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闪小说》2016年第2期(总第6期)征稿启事

楼主:冷月潇潇 时间:2016-04-05 14:07:23 点击:79 回复:1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闪小说》2016年第2期(总第6期)征稿启事


  《闪小说》杂志是一本纯文学刊物,由中国闪小说学会主办,菲律宾博览国际传播公司出版,杨晓敏、凌鼎年、陈永林、何光占、马长山、余途担任顾问,程思良担任主编,梁闲泉担任执行主编,大32开本,200页,设有10多个栏目。编委会致力于将其打造成海内外倡导闪小说的标志性专刊。
  现在,《闪小说》2016年第2期(总第6期)开始征稿,欢迎广大闪小说作者及研究者积极投稿。
  征稿要求:
  一、字数要求
  本刊只收600字内的闪小说和有关闪小说的理论研究及作品评析稿件(字数不限),题材不限,鼓励创新。其它体裁的作品和超过600字的小小说均不用,请勿投稿。
  二、篇数要求
  本期杂志,每位作者限投1—3篇作品。请选投自己最满意的作品,发表与否不限(注:已在《当代闪小说》1—19期以及《闪小说》、《吴地文化 闪小说》上已发表过的作品,勿投)。已发表作品,最好在文后标明发表情况。
  投稿时请在标题下面署作者名(或笔名、网名均可,格式如“文/张三”),文末务必附上通联地址、真实姓名、邮编和联系手机等内容,以便发表后及时邮寄样刊或商议改稿之用。如果在论坛投稿不方便写明联系方式的,可用天涯论坛内部短信将作品题目和联系方式发给程思良(冷月潇潇),由其统一登记管理。
  三、投稿方式
  1、论坛投稿:
  在闪小说作家论坛上设“《闪小说》2016年第2期征稿启事(投稿专帖)”,大家可在本帖后跟帖投稿。选稿编辑:洪超、林纾英、张维
  2、邮箱投稿:
  投稿专用邮箱为:sxszz2015@163.com 选稿编辑:殷茹、陈华清、冷清秋、迟占勇
  为了方便编辑选稿和避免重复选稿,每位作者的作品只能投中国闪小说学会版投稿专帖和投稿专用邮箱中的一处,切勿在二处都投稿。邮箱投稿请投本刊专用邮箱(不要用附件形式投稿),请勿投编辑个人邮箱,以免漏审重审,影响发表。朋友们投稿前务请认真校对,力争消灭错别字和语法错误。
  四、征稿时间
  本期征稿自即日起至2016年5月6日止。
  作品一经发表,立即为作者奉寄样刊。 由于没有经费来源,目前本刊发表各位作者的作品均不支付稿费,请大家谅解。

  《闪小说》杂志社
  2016年4月5日

  注:
  此启事欢迎朋友们在各大网站和自己的博客上广为转载!
  朋友们如果将此启事转往别的网站,请附征稿启事(暨投稿专帖)链接地址:http://www.shxshyd.com/shxshlt4/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4174&page=1&extra=#pid196401
作者 :憨憨w 时间:2016-04-05 21:13:53
  书家
  文/ 憨憨

  老唐是个小有名气的书法家。他的字已经以个算了,一张小小的条幅,少则几百上千,多则数千不等。
  在书法界也有几个知道他的。
  朋友之间,只要开口,他一般也不会拒绝。不收钱,最多接受邀请,喝喝酒什么的。
  但是,他认为不能深交的,求也无用。所以,他的墨宝,在外的也不多,这样,反而提高了他书法的身价。
  那次,农村老母生病,他回家尽孝,恰遇村里另一老人离世,农村里习俗家家随礼,也许往日在朋友圈里搞惯了,遇事送上一幅字,自己轻松,朋友也很有面子,皆大欢喜。
  农村可有点例外了,当老唐恭恭敬敬以一幅挽联随礼时,弄得丧家嗯啊发愣。看那字还算将就过得去,就展开眉头,原来丧家正愁没有个写字的,那些祭幛花圈,都需用白纸条写上几个字,谁谁送的,与死者什么关系,贴到上面;还有,要用一张大红纸,写上随礼人的大名。有时来祭奠的人多,还得用好几张红纸才能排完,然后张榜公示。
  死人是天大的事,孝子磕个头,那是谁也不好推辞的。
  老唐忙了几天,到死人入土那天,那些花圈和老唐那些一字千金的字,在坟头一把大火,顷刻间化为灰烬。
  后来,有人求字,老唐一概拒绝。

作者 :憨憨w 时间:2016-04-05 21:15:42

  改稿
  文/ 憨憨

  县作协有幸请来一位知名作家,为本地区的文学爱好者讲课,并征得作家同意,亲自为部分作者看稿改稿。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只是事出突然,他在慌乱中毕恭毕敬递上一篇。能得到名家的指点批改,这对一个多年困惑在写作路上的文学爱好者来说,简直是百年难逢的好机会,有稿让著名作家批改留墨,简直是荣幸之至。
  习作很快被批改下来,你还别说,当时拿回稿子的时候,他手都在抖。只是,当他翻开稿子一看,却傻眼了。原来在慌乱中,他把工工整整抄的一篇作为范文学习的名作交了上去。看了这篇已被批改得面目全非的“习作”,他有点晕,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作者 :憨憨w 时间:2016-04-05 21:17:21
  “怪物”
  文/憨憨

  刘子曰出生在书香人家,从小嘴里常常“子曰诗云”的,引得周围人暗暗歪嘴。
  果不其然,和子曰诗云格格不入的是,他偏偏落得个“怪物”的绰号。“怪物”,在我们这儿是专指与“性”有关的事,而且又极不检点的。
  这不雅的名声他一直背了好多年。
  因他有点文化,那年招工,都说要填表了,突然又取消了,原来,这与他的绰号有关。
  后来,还是因为他有点文化,上面有意要培养他当干部,也是各方面都通过了,不知道咋的,有人说他是个“怪物”,一查,果然,群众有“口碑”在那里,培养对象取消!
  他曾经想过要做些些解释,又想想,这事能解释吗?他老婆说,这事是我引起的,我去说。
  但他们最终还是作罢了。
  ——那年他们结婚,新婚晚上他欲行夫妻之事,年轻的新娘一个劲地说“怪物,怪物”,并护着自己的裤子,不要他脱。
  这事被听房的那些人听到,乐不自禁,第二天,他的“怪物”的绰号叫开了。
  刘子曰是个斯文人,落下这个笑柄,时间一久,以至于后来的人,只知道他叫“怪物”,而不知就里了,以为他真的是个不齿的怪物。
  现在,刘子曰岁数也大了,冷天常见他缩着手在门口晒太阳,没听见有人叫他绰号了。

作者 :大同_冯丽琴 时间:2016-04-07 08:56:51
  疯女人
  文/冯丽琴


  “找死啊,你个臭婆娘!”司机一个急刹车,汽车稳稳地停在了马路上。
  只见一位衣衫不整的中年妇女,正横穿马路,慢慢悠悠地侧身从汽车旁走过。
  好险啊!仅差半步之远,要不然这位妇女立马成了车下的冤魂。
  司机被惊出一身冷汗。他摇下车窗,探出头来骂道:“找死啊!不睁眼……”司机怒目圆睁,一脸凶巴巴的样子。
  中年妇女抬起头,傻傻地看着,似乎有话要说,可又不知该说什么,张了张嘴巴,又垂下头去。
  司机一踩油门,汽车飞速向前行驶。
  一连几辆汽车飞驰而过,中年妇女傻傻地站在那里,后来,她仍然重复着刚才惊险的动作——横穿马路。
  早在三年前,中年妇女五岁的儿子,因在马路上和孩子们玩耍,被一辆疾驰而来的汽车从身上碾压过去。肇事者司机见周围没人,一踩油门溜之大吉。孩由于子抢救不及时,失血过多,当场身亡。中年妇女从此落得个疯疯癫癫的病,每天横穿马路。
  终于,有一天中年妇女因横穿马路而死亡。



  是谁惹的祸
  文/冯丽琴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响了,我从睡梦中惊醒,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忙起身去接电话。
  听着电话那端的说话声,我的眼睛睁得铜铃大,嘴里机械地应了一声,嗯。
  放下电话,我赶紧穿上衣服,开车直奔商店。
  远远地看见商店窗口浓烟滚滚,四周围着一群人,消防人员正在灭火。
  完了,这回全完了。
  我木讷地从车上跳下来,匆匆往店里跑,被门市小李一把拉住了。对我说:“经理,别进去了,整整烧了一夜。我一大早开门,准备打扫门市,来了一看,火焰正从门缝里往外钻,店里浓烟弥漫,急忙拨打119报警。现在火基本扑灭了。”
  我脸色惨白,两腿发软,几乎站不起来。
  这一生的心血全赔上了——贷款100万元,顷刻间打水漂泡在了里面。
  我欲哭无泪。欲喊无声。
  只觉胸口憋闷,出不上气来……
  “昨天,你关的门!责任在你身上。”保安员小王斥责小李。
  “你凭什么赖我?是不是搞错了?我关门就……”小李反驳道。
  两个人喋喋不休地争论着。我忙用手制止他俩别说了。
  事后细查,才知是柜台旁那个烟蒂惹的祸。



  命运是啥东西
  文/冯丽琴

  老伴去世了,刘老汉独自一人,暗叹自己的命运不好。
  每天晚上,刘老汉站在老伴的遗像前,总要与老伴说上一阵话。〖JP〗
  “老婆子,年轻时,我开着车带你去城里买东西,你专拣便宜的买,说咱穷……”
  “孩子们大了,你总说用钱的地方多,该省的钱省下吧,有用着的时候,别去城里了……”
  “等孩子们都出嫁的出嫁,成家的成家,我说咱们也像城里人那样风光风光——出去旅游一趟吧。你说,老了,去哪也不如待在自家里好,别出去了。”
  “没想到,我开车领你最后一次是去医院,也是你最后一次坐我开的车。唉——”
  “你说,我活着还有啥意思……”
  “我们……”
  刘老汉擦掉涌出的眼泪,凝视着老伴的遗像,许久沉默着,沉默着。
  直到有一天,刘老汉锁上家门。独自一人开车离开了村庄。
  一年后,村里人说,刘老汉在城里开了一家汽车修理部,带着两个徒弟,生意很兴隆。还有人说,这两个徒弟都是少年犯,从小没人管的孤儿,因偷盗抢劫,蹲过禁闭。
  刘老汉常对两个徒弟说,人,活着就得这样——干。命运是啥东西,谁能说出个子丑寅卯?
  几年后,刘老汉也去世了,由两个徒弟开着棂车将他送回村庄,与老伴合葬,入土为安。

  地址:山西省左云县二中
  邮编:037100
作者 :郭洪伟 时间:2016-04-10 21:26:02
  老同学
  文/ 郭洪伟

  吃饭的时候,我喜欢喝一杯,倒满酒后,老婆总是习惯拿筷子在我的酒里涮一下,说是消毒,这都无所谓,我都默认啦。
  可有一天,老同学李罗突然来我家吃饭,一瓶酒已不剩多少,便给他斟满了,自己只倒了一点点。我说,最近胃不舒服不能作陪了。
  老婆上桌后,习惯地拿筷子寻找酒杯,见我的杯里没酒便在李罗的酒杯里涮了一下。
  李罗有些惊讶地瞧着我,一时我也不知如何回复。
  老婆见李罗有些尴尬,便嘻嘻地笑着说:“姑娘时我就喜欢你,沾一下你的酒不怪见吧!嘻嘻!”
  李罗顿时脸色绯红,吱吱唔唔不知嘴里说了些啥。
  送李罗出门时,李罗突然边回头边拽着我的手向一处角落走去,形态神秘地对我说:“你们夫妻是不是闹矛盾了,她怎么能那样说话呢?我承认,那时你老婆似乎的确对我有那么点意思,可我们啥事也没发生过啊!”
  望着李罗离去的背影,我忽然意识到些什么,都快奔40的人也该有个女人了。


  可怜的邻居
  文/ 郭洪伟

  我们家邻居是个油嘴滑舌的家伙,时常嘲讽我怕老婆。我也只能无语,因为老婆的确整天冲我吼叫,就连单元楼里的人都知道我老婆历害。
  有一天,邻居见我可怜巴巴的样子,便悄悄跟我出了个主意,让我去买一只小狗,并训练它。每当老婆吼叫时,就让狗也叫,这样老婆就会冲狗吼叫,将老婆的气撒在狗身上。我照做了,还真有效。老婆渐渐不再对我吼叫了,家里变得安安静静的。
  后来我发现邻居也买了一只狗,平时邻居家总是风平浪静的,自从有了狗,却常听到邻居老婆吼叫,而且常在深夜叫骂,不知是骂狗还是在骂人。我好奇地问邻居,他说,当然是骂狗哦,谁知道她不喜欢狗呢!
  一次深夜,邻居老婆又骂起来了,隐隐约约听到好象是在骂她老公,并说要他滚出家门去。
  这让我很有些费解,第二天我问邻居,并肯定地说,我昨晚听见你老婆分明在骂你啊!邻居冲我苦笑地说,我还不跟你一样啊,实在想不出折了,觉得用小狗对付女人也许是个好办法,所以想让你试试,没想到在你家还真管用。可在我家呢?过去老婆只是轻骂几句,如今却吼叫起来,狗越叫她越吼……


  阴盛时代
  文/ 郭洪伟

  一日,张生忽然感觉腹痛,腹中似有活动物,时而拽扯他的肠子,又时而蹬踢他的心脏,一阵绞痛,使他昏獗过去。
  不知过了多少个时辰,张生从昏迷中醒来,只见裆下一片殷红,床上的被单尽是鲜血。蒙胧中分明瞧见一个血肉模糊的东西在床上挪动,再细看,一个活脱脱的男婴正在四处爬行。
  惊恐中,红娘不知从哪飘然而至,摘下装有探照灯的面罩,愧歉地对张生说:“真抱歉,我来晚了,天空整天都是雾霾哪分得清时辰啊,也没想到小家伙竟提前要来人世。”
  红娘麻利地收拾起来,用小被褥裹包住婴儿。张生面色苍白,混身乏力地坐起来问道:“莺莺呢?”
  “她忙啊!这么大企业全靠她管理哪有空照顾你呀!不过,总算顺产,我这就将喜讯告之崔总。”红娘说毕,拿起电话拨号。
  崔总在电话里兴奋起来:“哈哈,这么说我就要当妈妈了,当妈妈的感觉真好,多买点补品给张生补补哈,过两天我就赶回来看儿子。”
  红娘摁开了小太阳,屋里顿时亮堂起来,她对张生说:“我们提前过白天吧,这没有太阳的日子,真不知如何是好!”

  通联:上海市松江区泗泾镇鼓浪路700弄16号201室
  邮编:201601

作者 :songlang1984 时间:2016-04-11 09:04:43
  托梦下(闪小说)

  文/宋浪

  自从嫂子说去梦里找大哥问个清楚,夜里小老汉就翻来覆去地折腾着,还时不时地掀开窗帘,悄悄地向隔壁楼上望去,看看嫂子屋里的灯是否还亮着……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小老汉每每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嫂子那美丽的身影。



  这天夜里,小老汉就清楚地看到了嫂子。只见她端着热气腾腾的馒头,微笑着朝自己走来。她略带娇羞地开口说:“小老汉,我与你大哥见过面了。他说让我与你、与你……”吞吞吐吐的话到嘴边却没有再说下去,只是把手中的馒头递给了小老汉……

  小老汉顿时有些手足无措,他顾不上去接馒头,而是急慌慌地问道:“嫂、嫂子,大、大哥都说啥了?他是否同意咱俩同住地球村?”

  一股浓浓的深情在嫂子那双会说话的明眸里流动,闪现出一丝外人难以察觉的温柔,似带有压缩过的电流,映射在小老汉痴痴的眼神里……



  正在这时,突然一阵“咚咚咚……”的敲门声传来,小老汉一惊!猛地坐起身来,接着一个很熟悉的声音叫道:“老汉......是我,嫂子呀!”

  (339字)

  地址:诸暨市大唐镇开元西路13号二楼

  姓名:宋浪

  手机:13065551318
作者 :songlang1984 时间:2016-04-12 16:54:08
  托梦下(闪小说修改稿)

  文/宋浪

  自从嫂子说去梦里找大哥问个清楚,夜里小老汉就翻来覆去地折腾着,还时不时地掀开窗帘,悄悄地向对面楼上望去,看看嫂子屋里的灯是否还亮着……


  此后,小老汉只要静下心来,满脑子都是嫂子的身影。

  这天晚上,小老汉就清楚地看到了嫂子。只见她端着热气腾腾的馒头,微笑着朝自己走来。她略带娇羞地开口说:“小老汉,我与你大哥见过面了。他说让我与你、与你……”吞吞吐吐的话到嘴边却没有再说下去,只是把手中的馒头递给了小老汉……

  小老汉顿时有些手足无措,他顾不上去接馒头,而是急慌慌地问道:“嫂、嫂子,大、大哥都说啥了?他是否同意咱俩……”

  一股浓浓的深情在嫂子那双会说话的明眸里流动,闪现出一丝外人难以察觉的温柔,似带有压缩过的电流,映射在小老汉痴痴的眼神里。


  正在这时,一阵“咚咚咚……”的敲门声传来,小老汉一惊!他猛地从床上翻身坐起来,一个很熟悉的声音叫道:“老汉,是我,嫂子呀……”

  地址:诸暨市大唐镇开元西路13号二楼

  姓名:宋浪

  手机:13065551318
作者 :我从山里来88 时间:2016-04-21 11:00:48
  春光

  梨花白了,桃花红了,柳条儿绿了。春光无限好。
  春光在叶儿的眼里熠熠生辉。叶儿熠熠生辉的眼睛大大的,黒黑的,亮亮的,像天上的星星。
  小车在弯弯曲曲的山区公珞上盘旋前行。叶儿对车窗外的春光赞不绝口。出租车司机被叶儿的情绪感染,吹起了口哨。
  姑娘,你这么高兴,到乡下去干吗?司机看了看她身边的精美礼品问。
  叶儿说,我要去见我妈。
  你是乡下人?司机看了看叶儿。不像。
  叶儿说,我是半个乡下人。
  星星出来的时候,小车停到了一农舎门前。
  左邻右舍的人即刻围了上来,看小车送来的城里的美女。
  好漂亮的眼睛哟,像天上的星星。大妈大嫂夸。
  城里姑娘的眼睛就是亮,春光一样。小伙子夸。
  妈。叶儿迎着从农舎走出来的农妇喊,声音甜甜的像屋檐下蜂儿酿的蜜。
  农妇牵了叶儿的手,仔仔细细地看叶儿的眼睛。含着泪说,是我女儿。
  乡亲们说,大妈,你女儿不是已经走了吗?
  农妇说,我女儿的眼睛回来了,像天上的星星,正看着我哩。
  叶儿投入农妇的怀抱。
作者 :千颗珠 时间:2016-04-23 11:46:35
  来客
  文/千颗珠
  昨天,家里来了两位不速之客。来客虽然年龄不大,却总是面带一副胡子拉碴的老成相。尤其是那双眼睛,滴溜溜乱转,让人感觉贼眉鼠眼地不厚道,不老实。来后不久,就很不客气的在屋子里到处串游,一点人情世故也不懂。
  对这种不懂礼貌,不懂规矩的客人,我从内心里不欢迎。
  没想到的是,孩子们很喜欢这两位客人。一会儿为他们端水,一会儿为他们拿吃的,极尽地主之谊。他们在一起,就象久违的老朋友,有说有笑,嘻嘻哈哈,开心快乐地忘记了自己的任务-----做作业。
  我心急如焚,几次呼喊做作业,都无济于事。所以,对这两位没有眼色,不知轻重的客人,心内陡然升起一种厌恶。说实在的,真想把他们撵走。
  夜幕降临,他们依然没有走的意思,所以不得不安排他们住宿。孙女们说:“让他们和我们住一起吧!”
  “不行!你们还上学不!”我声严厉色地说道。
  我把客人单独安排在了一个很严密的小“屋里”。
  晨起,突然听见小孙女一声大喊:“哎呀!小仓鼠跑出来了!”
作者 :凡夫微言 时间:2016-05-01 16:36:35
  刁队长

  文/凡夫微言

  五大三粗,一脸横肉的刁队长,半卧在老板椅上,嘴里叼着玉溪烟,杯里泡着龙井茶,两只脚搭在桌子上,闭目养神。

  突然,电话铃响了,刁队长直起雍肿的身子,把半截香烟掐灭在烟灰缸里,拿起电话。刚放到耳边,里面传来宣传部长的大嗓门:“是刁队长吗?马上到我这来一趟。”刁队长刚要问问什么事,结果,那头挂了。刁队长拍拍身上的烟灰,喝了一口茶,心里纳闷:我们综合执法局也不归宣传部管,他找我能有啥事呢。

  到了部长办公室,张部长脸上没有了往日的笑容,抬抬下颏示意刁队长坐下,刁队长坐下半个屁股,两眼望着张部长,忐忑不安地等待下文。张部长冷着脸子说:“老刁,昨天你们中队去古城南街了吧?”刁队长一听,顿时来了精神,脸上的横肉里绽出了满意的笑容:“部长,你问这事啊,不瞒你说,就昨天那活,我们干的可太漂亮了,没用十分钟,就把那几个打扮怪异,油腔滑调的小商贩给治服了。旁边还有两个扛摄像机的,可能是记者,也让他们给撵跑了......."

  张部长一拍桌子:“你闯下大祸了。"刁队长疑惑不解地问:“部长,我闯什么祸了?"张部长气呼呼地指着刁队长:“那是《暗战古城》剧组在拍摄地下交通员城内接头那场戏。你们掀翻布景,砸坏道具,打伤演员,现在,剧组准备撤出本市,另寻外景地。你们的行为,不仅有损我市的外部形象,而且严重破坏了我们招商引资,旅游兴市的发展规划。"

  刁队长一听,双腿打颤,额头冒汗。(590字)【原载《快乐老人报》】

  原创作者:王家顺(凡夫微言)

  北京市大兴区旧宫镇红星小区18号楼4单元502室(100076)

作者 :凡夫微言 时间:2016-05-01 16:53:13
  郎中误诊
  文/凡夫微言
  清朝末年,江南某县。有一位郎中,姓武名子信。熟读岐黄,通晓医理。尤以把脉诊病而远近闻名。
  员外有女,待字闺中。突现体倦神疲,恶心呕吐,喜酸嗜辣之症。遂请武入府诊疗。
  武郎中扒扒眼睑,看看舌苔,指压寸、关、尺。稍倾,闭目缓缓说道:“小姐脉呈喜相,当为身怀六甲......”话音未落,管家大怒:“胡说,我家小姐,尚未出阁,何来喜脉?大胆庸医,竟敢玷污小姐清白,辱没老爷名声。”未等武郎中解释,几个家丁一拥而上,将其推出门外。
  武郎中郁怏而归,但仍坚信自己的诊断准确无误。
  时隔三日,管家让武郎中再次入府给小姐复诊,纠正谬误,还其清白。因为武郎中对自己的诊断深信不疑,所以,对蒙头而卧的患者,未查眼睑、舌苔,草草把脉,摇首低吟:“滑脉为阳元气衰,痰生百病必有灾,上为吐逆下蓄血,女脉调时定有胎......"话音未落,面部突遭重拳,管家指着武郎中的鼻子骂道:“睁开你的狗眼看看, 这是我家少爷。给男人都看出喜脉来了,你不是江湖骗子是什么?”说罢,一顿棍棒把武郎中赶了出去。
  从此,武郎中声名扫地,求医者日渐稀少。收入微薄,生活窘迫。
  不久,在员外内宅当护院的儿子也离家出走,杳无音信。
  后来,武郎中沦为江湖游医,虽然境况大不如前,但尚可解决温饱。
  一天,在苏北某县的大街上,老态龙钟,步履蹒跚的武子信,突然遇到了儿子一家三口。又惊又喜的武郎中,一双昏花的老眼从孙子身上,慢慢移向儿媳,然后用力睁了睁,揉了揉,看了一会儿,忽然,自言自语:“啊,我说怎么看着面熟呢,我原来还给她看过病呢......"(560字)

  原创作者:王家顺(凡夫微言)
  北京市大兴区旧宫镇红星小区18号楼4单元502室(100076)
作者 :songlang1984 时间:2016-06-01 09:19:38
  巧遇

  文/宋浪
  王老汉秃顶,斗鸡眼,个子矮胖,走起路来左右打摆。村子不大,在山顶上就十多户人家。男人在外务工,妇女在家务农。
  王老汉成了妇女们眼中的小丑角色,有事找王老汉,东家要担水,李家要砍柴,王老汉从不推辞,忙个不亦乐乎!话说情人节这天,都有喜欢的人儿,王老汉也有所想?邻村冷寡妇老公前些年死于非命,虽然年龄稍微有些大,但徐娘半老,对那些光棍们或者打野食的男人很有吸引力的,虽然带着孩子,但小日子过的还是很有滋有味的。
  王老汉精心梳理一番,仍不忘对着镜子频频顾看。夜深人静,村上人都关了灯,拿着一束野花鬼鬼祟祟向冷寡妇进行时,刚走到门前,经过深思熟虑还是绕道后门,是敲门还是打道回府,又是一番思想斗争。刚准备敲门,门开了,“哗啦”一声,淋了个落汤鸡!冷寡妇端着个盆子站在门里,笑着说:“呦!这还站着个大活人哪?这不是邻村的王老汉吗?大半夜戳在这儿干嘛?”
  王老汉喜极而泣,这不是及时赶来接受这场爱情的洗礼吗?

  地址:诸暨市大唐镇开元西路13号
  电话:13065551318
  姓名:宋浪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