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欧洲闪小说28第二十周荷兰(转载)

楼主:提拉米苏yiyi 时间:2015-03-04 17:12:14 点击:56 回复: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欧洲闪小说28第二十周荷兰1《假日》

  (配图:北京电影学院/范乃月)

  

  假日

  MarijnSikken

  在沙滩上,那位救活溺水孩子的救人者的肋骨被压折了。急救相当于一种粗野的运动。那个孩子已经安然无恙,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明天又可以无忧无虑地在沙滩上玩耍了,他会筑建沙堡供人踩踏,到了大后天,便会忘记自己曾经离那广袤的虚无,只有差毫厘之差。
  我们把这位英雄围成一团,这群看客里有几个孩子、一对上了年纪的夫妇、一名十分得体,顾不上吃手里的软冰淇凌的妇女,还有,芙蕾珂和我。
  天气炎热。这位英雄没有胸毛。一个生着一头金发,二十岁模样的营救人员,循着一定的频率,对英雄一直在施行胸部按压。英雄的肺腔里的水,怎么也排不出来。
  我一向认为,一个孩子淹死还不算太严重,因为相对来说,一个孩子对自己所失去的,还没有太多的意识。倘若是一个孩子的话,他的死最让旁观者伤心,而成年人呢,最痛苦的则是成年人自己。
  芙蕾珂说:这种话不该大声说出来。我接过话来跟她辩解说:在推特上,那些真诚表示同情的和看热闹的人同时存在,她索性就没把那张正开过来的救护车照发到网上。
  前方不远处,那支女子队赢了一场排球赛。
  “咱去喝点什么吧。”
  芙蕾珂抬起头来问:“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思去喝东西?”
  “你情愿留下看结局么?”
  那名妇女也转过身去,冰淇淋顺着她的手腕滴淌下来。对我来说,死去就像拉屎,是个人的事。对芙蕾珂来说,我这人实在是太可恶了。
  我向吧台要了两瓶柠檬味啤酒,因为这合她的口味,况且,喝同一种饮料会带给她亲密感。来到卡特韦克沙滩以后,我们就一直在闹小矛盾。假期还剩下一个星期,我们是好不容易攒够了钱来的,所以只得继续煎熬。
  救护车一路鸣笛而去。
  卡特韦克镇有座小教堂,人们把它称作白教堂,尽管它已经不是白色的了。卡特韦克的沙滩比较宽广,时常会有人溺水。平日里,人们常为此做祷告,到了礼拜天,更是正装去教堂祈祷。
  我们眼前的沙滩上,就在餐饮棚屋旁,有两个孩子正在玩耍,其中的一个,用沙铲敲了一下另一个孩子的脑袋。那是一把粉红色的沙铲。
  “你在笑啥?”芙蕾珂问道。
  好时光已经结束。我们到达野营地时,就已经结束了,营地里的泳池小的可怜,而且邻人都很排斥同性恋,当营救队在救出孩子后,把那名男子打捞上来时,好时光就已经结束了。我们为此屏息,但时间并不长。
  芙蕾珂哭了,她说那名男子看上去像个父亲。
  我说:“那我们就为他干杯吧,好不好?”
  于是,我们为此碰杯。整个晚上,我们频频举杯。
  在推特上我们看到,那名男子47岁,是高尔夫球教练,三个孩子的父亲——去世了。井号卡特韦克,井号愿灵安眠。

  翻译:李梅

  作者简介

  

  MarijnSikken(生于1990年)2014年毕业于阿姆斯特丹市写作职业技校。2011年,她赢得了写作比赛“WriteNow!”的评委与公众奖。除了创作短篇小说以外,她还为多家杂志撰写栏目,目前她正在创作自己的第一本小说。

  配图作者:

  

  范乃月,现就读于北京电影学院现代创意媒体学院,13级数字媒体艺术专业。

  来源:http://shxshyd.com/?action-viewnews-itemid-3902
楼主提拉米苏yiyi 时间:2015-03-04 17:20:00
  欧洲闪小说28第二十周荷兰2《建筑用地》

  

  (配图:北京电影学院/马雨菁)

  建筑用地

  马友兰?塔克曼

  我妻子把传单放在了壁炉台上。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每当我晚上做报纸上的字谜游戏时,传单上那几个手绘的小太阳和戴着墨镜的小猪都会盯着我看。我妻子说,我真应该在人前露露脸,否则人们还以为我只是个脾气暴躁的农民呢。我自己是从没见过那些人的。当我早起喂鸡的时候,那些新盖的房子里都还没亮灯呢。他们的孩子会吵得我没法午睡。我妻子认为这是免不了的。
  “这儿已经不再是农村了,”她说。
  离烧烤聚会开始还有两个小时的时候,我和卡尔坐在酒吧里。他用一些杯垫在吧台上搭了个小房子,在没有顾客的时候他总干这个。他搭的房子有四层楼。
  “你这是怎么了,”他说。
  “我得去参加烧烤聚会,”我说。
  “这没什么不好呀。”
  不等卡尔放上最后一张杯垫,房子就塌了,卡尔大声骂了一句。我一边笑他,一边捡起掉在地板上的杯垫。
  “要不就带块肉去吧,”卡尔说,“别人肯定会感激。”
  两座用气球和彩带装饰的栅栏把街道拦了起来。所有的路灯柱子上都贴着传单。我沿着房子走过,房子都是白色的,一楼有一扇窗,二楼有两扇,有圆形窗户的地方肯定是阁楼了。虽然花园可以自己来打理,但大多数人家的花园还根本没收拾过,有草地,有砖地,这儿种棵树,那儿放盆花。人们原本打算在那片新的建筑用地上烧烤,反正那儿还空着。可市政府不允许,但在大街上是可以的。这里本来就是一个死胡同。
  我妻子穿上了她的花裙子。只有在圣诞节当我们去孩子们那里的时候她才会穿这件衣服。
  “你要穿这个去?一会儿就给弄脏了,”我说。
  “你还是决定和我一起去了?”她问。
  我耸耸肩,在椅子上坐了下来。桌上放着两瓶酒。
  “这是给谁的?”我问。
  “给邻居们。”
  “十六家人就两瓶酒?”
  “给组委会的。”
  我打开了电视看六点钟新闻。屋外,邻居们在我家对面集合了。
  “随你便吧,冰箱里有吃的。”
  七点钟的时候我做完了字迷游戏。我本想好好看看那个关于白俄罗斯歌剧的电视节目,但精力无法集中。我听到人们在说话,我闻到烧烤的味。鸡看见我来了很高兴。我给它们喂了食,然后把最肥的那只从鸡笼里拽了出来。其实做肉之前,先把肉放置一天才更理想,但既然杀了就吃吧,我想。我把鸡放在托盘里,端着走出门去。他们一定会喜欢的。

  作者简介

  

  马友兰?塔克曼MarjoleinTakman(生于1991年)在位于阿纳姆的ArtEZ艺术学院学习创意写作。2014年,她荣获阿纳姆的“现在就动笔!”(WriteNow!)写作竞赛一等奖。

  配图作者

  

  马雨菁,现就读于北京电影学院现代创意媒体学院,13级数字媒体艺术专业。
楼主提拉米苏yiyi 时间:2015-03-04 17:27:00

  欧洲闪小说28第二十周荷兰3《切?格瓦拉的曾孙》

  

  (配图:北京电影学院/赵雨)

  切?格瓦拉的曾孙

  妮娜?维尔斯

  我三十岁那天,笼罩在城市上空的雾比平常更加灰暗厚重。几周之前我第二次无家可归。他们也不给你任何告示;就在你访亲甚至去趟超市的功夫家就没了。在我第一个房子所在的地方,现在耸立着一座屋顶带着所谓无边游泳池的摩天大厦,就是那种水漫过泳池边儿,看上去就像没有边似的游泳池。我在广告牌上见过这样的东西,可以理解这是有钱人的最终梦想:一边游泳一边飞翔。
  我在一个朋友那儿临时借住,他的房子原属郊区,现在这个地段也已经被市区吞噬了。我三十岁了,可我的生活并没有得到我认为而立之年应得到的相应状态。第一,我的房子没了,第二,我画的画没人愿意买,再有,我已经好几个月没和女人上过床了。得以慰籍的是,我每周去一个中国女孩儿那儿做按摩,她的手十分纤细。每当她的胳膊肘滑过我脊梁骨的时候,我就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戴着口罩,我们去了一家昏暗的酒吧,借我过生日的机会,我们干了好几杯威士忌加柠檬。
  “你不是知道我认识切?格瓦拉的一个曾孙嘛,”我朋友说,他一喝醉就吹牛。“不久前他半夜从美国给我打电话,想聊聊他总做的那个有关他曾祖父双手被剁下来的恶梦。”
  听到这我突然感到恶心。我说了声对不起,然后飞快地跑到厕所狂吐起来。等我回来的时候,桌子上又有了两杯新的威士忌酸酒。
  “我的生活是个僵局,”我跟我朋友说。
  他无奈地举起双手。
  “切?格瓦拉的那个曾孙梦到他曾祖父的双手被泡在盛着甲醛的泡菜瓶里。总是这个梦。什么意思啊?”
  第二天早上的雾还是那么灰暗浓厚,就像给大地罩上了个屋顶,使白天变得像昼夜一样黑暗。为了不让自己闲着,我走去超市买了一大棵卷心菜。
  回到我朋友家后,我把菜放在灶台上,就像以往无数次那样,也不知在哪个房子里,放过不知道多少棵卷心菜。我正准备从中间一刀切下去,这时我突然发现了它的美,这种感觉是我原来从来没有过的。她就躺在那儿,形状完美,色彩青翠,浑身透着健康的光泽。我朝外望去,外边灰蒙蒙空洞洞的,我再看卷心菜,她仿佛把世间所有的色彩都融于一身。我虽然知道,但却很难想象荷兰的空气曾经清新过。我时而琢磨勒伊斯达尔、梅资达克和科尔奈勒画中的天空,可它们就像我无法破解的密码一样。(翻译:张京京)

  作者简介

  

  妮娜?维尔斯(1987)曾在阿母斯特丹和都柏林学习文学理论。她为各类杂志撰写短篇故事和散文,并在2010年的WriteNow!(现在就动笔!)的写作竞赛中获奖。其小说处女作《后果》于2014年5月问世,此作品荣获两年一度的安东?瓦赫特文学散文处女作奖。

  配图作者

  

  赵雨,现就读于北京电影学院现代创意媒体学院,13级数字媒体艺术专业。
楼主提拉米苏yiyi 时间:2015-03-05 16:19:00
  欧洲闪小说28第二十周荷兰4《奥丁,1999-2014》

  

  (配图:北京电影学院/叶佳琪)

  奥丁,1999-2014

  RoeloftenNapel

  父亲丢下铁锹。爱丽丝待在屋里,她不相信奥丁死了,说能听见它在吠叫。我看着它在牧场上的尸体。牛在另一头,结成了一群。母亲一言不发。
  -你要不要自己把它放进去?
  父亲看着我,我朝他走去。他双手各抓起两只狗爪。
  -先这样拿住爪子,然后再提起来。
  但他并没有提起来,反倒把它们放下,退了一步。我拾起奥丁的爪子,如此冰冷、干瘦、僵硬。即便是在它生命的最后几天,那身一再变得单薄的老皮囊附挂在骨头上,仍旧残存着某种生机,你依然能辨认出它是奥丁。
  -我们是不是该说点什么?我问道。
  -说啥?
  我从自己肩头望过去。父亲皱着眉头,两臂交叉。从他身后,我看见爱丽丝走来。
  -我说:噢,先等一下。
  父亲转过头来。
  爱丽丝双手捧着那根曾被奥丁啃来啃去的棍子。她一脸倦容,来到母亲身边站住。父亲随后转回身来,看着我的手,我也转过身去,看着我们那只已经死去的狗。我放下两只狗爪,一条腿跪在地上,去抚摸它的头,又在它的下巴底下挠挠。它如今毫无反应,看着实在别扭。
  -你拿它来陪葬,是吧?
  我把眼光投向爱丽丝,她双手拿着那根棍子。
  -应了声,嗯。
  那边有两头牛,一前一后朝这边走来,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在设想,一头牛侧躺在草地上会有多重。
  我站了起来,重新抓起狗爪,把奥丁提了起来,抬过那口土坑。然后自己踏进坑里。把你拉到自己一边,让你更近一些,从你身下伸出手臂,把你抬起。然后,跪在坑里,好让我抱着你。
  奥丁的毛发触碰着我的皮肤。我手里抓着它软塌的肌肉、静止的肺。
  母亲开始咳嗽。
  我小心翼翼地让奥丁的身体沉落下来,让它躺着,然后,爬出坑来回到地面上。爱丽丝蹲着,伸手把那根棍子放在了奥丁的身旁。
  随后,父亲开始铲土埋坑。第一铲,第二铲,土铺在了它身上,第三铲,土落在了奥丁的头上。直到土盖住了它的双眼时,我才把视线挪开。(翻译:李梅)

  作者简介


  

  RoeloftenNapel(生于1993年)是一位数学专业的在读生。2012和2013年连续夺冠乌特勒之市的写作比赛“WriteNow!”。2014年10月发表了处女作《体系》。

  配图作者

  

  我叫叶佳琪,来自北京电影学院现代创意媒体学院13级数字媒体艺术1班的学生。
楼主提拉米苏yiyi 时间:2015-03-06 16:48:00

  欧洲闪小说28第二十周荷兰5《污泥》

  

  (配图:北京电影学院/张泽)

  污泥

  萨沙·希勒沃斯特

  这个农庄对我们来说太大了。巨大的农屋就坐落在离芬洛不远的一片草地上,草地没修剪过,屋上装饰着刺眼的圣诞彩灯。屋里很暗。原木支撑着墙壁和屋顶。我们在厨房的一个角落里谈了弄******的事。
  “终究又是个白色圣诞节,”丹嚷道。“我梦想有一个白色圣诞”,露丝唱道。他们笑了。屋里的歌声就像是一声号令,外面开始下雪了。
  “又不是圣诞,”我说,“早过了。”我的手指抚过餐桌上的裂痕,琢磨着这是否会是最后一年。前些年我们都是在托比亚斯的沙滩屋里呆着。喝醉了之后到北海里游泳,头上还顶着烟花。我们互相嘲笑对方缩成一团的小鸡鸡。露丝从水里出来后甩屁股的样子我还记得。我对这不再有什么反应了。他们什么时候才会意识到已经曲终人散了?
  剩下的时间里,我就在农屋里咯吱咯吱的地板上逛游。屋子里除了几个零星的摇篮外,大部分地方都空着的。风吹得窗帘摇摆着。后屋有一面模糊的镜子。我走过去想照照,可镜子里并没折射出我扮的鬼脸,只出现了一个昏暗的轮廓。
  我不记得为什么了,在门铃响的时候我正好站在走廊里。我开了门。外边已经天黑了。草地像铺上了一层白色的毯子;雪好像在发光。在我面前站着一个结实的青少年,擦了发胶的头发直挺挺的。他的外套酷似垃圾袋。飒拉从我身后走了上来,她围了三层羊毛毯子。我还总是被她剃秃了的头吓着。她警觉地朝雪望去,仿佛随时会被雪球攻击一样。然后她把视线移到那个男孩身上。“你是汤姆?”
  “汤姆是我哥。”
  飒拉用一张钞票换了一小袋儿****,然后走回屋去。
  那个男孩又坐到他的摩托上。“她有癌症?”
  “没有”,我说,“是种宣言。”我把手揣进兜里。
  “哦。”他用鞋尖在雪里踩了个洞。“我阿姨患过癌症。”在闪烁的圣诞彩灯下,他的青春痘先变成绿色然后又变成了红色。
  我低下头,也踩了个洞,和那个男孩踩的洞一摸一样。“可以搭你的车么?”
  “去火车站?”男孩问。“五块。”他清了清喉咙。“别跟我来同志那一套啊。”
  “不会。”我坐到后面。他踩了油门,我们从草地上开了下去,上了一条小路。我开玩笑把手插到他的外套里面。他没拒绝。小路上已是一层软软的,棕灰色的泥泞。溅起的污泥落到了白色的路边上。(翻译:张京京)

  作者简介

  

  萨沙??希勒沃斯特(1994)曾在阿姆斯特丹大学学院学习散文,戏剧和政治学。她在2014年获得WriteNow!(现在就动笔!)写作竞赛的评委奖。

  配图作者

  

  我叫张泽,来自辽宁锦州,现在是北京电影学院现代创意媒体学院数字媒体专业的学生。
  来源:http://shxshyd.com/?action-viewnews-itemid-3922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