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我与《散文诗》(转载)

楼主:海口广东菜 时间:2020-04-23 07:27:11 点击:7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我与《散文诗》
  蔡 旭
  (《散文诗》微刊2020年4月21日,刊出时改题为《不大不小的心愿》)

  “我与散文诗”的交情已有55年了。自从1965年1月发表散文诗处女作以来,散文诗已同我的生命血肉相连。
  “我与《散文诗》”的交情只有16年。上世纪90年代我正忙于办报,散文诗写得少,因此与它相见恨晚了。
  第一次在《散文诗》发稿,是2004年。当时,我刚从一家报纸总编的岗位退居二线,终于可以摆脱繁忙的编务,回归搁笔多时的散文诗的队列了。我从一位诗友处找到几期《散文诗》杂志,认真学习与捉摸之后,才壮起胆子给它第一次投稿。不久就收到了登有拙作的刊物,那是2004年第2期,登了我的《卢浮宫三宝》(三章)。一击即中对我的鼓舞真大,它让我在散文诗的长途跋涉中再次起步重拾了信心。这一年6月,我到贵州开阳参加国际散文诗笔会,在贵阳机场昏暗的灯光下,我与冯明德主编有了第一次握手。一听我报上名来,他就高兴地说:“欢迎你归队呀。”此后,我逐渐成为这本杂志的常客。这十多年我又出了十多本散文诗集,我总记着,是从《散文诗》的鼓励下重新起步的。
  第一次在《散文诗》上头条,是2009年。我的一组《缺少诗意的镜头》,上了这年第7期的《诗人档案》。一组9章作品,配了简介及一组照片。很久没有遇上如此高的待遇了,让我不禁有了这样的念头:以后写出好稿,一定要优先投给《散文诗》。
  第二次上《散文诗》的头条,是2012年。我写了一组《我与三沙》,当即投给了《散文诗》。突然有一天,电话中传来了冯主编亲切的声音。他对这组作品说了一些好话后,告知临时决定把已定的一组稿件撤下来,把它换上作为头条“特别推荐”刊出。顿时,让我不知感动得说什么才好。这就是当年国庆日出版的10月号,编者还在“本期导读”中写道:“在南海波涛汹涌之际,老诗人蔡旭给本刊邮来《我与三沙》,读后,一种爱国之情从字里行间如海潮般劈面而来,特于第一时间更换头条推出,发出《散文诗》刊和散文诗人的声音,发出中国的声音。”后来,这一组章被各种散文诗选本选入,得到许多赞赏的评价,被视为我的代表作之一。这次重大收获,是在《散文诗》的扶持下取得的。
  第一次参加《散文诗》笔会,是2014年。我有幸应邀当了《散文诗》主办的“中国 散文诗大奖”的评委,才有机会出席了在河南鹤壁举办的这一次笔会。我在会上的感谢辞中打趣说到:“我活了60多岁,才是第一次参加《散文诗》杂志举办的笔会。我想原因是两个不够:一是作品质量不够,二是年龄不够。参会的都是90后、80后、70后、60后,至少也是50后,而我才是40后。”机会难得,这是《散文诗》给予的优惠待遇。
  又一次参加《散文诗》笔会,是五年之后。2019年夏天,接到卜寸丹主编的电话,邀请我出任第十届“中国 散文诗大奖”评委,我当然很乐意接受这一份信任与荣幸。于是又凭这一身份,出席了在宁夏石嘴山举办的第19届全国散文诗笔会。眼见《散文诗》越办越出色,散文诗的队伍越来越壮大,散文诗人越来越年轻,心中感到无比的激奋与欣慰。
  近十年来,每年我都把自感较满意的一组拙作投到《散文诗》杂志,一来为了表达我的感恩,二来也为了检验我这一年的练习能不能取得合格的成绩。每一次发表,感激之余,也深感这一年的努力毕竟没有白费。
  自从16年前,我与《散文诗》发生联系之后,就再也不会分开了。作为一个不退休散文诗人,在《散文诗》这个良师益友的引领下,我的跋涉将会一如既往走下去。同《散文诗》一起成长,仍是我一个不大不小的心愿。
  (2020年4月)


  蔡旭,1946年生,广东电白人。退休高级编辑,不退休散文诗人。出版《蔡旭散文诗选》、《顺流而下》、《简单的生活》等散文诗集32部。2007年纪念中国散文诗诞生90周年被评为“中国当代优秀散文诗作家”(十佳)。
作者 :王辉俊 时间:2020-04-23 09:54:44
  同《散文诗》一起成长!
作者 :曾晓华 时间:2020-04-23 11:27:15
  坚守散文诗!
  致敬!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