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感谢《三亚日报》11月30日鹿回头文学副刊发表散文《临春岭登高》

楼主:鹭城2015春霖1983 时间:2015-11-30 16:22:53 点击:82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临春岭登高



  □ 王春林


  性本爱丘山的我,非常倾心于登山。登高怀远,可以一抒内心的郁结;亲近自然,使我走向生命的自在。游山走岭,最适宜玩性,最强健体魄,最绿动心灵。山,就在那里,等着她的孩子归来。

  诗人汪国真在《山高路远》里写道:“如果大山召唤我,我就走向大山”。正值重九,应重阳之约,和登高之兴,我走向了山岭。金秋的鹿城,天青气爽、晴暖景明。早上八时左右,市区内的临春岭公园岭前广场上,早已人头攒动。有舒舒筋骨的晨练者,有嬉戏玩耍的孩童,有听诊测压的医务人员,也有身着运动装的登山客。秋阳依然灿烂,撒下的光辉温热着亲近山岭的人们。我应单位工会的号召来参加重阳登高活动,不想沦为千古诗意里的那声遗憾:“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

  步行于蜿蜒而上的山岭石阶,登高的兴致随山花绿树绵延。“岭树重遮千里目”,确实是。此时的北国早已红叶飞花,而南岛上浓密的绿荫,似碧帐四围,把你围拢其间。而我怀着“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的心情,登临半山腰。放眼望去,远处形似树木的大树公馆仿佛与我齐高。而身下的石阶上,男女老少络绎不绝。一路上,不免遇到华发登高者,印象较深的是一对手挽手相伴上山的老夫妻。苍苍的银发晕染上金辉,宽大的衣袍裹挟着岁月。他俩慢慢地踱步向前,走到他们身后的我自觉放慢了脚步。在老人家的背影里,我感到了丝丝温暖。今天是属于他们的节日,也是敬老爱老的节日。老人家的岁月渐行渐远,然而相依相偎的脚步越走越踏实。今天这条山道格外温暖,早已被白发的早行人踩踏得暖热。静静地尾随着老迈的影子,生怕匆匆的脚步与冲劲惊扰了眼前的安详。待挪到了岭间的一处停歇点后,我一个急转身匆匆离去。

  岭道两旁,绿意谙然。恍若两条浓稠的碧缎拖曳下来。阶旁的野花,点缀着青山的面容;路边的绿藤,似缕缕小溪缠绵而泄。四面八方欢动着绿。绿的山头,如深碧的大盖头;绿的树丛,若青黛的发髻。绿的风,吹上心头;绿的人,悠游于绿漾的波涛。

  沿途的浓荫长廊,山重水复般迷惑了登岭的芳心,而当秋阳以柳暗花明的惊艳再次呈现时,眼前赫然耸立起一座瞭望塔。抬头仰视,青天白日下塔身耸直,像一位健朗的长者伸直了身躯。它是否在环顾四周的美景秀色?或是否正欣喜于脚下这片神奇的土地,已茁壮出高楼林立、成长为闻名遐迩的旅游胜地?……正遐思间,被同事朋友告知山顶还在前方不远处,便暂别高塔而去。

  作别瞭望塔,脚步忽然轻快了。前面是一段向下的斜坡路,我便身轻如燕般欢快起来。此处闹中取静,正好可以飘飞起悠闲的遐思。回想来时路的上升与此时的下延,似乎已走出来一个大写的“人”。那一撇恰好是上山的路,中间节点是瞭望塔,这段下坡路不就是一个捺吗?人生原本就是起起落落,犹如登山。上山岭时,要奋力向上;下山坡时,便轻松而下。以一颗平常心来上下,那么不管是上还是下,都坦荡舒心。也恰好在这段栈道上做短暂休整,我才能一鼓作气登上山顶平台。

  登高,便知望远。远处海天苍茫。喜看雨后春笋,林立于开发区的热土上。海螺、荔枝沟已然旧貌换新颜。艳阳下,一道金梭斜织而过,那是和谐号动车在加快奋进的马力;蓝天上,一只银鹰鸣击长空,那是波音客机震响新时代的轰鸣。

  同事们雀跃于登顶的那一刻,却无人知晓我的快乐。欧阳修于《醉翁亭记》结尾处的快乐又有谁知:“人知从太守游而乐,而不知太守之乐其乐也。醉能同其乐,醒能述以文者……”

  下山途中,乘兴登上了瞭望塔。海天交织处,五株“玉笋”已于凤凰岛上拔地而起。眼角余光下,那片高档住宅的“大树林”里反射着炫目的光芒。而鹿回头山与凤凰岭,如两头镇守城市南大门的碧兽,安详于秋日的明媚,迷醉在当下的胜景。

  景在眼里,诗上心头:

  鹿城今胜昔,

  高歌喜更狂。
作者 :碧雅莲 时间:2015-11-30 22:35:54
  祝贺!
作者 :王辉俊 时间:2015-12-02 14:48:05
  家园备忘录。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