了,所以不要。他说宁落一村不落一家,她说这几双手套你拿走留着出门卖红盆用吧.紧跟着俺大舅就结婚了。也不知怎样翻扯出那些手套事,搞得俺大舅和俺二姨三姨木木的,前后因疊到今日都没有完全释然。

  我从小在俺姥娘家常住,有时间住在村东头姥娘家,有时间住在村西头那个姥娘家。七十年代的黄淮地区还是挺冷的,每天吃饭我村西头的舅舅必须让我洗手洗脸,否则,没有饭吃,那时间我也挺执拗的,不让我吃饭我就上东头去,可小孩子不会说谎,问我吃饭没有,说,没有吃,为什么没有吃啊!说让我洗手我不洗手,所以没有吃,村东头姥爷姥娘和舅舅阿姨说,那你洗手吧,和村西头一样,不洗手没有饭吃,我咩呼咩呼就走到我大舅家找饭吃。有时候成功,有时候不成功。所以我小舅说,你不回家您大舅白疼你了,你对不起他!

  唉!人啊,一撇一捺写起来太容易了,做起来怎么这样难呢!古人说,家贫出孝子,国难见忠良。但在现实的社会里,有钱才是孝子,做人八面玲珑,人人说好。比如,大款做人,父母过来,今天上这家馆子,明天去那家茶座,完了到风景区踏青流连。住着大房子,走时拿一笔钱,皆大欢喜。如果贫民寒家,父母想来住一住,看着羞涩的口袋,支支吾吾,不敢答应,来了住处逼仄,吃饭寒碜,婆媳容易关系紧张,心生怨嫌,不是做孩子不想做孝子,确实身不由己啊!

  就是国家,当年中国经济艰涩,许多国家眼里根本没有华人和中国人,现在中国发达了,这个国家来了给一笔钱,那个来了送一些东西,华人,中国人也牛气了,外国人也说中国人会做事了。正好,现在英国的财政大臣来中国找赞助的,谁能想象百年前的中国和英国天壤之别呢?

  小舅又一次拨通我的电话,说他上午喝了点酒,脑子不受控制,说了些胡话,不要入心在意。他说,昨天他和我四舅听说,急急忙忙的赶往界首医院。车轧的太狠了,肋骨粉碎性断裂,心肝肺三分之一都轧碎了。连同盆骨都粉碎了。唉!大舅最后的时间该是顶着多大的痛苦离开的这个世界啊!

  大舅那血肉模糊而离世的情景让四舅和小舅无论怎样都难以接受。我姥爷死的早,长兄为父,他们几个小的成长离不开大舅的提携和帮助。他们和大舅的感情骨脉相连。小舅说,您四舅昨晚开车回来到现在还没有吃饭呢,,我到现在干呕了两斤多酒。上午就是酒兴冲天时给你打的电话,不要入心,也不要让您妈知道。我说,这点你不用担心,该说不该说我还是知道的。

  我问他这件事如何处理,他说还在接洽中,但双方的分歧较大,可能一时半会没有什么结果。他说他做梦也想不到他们姊们九个,今年竟然走了一个,再也没有机会团圆了。他说你根本就不明白我有多伤悲,心情有多难过。我说节哀顺变吧! 我说死者已矣,他的愿望就是活着的活的更好,完成他未竟的事业。话都是那样说,落在身上就不是那回事了。

  唉!确实如此,这样苦痛只有时间可以治疗,记忆的模糊和斑驳才能将创伤渐趋的熨平。我想起我西头的姥娘,在她离世的前夕,可能得了阿尔茨海默病,她八十五六岁,总是对我姨说,她想她妈妈。唉!虽说新陈代谢是正常的自然现象,也都有接受的思想准备,但真的来临, 骨肉亲情分离是一种不得不接受现实,但留在心里的苦痛,是永远难以忘却的,除非生命的终结,那牵丝拌缕的失亲之痛才算平息,
作者 :春风蝶舞 时间:2015-09-25 21:20:47
  问好楼主,人生总是无常~~~
楼主ah6sdq 时间:2015-09-26 20:32:05
  谢谢问候,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