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闪小说大展]冯丽琴闪小说精选十五则

楼主:大同_冯丽琴 时间:2013-06-30 10:28:01 点击:417 回复: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闪小说大展
  冯丽琴  山西省左云县人    山西省作协会员    诗集《冯丽琴校园诗选》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  已在《中国中学生报》、《中国校园诗报》、《德育报》等多家报刊杂志发表诗歌、散文和闪小说,有部分作品被选入《中国诗屋》、《中国校园作家大词典》、《中国青年诗潮》等书中,还有的诗作被评为全国少儿报刊好作品奖。近年来,喜欢读闪小说,写了近200篇闪小说,努力进步吧。
  
  
  (1)           珍品
  
  云城南街有一家药铺叫福仁堂。铺面不大,生意却很兴隆。
  挂在药铺门上的一副对联,是店掌柜武华亲手书写的狂草:
  药有三分毒慎兮,财无一身轻松哉。
  读内容似乎并无难懂之处,却也隐含些味道。就诊患者和过往客人都觉得有点与众不同,大凡做买卖的人,谁不想日进斗金呀!
  据说从祖师爷开始行医,秘方有三绝,一绝,无需病人,只要家属将病情详叙,就可开方取药;二绝,擅长医治跌打损伤;三绝,接骨手术,不需麻醉,即可治疗,毫无疼痛。
  武华救死扶伤,总是特别关照那些穷苦人。这些人没什么感激他的,就用嘴巴给他扬名,因而他的口碑皆好,名声就如日中天,辉煌耀眼。
  抗战时期,武华大夫悄然离开县城,将钱物和各种中草药一同运走,上了五峰山。
  八路军得知这一消息,暗中寻访,果然在茂密的山林中找到了武大夫。
  不久,武华奉命又悄然返回县城,重操旧业。他的店铺成为地下党联络点,暗中为共产党办事。
  日军侵占云城,为掩护地下同志,武华大夫被日军抓去。狱中的武大夫硬是没有给一个日本兵伤病员治病,气得日军呜哩哇啦暴跳如雷,最后,拉出去被枪毙了。
  至今,武华的手书狂草成为云城县博物馆的一件珍品。只可惜,“三绝”医术失传。
  
  (2)               生活情趣
  
  文联组织一次笔会,大家聚在一起说说笑笑,兴致很浓。
  突然,门“吱”的一声推开了,走进一位大个子,他文质彬彬地给在座的人们深鞠一躬,一本正经地说:“各位先生,女士们大家好!卑人因公务缠身来迟,还望海涵!”
  眼急嘴快的小王站起来说:“我们的‘白马王子’来了,能说会唱,故事又讲得精彩。现在还是请他一展歌喉,为大家助助兴吧!”
  “大个子”脸露喜色,用山东口音笑着说:“俺从山东来,俺只会做地道的家乡菜,唱歌俺就献丑了。”说完,哼了一句京腔:“阿庆嫂,这个女人平寻常…...”
  逗得大伙儿哈哈大笑。
  一向沉思寡言的小玲,笑得笑出了眼泪,用手拭去眼角的泪痕,幽默地说:“看我们亲家多有分寸呀。”
  身旁的小梅打趣道:“这儿女亲家是看对女婿了,还是相中亲家了?”
  “都有,都有吧。”
  说这话的小玲,女儿正上大学,“大个子”的儿子正读博士,这儿女亲家也拿到这里开玩笑。
  .  “依我看呀,没准是亲家看中了亲家呀。”小荣嘻嘻补充道。
  只见小玲满脸通红,正欲开口辩解。老练陈腐的“老夫子”抢过话题说:“瞧,咱们在座的五位女士,是文联的五朵金花呀!”
  “ 嗯,说得有道理。”“大个子”手抠头发,踱着步子,边思考边说,“要我说呀,小玲像黑牡丹,百花丛中最耐寒;小王是君子兰,典雅大方,有东方女性的古典美;小荣是蝴蝶花,七彩蝴蝶在花丛中翩翩起舞,充满诗情画意;小李是扫帚梅,也叫波斯菊,默默地开放在墙角山梁;小田是洋绣绣,大家闺秀,标准的贤妻良母......”
  “大个子”的一席话,说得满屋里的人都笑了,于是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打开了话匣子,人们谈话内容马上转移到女子身上。
  五朵金花的雅名,诙谐幽默,隐藏了一点“意思”,带有浓厚的生活情趣,从此,也代替了五位女士的芳名。
  
  
  (3)               命运是啥东西
  
  老伴去世了,刘老汉独自一人,暗叹:自己的命运不好。
  每天晚上,刘老汉站在老伴的遗像前,总要与老伴说上一阵话。
  “老婆子,年轻时,我开着车带你去城里买东西,你专捡便宜的买,说咱穷......”
  “孩子们大了,你总说用钱的地方多,该省的钱省下吧,有用着的时候,别去城里了??????”
  “等孩子们都出嫁的出嫁,成家的成家,我说咱们也像人家城里人那样风光风光……出去旅游一次吧。你说,老了,去那也不如呆在自家里好,别出去了。”
  “没想到,我开车领你最后一次是去医院,也是你最后一次坐我开的车。唉一一一”
  “你说,我活着还有啥意思?????”
  “我们…???”
  刘老汉擦掉涌出的眼泪,凝视着老伴的遗像,许久沉默着,沉默着。
  直到有一天,刘老汉锁上家门。独自一人开车离开了村庄。
  一年后,村里人说,刘老汉在城里开了一家汽车修理部,带着两个徒弟,生意很兴隆。还有人说,这两个徒弟都是少年犯,从小没人管的孤儿,因偷盗抢劫,蹲过禁闭。
  刘老汉常对两个徒弟说,人,活着就得这样一一干。命运是啥东西,谁能说出个子丑寅卯?
  几年后,刘老汉也去世了,由两个徒弟开着棂车送回村庄,与老伴合葬,入土为安。
  
  
  (4)                      难写的作文题
  
  作文课上,老师布置一篇作文,题目是《难写的作文题》。冬冬看了题目,“扑哧”一声笑了。对同桌的甜甜低声说:“本来就难写嘛,这也叫作文?笑掉大牙了。老师是‘愚脑’…???”他还要往下说什么,被甜甜用手扭了一下手腕,毫无防范的冬冬,疼的大声喊叫:
  “哎哟一一疼死我了一一”
  老师咄咄逼人的目光迅速转向他俩,像一把利剑,直剌而来。说,“冬冬你在干什么?”
  冬冬如梦初醒,慌忙站起来,支支吾吾道:“我,我,我看作文题目难写,就…???”
  老师见冬冬撒谎,生气地说:“这是上课,你知不知道?”说着就走到他面前,一记耳光很响亮地落在了冬冬的脸上。
  冬冬觉得脸上火辣辣地发烧。忙用手捂着红得像猪肝一样的脸蛋,低下了头,眼泪扑哒扑哒往下掉。
  “活该!谁让你多嘴!”同桌甜甜在心里骂道。
  教室里静极了,死一般的寂静。只听到沙沙的写字声。
  老师踱着步子,慢慢地在教室里走来走去。
  冬冬不敢再看老师,也不敢再看同学们。埋下头来,乖乖地拿起笔来写作文。忽然,他灵机一动,有了,这不是作文素材吗?于是,他动笔把刚才发生的一幕写了下来。
  等写好了作文,冬冬满意地合上作文本笑了。心想:今天作文不难写,一点儿也不难,全然忘记了刚才的不愉快。下课后又跟同学们说着笑着疯欢去了。
  一周后的作文讲评课,冬冬的作文满分,老师直夸他的作文写得有真情实感,说出了心里想说的话,很感人,还在全班同学面前,老师朗读了全文。
  冬冬高兴的两眼笑出了泪花。
  甜甜诡秘地说:“一记耳光换来一篇范文,这叫等量代换嘛。”
  冬冬仔细琢磨:这世上的事,难与不难全在一念之间的认识。只要你肯动手,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
  
  
  (5)                谁惹得祸是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响了,我从睡梦中惊醒,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忙起身去接电话。
  听着电话那端的说话声,我的眼睛睁得铜铃大,嘴里机械地应了一声,嗯。
  放下电话,我赶紧穿上衣服,开车直奔商店。
  远远地看见商店窗口浓烟滚滚,四周围着一群人,消防人员正在灭火。
  完了,这回全完了。
  我木讷一般地从车上跳下来,匆匆往店里跑,被门市小李一把拉住了。
  经理,别进去了,整整烧了一夜。我一大早开门,准备打扫门市,来了一看,火焰正从门缝里往外钻,店里浓烟弥漫。急忙拨打119报警现在火基本扑灭了。
  我脸色惨白,两腿发软,几乎站不起来。
  这一生的心血全赔上了。一一贷款100万元,倾刻间打水漂泡在了里面。
  我欲哭无泪。欲喊无声。
  只觉胸口憋闷,出不上气来……
  “昨天,你关的门!责任在你身上。”保安员小王斥责小李。
  “你凭什么赖我?是不是搞错了?我关门就??????”小李反驳道。
  两个人喋喋不休地争论着。
  事后细查,才知是柜台旁那个烟蒂惹得祸。
  
  
  (6)          一只小木箱
  
  康老伯临终前,把小木箱的钥匙郑重地交给老伴,安详地走了。
  四个儿子把老父亲安葬后,眼睛都不约而同地盯住了家里的小木箱,望着年迈的母亲,他们谁也没有开口。
  一夜之间,母亲苍老了许多。她整日闷闷不乐,极少说话。
  他们知道,母亲年迈体弱,长年病'阮惯的,药不离口,到谁家都是累赘。人们常说,女儿是母亲的小棉袄,母亲偏偏又没有女儿,四个媳妇谁也不愿把母亲接到自己家里。她们嘴上不说,可心里各自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然而,那个小木箱是她们的诱惑,一条大鱼就在里面,谁都希望抢在自己的手里。
  “我是大哥,让母亲先到我家吧。”他看了一眼妻子,吞吞吐吐地说。
  “大嫂身体不好,还是到我那里吧。”老二低头瓮声瓮气地说,媳妇挖心地白了他一眼,张嘴刚要说话。
  老三接过话茬说:“还是跟我们进城住一段时间吧。”
  “对,就怕母亲过不惯城里生活,感到寂寞。”三媳妇倒也大方地说。
  老四望望女人,嘟囔道:“到我家吧,孩子小,母亲也许能照顾一下。”
  母亲看着自己尿一把屎一把拉扯大的四个孩子,又望望坐在旁边花一柱银钱娶回的四个媳妇,泪在心里流。她坚定地说"你们都别说了,我那里也不去!"随后瞅一眼小木箱,欲言又止。
  四对夫妻互相对望了一眼,然后目光一齐又投向那只小术箱。
  这时,四个儿媳妇争着让母亲到自己的家里去住,都说:“到我家吧。”母亲摇头不语。
  其实,母亲明白小木箱里放着什么,她深知老伴临终前的用意。
  几年后,母亲去了。四个儿子欣喜地打开小木箱,他们都傻眼了。
  原来,小木箱内放得是父母的结婚照。
  
  
  (7)             明星校长
  
  老校长退休后,又被一家私立学校返聘为该校校长。
  上任后,老校长积一生从事教育工作的丰富经验,决定将该校办成一所明星学校,培养出样样都会的学生。
  于是,出台了如何培养样样都行的工作方案,让所有老师立即改变教学方法,进行一次重大的教学改革,并对学校教师们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培训。
  许多学生家长闻讯后,纷纷把自己的孩子送往该校。
  明星学校在一夜之间,学生人数报满。凡能利用的房子,都做了教室、学生活动室和宿舍。
  顿时,明星学校风风光光,好不气派。
  在实施培养样样都行的教学过程中,由于学生的差异性,有的学生逐渐表现出自己的不适应,甚至有完全学不会的情况。
  三年级的李明同学,没有音乐天赋,偏让练唱歌跳舞,结果一年下来,不仅厌学反而逃课,最后家长不得不让孩子转学。
  五年级的要进同学对画画不感兴趣,美术老师天天让他坐在美术室里,画素描、画水墨、画人物??????搞得他是头昏脑胀,厌学情绪高涨,嘟囔着退学,家长只好让孩子转学。
  六年级的王刚同学,学业成绩优秀,只是体育活动项目的长跑运动不擅长,于是体育老师每天教他如何掌握长跑技巧,加强训练,操场成了他的“教室”。一年下来,他的各科考试成绩明显下降,最后,家长也不得不让自己的孩子转学。
  ??????
  诸如类似的现象,在每个同学身上都发生。学生们纷纷转往其它学校读书,明星学校马上面临关闭。老校长不无感慨地说:“当校长难啊,我再也不当校长了。”
  
  
  (8)             山村女子
  
  她整日沉默寡言,除了干手头的工作,很少与同事们说话。偶尔大家开一玩笑逗乐,她莞尔一笑,也不言语。
  她从来不去饭店,不是不愿意去,而是舍不得花钱。有时只和女同胞转转商店,买点生活必需品,从不乱花一分。
  时间长了,同事们背地里悄悄称她为“抠门小姐。”
  闲下来,她常坐在办公桌前,一个人静静地望着远处的大山,发呆。她知道,山的那一边是她的家乡。
  在她家的后园,有一片杏园,父亲视它是块宝地。有空闲时便一头扎进杏园,精心伺弄。每年春天杏园一片粉白色,秋天树上结满又甜又大的杏儿。杏儿熟了,父亲就摘了满满一筐一筐的杏儿,挑到城里去卖,换回的钱供她和弟弟读书。父亲卖了几十年的杏儿,却从来不舍得吃一个。
  她和弟弟就是靠这片杏园读大学的。一天,一位远方叔叔从乡下过来,嗡声嗡气地说了一会儿话,便匆匆走了。第二天,她两眼含着泪花,收拾好东西,递交了一份辞职报告,便急急地走了。
  后来大家才知道,她的父亲上山砍柴,不慎掉到悬崖下身亡。
  母亲体弱多病,无人照顾,弟弟正读大学,她只好回村当了一名乡村教师,一边教书一边伺奉母亲。
  
  (9)                借钱
  
  儿子躺在病床上,脸色惨白,一双渴求的眼神,无助地射向房顶的天花板,深深地刺痛了守候在病床前的两位老人。
  “儿呀,别难过,挺住,让爸和你妈想办法。”父亲爱怜地瞅一眼儿子,回头对妻子说:“你照顾好孩子,让我去想办法。”
  父亲像一位永不言败的将军,匆匆离开了病房。
  母亲拭干眼角的泪痕,为儿子递过了水杯和药片??????
  父亲四处奔波找工作,他要为儿子挣钱,挽回儿子的生命。几天后,终于找到了。他白天在码头搬运货物,一月下来能挣3000元,晚上在一家餐饮部清扫卫生,一月下来1500元。父亲咬紧牙关没明没夜地干着……儿子患尿毒症,每周透析三次。医生说,换肾是最好的治疗措施。
  儿子今年十八岁,正值青春年少,人生的路才刚刚起步。儿子的成绩很优秀,是高三全年级的尖子生。老师们都说,明年有希望考上大学,然而,病魔让他不得不躺在床上。
  一年后,医生说,可以进行肾移植手术,手术费用20万元。父亲一夜之间愁白了头发,他四处向亲戚朋友去借钱,然而手术费仅仅凑了不到10万元,剩下的10万元到哪里去找呢?看着离手术的日期到了,一天,学校班主任老师带着一位很有风度的男人,走进了病房。男人从黑皮包里拿出一摞钱,递到父亲手里,说,这是10万元钱,赶快为孩子做手术吧!
  父母握着老师和陌生男人的手,激动地说不出一句话。
  原来,他的儿子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生命垂危,愿将自己的肾脏移植给别人。
  父母感激地说,今后这孩子也就是你的亲儿子!
  
  
  (10)             祭品
  
  日头落了又起来,日子就这样过去了。
  一恍三年了,他仍然还沉浸在悲痛之中,一想到老父亲,他就想到了那张蜡黄的脸,骨瘦如柴的身子和那双黯然失神的眼睛,对父亲的思念不能不让他心痛!
  他从小失去母爱,是父亲一手带大的。为了他,老实厚道的父亲在孤独寂寞中度过了大半生。
  一天,他做了一个梦,梦见父亲微笑着走到他的身旁,说,他自己有些冷,却没有衣服可穿,浑身打颤。醒后,他一夜未眠。
  一连几个月,他都在父亲的梦影中生活。
  常听上年纪的人们说,每到农历十月初一是给过世老人们送寒衣的时候。于是,他就盼着十月初一这天的到来。对此,不亚于小时候盼过大年那样急切。
  记得儿时每逢过年,他早早地穿上父亲给他买的新衣服,跟在父亲身后,屁颠屁颠地等着父亲响鞭炮。当红色的纸屑在空中炸开的一刹那,他蹦跳着狂欢着,只有这时才见父亲脸上露出少有的笑意。
  终于熬到了十月初一,他买了许多纸粘衣服和冥币。晚上掌灯时分,在十字街的路口处烧了,望着那霍霍燃烧的火光,他仿佛看到父亲穿着他送去的寒衣,微笑着向西而去。
  
  
  (11)                 归宿
  
  儿子结婚不久,丈夫因病去了。
  家里欠下一屁股债。她无职业,只好在街头摆一小摊。
  几年后,终于还清了所欠的债。她沉重的肩头顿觉轻松了许多,整个人也像飘在空中一样,她从不曾与儿子谈及债务的事。儿子也从没有问起此事。
  不久,儿媳生了一男孩,全家人都很高兴。她也为小孙孙的降生感到欣慰,家门终于有了继承香火的了。
  儿子和儿媳每天都要上班,照顾孙子的事,也自然而然地落在了她的身上。她也责无旁贷地承担起了照看孙子的责任。虽然有些忙碌劳累,但她感到苦中有乐。
  儿子与儿媳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孙子上幼儿园了,她也就是家里的保姆了。洗锅做饭,接送孙子上下幼儿园,一家人生活的其乐融融。
  后来,孙子上小学了,吃住都在学校里,她也就没事可干了,整天坐在院子里晒晒太阳,出出进进的虽觉得无聊,但也无后顾之忧。毕竟儿子的生活很宽裕了,怎也不缺她一个老太婆一口饭吃。望着镜中的满头银发,她自言自语道,老了。都六十多岁的人了,老了啊。
  最近,儿子与儿媳下班回来,一言不发。一天,儿子喝醉酒后,回家大发雷霆,摔盆砸碗的大骂不止。
  她泪流满面,看着从小娇生惯养的儿子,简直不相信这就是自己屎一把尿一把拉扯大的儿子。
  一个月后,她一个人搬出去租房,独自生活,重新又在街头摆了一小摊。她的银发随风在空中飘荡??????
  
  
  (12)          找到位置了
  
  王强在乡政府干了一辈子文秘工作,头发都白了,他没捞到半点官衔。称呼由小王秘书到老王秘书。
  退了休的老王秘书,人们都改称“老王”了。他也倒听起来顺耳些。他自己讨厌死了“秘书”二字。
  呆在家里的老王,整天喝闷酒,大门不出,二门不入,像绣楼里的姑娘。老伴直担心他的身体,几次催他到外面转悠转悠,或者到老领导那里串串门,免得气大伤身。
  老王不听老领导还好,一听老领导气冲云霄,一股无名火涌上心头,冲老伴大声吼道:“领导个屁,屁事也不给办,便宜全让他们占了,苦全我一个人受。找他们有啥用?少提!??????”
  “咕咚”一口闷酒下肚,呛得老王咳嗽了半天。
  有一天,退休的文联刘主席来家里串门,闲谈中,刘主席说,你那笔杆子挺硬,何不在家写点东西。
  老王茅塞顿开,心想:以前都是替别人做嫁妆,如今,何不给自己做身嫁妆呢?
  老王一夜未眠,回忆自己这一生走过的路,桩桩件件都闪现在眼前。第二天,他让老伴关上房门,避不见客,足不出户,开始了自己的事业。
  三年后,老王写的《我的路》一书问世,震惊了文坛。
  老王感慨地对老伴说,这二次创业才让我活得真实,才是我自己呀!
  
  
  (13)             数学老师
  
  数学老师站在教室门口,一脸严肃。他的手臂高高地抬起,几乎和他的肩膀平行,甚至于高过了他的肩膀。他就这样伸着胳膊,指着姚强说,你来!
  原本喧闹的教室,顿时鸦雀无声。可不是吗?平素每个学生像绷紧的发条,现在课外活动时间,是学生们最开心的时刻。
  初三马上毕业了,谁都想考上重点高中,不紧张忙碌才是假的。
  姚强正放松了些,趴在桌子上,摆弄着那支蓝色的圆珠笔。圆珠笔的卡子上,金色的“友谊”字迹很醒目。
  前天下午,这是好朋友王瑞送给自己的。他正拿笔在纸上一遍遍地写着:友谊地久天长......
  你来!数学老师突然站在门口,就那样食指尖端端地指着。
  完了。他的心咚咚咚地跳起来,慌忙站起来,怯怯地跟在老师身后,向办公室走去。
  老师的表情是阴沉的,尽管同学们早已习惯了老师那张不苟言笑,神情冷漠的脸,可这更让他惧怕,从老师的肩膀上飘来一丝烟草的味道,直钻进他的鼻孔。
  老师沉着脸坐在椅子上,点燃一支烟,指着姚强说,你看看,你做的作业!然后他一扬手,甩过来一沓纸。那是姚强昨天交上来的作业。他急忙打开看,发现作业从头到尾全错了,红错号像一条条鱼儿游荡在洁白的纸上,密密麻麻的字迹立马模糊成一团,糊住他的脸,呼吸几乎停滞,血轰的一下就全涌上了头顶。
  老师伸着两根指头,当当地敲着桌子。
  姚强嘴唇动了动却说不出一个字,倏地滚出两颗泪来,眼泪连成串,扑扑簌簌地落在作业上,啪嗒有声。
  他后悔自己玩游戏玩过了头,以至于玩得忘记了做作业。晚上,不管三七二十一胡乱写一气。
  “你这是第几次了?”老师站起身来,“啪”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火辣辣地疼。他低着头,不敢言语。
  “全班同学就你这样,如此下去……”老师开始滔滔不绝地批评,“罚你站一周听课,看你以后长不长记性!”
  听到罚站,姚强脸“刷”地白了,这可是他最害怕的了,叫他在同学面前多没面子呀!况且临近毕业,老师还这样故意“制裁”自己,真有点不尽人情了。
  黑脸包拯!姚强暗自在心里骂道。
  “乐不乐意站?一一”过了一会儿老师语气稍微缓和了一些。
  机会来了。姚强赶紧认错,保证以后写好!
  姚强走出办公室,长长地松了口气,抬手抹去头上渗出的汗。这次总算有惊无险!
  “下次多长记性!”他无奈地摇了摇头,向教室走去。
  
  
  (14)             推着轮椅散步
  
  午后的阳光,暖融融地烘烤着大地。
  女人推着轮椅,轮椅上坐着男人,他们在通往公园的人行道上散步,天天如此。
  这条路是他们日复一日,来来回回地踩踏,以至于男人闭上眼睛也能说出周围的每一处景致,如数家珍。
  正值深秋,天高云淡,秋风萧瑟,落叶纷飞。
  女人推着轮椅慢慢地走着,男人坐在轮椅上喋喋不休地讲述着。
  男人说,那年我在河南当兵,汽车连的所有战士们,我的驾驶技术最高,每年连队里驾车比赛冠军,非我莫属。
  男人又说,连里有个叫高远的新兵,因想家常爬在被窝里哭,那个没出息劲呀,让人看着就窝火。有一天,我偷偷开着车,连夜送他去车站。第二天又跟连长说,高远病了,不能出车。三天后高远从家乡返回连队,带来一包杏仁,大家吃得那个香呀。嗨,这次竟然瞒天过海,你说我胆子有多大呀。
  女人认真地听着,有一搭没一搭道,就你逞能,有本事。尽瞎说,部队的纪律呢?
  男人抬起头,呵呵一笑,说,吹牛不对当乡人嘛。
  男人又接着说,老婆子,你累不累,要不休息一下再走?
  歇了一会儿,女人推着男人又往前走。男人继续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话。
  公园门口到了,女人故意逗他,你一个人进去吧。
  男人的脸红了,憨笑着说,你别哪壶不开提哪壶一—我那两下子,你又不是不知道!
  女人说,遥想当年,我的驾车技术娴熟,谁能比我?
  男人看一眼女人,笑着说,又拿我寻开'心。
  女人白了一眼男人,抢白道,响,这可是你亲口说的呀。
  不久,男人望望快要落山的太阳,望着川流不息的车辆和行人,说道,咱们回家,调头回家吧。
  女人笑了,你这个人说话真逗,还调头,你是汽车还是火车?
  男人说,不是调头是什么?是调屁股?女人说,你呀,净抬杠。调屁股就调屁股,咱们调过屁股往家去。
  他们回到自家小区。这一路男人轻轻地低哼着黄梅戏《天仙配》中的“夫妻双双把家回。”
  女人吃力地把男人抱在床上,女人洗了洗手,开始做饭。
  男人打开电视,埋头看电视节目。
  几个月后,男人走了。每天下午,女人总要推着轮椅坐在小区的僻静处,想自己的心事。轮椅空空的,女人的心里也空荡荡的。直到日落西山,女人才推着轮椅慢悠悠地进家门。
  心里念叨着,好了,咱们调头回家,你看电视,我做饭。
  
  
  (15)              选择
  
  十年前,他在高考志愿上,毅然填写了师范院校。
  毕业后,他放弃了大城市留校任教的优越条件,毫不犹豫地返回故乡,来到自己当年读书的母校任教。为此,女朋友也和他分手了。
  夜深人静,有时他自己实在睡不着觉,躲在被窝里,睁眼看着一片漆黑的屋子,扪心自问:“路是否走错了。”思虑再三,最后他还是苦涩地摇了摇头。
  他全身心地投人工作,倾心教学,关心学生。如今,成为一校之长的他,站在校园里,看着一批批学生走出校园,又看到另一批批学生走进校园,他感到十分欣慰,脸上露出满足的笑意。
  他经常用自己的生活经历,教育自己的学生,无论走到哪里,我们的根都在故乡。
  这年的清明节,他又一次冒着冰凉的雨水,站在了老校长的坟前。
  他为老校长斟满一杯酒,放在坟头,又点燃一支香烟,默默地伫立着。
  眼前又浮现出十几年前的情景:
  母亲在生弟弟时大出血,永远地去了。留下他和弟弟,父子三人相依为命。就在他
  高中即将毕业的时候,父亲因小煤窑透水事故,永远地埋在了地下,再没有上来。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打击,他崩溃了。
  学上不成了,他成了弟弟的靠山,他得挣钱供养弟弟读书呀。
  在这节骨眼上,老校长出现在他面前,倾囊相助,支助并鼓励他坚持读书。上大学后,除助学金和自己打工积攒几个钱外,一切费用开销都由老校长承担。
  老校长就是他的亲人,就是他的父亲!就在他临近毕业之际,老校长在上山采药时,不幸坠落山崖,永远地离开了他的亲人,也离开了他的校园。
  现在,他已成为母校的年轻校长,正沿着老校长的足迹,一步一步往前走。
  他并不为自己当初的选择而后悔。
  
  月饼的滋味
  中秋之夜,圆月高空,大地如昼。
  此时万家灯火,人们沉浸在佳节喜庆团圆的欢乐气氛中。
  妻子伸手才桌上拿起一块月饼,递过来,说,吃点月饼吧。
  望着桌上的月饼,他没有一点食欲,摇了摇头。
  那天发生的一幕又闪现在眼前。
  每年的中秋节,单位都要给职工发点月饼。他拿着领月饼的条子,去指定糕点加工地点去领取月饼。
  一位妇女接过条子,顺手一指,说,到哪儿搬去。
  他搬了一箱正要往摩托车后座上放,一位中年男子恰巧出来,见状忙说,喂,同志你搬错了。这里靠墙放的是领导们领取的月饼,你们是那里的,顺手一指。
  他有些尴尬地说,我以为这就是哩。说罢赶忙把箱子放到原处。又从别处搬了一箱放到摩托车上。
  他心里怪不是滋味。回头望望相同的箱子,不同的内幕。一路走着,心里之犯嘀咕,这年头了,月饼吃得早不稀罕了,何以单位领导和职工分月饼有好有坏,难道这领导处处有特殊吗?
  口口声声一盘棋要下好,一碗水要端平,这端平了吗?
  “职工”就是无名之辈,是乡巴佬,是下等;“领导”是大人物,是有身份大人,是高贵的人??????
  怪不得,谁也挤着去当领导。原来这领导处处有文章。
  五岁的儿子咬了一口月饼,屁颠屁颠地坐到他的腿上,奶声奶气地说:“爸爸,真好吃。爸爸吃一口。”
  儿子硬把月饼塞到他的口里,他强忍着咽下去,一股苦涩袭上心头,抹也抹不去。
  
  
  
  
作者 :冷月潇潇 时间:2013-06-30 11:16:00
  学习!
作者 :侯建忠 时间:2013-07-01 14:40:00
   学习!
作者 :云中羊 时间:2013-07-01 17:32:00
  欣赏、学习!
作者 :肖福祥 时间:2013-07-04 08:01:00
  
  欣赏、学习!
作者 :陕西付丽侠 时间:2015-02-27 16:54:00
  祝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