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短篇小说】借钱

楼主:王辉俊 时间:2017-04-19 15:36:34 点击:22 回复: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借钱(短篇小说)

                 

   到底怎么啦?是他们一而再再而三向我借钱,明明知道不会还,我还是或多或少掏腰包,借出的数额没有达到他们提出的要求,反倒觉得欠账的不是他们而是我自己。我觉得不是我的脑瓜有莫名其妙的病症,就是这个世道在哪个地方出现了让人深思的大问题。

  A

    张老师不是我在学校读书时的老师,而是报社文艺副刊的编辑部主任。文艺界喜欢以“老师”相互尊称,凡是能够在报刊上发表作品的,都有被成为老师的资格与可能。我觉得这跟从前大家相互称呼为“同志”一样,比起官场职场那些与官衔称呼为荣为傲的习气来,要显得清流一些。
    三十年前,当我还是一名文青时,张老师已经是省城机关报一位风流倜傥的文艺副刊部主任,他接人待物热情大方、风趣幽默,有一种自来熟的亲和感,深得大家的敬爱。当我几篇投稿自以为泥牛入海无消息的时候,有一天突然收到张老师亲笔(改革开放初期还没有个人电脑,报社还使用铅字排版印刷)写给我的退稿信,信中指出了我的作品的稚嫩之处,还在我的稿件上用红笔作出批注与段落修改的意见。当然,最后还忘不了给我莫大的鼓励,甚至还给我暗示:“年轻人,继续努力吧,你离100米赛跑只剩下最后10米!”随信还寄来几本报社的内部通讯。尽管稿件没有发表,但张老师的信让我反复看了无数遍,甚至都能背诵出来。在报刊发表过作品的老师们说,你能收到编辑部主任的亲笔退稿信,说明离发表作品的距离不远了。
    果然不出他们所料,不久我的一首八句的民歌赫然发表在省报文艺副刊上,开始享有那些小师弟小师妹喊我一声“王老师”
  的尊贵。以此,每当我有机会出差省城,总要拎带一些土特产登门拜访张老师。当然,还有我日夜加班赶写的新作品,这些作品也陆陆续续得以发表。
    后来,听说张老师还因为工作出色,被列入报社领导班子培养对象,正在与几个很有背景的对手竞争编委人选。
    自此,读者看到省报文艺副刊的作者的名单,常常是某些市县附庸文雅的政客、改革开放初期钻空子的暴发户,或者是有几分姿色而在作品中、甚至在现实大胆暴露的女作者。当然,我还是偶然能够在副刊发表作品,特别是在张老师说他一时不方便出口向我“借个”三百五百之后。
    张老师最终还是没能进入编委班子。当我为他表示惋惜的时候,就有人不以为然,倒说起他不少的丑闻和绯闻,说是他的竞争对手当初风声,揭露他收受或索贿那些在副刊上发表作品的政客、暴发户的巨额钱财,然后再用来“孝敬”领导,买官买官。还有的说他以发表作品为条件或诱饵,让那些女文青们主动投怀送抱于他。
    最糟糕的一次,是他的老婆在情人节接到一个匿名电话,说张老师与一个专程从某山区小县城赶来的女作者在某某宾馆的520房间幽会。他老婆半信半疑,带着孩子的两对小舅舅妈赶去探个虚实,结果被抓个现实。老婆妒火中烧,告到报社纪委,张老师断送了前程,只好无奈作出提前退休的决定。
    退休后,张老师先是到朋友办的一份学生作文报当主编。虽然是内部刊号,但每期能发行30多万份,报酬不低。谁知本性难改,不久就跟人家高中女生作者玩起暧昧,被家长揭发告到学校和教育局,又刚巧碰上整顿非法报刊,作文报被迫停刊,张老师又砸了饭碗。他老婆又抓住他一条新的把柄,给他发出最后通牒:要么交出他退休工资卡,负责他衣食住行和看病治疗,但坚决斩断他沾花惹草的财路,要么扫地出门,断绝夫妻和父女关系(女儿坚决与老婆结成统一战线)。张老师出于无奈,只好忍气吞声签了盟下之约。
    张老师倒是老实了一段时日,可賊心不死,向所有认识的人借钱。借钱的理由五花八门,而且很有文化含量。开始,他给我借钱的原因是作文报有几十万的欠款没收回来,当中有他的5万元分成,借他5000元,不出3个月就能还。半年后,又说收欠款不太顺利,再借2000元让他度过难关,到时一块还上。又过了一年半载,他说对不起,钱还不上了,他在老年人协会当了秘书长,正在着手帮几个退居二线的省级领导撰写回忆录,人家答应事成之后会给十万八万的润笔费,方便就再借他1000元,要不800块钱也行……
    就这样,张老师向我借钱的金额要求越来越低,明明知道这是有借无还的游戏,但也如法炮制不辍。听说他从大家那里能“借”到的钱,有两个去处,一个是瞒着老婆去幽会一两个“老相好”,一个是买私彩,没钱就赊账,偶尔中了个奖什么的,又转到第一个“去处”。
    唉!张老师啊,叫我怎么说您好呢?


  B.
    吴忠实举止优雅语气温和,是个很有才华的文学青年,那也是30年前的记忆了。那时我们青春年少,跟着一个琼崖纵队老革命的官二代下乡扶贫,远离了新婚娇妻,或是热恋情人,也没有现今的电脑、手机微信消遣时光,文学成了我们百无聊赖之中的共同话题。
    我们会把在农村扶贫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感写成诗歌、散文、小说,用刻字蜡纸油印成文艺刊物,还取了个刊名叫《原野》。吴忠实是我们当中的佼佼者,尤其是他的诗歌,意象飘逸,且语言又很纯净,即便拿来与现今当红的诗人的诗作相比,也会不相伯仲。记得九九重阳节,我们几个年轻的扶贫队员,约好与镇政府几位年青姑娘,一同登上文笔峰。登高望远,周边是一马平川的原野。众人心旷神怡,兴致盎然。有人提议举行成语接龙游戏,游戏的规则是谁要接龙不上,就罚唱歌、跳舞、说笑话什么的,要不装狗叫羊叫都行。我们自恃刚从名牌大学毕业工作没两年,而乡镇的这些姑娘们也就高中、中专毕业,担心她们会拿鸡蛋碰石头。谁知真的一比试,不分胜负。可一旦被罚,最惨的就是我们。唱歌嘛,五音不全,从北京会跑调到莫斯科。论跳舞,音乐一响,脚踝就抽筋。说笑话像读社论,拉着个苦瓜脸。轮到吴忠实成语接龙卡壳的时候,只见他憋红着脸说,他唱歌跳舞说笑话都不会,学狗叫鸡叫又扯不开脸面,给大家读一首诗行不行?大家只好将就了他。谁知他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他朗诵道“与你的手一握/我的手就不想洗了/可终究有洗手的那一天/我把洗了手的那盆水/去浇窗前那株茉莉/第二天那茉莉就开花了/那花开得好香好香啊!”话音落地,一阵沉寂之后,我们男的爆发一阵雷鸣般的掌声,而镇政府那几个小姑娘,感动得羞红了脸。据说,他就是凭着这首小诗,赢得大学校花的芳心,他们毕业一年后就一同携手走进婚姻的殿堂。
    不难想象,吴忠实要继续沿着这条芳径走下来,他在中国诗歌文学界不获得鲁迅奖都难!出状况是在扶贫工作结束返回省城后,就不怎么看到吴忠实在报刊上发表诗作了,据说他在寻机购买海南第一批上市公司的原始股票中发了一笔横财,最近又在鼓捣期货买卖。我也注意到,椰城晚报发过一篇奇文,大意是说期货比股票的收益又大又快,风险比股票还少还小。
    有一天,吴忠实突然来我们单位找到我,说是你别太书生气十足了,自古只有穷书生酸秀才,没有几个诗人是富得流油的。有钱就借我1万炒股买期货期权,合股也行,一个月分红1000块,1年收入回本还多了2000块,股本还在那里“母鸡下蛋”。他现在上班都没心思写材料了,说再干三年五载,赚够了外快,就辞职专门炒股。现在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国家如此,地方如此,家家户户都如此,说白了,一切向钱看。
    毕竟是知根知底的扶贫队友,而且吴忠实言谈行止又透着诗人的率真,我征得老婆的认可,抄了家底借给他15000元。他也没有食言,满一个月就给我“分红1500元”,有时才20天又分红一次。
    顺风顺水的莫约过了半年,他又从办公室把我约到咖啡馆,见了面就从手提包掏出一扎清单,说是他现在的资金都押在股票期货里面出不来,问我能不能凑到十万块钱,再投到一支有内幕的黑马股里,而且这次每月的分红是15%,甚至可以达到20%!
    诱惑力实在太大,且有了大半年的“验证期”,我被吴忠实蛊惑的内心蠢蠢欲动。尽管明知道没有十万巨资,也想方设法动员最亲密的哥们筹措,还当作是“有福同享”的大好事。
    十万元凑齐之后,我把沉甸甸的一纸袋的钱交到吴忠实的手里,一再叮嘱他,哥们,这是我们几个铁杆朋友凑份子的钱,可是用我的人格作担保的啰。
    还好,第一个月回报1万,第二个月还是1万,第三个月8千,没关系,第四个月拖了10天,给了5千,第五个月,托机不复机了。凑份子的朋友却把我的电话打爆了。我这人面子薄,只好用自己的钱给他们几个分派“红利”。
    没办法,我到吴忠实的家里“蹲守”了几天,终于逮到了他。他看躲闪不过去,沮丧着一把苦脸说,哥们,实在对不起,他把期货搞砸了,本金全都砸进去了。他想把本扳回来,借了高利贷,结果又赔进去了。如今他非但不能给我红利和本金,而且放高利贷的请来黑社会天天上他家门催债,他到处东躲西藏的,高利贷3个月翻一次本,说不定他都难保小命……
    完了,除了我投入的3万元打水漂外,我还要替吴忠实还那几个铁杆朋友的7万元本金。总算是朋友,人家说了,红利就不要了,逐月归还本金就可以了。就这么一着,足足让我5年喘不过气来,还要一个人藏着掖着。当老婆大人数落我是不是藏着私房钱的时候,我在她面前大气都不敢哼一声。
    后来,我也不知道吴忠实是怎么躲过黑社会追债这一劫的,只听说单位把他除名了,单位分的那套福利房卖了,那么温柔贤惠的老婆也离婚带着孩子出走了。我还听说,这些年,他几乎向所有曾经的同事、同学、朋友,包括朋友的朋友都借过钱,而且是一次又一次,直到人家拉破脸面断然拒绝他为止。
    10多年了,我和吴忠实之间偶尔还有往来。开始是“借”个一千八百的给他,后来他不再提借钱的借口了,见面就忏悔,千不该万不该的对不起我。我也不再追问他何时能还款、还能不能还债,还要给他五百四百的,当“路费”,还总是给他打气说,总有一天会好起来的,也似乎是给自己受到的伤害找一些慰籍。
    唉!我常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寻思,这是一个诗人的过错?还是一个诗人的宿命?不是愤世嫉俗超脱自杀,就是异想天开却穷困潦倒!


        C.
    韩超本来就是个优秀的基层银行的行长,我曾写过他的特写,在《金融日报》刊登了一个整版。因此,他被评为全国金融劳模,我的特写也被报社评为年度优秀稿件。
    韩超个头不算很高,却酷爱篮球,他既当领队,又当前锋,他带领的银行银鹰篮球队常常获得行业比赛的冠军,偶尔马失前蹄还要不高兴骂人。为什么?他训练的银鹰队,把篮球当作足球打,合理的冲撞,不要命的扑球……怎么能赢球就怎么打,真像虎狼之师,岂有不赢球之理?!他当行长抓业务,抢占市场份额也是个拼命三郎的秉性,别的同行只有争第二、第三的命。
    要是这么风生水起干下去,韩超会有大把的机会美好的前途。他对我有知遇之恩,我也是被他选中加入银鹰队,提拔为银行办公室主任的。可惜他还是栽了,栽倒在下海经商和生活作风上面。
    那些年,天涯刮起房地产热,同是一块地皮,在同一个宾馆的一个不眠之夜,可以几经转手从50万炒到500万甚至2000万,一夜暴富下的疯狂、潇洒、放荡,把人性的弱点表现得一览无遗。
    那时候一个小县城的银行行长一年的招待费也不过三五万元,可房地产老板请他行长一个晚上的花销,包括山珍海味、歌舞升平、桑拿按摩还有不好言说的费用不下十万块。
    韩超把持不住了,接受吃拿卡要从原来的忸怩作态变成了理所当然,与坐台小姐的对话从面红耳赤变成了谈笑风生风流倜傥……最后出事是因为一笔上千万贷款牵涉诈骗,抓住了诈骗的老板,顺藤摸瓜牵出他收受了贿赂50万元的窝案,一失足成千古恨,从银行财神爷沦落为阶下囚,被判有期徒刑10年。
    不久前,韩超突然像不速之客一样来到我的办公室,说他在“里面”表现突出提前“出来”有几年了。他从报刊上偶然看到了我的小说诗歌什么的,就试着打了原来的手机,想不到我的手机都快20年了,没换号码,还夸我是个诚实守信的人。
    从此隔三差五,韩超就给我来电话,说是又在某某报纸看到我的作品发表了,总会借机赞美我几句。当然,老婆是别人家的漂亮,作品就像孩子一样还是自家的好,有人欣赏夸奖,明知是溢美之词,心里还是喜滋滋的。兴致之上,偷得空闲,我就约他上茶艺馆品品茶,叙叙旧,回忆当年他提携我成长进步的往事,也算是对他给我“贿赂美言”的回报。
    有一回,韩超也没打招呼,就闪身进了我的办公室,有意无意的用后脚跟关上大门,坐在我的对面故作神秘地说,兄弟,老哥碰到难题了,你一定要帮助老哥度过这道坎。当时我就预感到他要说什么,因为事先有人提醒我,说韩超“出来”后几乎向所有曾经认识的人都借过钱,也几乎是借过钱后就泥牛入海无消息。只是这次想必对我的状况作过功课,不知道他会以什么借口达到他的目的。
    韩超的态度很诚恳,是那种掏心掏肺一般的诚恳。他说,兄弟,不瞒你说,我在“里面”憋屈了八九年,出来后你嫂子也早过更年期,退休抱孙子,根本就不来那个事,却有个茶艺馆的湖南妹,还看得上我这半老不老的小老头。男人的心性都是相通你懂的,坦克大炮都挡不住,就是当年美国总统克林顿都忍不住,更何况咱们这些凡夫俗子平头百姓对不对?可是这一次没有筑好防火墙,人家怀上三个月了。人家还是个懂事的好姑娘,说要做掉,不想拖累我。兄弟你想想,她都这么善解人意,难道叫老哥我无情无义。怎么着我都要凑个三千五千的给她补补营养对不对?可是呀,我现在虽然也有退休金,每月只有两千多,都交到你嫂子管着。要是别的事,都可以给她实话实说拿出来,偏偏这门子事,万万对嫂子说不得,只好悄悄求你了。有个五千最好,不方便三千也可以。等老哥手头方便了,一定还给你!
    听完韩超的故事,念在过去他的情谊上,我掏出钱包,里面有两千五百元,我留下五百,将两千元交给他。
    韩超伸手接过钱,连声说,谢了兄弟,我给你写张借条吧。
    我说,就不用写了,当真方便,还给我就是了。心想,写了借条又有什么用?要诚心,不写也会还的。要是一开始就不打算还,写一百张借条也是枉然。
    果真,打那之后,事隔两年了,我依然常常在报刊发一些小作品,却不再收到韩超半个赞美的电话……心想,但愿那个“湖南妹”子虚乌有,韩超好好安度他的晚年生活。
作者 :春江沐雨 时间:2017-04-19 18:33:47
  先顶一下再说。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曾晓华 时间:2017-04-19 22:53:57
  拜读新作!
作者 :云中羊 时间:2017-04-20 06:36:38
  这可真是“借钱的是大爷”!虽然是小说,却真实可信。
  现实中,五花八门的借钱理由被王老师写得淋漓尽致。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落小熙豢 时间:2017-04-20 13:37:32
  本人上过一个妹子,当晚做了3次,连饭都没请他吃一顿,给她买件衣服她也不要,但是过了一个月说手头紧向我借一千块钱,我知道她是不会还了,但我还是毫不犹豫的打给她,对于这样的妹子,我觉得算可以了!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