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当大事(三)

楼主:长风潇雨 时间:2016-02-02 17:48:15 点击:65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这几日天气渐渐暖和起来,工作也 忽然变得紧张忙碌,昨日又过完了“小年”,感觉离真正过年越来越近了。
  同事刘兄因孩子生病住院而请了几天假,平时负责采购送货的虎子也出了远门,一下子感觉自己要做的事情多得让我忙不过来。下班回家再陪陪孩子,在小学群里和同学们商量聚会的事情,都会分散我的精力,对妻子外公的追忆,不得不拖延。
  哀愁会被时光冲淡,毕竟生活总是脚步不停地迈向前,但是每当心灵沉静下来,我们总会回想起那些已经远离我们的亲人……


  

  记得妻子外公出殡那天,时间都过了中午十二点,亲戚们都几乎到齐,可还是迟迟不开始“殿拜”仪式,那么出殡岂不是要等到很晚?
  我,周哥和华哥以及岳父都不知道怎么回事,难道外公家所在的村子有这样的风俗?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终于在前院进来几个人,弄出一阵乱糟糟的动静之后,开始安排亲戚进行“殿拜”了。
  起初,我们和女眷们一起站在前后两院的通道里观看。一位负责念名单的人,高喊着某某村某某人,然后那个人从兜里掏出香帽子,戴在头上,从门外走进院子里的灵棚进行“殿拜”。
  这种简称为“殿”的仪式,是相比机关单位里悼念死者而鞠躬要复杂得多,我们当地一般需要进行“十二殿”,即分三次磕十二个头,以示对逝者的尊重。

  

  早些时候执事对岳父讲按他们这里的规矩是“二十四殿”,即要分六次磕二十四个头。岳父只懂得“十二殿”,于是摇头摆手表示“殿”着“殿”着一定会乱套,而且还要配合吹喇叭的节奏,那么多人都在看着,做错了可就闹笑话了,还是主张“十二殿”。
  我和华哥还有很多人无论哪种“殿”法一概不会,只有跟在懂“殿”的人后面。看着一个一个的,一群一群的,进行着“殿拜”的人,进来又出去,我们觉得时间不早了,便从后院大门出去,走到等待“殿拜”的队伍里,边看边等。
  我们和大家一起站在村子里的街道上,在寒烈的北风里等待,滋味不是一般的难耐,耳朵估计被冻红了,疼疼的。两个院里的街坊负责点燃鞭炮,噼里啪啦地响个不停,几个孩童捂起耳朵追逐玩闹,一点也不识哀愁的滋味。
  妻子舅舅家的大姐姐夫江哥在门前点燃了几根柴火,就紧挨着吹喇叭的人,我们凑过去取暖。顿时,我觉得一双快要冻得麻木的脚有些暖和了,真舒服!

  

  在岳父“殿”完之后,轮到江哥他们一家人,又轮过几人后,执事喊到周哥的名字,紧张的时刻终于到来了。
  我和华哥便戴好香帽子和腰带紧跟其后进了院子,顾不上看那些把我们几乎半包围的其他人,在喇叭,笙和鼓的响声里,我和华哥作揖后便跪在后面,看着周哥接过负责香桌的人递交的酒杯,然后洒在地上,上香,后退几步再跪下磕头。
  我和华哥也跟着磕了四个头后,周哥又起身作揖走几步再磕头,喇叭的哀乐和周围人的目光令我更加紧张,到现在也想不起周哥后面的具体动作,只记得他磕头时我们也磕,如此这般地顺利完成了“殿拜”。

  

  当我们走出大门后,执事喊还有亲戚要“殿”吗,原来我们被排到了亲戚中的最后。过了没多久,便招待所有的男性亲戚去附近临时搭建的棚子里就坐,等着吃饭。
  这棚子包括桌子和凳子都是花钱租来的,东西两边挂满了古代的二十四孝图。大家四人一桌,差不多坐了二十多桌,每桌发放一包香烟,每人一碗酥肉。当执事的人进来讲了几句寒暄话时,亲戚里站出来一位辈分高的人礼节性的回应几句后,“使用人”便提来了馒头,开始吃饭。
  等我们吃完走出棚子,几个“使用人”简单清扫一下,便开始由女性亲戚进去吃饭,一样的每人一碗酥肉,这样的饭在我们当地称为“流水席”。

  

  与别的村子风俗不同的是,这里要等女性亲戚吃完饭,主家一定要把“使用人”请进棚子,提供好酒好菜的招待,以感谢他们在丧礼上的帮忙!
  等“使用人”酒足饭饱后,才开始抬棺出灵堂,运到家门外的大街上,再进行一次“殿拜”仪式。而这次的等待,足足用了一个多小时,时间已到了下午三点多。
  农村里的礼节,其实比城里的要复杂,尤其是丧礼,当大事!但是,无论怎样,妻子的外公已经永远的离开我们了,他将和妻子那逝世多年的外婆合葬在一起。问题是,实际情况真的像我们想象的那样简单吗?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