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散文]今日江城春已半

楼主:白衣萧郎 时间:2012-02-23 09:50:03 点击:3537 回复:1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今日江城春已半

文/白衣萧郎



  
  
  可是,翻云覆雨,三年的光阴,转眼不见。
  流落,离散,还有握不到手的温暖。箫声随着柳色夭然不见。
  “怎忍见、双飞燕。今日江城春已半。”
  只有落花片片,将往事深掩。
  夕阳又送走远山,谁还长伫在江畔,攒紧着往事和思念?
  远去了油纸伞,远去了桃花人面,那一诺并蒂的江南,也只剩下凛冽的风寒!
  
  
  
  
  我在夜色里端坐,神色黯然。
  
  一次又一次告诫自己,心要变得坚强,却一次又一次被歌声挫伤。
  
  周彦宏的《醉我一千年》,像流水一样漫过我的心田。细雨,双燕,摇曳的旗幡和画船。仿佛又回到了当年。柳色堆烟,人在江南,水榭朱栏外,有着漫天的琼花飞卷。
  
  丫头,丫头,我轻轻地唤,心便急急地开出了欣喜的温暖。绿杨荫下,有人临水抚箫,十指纤细,余音袅袅。我漫看你娇羞的双颊,有桃花纷纷落下,拂了一身还满。周围的游客笑说我唤你的声音太香软。可我不觉得,不觉得。唤你的时候,我喜欢抬头看天,看飞过低空的紫燕,还有在心海里升起又摇曳的白帆。人在江南,换去了软,还有什么可以临摹出春山的娟然,秋波的流转?还有她在烟雨后,晕透出的春来瘦和花枝一样的娇柔。
  
  画中私语的浮萍
  芬芳谁的诗篇
  别再轻叹夕阳又送走远山
  
  丫头,三年前的春日,你带我细数江畔广场的典故和流年。江畔,绿荫匝地,双燕翩翩。隔岸,远山连绵,如你的眉黛弯弯,让人忘怀又陶然。那一刻,我把你的小手握进我的掌心,细细的盘玩。那个时候,我们四目相视,那是一种幸福在流转。夕阳送走远山,你的倩影在风中凌乱,我们跑上了江边的防护堤,并肩看江天一线。看红霞白帆。看桅间的双燕,轻语呢喃。看水中的比目,双栖浅滩。那一刻,你说我身如琉璃,内外明澈,净无瑕秽;那一刻,蒿草也被幸福感染,它们纷纷举起素色花瓣,在你的裙裾上蔓延。
  
  后来,你拉着我走到了堤坝上,背对着江岸轻声说着话,身后的江水滔滔不断。看着你眼神中盛开的喜悦,我故意地逗你,再往前面一点点,明日就有满城风雨的报道,殉情长江不再是传言。你羞红了脸颊,佯装着躲闪。我却顺势一拉,便将你拥入怀抱,你娇羞地回过脸,假意躲闪,身子却已紧紧地扑进了我的胸脯。江滨的灯火闪烁,我看到了维扬和瓜洲的轮廓,像舟楫在夜色里蜿蜒,又像你的腰肢,在我的手掌和春风里招展。丫头,那一刻,春融香软,你让我心甘情愿地沦陷,即便万劫不复也情愿。丫头,那一天的画面,像水墨渲染的画卷,被往事熏染,日日年年,都氤氲着滚烫的誓言,和动人的诗篇。
  
  那些个日子,是歌唱的春天,是诗写的江南。那些个日子,也是我一生最美的相遇。是三春的阳光掠过柳梢的明媚与亮丽,也是小舟摇曳在江面的轻快与怡然。“拆桐花烂漫,乍疏雨、洗清明。正艳杏烧林,缃桃绣野,芳景如屏。倾城。尽寻胜去,骤雕鞍绀幰山郊坰。风暖繁弦脆管,万家竞奏新声。”我们那些油纸伞走过的江南,梧桐树下携手的呢喃,还有兰舟载满诗篇和歌唱的夜游,即便多少年后,在风清月朗的夜晚,我还能嗅得到江城风吹的花香,还有幸福流淌的温暖,以及那些我捉着你手你羞涩的妩媚与温婉。你说我们要做并蒂的莲,生生世世,都开在水墨氤氲的江南,纤尘不染。朝朝暮暮,都要迎着清风和明月,低语呢喃。我紧紧地握着你的手,幸福地颔首。我原以为就可以一直这样,牵着你的手,锁住深情的双眸,一直走到海角天涯,一直走到地老天荒,一直到红颜变成了白首。
  
  远去的油纸伞
  锁住深情的双眼
  画中私语的浮萍
  芬芳谁的诗篇
  
  今日的江畔,杨柳堆烟,依旧摇曳着帆。远山隐约,仿佛一切都在真实与不真实之间不停地变换。我看见柳荫后,那远去的油纸伞,像落花一样,只留下一地的委婉。“落日解鞍芳草岸。花无人戴,酒无人劝,醉也无人管。”那些我们伫守过的江面,有白帆点点,越去越远。谁在私语,谁在盘桓,金山寺外,有渔火几点,梵唱不断。不见了青丝在肩的温暖,突然之间,我就在夜幕下触摸到自己的苍老。我突然就觉得自己老了。爱情已经离我很远了。三年前的时候,笑容干净,心情透明。甚至,清澈得可以看到,心底每一个涌起的相思和念头。江城。双燕。最美的年华。最美的遇见。那是一段开在枝头,永世最温暖的记忆和诗篇。
  
  丫头,有多少次,夜深人静时候,我又反反复复地走在那条江水缠绕的柳荫后,走在那片写满风情的蒿草丛,走在那一天的夕阳渔歌里。甚至一度幻想起还能够有无数多,像琼花、像柳笛一样繁多的日子,我们还一起十指相扣,一直不停地往前走,不回头。一直走下去,就可以走到幸福,走到黑发变成了皓首。没有分开,没有猜忌,更不会有别离相染。
  
  可是,翻云覆雨,三年的光阴,转眼不见。流落,离散,还有握不到手的温暖。箫声随着柳色夭然不见,“怎忍见、双飞燕。今日江城春已半。”只有落花片片,还在多情地将往事深掩。夕阳又送走远山,谁还长伫在江畔,攒紧着往事和思念?远去了油纸伞,远去了桃花人面,那一诺并蒂的江南,也只剩下凛冽的风寒!
  
  “鸿雁飞来升起心帆,吻皱西湖的思念”,丫头,有多少次,我又走过你走过的江畔。在白蛇和许仙的画像前,你诉说着白蛇的坚贞,也诺着做一生的爱人,小楫轻舟,直入藕花深处。可如今,物是人非,欲语泪先流。仿佛是爱情忘记了告别,便已消失在人海。只有那飘在风中的诺言,像断了线的风筝,苍白着,空作了招魂的旗幡。
  
  “断桥虽断,忠贞的爱依然在人间”,三年前的那段时光,成为我生命中最美的记忆。三年后的今天,江畔又是满天的琼花漫卷。依然的弱柳堆烟,依然地摇曳着帆。在满眼风光里,我不知道,谁还会对我一笑嫣然,再说冷暖,而泪下潸然!
  
  天与多情 不予长相守
  空自凝眸 春风笑人瘦
  盼如潮汐 一日看两回
  归去同修 金山对雷锋
  
  “落日解鞍芳草岸。花无人戴,酒无人劝,醉也无人管。”春风也似笑人瘦,空自凝眸!天与多情,不予长相守。如何不泪流?“一生至少该有一次,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不求有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甚至不求你爱我,只求在我最美的年华里,遇到你。”谁能做到这般地洒脱,任沧海桑田,而坐览不变?我无法赴一场时光的赌约,轻易就能将往事放下,而波澜不再,花开花落地经年。
  
  今日江城春已半,谁复凭栏杆?有滚烫的液体落下。仿佛是泪,点点滴滴。化作了往昔。化作了弱柳堆烟的江南,化作了琼花漫卷的江畔。只是,江南的花开花散飞满天,迷乱了谁的眼,又芬芳了谁的诗篇?纵我一醉千年,白蛇和许仙也已成了过往云烟。没有往事能够化蝶,也没琼浆能够停止思念。
  
  键盘上,斑斑点点。不知道是哭了的泪,还是碎了的心。
  
  猩红一片。留下一地的颓然。
  

作者 :panduola2009 时间:2012-02-23 12:18:00
  多少呢喃,浅吟低唱,多少相思,渐入纸张。
    
作者 :王雁2006 时间:2012-02-23 12:20:00
  支持
作者 :王雁2006 时间:2012-02-23 12:53:00
  白衣萧郎
楼主白衣萧郎 时间:2012-02-23 14:58:00
  多谢吧主的美丽排版,呵呵,谢啦,。
  还有潘多拉的 支持,,,
  问好王雁,嘿嘿。。。
作者 :阳春白雪aa2133 时间:2012-02-25 11:00:00
  江南依依,青色匆匆。
作者 :唯禅之思 时间:2012-02-25 22:49:00
  风情委婉,遇见依然。
作者 :玲珑夜儿 时间:2012-02-27 17:30:00
  我有个疑问,江城?指的是哪个城市?我们这里叫江城的。
作者 :向塘之爱 时间:2012-03-04 12:40:00
  江南缠绵,江南雨;江南纷飞,江南景。好一个忆江南,好一片柔情在心间。楼主把握文字和炼意境的功夫让人感叹!
作者 :邱悠然 时间:2012-03-18 23:24:00
  今夕何夕,望尽天涯,西风凋树,渐渐地,心也如撒哈拉般地沉寂。可是,在那些闲下来的日子里,思念不安分的时候,仍然会想起你,喜欢想着你的名字。
  
作者 :向塘之爱 时间:2012-03-19 10:10:00
  江南烟雨锁清秋,百般情意醉浮生。江南历来都是文人墨客笔下无尽的倾诉,江南的雨,江南的桥,江南的那一抹让人自然沉醉的悠然,惆怅,忧伤都不住的牵挂住才子佳人那一丝丝柔弱的愁。
  
  @白衣萧郎,你的意境确实很有江南烟雨之风,很高兴看到一笑如莲现在还有如此才子,如此细腻的手法。但是,是不是把这份难忍的情绪多锤炼一下,再委婉一些呢。呵呵,在下胡说的~
楼主白衣萧郎 时间:2012-03-20 20:58:00
  回:玲珑夜儿 江城我用的泛指,没有明示。
  
  
楼主白衣萧郎 时间:2012-03-20 21:00:00
  问好 雁子,唯禅,白雪。邱然,向塘,玲珑,还有潘多拉MM,,
  
  相遇春色里,该是 多么开心的事情。。,
  
楼主白衣萧郎 时间:2012-03-20 21:01:00
  祝福:邱悠然 MM  一春 好心事。。
  
楼主白衣萧郎 时间:2012-03-20 21:03:00
  回:向塘之爱  文字只是一段过往,散乱无序的情绪流露,呵呵,没有考虑那么多。
  感谢 向塘MM好建议。
作者 :王雁2006 时间:2012-04-28 22:21:00
  支持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