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散文诗】《中国魂 散文诗》创刊号发表《保持微笑》(8章)(转载)

楼主:海口广东菜 时间:2016-02-06 10:29:42 点击:52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保 持 微 笑
  (8章)
  蔡 旭
  (《中国魂 散文诗》创刊号,2016年第一期)

  天气预报

  每天19时32分,它总会如约到来,几乎比所有的约会都要准时。
  在新闻联播之后,在广告的包围圈中,它哼着小曲,欣然而至。
  阴晴冷暖,风狂雨猛,雪白霾黑,说得头头是道。
  每天的风云都在变幻,每座城市的天空都在变化。
  只是那位男主播,似无变样,二十年如一日。

  我主要是陪89岁的老岳母在看。她总是忽略新闻,只关心天气。
  可是她总记不住。重要的事我说了三遍,过一会她还是忘记。
  其实我也记不住,也就不必去记。
  因为它常常说了不算。
  它似乎掌握着天气的命运,而老天总是同它开玩笑。

  有照为证

  89岁的老岳母,很喜欢照相。
  照在手机里还不行,得印出来。印出来的才叫照片。
  这一天,又要照相了,是社保局叫照的。
  要证明人在异地的她健在,才能照发退休金。
  于是她捧着一张报纸,上面清楚地标明当天的日期。
  不识字不读报的她,忽然就有了文化。
  我觉得此事有点无厘头,不过也只好无奈地照办。
  她却一点也不在意。本来就喜欢照相,而且还可以印出。

  她很高兴能表明她的健在,让异地的人也知道。
  我也很喜欢这样的表明。
  她的健在,全家的快乐。

  买一个教训

  “砰”的一声,不请自来的风,让翻脸不认人的家门,把我变成了外人。
  这是我到楼梯口倒垃圾时,十秒钟发生的意外。
  家中没有人,钥匙在门内。手机也在家里,拒绝了向亲友的求救。
  好在有人帮忙招来开锁师傅。宿舍值班室墙上,就贴着他的小广告。
  最普遍的木门,最普通的锁,低技术含量的活,面对高技术专业人士,还不是手到擒来?
  不过他捣鼓了很久,来回地试探,反复地钻研,似乎遇上高难度的试题。
  我知道,多折腾一些时分,更能体现他的价值。
  结果当然是皆大欢喜。开了一个超出意外的价钱,我也欣然照付。
  做错了事,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能用钱买得到的教训,都是可以接受的。
  只是得提防一些属于惨痛级别的教训,它不能宽恕,无法容忍。
  无论用多少钱,都无法买得回来。

  夜 行

  在黑暗中行走,伸手不见五指。
  只能用手摸着,用脚探着走路。
  睁着眼是这样,闭着眼也是这样。
  没有人闭着眼前行。
  总是睁大眼睛,虽然什么也看不见。

  尽管看不见前路。
  至少能看清自己。

  拔 牙

  拔牙的感觉会怎么样?它不能像一些冤屈,往肚里呑。它不能呑。
  平时有一些苦痛,得忍耐与坚持,叫咬紧牙关。
  此时正相反。牙不能咬,牙无法咬,必须张大嘴巴。
  医生用工具在嘴巴里挖着,撬着,磨着。我得张开口迎接。
  把嘴巴张得麻木,张到僵化。差点就无法坚持了,还得张大嘴坚持。
  拔牙前先把一纸协约递过来。未打麻药,我先就麻木了。不外是各种条目,都规定着医生不用负责任。
  那几秒钟倒是很轻松,坏牙很快就拔了出来。麻药的作用,就是让人痛得不知道。
  让你回到家才痛。麻药也在坚持着,我不到家,它不会消失。
  其实,回到家我的牙齿痛得并不厉害。
  只是再看了一下帐单,才知道到底哪里才是真正的痛,实在的痛。

  路 灯

  就这样餐风宿露容易吗?就这样日晒雨淋容易吗?
  就这样蚊叮虫咬容易吗?
  每天都按时来上夜班。把黑夜化为白昼,把阴冷化为温柔。
  把一路平安化为常年累月的习惯。
  忽然有一夜,它却失明了。
  原来它也会生病的。
  原来它也会有头疼脑热、腰酸背痛、三长两短、风云不测。
  原以为它会长生不老,长命百岁,没想到它也会年老体衰,积劳成疾,飞来横祸,瞬间夭折,说没有就没有了。
  这位总是擦肩而过的路人,原来也是不可或缺的亲人。

  是的,有存在,就会有失去。
  而我们总是痛惜它的失去,又总是忘记——
  抱紧它的存在。

  铁蒺藜

  一丛铁蒺藜,瘫倒在路旁。给勃勃生机,一条难看的花边。
  原先,它是来守护这一片绿茵的吧?
  虎视眈眈,锋芒毕露,无声的警告是如此地吓人:
  谁敢践踏,都得以鲜血为代价。
  它准备在肉拚中磨尖带刺的骨头,用血的洗礼出浴得更加锋利。
  事实上,并没有脚步向它发起挑战。
  也许是出于谨慎,也许是出于惧怕,也不排除是出于不屑。
  本来,世上并没有那么多阴谋与恶意。

  一丛铁蒺藜,瘫倒在路旁。带着斑斑锈迹,和一腔叹息。
  也许是天长日久,时间作出了结论。
  也许是没有对手,自己丧失了斗志。

  洒水车

  大街上所有的车中,最可爱的就是洒水车了。
  它喷出优美的弧线,美化了一路枯涩的街景。
  弹响动听的乐曲,激活了路人沉闷的心情。
  它用甘露滋润着红花绿树的渴望。
  用清凉按摩了大街发热的体温。
  跟街上所有车辆不同的是,它会歌唱。
  除了发挥功能,还会散发美感。

  大街上所有的人中,最喜欢它的就是我的孙儿了。
  一听到它的歌声,就兴奋得手舞足蹈。
  停下婴儿车,用目光迎接它远处而来,又送它远处而去。
  很想跟着它,唱着歌一路向前。
  可惜他的车上,没有安装着音乐。
  他的眼中,不免挂着一些失落。
  我的心里,也不免有一些失落。


  蔡旭为《中国魂 散文诗》创刊题词:

  《中国魂 散文诗》是散文诗的中国魂。
楼主海口广东菜 时间:2016-02-06 10:30:51

  
楼主海口广东菜 时间:2016-02-09 20:32:38
  《乡土家园》好像还没有过年?我跟一帖,跨过大年。
作者 :曾晓华 时间:2016-02-24 23:04:39
  祝贺!问好!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