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相逢在县城(转载)

楼主:我与他有个约会 时间:2015-12-18 11:27:53 点击:67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相逢在县城

  这是一片古老的土地,既接受城市的新潮理念,又保留农村的传统习俗;既向繁华的城市输送丰富的物资和廉价的劳力,又接纳着源源不断派来的各类人才;这里有文明的积累又有野蛮的掠夺;这里有信心满满的弄潮儿,也有人对现实妥协的无奈;这就是县城。
  全国有两千九百多个县,虽然它们千姿百态,但也有共同点,我有一个在县城长期生活工作的朋友——虬凰,用其执著和独特视角,把岁月的风霜刻录下来,让未来去评判数代人为县域经济发展付出的价值,他笔下的县城是我国众多县城的宿影,颇有代表性。他的处女作长篇小说《相逢在县城》已在起点中文网发布,今天起我将陆续在此转载,供广大网友品评。










  相逢在县城
  虬凰

  第一章、最美的小城

  城步是一个异常美丽的县城,并且气候适宜,夏天没有南方的酷暑,冬天没有北方的严寒。
  城步地处长江中游,扼鄂赣咽喉,历史上是古茶马道上的重镇,如今是长江经济带上的明珠。
  县城背倚雄浑的五指山,前临清澈的玉琴河。五指山南北走向,纵横千里,连绵不绝,四季青翠,堪称吴楚名山。玉琴河发源于井岗山与九宫山的交界的大山深处,沿途汇集无数的溪流,时急时缓,蜿蜒而来,到城步县城时水量增加了,河面变宽了,河床变深了,一河碧水昼夜不息向东流向采桑湖,最后注入了滚滚长江。
  这个人口有185万之多、经济总量连续五年居益北市之首的大县,政治上经济上都是益北官场关注的焦点。
  县城距北面的长江码头不到二十公里,到西南边益北市仅四十来公里,没有高速却有四车道之宽的益城公路相连,真可谓水陆交通便利。
  九十年代中后期,城步县城人口从九千多快速增长到近十万人后,近几年几乎没有增加,反而有所减少了。两夫妻都在城步上班的普通公职人员不少都住到了益北市区,公交、的士往来繁忙,拥有私家车的人越来越多,人们都在拼命地追赶时髦的东西,住在城步是乎意味着落后、守旧,一旦有人问起你住哪里时,你不住在省城、京城,至少得住在益北吧,若天天守在城步仿佛有点说不出口的样子。
  四七年出生的周童,曾经在城步工作了二十多年,从县委副书记到县长再到县委书记,外表的风光,内心的磨炼,多少事非坎坷恐怕唯有他自己明白。县委书记是培养省市领导的岗位,一个人不能长久地停留恋在这个位置,官场上就那么几条道,你不快点跑,就是挡着别人的路。城步本来是个出大领导的地方,可惜周童白白浪费了几次晋升市级领导的机会,最后竟然落得个享受了副市级待遇就退休了,这在全国都是少见的。
  退休后仍然住在城步的县委书记也唯独周童一人。已经六十六岁了的周童,眼不花,背不驼,与在位时不同的只时现在目光里多了几分笑意,言语中少了几分说教,人们一如既往地敬畏他,只有再少有人称他周书记,称周爷的不少,或称周伯的后生也有。不过,现在人们对陪了周爷一辈子的夫人江亦青老师更是敬重有加。江老师随周爷来城步一中教书时才三十出头,那风度气质令城步人啧啧称奇,听完江老师的语文后,即使是再愚钝的学生也有茅塞顿开之感。在城步来说,县委书记夫人的地位是多么的高贵!可是江老师到退休前都一直是县一中的骨干老师,看现在,县领导的太太还真没有一个在做一线教师的。老俩走在城步的街头巷尾,跟江老师打招呼的远远多于周爷,经常在老俩家走动,时不时还住上一段时间的也是江老师的学生兰为洁。

  刚退休时,周爷也经历过无比窝心的事。
  怕忙碌了一辈子突然闲下的周爷失落,江老师陪周爷到深圳的女儿家、美国的儿子家住了一段时间,周爷觉得哪里都不习惯,又回到城步自己家里。在位时,出门总是有大大小小一群人跟着,现在江老师也不让周爷一个人出门,情愿寸步不离地陪着。有江老师跟在身边,周爷也不寂寞,还有无官一身轻的自在感。有天城步一中教师节有个庆祝活动,特邀江老师作为退休教师代表大会发言。江老师早早起床梳妆打扮,扑了粉底、打了胭脂、涂了口红、烫了短发的江老师,在镜子前照来照去,脱了裤子换短裙,再试连衣裙,最后又给兰为洁打电话商量,才确定穿浅蓝套装配半高跟皮鞋出门,到了门口还转身叮嘱周爷呆在家里等着自己回家后一同外出散步。几十年的夫妻了,周爷这一刻进一步确定了江老师的巨大价值。
  周爷搬到城步机关大院来还不久,以前一直住在一中校园内。县城东扩时,有套方案是四大家都迁到东城区,老院子留给其他的县直部门,被周爷否定了。最后是水利、国土、城建规划、交通等城十多个部门从老城区迁出,重新统一规划选址,拓宽公路,扩大四大家机关大院,改善与机关大院邻近的财政、发改和党建、群团部门的办公条件。机关大院也建了几栋住宿楼,虽然那时没建电梯房,这建了十多年的处干楼比现时开发的商品房,品质都要高。三房两厅一厨三厕,三房中竟有两个带厕所的主卧室,儿女都回家住也很方便,在周爷眼里完美无缺的住房,有些人家却空着不住,周爷常常摇头叹息。
  家里再舒服,一个人呆着就无聊了,天气凉爽,周爷决定约几个人到玉琴河边走走。算来在城步不认识周爷的人少,称得上朋友的也少。给退了休的两个人大副主任打电话,一个没有接,一个在乡下做客,周爷特别扫兴。还是独自换上格子T恤,灰色休闲裤和运动鞋出了门。
  县城区域的玉琴河上有四座桥,其中有三座是周爷当主要领导时修建的。老桥较窄,两车道,在机关大院上游;新建的公路桥,六车道 ,现在是县城去益北的主干道。为了增加玉琴河的修闲观赏性,特地建了两道滚水坝和两座踏水桥,这成了夏天玉琴河上最受年轻人和小孩子们欢迎的景点。河道两岸种植了绿茵茵的草皮,还有各种苗木,宽宽的游道又是中老人最好散步的地方,周爷一个人悠闲地走在游道上,间或也遇到几个行动极慢的老年人,终是人气不旺,让周爷不得其解。想想深圳,街心那一小广场上,那有这河边的清新空气,却总是这一堆那一堆的人,为什么城步的人不住在城步呢?
  想想自己算得上城步巨变的决策者、指挥者和建设者,在位时也站在河边远远地扫视过巍巍耸立在上的一群办公大楼,为什么那时没有发现它的雄浑之处?现在背依护栏,仰视县委办公楼七楼最东的窗户,自己曾经真的在那宽大的办公桌前坐了六年之久?城步多少大大小小的头,总是在门外理清思路、调匀气息后,毕恭毕敬里进去向自己汇报 ,又有多少人的前程命途决定于自己的一念之间?“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周爷的眼里有了一层薄雾,看到有人过来,转过身来,脚步有些重了,还是沿着河岸慢慢地往前走去。
  平日江老师伴在身边时,总是不停地指点河水的缓急、对岸的风景,刻意不让自己的视线去关注那已永别的办公楼,真可谓用心良苦。还好,过来虽忙没有怎么关心体贴,总是从未负她半分。
  “您都退休了,还一直住在城步?”沉浸在自己无边的思绪中,并未留意来住的行人,说这话是谁,周爷没有一点印象。
  “是啊,我到死都会一直住在城步,你有什么意见?”
  “我以为你到死都坐在主席台上,今天退休了也只能在这河边混时间了。”那人不服气地说。
  周爷什么场面没见过,用犀利的目光直视着对方,断然道:“我以前坐在主席台上时堂堂正正,现在走在这河边也是坦坦荡荡。我老了,主席台应该让给年轻有为的人去坐,这并不奇怪。我感到奇怪的事,你竟然敢有这种口吻跟我说话!”
  周爷的身边聚集了一圈人,有个周爷在位时并无特殊关照、退休前在县委办开车的方师傅用手指着那人的眼睛说:“你还有没有一点良心,如果没有周爷,这城步的天哪有这么亮!留得周爷在城步住,是我们大家的光荣!”
  众怒难犯,那人灰溜溜地走了。
  方师傅陪着周爷边走边说:“俗话讲当家三年狗也嫌,周爷您在城步做了二十多年的主要领导,帮助过很多人,自然也无意中得罪过不少人,一些不中听的话不要放在心上。江老师没空时,我陪您爬山、散步,我就住在您后面,您一个电话我到您楼下等您。”
  “你替我约一下,我和这人当面谈谈,我还真想知道什么事得罪了这么个人。”
  对周爷发火的人是交通局退休的干部老危。十多年前周爷还是副书记时,老危的独生女儿从天津大学毕业想回城步工作,老危心目中周爷是个好领导,就麻着胆子去到周爷办公室求情,未料到老危话未说完就被周爷一句话打发出了门:“子女就业的事应找组织或劳动部门,我不想了解你的情况,也不会出面打招呼。”
  不知为什么,老危的女儿一直工作不稳定,婚姻也不幸福,难怪老危记恨。
  以前县直各部门每年都要进一些大学生,安排一些转业军人。有些与领导干部沾亲带故、也没有读什么书的人,先招工,后转干,没几年竟提拔了,偏偏是老危家的独生女儿,重点大学毕业生没有进机关。现在是逢进必考,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了,真是惭愧不已。

  这件事让周爷很受打击,早几年就有很要好的市委领导劝他住到益北去,他自认为一辈子问心无愧,可以在城步安度晚年,现在看来,也不尽然,便同江老师商量起到何处定居事来。
  大女儿周静波,从美国留学回来进了华为集团,现在做了分管市场营销的副老总,一年有大半时间在飞机上,老俩去深圳只会增加女儿的负担;小儿子在美国留学后就在加州伯克利大学任教,做了好几年教授了,投靠儿子到美国定居,人生地不熟,更加不可能。
  江老师是何等冰清玉洁之人,周爷突然盟生离开城步之念,猜想一定是受了些刺激。
  江老师既不寻根究底,也未曲意打听问,只是淡淡地说:“为为大学毕业,你要她哪儿都不去,来建设新城步。她回来了,我们走了,谁照顾她?”
  “她结婚了,有那个傻大个,不用我们操心了。”周爷赌气地说。
  “我不放心。”江老师认真地说。
  兰为洁现在是县发改局的副局长,周爷叫她为洁,江老师称她为为。



  第一章、最美的小城

  城步是一个异常美丽的县城,并且气候适宜,夏天没有南方的酷暑,冬天没有北方的严寒。
  城步地处长江中游,扼鄂赣咽喉,历史上是古茶马道上的重镇,如今是长江经济带上的明珠。
  县城背倚雄浑的五指山,前临清澈的玉琴河。五指山南北走向,纵横千里,连绵不绝,四季青翠,堪称吴楚名山。玉琴河发源于井岗山与九宫山的交界的大山深处,沿途汇集无数的溪流,时急时缓,蜿蜒而来,到城步县城时水量增加了,河面变宽了,河床变深了,一河碧水昼夜不息向东流向采桑湖,最后注入了滚滚长江。
  这个人口有185万之多、经济总量连续五年居益北市之首的大县,政治上经济上都是益北官场关注的焦点。
  县城距北面的长江码头不到二十公里,到西南边益北市仅四十来公里,没有高速却有四车道之宽的益城公路相连,真可谓水陆交通便利。
  九十年代中后期,城步县城人口从九千多快速增长到近十万人后,近几年几乎没有增加,反而有所减少了。两夫妻都在城步上班的普通公职人员不少都住到了益北市区,公交、的士往来繁忙,拥有私家车的人越来越多,人们都在拼命地追赶时髦的东西,住在城步是乎意味着落后、守旧,一旦有人问起你住哪里时,你不住在省城、京城,至少得住在益北吧,若天天守在城步仿佛有点说不出口的样子。
  四七年出生的周童,曾经在城步工作了二十多年,从县委副书记到县长再到县委书记,外表的风光,内心的磨炼,多少事非坎坷恐怕唯有他自己明白。县委书记是培养省市领导的岗位,一个人不能长久地停留恋在这个位置,官场上就那么几条道,你不快点跑,就是挡着别人的路。城步本来是个出大领导的地方,可惜周童白白浪费了几次晋升市级领导的机会,最后竟然落得个享受了副市级待遇就退休了,这在全国都是少见的。
  退休后仍然住在城步的县委书记也唯独周童一人。已经六十六岁了的周童,眼不花,背不驼,与在位时不同的只时现在目光里多了几分笑意,言语中少了几分说教,人们一如既往地敬畏他,只有再少有人称他周书记,称周爷的不少,或称周伯的后生也有。不过,现在人们对陪了周爷一辈子的夫人江亦青老师更是敬重有加。江老师随周爷来城步一中教书时才三十出头,那风度气质令城步人啧啧称奇,听完江老师的语文后,即使是再愚钝的学生也有茅塞顿开之感。在城步来说,县委书记夫人的地位是多么的高贵!可是江老师到退休前都一直是县一中的骨干老师,看现在,县领导的太太还真没有一个在做一线教师的。老俩走在城步的街头巷尾,跟江老师打招呼的远远多于周爷,经常在老俩家走动,时不时还住上一段时间的也是江老师的学生兰为洁。

  刚退休时,周爷也经历过无比窝心的事。
  怕忙碌了一辈子突然闲下的周爷失落,江老师陪周爷到深圳的女儿家、美国的儿子家住了一段时间,周爷觉得哪里都不习惯,又回到城步自己家里。在位时,出门总是有大大小小一群人跟着,现在江老师也不让周爷一个人出门,情愿寸步不离地陪着。有江老师跟在身边,周爷也不寂寞,还有无官一身轻的自在感。有天城步一中教师节有个庆祝活动,特邀江老师作为退休教师代表大会发言。江老师早早起床梳妆打扮,扑了粉底、打了胭脂、涂了口红、烫了短发的江老师,在镜子前照来照去,脱了裤子换短裙,再试连衣裙,最后又给兰为洁打电话商量,才确定穿浅蓝套装配半高跟皮鞋出门,到了门口还转身叮嘱周爷呆在家里等着自己回家后一同外出散步。几十年的夫妻了,周爷这一刻进一步确定了江老师的巨大价值。
  周爷搬到城步机关大院来还不久,以前一直住在一中校园内。县城东扩时,有套方案是四大家都迁到东城区,老院子留给其他的县直部门,被周爷否定了。最后是水利、国土、城建规划、交通等城十多个部门从老城区迁出,重新统一规划选址,拓宽公路,扩大四大家机关大院,改善与机关大院邻近的财政、发改和党建、群团部门的办公条件。机关大院也建了几栋住宿楼,虽然那时没建电梯房,这建了十多年的处干楼比现时开发的商品房,品质都要高。三房两厅一厨三厕,三房中竟有两个带厕所的主卧室,儿女都回家住也很方便,在周爷眼里完美无缺的住房,有些人家却空着不住,周爷常常摇头叹息。
  家里再舒服,一个人呆着就无聊了,天气凉爽,周爷决定约几个人到玉琴河边走走。算来在城步不认识周爷的人少,称得上朋友的也少。给退了休的两个人大副主任打电话,一个没有接,一个在乡下做客,周爷特别扫兴。还是独自换上格子T恤,灰色休闲裤和运动鞋出了门。
  县城区域的玉琴河上有四座桥,其中有三座是周爷当主要领导时修建的。老桥较窄,两车道,在机关大院上游;新建的公路桥,六车道 ,现在是县城去益北的主干道。为了增加玉琴河的修闲观赏性,特地建了两道滚水坝和两座踏水桥,这成了夏天玉琴河上最受年轻人和小孩子们欢迎的景点。河道两岸种植了绿茵茵的草皮,还有各种苗木,宽宽的游道又是中老人最好散步的地方,周爷一个人悠闲地走在游道上,间或也遇到几个行动极慢的老年人,终是人气不旺,让周爷不得其解。想想深圳,街心那一小广场上,那有这河边的清新空气,却总是这一堆那一堆的人,为什么城步的人不住在城步呢?
  想想自己算得上城步巨变的决策者、指挥者和建设者,在位时也站在河边远远地扫视过巍巍耸立在上的一群办公大楼,为什么那时没有发现它的雄浑之处?现在背依护栏,仰视县委办公楼七楼最东的窗户,自己曾经真的在那宽大的办公桌前坐了六年之久?城步多少大大小小的头,总是在门外理清思路、调匀气息后,毕恭毕敬里进去向自己汇报 ,又有多少人的前程命途决定于自己的一念之间?“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周爷的眼里有了一层薄雾,看到有人过来,转过身来,脚步有些重了,还是沿着河岸慢慢地往前走去。
  平日江老师伴在身边时,总是不停地指点河水的缓急、对岸的风景,刻意不让自己的视线去关注那已永别的办公楼,真可谓用心良苦。还好,过来虽忙没有怎么关心体贴,总是从未负她半分。
  “您都退休了,还一直住在城步?”沉浸在自己无边的思绪中,并未留意来住的行人,说这话是谁,周爷没有一点印象。
  “是啊,我到死都会一直住在城步,你有什么意见?”
  “我以为你到死都坐在主席台上,今天退休了也只能在这河边混时间了。”那人不服气地说。
  周爷什么场面没见过,用犀利的目光直视着对方,断然道:“我以前坐在主席台上时堂堂正正,现在走在这河边也是坦坦荡荡。我老了,主席台应该让给年轻有为的人去坐,这并不奇怪。我感到奇怪的事,你竟然敢有这种口吻跟我说话!”
  周爷的身边聚集了一圈人,有个周爷在位时并无特殊关照、退休前在县委办开车的方师傅用手指着那人的眼睛说:“你还有没有一点良心,如果没有周爷,这城步的天哪有这么亮!留得周爷在城步住,是我们大家的光荣!”
  众怒难犯,那人灰溜溜地走了。
  方师傅陪着周爷边走边说:“俗话讲当家三年狗也嫌,周爷您在城步做了二十多年的主要领导,帮助过很多人,自然也无意中得罪过不少人,一些不中听的话不要放在心上。江老师没空时,我陪您爬山、散步,我就住在您后面,您一个电话我到您楼下等您。”
  “你替我约一下,我和这人当面谈谈,我还真想知道什么事得罪了这么个人。”
  对周爷发火的人是交通局退休的干部老危。十多年前周爷还是副书记时,老危的独生女儿从天津大学毕业想回城步工作,老危心目中周爷是个好领导,就麻着胆子去到周爷办公室求情,未料到老危话未说完就被周爷一句话打发出了门:“子女就业的事应找组织或劳动部门,我不想了解你的情况,也不会出面打招呼。”
  不知为什么,老危的女儿一直工作不稳定,婚姻也不幸福,难怪老危记恨。
  以前县直各部门每年都要进一些大学生,安排一些转业军人。有些与领导干部沾亲带故、也没有读什么书的人,先招工,后转干,没几年竟提拔了,偏偏是老危家的独生女儿,重点大学毕业生没有进机关。现在是逢进必考,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了,真是惭愧不已。

  这件事让周爷很受打击,早几年就有很要好的市委领导劝他住到益北去,他自认为一辈子问心无愧,可以在城步安度晚年,现在看来,也不尽然,便同江老师商量起到何处定居事来。
  大女儿周静波,从美国留学回来进了华为集团,现在做了分管市场营销的副老总,一年有大半时间在飞机上,老俩去深圳只会增加女儿的负担;小儿子在美国留学后就在加州伯克利大学任教,做了好几年教授了,投靠儿子到美国定居,人生地不熟,更加不可能。
  江老师是何等冰清玉洁之人,周爷突然盟生离开城步之念,猜想一定是受了些刺激。
  江老师既不寻根究底,也未曲意打听问,只是淡淡地说:“为为大学毕业,你要她哪儿都不去,来建设新城步。她回来了,我们走了,谁照顾她?”
  “她结婚了,有那个傻大个,不用我们操心了。”周爷赌气地说。
  “我不放心。”江老师认真地说。
  兰为洁现在是县发改局的副局长,周爷叫她为洁,江老师称她为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