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中外艺术家》刊出〈蔡旭专辑〉(12章)(转载)

楼主:海口广东菜 时间:2016-05-05 07:59:44 点击:20 回复: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简单的生活
  蔡 旭

  (原载《中外艺术家》微信公众平台,2016年5月4日,
  原题《中国著名诗人\蔡旭\专辑》)


  


  蔡旭,广东电白人,1946年生。1965年发表散文诗处女作,1968年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2007年纪念中国散文诗诞生90周年评为“中国当代优秀散文诗作家”(十佳)。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诗学会、中外散文诗学会、中国散文诗研究会、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副主席(副会长)。高级编辑,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曾任《海口晚报》总编辑、海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现为《世界华文散文诗年选》及其微信主编。
  出版散文诗集《彩色的明信片》、《顺流而下》、《简单的生活》、《蔡旭散文诗五十年选》等26部,散文集、短论集9部。

  小时候,幸福很简单。
  长大后,简单很幸福。
  ——题记

  小 院

  我们宿舍楼下的院子太小了。
  简直没资格叫“院”,只能叫“通道”。
  连一棵树也放不下。
  以前,挤满了自行车、摩托车、电动车。
  如今也与时俱进,停满汽车了。
  60户人家,6辆。平均10家一辆。
  但不能说每家0.1辆。因为我家没有。
  出门时,我以鞋底与公交车轮为交通工具。
  经常有人问:为什么不买一辆?
  我回答:不行呀。

  院子里再也放不下一辆车了。
  何况,大街上很快也会放不下一辆车了。

  木 门

  “砰!”对面的门关得多么雄壮。
  我关门时,只有“吱呀”一声。
  我家是木门,五合板的。
  别的门一再更新换代,钢筋铁骨,铜墙铁壁。
  我的门相依二十多年,在时光的晃动中并不比别人少半日。
  防盗门人家已被撬过几次了,我的门却未尝有贼光顾。
  我知道,“三保险”也防不住与时俱进的开锁技术。
  为此,我放弃高科技,保持原生态。

  我的木板门随时可破门而入。
  贼,似乎却不感兴趣……

  态 度

  把衣服收了回来,我随便叠了一下,就塞进衣柜去了。
  妻子嫌我叠得不好?
  她把衣服拿出来,抖开,重新叠过。
  慢慢地叠,小心地叠,庄重地叠。
  难道要叠出花来?难道想叠出诗来?
  难道会叠出聚焦点、回头率、GDP,甚至如潮的掌声?

  我对她说:只是放在柜里,别人又看不见。
  她回答:首先是给自己看。

  过 称

  每当妻子买菜回来,老岳母都习惯于再次过称。
  不是为了其它。她说,只是掂量一下果菜贩子的良心。
  水份肯定是有的。还可称出一些美丽的谎言。
  不过,不可能称得出农药超标的含量,及转基因食品可能的隐患。
  不知就等于不存在。——我自己安慰自己。
  其实我也知道,空气正在变质。无论是瓜果还是蔬菜,早已不再纯洁。

  这些不再纯洁的营养,又化身为我的血肉。
  难怪从我口中喷薄而出的词句,竟也有那么多——
  污染物质。

  染 发

  黑白斑驳的人生,本无可厚非。
  或许抵不过潮流,或许顶不住虚荣——
  竟把清白涂黑了。
  同一些人一样,我亦未能免俗。

  所幸的是,老汉我染的,仅仅是头发。
  不幸的是,有些人染的,不仅是头发。

  晒被子

  久雨见晴的日子,所有的被子都跑出来晒太阳。
  我把棉被、垫被、毛毯、床单、枕头巾全搬出来,与阳光亲密接触。
  看见它们郁积的闷气一扫而光,一个个兴高采烈。
  一个个,散发着阳光的味道。

  其实我也很喜欢晒太阳。
  喜欢让太阳晒出我的阴影。
  没有太阳的日子,那些阴影就得留在我的心里。


  时间的痕迹

  左腿的膝关节发出了警报,不时的疼痛是闪烁的信号。
  上楼梯就得一级一个脚印了,再也不能跨越式发展。
  打篮球的爱好也要忍痛割爱,至多只能投篮过瘾。
  我带着医疗卡见过外科专家、骨科专家,也曾请名老中医望、闻、问、切。
  只见卡里的数字潮落至底,也不见疼痛减少半分。
  幸好拍片的结果,既没有增生,也没有积水。
  它的名字叫做软骨磨损。
  既没有办法治,其实也就不需要怎么治。
  我的老腿已用了60多年,这种损耗纯属计划之内。

  那一天,我去打乒乓球,短球裤下暴露了狗皮膏药。
  球友关切地问:“你的腿怎么了。”
  我轻松回答:没什么。这只是——
  时间走过的痕迹。

  一只玻璃杯跌倒在地

  一只玻璃杯突然从茶几上倒下。
  我赶紧用目光扶住它。脚步慢了半拍,手也够不上。
  目送它跌落在地,撒了一地的碎片。
  我太大意了!
  原本以为不会有事,以为它钢化的身子足够抗得住摔打。
  它曾摔倒多次。每次都只是在地上蹦跳几下,就平安无事了。
  那是多年前的事,现在它已老了。
  再钢化的身子也会老化的。
  在打扫那些碎片时,它的尖利刺痛了我。
  年轻时我也无数次摔跌而安然无恙,那些事也早已过去了……

  一家三代

  儿子下班回到家,第一眼看到的是他的儿子。
  兴冲冲地抱过来,亲个不够。
  儿子看到他,高兴得手舞足蹈。

  我也很高兴看到儿子回来。
  也很理解——
  他并没有看我。

  钥匙与家

  出门多日。还在上楼回家时,我就掏出了钥匙。
  女人是要到门前才掏钥匙的,而男人在楼梯间就会掏出。
  这证明我没有改变性别。
  随手插入,轻轻扭动,吱呀一声。
  我的家扑面而来。
  前些天一直在外地走动,漂过许多别人的城市。
  开门时没有钥匙,只有门卡。
  往门锁上一照,门就开了。
  似乎很方便,但一打开总感觉不对。
  不用钥匙的地方,总是陌生的。
  门卡打开的,是宾馆。
  钥匙打开的,才是家。


  路 遇

  一个女人走到了十字路口,在倾听手机说出一些声音。
  “什么?什么?” 她惊得大喊,随即失声痛哭。
  此时正下着细雨,她也顾不上撑开雨伞。
  任由雨水与泪水混为一谈。

  我从她的身边走过。
  看不到她的年龄、身份,更看不到她为之哭嚎的原因。
  只看到她的神色霎时变得与天色一样灰暗。
  把突然袭来的内心的痛苦,贴到了生活的脸上。

  我是一个陌生的路人,无法伸出我的安慰与支援。
  更没有资格去开导她的信心。
  虽然手中撑着一把伞,也无法阻挡飘忽的雨丝,
  一下下淋湿了我的心情……

  大雨冲刷的大街

  一场大雨,把大街冲洗得干干净净。
  把斑马线的灰底白条冲洗得更加清醒。
  冲走了大雨到来之前,闪电一般划破长空的一声尖叫。
  冲走了曾与灰底白条混为一谈的一滩鲜红。
  冲走了受难者的身影及围观的一圈怜悯与叹惜。
  连那辆横行霸道的肇事车作恶及逃逸的的痕迹,也一起冲得无踪无影了。
  一场大雨过后,大街恢复了平静。
  一切都过去了。横冲直撞的车流,照样骑在斑马线上擦肩而过。
  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只有目击了这一幕的行道树,默默肃立。
  叶子上盛不住的泪水,不断地,滴落下来。






作者 :曾晓华 时间:2016-05-05 12:49:29
  祝贺蔡老师!问好!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王辉俊 时间:2016-05-12 09:01:11
  家园备忘录。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绿意洋洋 时间:2016-06-23 09:12:05
  祝贺蔡老师!
作者 :绿意洋洋 时间:2016-06-23 09:13:54
  她把衣服拿出来,抖开,重新叠过。
  慢慢地叠,小心地叠,庄重地叠。
  难道要叠出花来?难道想叠出诗来?
  难道会叠出聚焦点、回头率、GDP,甚至如潮的掌声?

  我对她说:只是放在柜里,别人又看不见。
  她回答:首先是给自己看。

  -------------------
  我仿佛看到一幅很恩爱夫妻的画面。好美!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