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王振周闪小说五篇

楼主:温馨8F 时间:2015-05-06 19:24:20 点击:181 回复:8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1)槐花飘香时
  文/王振周
  嶕峣山的五月,到处飘溢着槐花的清香。
  他和母亲踏着春风,沐着阳光,上山采摘槐花。行至山跟,一阵轰隆隆的雷声滚过,密密挤挤的雨点瞬间倾泻下来。
  喂,快来这里!一个头戴面纱的放蜂姑娘,像只蝴蝶忽闪着翅膀,飞到二人跟前,拽着他们向路边的帐篷跑去。
  帐篷里,他和放蜂姑娘面对面站着。透过那薄薄的面纱,他隐隐约约感到她和自己的年龄相仿。面纱下那种朦胧的美让他痴迷。十多天后,放蜂姑娘搬走了,那靓丽的身影却像槐花一样一直开在他的心里。
  第二年的五月,槐花如期盛开。放蜂姑娘在路边支起帐篷,往车下搬蜂箱。他不期而至,她看到他,甜甜一笑,他就觉得像喝了蜂蜜一样。
  四年后,他大学毕业回家探亲,正逢槐花飘香的季节。他踏着春风,沐着阳光,再次来到嶕峣山上。
  大哥,能帮我采摘些槐花吗?我想尝尝香甜的槐花。一个身材窈窕,面容娇美的姑娘来到他面前。他眼睛一亮,这不就是日夜萦绕在脑际的放蜂姑娘吗?几年不见出落得越发美丽动人了。
  你,你好吗?他心旌摇荡,痴痴地看着她。
  哎呀!大学生,还记得我呀?我想你早把人家给忘了呢!姑娘忽闪着大眼睛调皮地说。大哥,你这次又是来欣赏槐花的吗?要不要采撷美丽的槐花,送给自己心爱女孩啊!姑娘低着头赧然一笑。
  会的,只是我舍不得把她带走。如果我心爱的女孩,也像槐花一样芬芳艳丽、绰约诱人那该多好啊!
  你是说我吗?我就叫槐花呀! 咯咯,咯咯……
  姑娘发出银铃般的笑声,那笑声惊动了槐树枝头的花喜鹊,抖落下片片粉白的花瓣。(580字)

  (2)两碗烩面
  文/王振周
  临近中午,饭店里走进一男一女两个中年顾客,男人衣衫褴褛,手里提把弦子,女人身穿不太合身已褪色的运动套装。女人在男人的搀扶下,坐到餐桌旁。
  不难看出,这是一对沿街卖唱的夫妻俩,女人是个盲人。
  来两大碗烩面!男人高声向服务员说道,同时用手比划了一大一小的手势。
  一会儿,服务员端来了一大一小两碗烩面,男人把大碗给了女人,自己留了小碗。
  男人和女人可能是太饿了,一会儿工夫,两碗烩面被吃了个净光。
  女人问,吃饱了吗?
  男人说,一大碗烩面,吃得饱饱的。
  你吃的是小碗,不是大碗,你骗人。站在一边的一个小女孩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
  男人急忙向小女孩摆手,示意她别再说下去。
  本来就是嘛,你吃的是小碗,我没有说谎。小女孩感到很委屈。
  一串无声的泪水,从女人不会转动的眼睛里流了出来。男人长叹一声,低下了头。
  热闹的小饭馆一下子静下来,吃饭的人们停止了碗筷,服务员也愣在那儿不知所措。这时,饭店老板端来了两碗热气腾腾的饺子,放在男人和女人面前说,自家包自家吃的,尝尝,味道咋样?
  小女孩也跑了过来,递上一张崭新的五元钱------

  (3)生伯
  文/王振周
  生伯瘦瘦的,细高个儿,面容白皙,走路一步三晃,看似手无束鸡之力,像个娘们儿。
  三十岁那年,村里在地头挖水井,生伯自告奋勇揽下了那桩活儿。他找来搭班伙计,两个人轮流挖掘,很快把井筒挖到了八丈深。眼看就要见水了,生伯一脸的笑。
  那天,生伯正在井下挖土,忽听井边上有响动,仰头看时,那根丈量水井深浅的竹制丈杆,被风一吹,顺着井筒飘落下来,不偏不倚,碰巧扎在生伯额部两眼之间。一阵剧痛,他晕了过去。
  过了好一阵子,生伯才清醒过来。他连喊几声,无人应答。生伯咬紧牙关,忍住疼痛,将扎在额头上的竹竿一点一点劈断,踩着井傍上的脚窝,一步一步爬到井面。他满脸是血,整个人就像个血葫芦。
  生伯被送往医院,好在生命无碍。医生查看了生伯的伤势说,竹签通过面皮刺入面部肌肉,必须手术,可是麻药紧缺。生伯说,动手吧,我能挺得住。
  医生心惊胆战地把生伯额头上剩下的尺把长竹节一点点拔了出来,生伯没吭声,又从他的上牙缝里一根根的往外拔竹签,生伯依然没吭声。
  手术结束后,人们看到生伯的衣裳湿漉漉的,能拧出水来。
  前年回家见到生伯,他年逾八十,细高个儿,两鬓斑白,走路一步三晃,像个老娘们儿。
  (480字)

  (4)爆米花老人
  文/王振周
  嘣!一声震响,一锅米花出锅了。
  春风巷里的孩子们欢跃着,争相捡拾撒落在地上的零星米花。
  做爆米花营生的是一男一女两位老人。男人反反复复的摇着机子,女人扑嗒扑嗒的拉着风箱,前来爆米花的人排了一长行。
  村长夫人扭着大屁股也来爆米花吃稀罕,她看着排得长长的一溜米筐,蹙蹙眉,来到爆米花老人身边低声说,先给我爆一锅,我出双倍的钱。老人皱皱眉朗声说,大家不会同意的,想吃米花排队去!村长夫人讨了没趣,悻悻的把米筐排在后边。
  雪白的大米在老人的劳作下,变成香甜的米花被人们一袋袋提走,太阳偏西时,还有十几家排着队。老人挺挺酸痛的腰,拍打拍打身上的灰尘,擦擦额头的汗水,又摇转了机子。
  爷爷,能给我爆一锅吗?天渐渐黑下来,老人爆完最后一锅,就要收摊,一个甜甜的声音传来。老人抬起头,一个七八岁的女孩手提米筐,怯生生地站在面前。
  闺女,你咋来的恁晚呀?老人和声问道。
  奶奶病了,想吃甜米花。女孩的眼睛里含着晶莹的泪花。爆米花老人爱怜的长叹一声,又开始摇转机子,拉起风箱。
  夜色笼罩着春风巷口,炉火的光焰一闪一闪,映照在老人布满皱纹的脸上。借着灰暗的火光,老人爆完了最后一锅米花。
  爷爷奶奶,给您爆米花的钱!两位老人帮女孩把米花装入袋子,女孩一边道谢,一边从兜里摸出两元钢蹦,递给老人。
  老人一脸笑容地说,孩子,爆米花的钱爷爷不要了,你留着买支铅笔吧!
  妻子看着男人的一举一动,再看看他那张被烟火熏黑的脸,心里不由得“特儿”一声笑了。(590字)

  (5)那份喜悦
  文/王振周
  杏儿黄,开镰忙。看到街道边一筐筐带绿叶的黄杏儿,麦生就想到了祖辈留下的这句话。
  喝罢媳妇泡的“滚水”汤,麦生从牛棚里牵出大黄牛套上车,“咧咧,胆胆”赶着牛往麦地走。来到地头,麦生一声“喔”喊住牛,停下车,把牛拴在地边的一棵洋槐树上,手握镰刀和媳妇一起走进黄灿灿的麦田里。
  嚓嚓嚓!身强力壮的麦生挥舞镰刀割下一片金黄。
  嚓嚓嚓!媳妇不甘示弱紧跟其后收着一年期望。
  来!擦把汗,歇会儿。麦生给媳妇递过去一条汗巾。
  给!吃个杏,解解渴。媳妇把采摘的鲜杏儿放到麦生手里。他们相视一笑,幸福爬上心头。
  咕咕,咕咕!布谷鸟在杏树枝头欢唱着,一阵夏风吹来,田里荡起层层麦浪。
  哞的一声牛叫,提醒了麦生,哦,饭时了。麦生把捆成个儿的麦子装上车,套上大黄牛,甩声响鞭,把麦子运到麦场。
  麦场里,脱粒机欢快地叫着,喷泻出粒粒馨香的籽儿,诱得麦生抓起几粒嘴嚼着,发出“咂咂”地声响。
  吃啥呢,恁香甜?猛觉有人推搡,揉揉惺忪的睡眼,麦生老汉看见满头银发的老伴儿站在床前,手里拿着刚从街上买回的黄杏儿,只是他没有看到牛,没有看到车,没有嘴嚼收获时的那份喜悦……

  注:滚水。早上起床吃的一种饭食,豫西一带叫“喝滚水”。
  咧咧,胆胆。指挥牛走动的方言。咧咧,是向左,胆胆,是向右。
作者 :云中羊 时间:2015-05-06 19:35:00
  有声有色的闪小说。
  欢迎朋友,欣赏佳作!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王振周 时间:2015-05-06 22:47:00
  天涯的朋友们,向你们学习来了,诚望多多关照!
作者 :云中羊 时间:2015-05-08 20:15:00
  欢迎常来。
  
作者 :憨憨w 时间:2015-05-09 10:47:00
  这几篇都看过,很不错,又重温一遍,仍有收获。
  问好振周老朋友!
  • 王振周

    举报  2015-05-09 16:54:53  评论

    哈哈,老朋友来顶帖了,高兴。远握,问好!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徐新洋y 时间:2015-06-23 21:27:00
  重读老朋友佳作,仍有收获!远握,问好!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